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50章 往事(书号:101431

第250章 往事

作者:很二
    “不知好歹,哥见你生前含冤而死,打算放过你,哼,现在看来你是茅坑里点灯,自己找屎,那就怨不得哥下狠手了!”李孜看到这只恶鬼要跟自己拼命,心中的火气更盛。

    那无头的怨魂与碧绿色的巨掌刚触碰在一起,一声沉闷的巨响随之起,那无头的怨魂爆发出一声真正的鬼哭狼嚎的恐惧尖叫之后,被李孜这打出的一掌,击的消失于无形,而那碧绿色的巨掌仅仅只是淡薄了少许,偏飞向另一边、

    “去!”随着李孜这一声去字出口,巨掌再一次像得到命令的士兵,忽地调转方向击向了那只恶鬼。

    见到碧绿色的巨掌朝自己轰来,那恶鬼显然是知道厉害,脸上竟然已经露出绝望,拼的灰飞湮灭,它凶性再起,竟然迎面撞上了碧绿色的巨掌。

    轰隆一声暴响,那恶鬼的从碧绿色的巨掌中对穿而过,魂体受到重创,只是它十只锐利的指刀,却依然愤怒地往李孜的胸前抓去,眼神中,透露出一种无法比拟的绝望与他怨气。

    李孜本可轻轻避过,只是因为一时大意,避闪的动作慢了半拍,身体正面迎上恶鬼的锋利指刀。

    幸亏有外放的气力护身,随着尖利的指刀刺穿李孜的肉身,撕心般的疼痛传遍李孜的全身,疼痛直入心扉,鲜血缓缓的顺着恶鬼的指刀缓缓滴落。

    见状,那恶鬼咧嘴大笑,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犹豫,另一只手跟着一划而下。

    “咣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那恶鬼只觉得自己的手像是戳到了坚硬的金刚上,五指的指刀应声而断,他迅速的飞退。

    这一次恶鬼的五指指刀不偏不倚,正中李孜胸口的那枚护心宝镜上,根本来不及撤回攻击,锐利的指刀连同五根手指齐断。

    恶鬼惊骇万分的看着自己的五指,这时他的五指上染上了一团团扑灭不掉的金光,而这一团团金光还在向他全身扩散。

    金光扩散的速度比正常人的肉眼可见还快,几个呼吸的工夫,恶鬼全身就被一团金光覆盖,然后就是一团团金焰在燃烧,恶鬼发出凄厉的尖叫,遍布金色火焰的双手在身上胡乱的拍打,可丝毫不起作用,金光反而越来越盛,很快就将恶鬼烧尽。

    紧接着李孜就见恶鬼化作一团灰尘,被风吹走,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悄然洗却。

    一个很淡的中年男人的虚影,像一阵轻风一般,缓缓坠落。

    就在这一刻,李孜也感到不可思议,他没想到自己从洞穴中得到的护心宝镜会如此厉害。

    中年男人的虚影就这么静静的躺在李孜的脚下,不知是死是活。

    不过在李孜想来,这应该就是游戏中所谓的净化吧。

    “咦这男人长得还有些小英俊。不过跟哥从里到外的帅比起来还差了那么一丢丢。”恶鬼在美跟丑之间的极端转换,着实是令李孜吃惊不小,老半天都没有醒过神来。

    眼前中年男人的虚影在李孜的注视下,逐渐凝实,但一张脸依然像被抽过血似的惨白,退却了那一层看上去吓死人的烂肉,回到了原本属于他的相貌,高挻的鼻梁,嘴唇略厚,整个张脸棱角分明,看上去非常刚毅,很男人,难怪李孜鄙视他的小帅的脸。

    可能是由于由于阴气大损,半晌都不见这男鬼转醒。

    李孜只好在旁边等着,等他转醒,同时李孜觉得自己的胸前疼痛,低头查看了一下伤势,李孜轻呼了一口气,幸好不是太严重,稍稍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接下来李孜小心的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吃了一颗回血丹,伤势已经是没有大碍了,低头看了看这无比帅气的男鬼,见他仍没有转醒的迹象,自嘲了一阵他走了上去。

    触手之下,那冰冷的躯体几乎把李孜快要冻到,忙抽回手。

    细细一琢磨,他终于是明白了些什么,刚刚这恶鬼强行驾御这么多的怨魂,显然已经是超越了他自身的极限,是在燃烧潜能,因而招到了强大的反噬,刚好双与自己硬拼一记,所以阴气损耗过度,原本就凝聚不易的阴魂,此刻竟然变的有些飘忽起来。

    想了想李孜知道如果再不加以救治,想必在片刻之后,这帅气的男换就会魂飞魄散了,

    这男鬼生前本就是被人害死的,李孜也不想他大仇未报就灰飞烟灭,自然是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一个人死后想要变成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必须是含冤而死,死人魂魄不散,稍有不慎就会招致世间的阳气吞噬,神形俱灭,这恶鬼居然能承受这诸般的苦楚,想必是心中有着无比强烈的执念!

