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暴强全能系统 > 第220章 走背运的主角(书号:101431

第220章 走背运的主角

作者:很二
    听着李孜的吐槽,看着他跳脚骂娘的气愤模样,老蚯蚓也是唏嘘不已,心想这娃的运气也忒他娘的背了,简直就是倒霉催的。“老夫活了数千年,也从来没有见过像你娃这样走背运的人!”

    “唉,谁说不是呢,我都严重怀疑这贼老天是不是在故意玩我。”李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猴子一又绿豆眼在李孜身上,从上到下扫视,好像看怪物似的,过了一会儿恍然道:“我说自己自从闯入这座上古遗迹以来怎么诸事不顺呢,原来是李兄弟你身上的霉运传给我了。”

    听出猴子语气中的打趣,李孜竟然无言以对,连他自己都相信了猴子的话,谁跟着他都会走霉运。

    比如最开始和梅玉明一起下副本,明明他们一众武炼士,按道理来讲是应该下初级副本的,可结果却是在初级副本里隐藏了一个终极通关boss,差一点就让他们团灭。

    现如现就更不用说,这座上古遗迹对他李孜的恶意是大大滴,别人瞎着一双眼睛乱闯乱撞都遭遇不到的各种机关怪物,他是一个不漏的全撞上了,最后还他喵的被千年不出的鬼王给盯上了。

    在地球上买一百元彩票勉强能中五元安慰奖的李孜,这回终于在异界体验了一回“独中五百万的幸运”。

    “什么,你小子身负暗伤,境界跌落,还敢擅闯上古遗迹?遭遇如此之多的困难险阴阻,竟然还幸存了下来!”老蚯蚓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难以置信。

    李孜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你不知道,你这是在作死吗?”

    李孜又点点头,说道:“知道啊,我还知道不作死有时候也会死,人终究一死。”

    透支潜能后仍然不怕死的施展消耗气血的淬骨锻髓诀,使用结束后,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非死即伤,但是这种伤害是对**和精神的双重伤害,几乎不可以恢复。

    老蚯蚓看我的眼睛更是吃惊了,道:“那,那你不怕?”

    李孜摇头道:“怕顶卵用,不尽全力当时就挂了!”

    “你小子有种。”老蚯蚓佩服道。

    李孜淡然一笑道:“就在我的身体快要崩溃之时,身体的下丹田里竟然出现了一个碧绿色的旋涡,缓缓的在身体里运转着,越来越盛。不久在那便运转中缓慢的旋转中融合治愈着。”

    老蚯蚓感叹道:“你这小子的运气还真是没话说!”

    “这还算运气好?运气好就不会被鬼王盯上了。”李孜自嘲的说。

    老蚯蚓撇了一下嘴,道:“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竟然又遇见了四条怨魂巨兽,危机关头,吴老三挺身而出,拿他的小棍棍戳死了它们。”李孜想到当时的危机,语气有些不安的说道。

    他这话让大家怎么听怎么别扭,什么叫吴老三拿出他的小棍棍?

    老蚯蚓却是没有在意这些,更为吃惊了,道:“什么,什么。他凭一己之力就干掉了那四头怨魂巨兽!”

    吴老三点头。

    听李孜说了当时的情景,老蚯蚓郁闷的问道:“那怎么又变成了现在这样子了?”

    李孜说道:“自从前辈您把我们送到靠近这里的时候,我的体内的元气竟然在这时再次不听控制了,疯狂的快速流动,并且吸收着周围的天地灵气,最后越来越壮大,我只有竭力的靠近幽冥果。可是我走到幽冥果的时候,本来疯狂流动和壮大的元气忽然不可预兆的骤然停了下来,等天地灵气消失了以后,就在也没有能感到体内充盈的元气了,只是在要用的时候才会出现了,那种元气与以前的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了,我想可能是在幽冥果的范围之内被刺激到了的原因吧。”

    李孜说完,老蚯蚓彻彻底底的傻掉了,只是问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准备采摘幽冥果的时候前辈您就来了啊!”李孜有些奇怪的说道。

    老蚯蚓白了李孜一眼,说道:“笨蛋,我指的是你刚才拿到幽冥果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变化啊?我去救你的时候,令我的攻击一滞。”

    李孜露出迷茫的眼神说道:“好像是幽冥果自动在吸收那些怨魂,那天地灵气真是恐怖,如果不是由这块千年温玉,我说不清都被那冰蓝的火焰烧死了。”

    老蚯蚓惊讶的问道:“我送给你的盒子?”

    李孜点头把事发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

    恍然大悟的老蚯蚓道:“幽冥果本来是幽冥树藤的果实,这幽冥树藤也是至邪至阴之物,能够汲取这里的怨气来生长,但是幽冥果则是其果实,具有最纯正的冰属性能量,也许已经具有了灵性,而那你看见的湖水可能是它数千年以来,吸收的此地的无数怨魂转化的养分的沉淀,所以在你摘下果实的那一刹那,它就会自发的吸收掉那些能量。而你的元气与之产生了共鸣,暂时互为一体,所以你才会被冰蓝色的火焰给缠上,但是那能量不仅是至阴的,如果你没有千年温玉的滋润,你的身体是无论如何都承受不的。”

    “时也,运也,命也,还真是天意!”龙王说罢,大声感慨不已。

    李孜猛地一拍额头,惊呼道:“龙前辈,那个鬼王还没收拾呢?”

    半日后,李孜,吴老三,猴子,铁塔和小秦他们,与服用过幽冥果恢复了三成神通的老蚯蚓分别。

    说起这恢复了三成神通的老蚯蚓,不愧是一条真真正正的神龙,三两下就将厉害无经的鬼王给干趴下了。

    老蚯蚓推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便与李孜他们告别。

    从上古死人冢的深处出来以后,李孜一行人仍然还身处上古死人冢的外围。

    此地的景致与深处中心区域截然不同,只见这片方圆之地,已是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隐隐形成以中心区域为中心的一个灰色漩涡.

    灰色气流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强,期间或还有伴随有几道褐色的光流穿插其中.整个地域都在颤抖,发出呜呜的鬼泣声音.

    “大家快隐藏起来!”

    李孜的感知莫名其妙的感受到来自远外漩涡附近的危险,赶紧招呼吴老三几个躲在一个较大的树木之后,仍是不时感到面上被沙石打的生疼.全力放开精神力探索,却只见一片褐色.

    心中这时候有些茫然,李孜虽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要发生,甚至还期盼出现宝物什么的,然而,这种感知被限制,目力不可视物的感觉却让他心中恐慌不已.

    他们所有人都是这样,就算有再大的凶险,他们都不怕,但是双眼看不清却让他们心生恐惧。

    此时,地面上的那些巨大的枯树已是一片东倒西歪,躲藏在石头下面的鼠虫蛇蚁都在刮了出来,有些老鼠也不知是真死了,还是在装死,反正是一动不动。

    反观天上,无数的枯枝碎石在空中飞舞,可见风势之烈.而更倒楣是还是那些被从石头下面刮出来的小生物,黑暗中,牢牢抓住地面,到底是死是活,已是生死在天,全然由不得自己.还有更倒霉的,却是已经被大风刮飞.