    李孜着实不忍将这样一只鬼彻底消灭,虽然不能替他报仇,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救他一救还是可以的。

    李孜摇了摇头,口中咒语声起,从左手的指尖聚起一簇碧绿色的冷焰,在半空中“噼啪”燃烧作响,而周围的天地元气似乎是有若实物一般,慢慢地朝他手指聚集,不到片刻,就聚集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碧绿色焰火,随着李孜的咒语,缓缓的注入了那中年男人的体内。

    这聚集了大量阴气的天地元气,缓慢进入中年男子的虚影身体后,中年男子的魂魄也稳定了下来。

    只是,他之前的损耗实在是太大,李孜的努力,几乎是没有收到太大的成效,此刻,李孜心中清楚,要是这样下去,虽然能延续约莫几个时辰,但这之后,中年男人一样还是会落得个神形俱灭的下场。

    李孜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谁叫哥心太软,唉,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当即李孜在庄院里找来一个破瓷碗,放在地上,然后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小瓶五阶妖兽的精血,,一丝丝鲜血流入碗中,片刻就已经是聚集了半碗。

    紧跟着李孜又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张聚灵符箓,低声吟唱咒语,那张聚灵符箓在他的咒语声中,“嗖”地一声射入碗内,然后李孜右手掐诀,左手端起破碗,右手伸入了碗中,由慢到快的搅动妖兽精血。

    随着碗中那五阶妖兽的精血,不停的翻滚沸腾,李孜的额头上也渐渐浸出汗水。

    突然,“砰”的一声响起,浸润在妖兽精血中的那张聚灵符箓,竟然在碗中燃烧了起来,不到片刻就化为了灰烬。

    “搞定收功。”李孜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又将那碗中还在沸腾的妖兽精鲜尽数喂入了中年男子的口中,做完这一切后,李孜的脸色也变的不好看了,这般耗损元气,实在是比一场打斗还难受,当即坐在旁边打坐恢复体内的元气。

    就这样李孜一打坐就忘记了时间,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看到那中年男人正站在他的不远处,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只是,此刻那中年男人的容貌,又变得狰狞起来,像全天下的人都欠他钱似的。

    眼见李孜醒来,那中年男鬼却是冷冷的问道:“刚才你为何要救我?为什么不趁机将我打的魂飞魄散?”

    第一次听见这中年男鬼开口说人话,虽然是语气冰冷,听入耳中却是无比的清晰,李孜闻言怔了一怔,茫然半晌,挠了挠后脑勺,这才说道:“你难道想神形俱灭不成?”

    那中年男鬼显然是没有想到李孜竟然会如此回答,惊异之下,神色稍缓,似乎也被李孜的反问所难倒了,像白蜡烛一样的脸上竟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那中年男鬼刚刚缓和的神情却是比翻书还快,瞬间又变的凶狠了起来,冲着李孜凄厉的笑道:“嘿嘿,你是他们请来灭我魂魄的吧,这世道恶人横行,好人受欺,你快动手吧,休想从我嘴里得到宝藏的秘密。”

    那中年男鬼说完,却是猛地闭上了双眼,只是脸上那不甘的神色,却是任何人见了也知道他心里有多大的怨气。

    “宝藏?什么宝藏?”李孜闻言一惊,心想还有这么好的事,自己随手救一只鬼,做一回善就有好报了?“你不说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宝藏。”

    那中年男鬼似乎生前被人骗过,语气极其愤怒,愤恨的瞪视了李孜一眼,道:“要动手就快些,何必在老子面前假装好人,哼,世上之人没一个好东西!”

    “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可是大大滴良民!”李孜为自己辩解道:“这位兄台,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原本赶路赶到平阳城,后来走在大街上,却不明不白的被那叫王富贵的胖子管家给拉到王府抓鬼,我身为修炼之人,自然是为民除害,造福一方,我又怎么会知道这其中有这么多内情?”

    “哈哈哈……”那中年男鬼仿佛是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睁开眼看了看李孜,冷笑道:“好一个为民除害。”

    李孜点头道:“是的,你不用表扬我,请叫我红领巾。”

    中年男听不懂李孜嘴里的“黑话”嘿嘿冷笑道:“在你这位不分青红皂白的善人眼中,我就是那个害吗?就是你诛杀的对象吗?这就是你所谓的造福一方,铲除异类?”

    李孜被这中年男鬼一顿抢白,顿时说不出话来,思考一会,强辩道:“你不一样,你一出现就要取我性命,我都没说你,你倒还说起我来了。”

    中年男鬼无话反驳,一看李孜就不是什么善类,但像他这种人也坏不到哪里去,终于,将悲愤的情绪压抑了下来,就这么沉默了下来。

    “那个王家少爷,在你眼中,应该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吧?”半晌,那中年男鬼终于打破了沉静,讽刺的对李孜说道。

    李孜轻轻的摇了摇头,道:“看上去是这样的,其他的我并不知道,我只跟他见面不到半日。”

    “嘿嘿!”中年男鬼冷笑了一声道:“那平阳城中方圆近千户人家,谁不知道,这位王家少爷,是一个乐善好施的大善人呢。”

    在李孜听来,这中年男人说话似乎是咬着后槽说出的这一句话。

    李孜在听了他这句挖苦的话之后,心中顿时对王家少爷起了疑心,道:“你的意思是,这只是表面,那位王家少爷故意做人看的?”