    就在天上地下都被狂风气旋刮得狼狈不堪之际.漩涡中猛地传来一声更为尖锐的啸声,风势在瞬间一停后,又突然以比之前快上千万倍的速度旋转起来,一时间,方圆百丈间的枯树都在瞬间被拔离地面。

    就连藏身树后的李孜他们也是不能幸免,只好抱着身前的大树跟着在天空旋转起来.若不是有外放的气力护身,这时他们脸上的肉都会被尖利的沙石给划掉,毁容是一定的。

    此时,什么宝物奇缘之类的,更是被李孜抛到了九霄云外。

    心中只是一味默念,贼老天你放过哥一次,哥回去给你烧高香,古今中外的所有神佛,总之所有想的到的神仙妖怪,也不管熟与不熟,都是先祈求一遍再说。

    再后来,风势强烈到已是无法形容,完全成了一条褐色的巨型龙卷风,整座上古死人冢里都是咔咔作响,李孜的心中也只剩下两个字,我那个操。

    不多时,李孜他们感到自己身体已经快要被狂风撕裂,却听尖啸之声越来越近,竟是已到了面前一般.

    忍住疼痛,李孜哪里还顾得上吴老三他们,辛苦张开眼来,眯成不能再小一条缝,只见眼前是一个褐色中带黑的亮点,就在自己眼前悬停在空中,好像一个黑洞似的,自从它出现后,周围的物体和气流都在瞬间向其涌去。

    而尖啸声正是由此而来.

    “不会是宝贝出世,天现异象吧!”好奇之下,李孜突然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一件什么宝物出世,便想不知死活地伸出手去.好歹临死也让人看看是什么东西才好瞑目吧。

    手才伸到一半,眼前的那闪烁的黑色光点却仿佛被惊吓到的兔子了一般,慌不择路地一下就飞了过来,直直打入李孜的眉心正中.

    “我那个操!”还是这两个字,李孜昏迷前发出的最后声音。

    而这漫天狂暴的褐色龙卷风也在李孜的大喝之后,骤然消失。

    天空在李孜的眼里慢慢变得清晰,好像从漆黑的沉睡中醒来。苍茫的天穹下,无尽的荒野已是一片肃穆。风却依然冷冽,让刚刚转醒的李孜感觉一丝凉意。

    “哥这是在哪?吴老三他们人呢?”

    李孜怀疑自己又穿越到了另外一个异界。

    站起身,李孜放眼望去,尽管视野的尽头也早就被众鬼飘散的身影填满。荒野中却依然是肃穆静沉。

    远处一座和古代赵州桥有几分相似的古石桥出现在李孜的眼中。

    而真正令他震惊的是石桥表面阳刻的三个大大的血红色古字。

    怨魂桥!

    血红的“怨魂桥”三字仿佛无上凶兽一般,狠狠盯视每个在通过石桥的怨魂。

    而桥下所的流水,正是和传说中的黄泉之水有些相似,却是清冽冰新,蜿蜒穿过一个个桥洞,远离喧嚣。

    其实李孜现在所处的地方名为怨魂野地,仍然处在无边无际的上古死人冢内。

    怨魂野地,顾名思义,就是荒凉的极地,苍野的穹幕。整个平原见不到任何的活着的生灵(李孜自己除外)哪怕是遗迹中最顽强的生物,最最易长的野草也是无法在此地繁衍。

    而此时的怨魂野地,包括怨魂桥上已是“人山人海”,怨魂桥前更是鬼头涌动,在数十名衣服古代兵卒服饰的鬼差的监督下迟缓地前进。而那些鬼差手持鞭子,严肃地盯着这些怨魂。

    每个前进的怨魂,都非常留恋故土,似乎并不愿意迈过那座怨魂桥,一步步的向前挪着缓慢的步子。

    他们以这种无声的沉默,在抗议,李孜甚至怀疑这里随时可能发生鬼变。。

    就在李孜侥幸死里逃生后不久,突然怨魂桥上却是一下就炸开了锅,部分怨魂的积怨一下爆发了出来。似乎导火索一般,瞬间就点燃了周围。

    然而,一个高达三丈的鬼差地轰然出现,却让整座荒野再次沉静了下去。

    李孜定睛细看,发现在场的共有八个这般高大的鬼差。

    其实这里跟李孜原来所在的地球上的阴间差不多,只是没有什么黑白无常,判官阎罗,各个都凶恶无比。

    不过要说这里也分十殿鬼宫,上古时期,鬼界曾经又那么有一段时间,出现了十个特别强大的鬼君,每个鬼君控制一个大的鬼域。

    这十名鬼君皆排在鬼界最强的十名高手之列,却又谁都奈何不了谁。而这些鬼域的境内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像今天李孜见到的怨魂桥的存在。

    如今,鬼界经过千年的整合和征战,也是早就统一成了十个国家,这十个国家也分别扼守进入鬼界与人间的通道,而李孜现在所在的怨魂野地就在十国之中。

    再说这十国征战数千年,不光鬼界的鬼民苦不堪言,不少鬼魂都魂飞魄散,那是再也没有活过来得希望了,这样,经过数千年,各国的国力几乎已是消耗殆尽。于是在强烈的反战情绪下,十国的鬼君终于在三百年前,共同达成改变鬼界格局的和平条约,一致通过共同维持保鬼界安宁。

    这处怨魂野地为十国中的三国的接壤之地,由三国共同监管,要知道,这里也是鬼界连通人间的唯一通道,而鬼界的怨魂是不会自然增加的,所有的怨魂和鬼魂的来源便是人间界。

    眼下李孜所见的怨魂桥就是人间刚死的鬼魂,通过此桥正式进入三国中的其中一国的必经之路。

    和人间一样,人口就是最大的资源,由怨魂桥进入三国的鬼口,被严格监视控制。

    然而就在不久前,因为遗迹内的中枢大阵遭到破坏,人间和魔界的通道出现了空间裂缝,不少怨魂鬼物跑了出来,虽说由于裂缝非常小,只有一些很低级的鬼物才能跑出去,例如李孜他们撞上的四只怨魂巨兽之类的,但这也已是普通的修炼者不可抵挡的了。

    “你,躲藏起来的人类小子,跟爷滚过来!”

    就在李孜思考着怎么逃离这里的时候,一个突兀且嚣张的尖细声音传了过来。

    不好!被发现了!

    一名身材魁梧的鬼差,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李孜,凭直觉,总觉得如此渺小的一个人类却隐藏着惊人的力量,应该是从外界闯入的修炼者。

    这家伙很强!一定不是普通鬼。李孜心里想到,自己暂时还是不要与之翻脸的好。

    而周围无数的鬼物们也都静了下来,安心看着被鬼差大人亲自点名的人类,到底会如何应对。

    李孜将衣服扯一扯平,一脸平淡的走到怨魂桥边。

    “我靠,哥是招谁惹谁了啊,怎么谁都想踩哥两脚!”李孜摇摇脑袋,把刚才的愁绪抛开。

    正想怎么应付眼前的困境,怎么逃出这个明显不是活人来的鬼界。

    然而已经晚了,李孜突然感到背后被一个普通人三四倍大小的巨脚猛踹了一下。整个人就在剧痛中向怨魂桥的别一头飞扑了过去。

    艰难转过头来,想看清楚到底是谁他妈的阴小爷,落井下石,这时李孜的耳际早已传来一声浑厚的男音:“让老夫送人类小子你一程,哈哈……”

    跟着李孜就听见数声焦急的声音在自己身边响起。

    “李兄弟醒了!”

    “这是咋回事,刚才打都打不醒,怎么一下子他自己就醒过来了?”

    “可能是突然回魂了吧?”

    “我看也像。”

    “死了都能活过来,李兄弟真是神人啊。”

    “明明气息都没了,这算是诈尸吧?”

    “诈你个头,野史看多了吧你。”李孜听出这是吴老三的声音。

    缓缓睁开眼帘,入目这是一片灰色的世界,身旁吴老三,猴子,铁塔,小秦六人一个没少,正喜出望外的盯着自己。

    刚刚睁开眼睛李孜明显很不适应,一时间有些刺痛,看到吴老三他们六个家伙十分高兴的围着自己,他居然“伤心流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