    “或许这们少爷真如你说的,还隐藏着什么吧,但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和他只是各取所须罢了。”李孜满不在乎的说。

    中年男鬼冷笑道:“你是和他没关系,可你也不要把人性想象的太好,否则,下次说不定被人骗去捉鬼一不小心就把命给丢了!”

    说着说着,那中年男鬼明显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神情一片黯淡,一个大男人快要哭了,伤心至极。

    李孜也不作声,等着听他接下来的故事,说不定他还会把宝藏的地点透露出来那就更好了。

    片刻后中年男鬼从悲伤中回过了神来,微微转了转身子,再回头,又恢复了冷冷的样子,突然对着李孜问道:“难道你在王府时发现了什么异常?”

    “一个人藏的再深,藏的再好,终会露出马脚。”李孜得意的说:“有些事情,即使再掩饰的天衣无缝,也会在不经意露出漏洞,你仔细想想我为什么没有当场将你诛杀,就应该知道了。”

    中年男鬼看到李孜自卖自夸,冷笑了一声道:“难道你就真的相信,你救了我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你可知道,到了现在我都恨不得杀光这天下人,这里面就包括你,哈哈哈……”

    中年男鬼突然停止大笑,却见他身形一闪,瞬间就射到了李孜的面前,十根无比锋利的指刀,此刻正对着李孜的脑门,只要中年男鬼的五只手指轻轻一捏,李孜毫无疑问会立时头盖骨被捏碎。

    然而李孜的身体至始至终都没有移动半分,甚至,他面对男鬼的突然袭击,脸上只是淡淡的一笑。

    中年男鬼并不知道,李孜这时候已经运起淬骨锻髓诀这门逆天的炼体神通,全身上下如铜皮铁骨,凭他区区的一抓,压根威胁不了李孜半分。

    所以李孜才能如此的淡定,当然这一切李孜肯定不会说出来,他还想从中年男鬼口中套出宝藏的秘密。

    中年男鬼的眼神中透出十分的不解,似乎很不满李孜没有被他吓得尿裤子,愤怒的冲着李孜吼道:“臭小子,你为什么不躲!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李孜仰起下巴,眼睛四十五度望天,作出一幅悲天悯人的慈悲模样,叹了一口气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在舍弃自己性命也要挽救失足男鬼,大慈大悲的李善人面前,那中年男鬼终于是忍不住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然后,然后堂堂一只恶鬼,竟然蹲在地上,就那么捂着脸放肆的痛哭了起来。

    李孜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装过了?把鬼都忽悠哭了,哥这演技真是绝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哭泣声渐小,中年男鬼收住了哭声,而对好奇的打听八卦的李孜,叙述起了他的遭遇。

    原来在十年前,当时的王府还不叫王府,那时叫作秦府,那时的中年男鬼也还是个风华正茂的翩翩少年,名叫秦武。

    秦武的老子原本是一个安分守法的正经商贾,家中积蓄还算丰厚,在那一年秋天,秦武的老子正欲远行经商,却是碰到了穷困落魄,饿昏在秦门前的王海,也就是现在王家少爷的父亲。

    当时,那王海内感风寒,浑身饿得跟瘦猴似的,寒因交加,已经是只剩下一口气吊着,眼看就要饿死,而秦武的老子却是心肠太软,将那王海带进了府中,悉心救治,并收留了他,那时我爹爹并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是为家里引进了一个凶残暴戾的恶狠。

    在一开始,那王海还是很感激秦武老子的救命恩德,一直极力的讨好秦武的老子,并虚伪狡诈的把自己阴暗的一面掩藏起来,把自己装成了一个老实善良的人,只可惜,我秦武的老子却是忘记了一句古训:防人之心不可无。

    秦武的老子见那王海老实肯吃苦,有活抢着干,在不加以防备的情况之下,把自家的钱粮房契等财物,被那王海一一摸清,钱财不可露白,这是很浅显的一个处事至理,只是秦武的老子对颇有心计的王海不加防备,却不知从那以后,已经是埋下了家破人亡的祸根。

    加之王海那禽兽还垂涎于秦武妻子的美色,而年仅二十岁,涉世未深的秦武更是不曾留意包藏祸心的王海。

    终于秦海的老子在一次无意中发现王海的不轨,也终于察觉到王海的阴险之处,并加以训诫,只是,万万没想到,人心的歹毒,王海的报复很快就来到了。

    那是一个盛夏的夜晚,月明星稀,秦家人等晚归的家主秦武的老子经商回家,一起用完晚饭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享受着家庭的温馨时光,却不知道大祸已经临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