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她的左眼能见鬼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佳期如梦的委托:母亲的凝望1(书号:100789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佳期如梦的委托:母亲的凝望1

作者:蜀椒
    看到素辛回来,两人停下讨论,石峰问:“卫队那边有进展吗?”

    素辛:“我从以前的证物上发现了一点残魂,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从上面找出有用的信息。”

    石峰哦了一声,道:“这是我们整理出来的资料,这个比较可能是灵异范畴的。”

    说着将打印出来的一沓资料递给她。

    素辛听对方的言下之意,现在三人已经正式实行分工了,她主管灵异向,他们管普通委托任务。

    当然并不是完全自己独立完成,在必要的时候相互搭手。

    这或许是对于他们而来最合理的分配方式。

    她对普通的侦探任务没有特长,如果硬要说一两个优点的话,那就是吃得了苦以及能安静地暗中监视,不过很显然这些对一个优秀侦探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彼此做自己擅长的,也不至于会闲的蛋疼。

    素辛接过资料扫了一眼,是整理后的QQ聊天记录。

    佳期如梦:“……我每天晚上都做梦,梦见死去的老妈坐在以前老家门前的藤椅上望着我,神情急切。我问她什么事她也不说。我去她坟头烧了钱烛,可是第二天第三天仍旧在我梦中,而且一次比一次神情焦急的样子……这段时间天天如此。我去问卦算命看阴阳,他们要么解释说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要么说是老妈可能有什么诉求,因为阴阳相隔所以不能言传。于是我又买了全套的纸衣服房子电视…烧给她。可是仍旧如此,我实在没办法了。”

    石峰:“持续多长时间了?”

    佳期如梦:“快一个月了。你们说真的有地府有黄泉吗?我在想是不是我妈在那边过的不好,有什么要求。我妈吃苦受累一辈子,我不想她到了那边还受苦,可是我所有能想到的方法都试过了,仍旧如此,所以……”

    石峰:“你想怎样?”

    佳期如梦:“我就是想问问老妈是怎么回事,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还是有什么需要我办的事情。”

    石峰:“想来你已经看到我们侦探社的要求了,需要先支付一万定金然后才会展开调查。”

    佳期如梦:“这个完全没问题,实不相瞒,我也听说过你们侦探社的名字,现在在网上看到才特意询问的。”

    石峰:“那我们约个时间,你来侦探所一趟。”

    佳期如梦:“好。”

    ……素辛记得以前刚上中学不久,奶奶就因病过世,她因为是住校,等接到家里消息赶回去的时候只看到已经收敛后安静躺在棺材里的奶奶。

    一想到就这样永远生死相隔,情绪完全把持不住,扑在棺盖上就嚎啕大哭起来。

    后来垒砌坟堆后,还傻坐在坟头前哭了好久,脑海中就不停回忆着奶奶坐在夏天的梧桐树下,摇着蒲扇给她打身上的蚊子,一边一遍又一遍地讲着以前的故事……

    她也好几次在梦见死去的奶奶,穿着下葬时的蓝色斜襟衣裳,黑色裤子,坐在老家的梧桐树下,望着屋门。

    只梦见过几次,后来就没再梦见了。

    当时她看了解梦书,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后来想想也很有道理。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那样的感觉逐渐变淡,奶奶再也没出现在她梦里。

    直到现在,素辛走上这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才对这些事情彻底释然。

    人生一场,就在生死之间。

    她留不住生命流逝的脚步,更留不住身边人的来来又去去,珍惜值得珍惜的,放手应该放手的。

    不过,很显然这个委托者的情况有些特别。

    近一个月的时间,天天梦见死去的母亲,而且都是同一个场景,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石峰得到素辛的回答,开始给“佳期如梦”回消息,约定见面时间,对方说一个半小时就能过来。

    素辛利用这时间先回自己房间收整一下。

    意识联系小饕:“可以恢复这缕残魂的一些记忆片段吗?”

    小饕:“有些难。她应该是横死后变作恶鬼,然后被人打的魂飞魄散的。这一缕残念是因为正好她还残留了一点身体组织,附到上面才免于彻底湮灭的下场。不过因为警局有浩然之气,所以不管它怎样紧紧贴附在上面,最后也是飞灰湮灭。”

    素辛心情有些沉重,这是她现在发现唯一的线索,若是断了,恐怕这个连环案还会继续下去。光是想想就头皮发麻。

    说道:“尽量恢复它的魂力,看能不能靠残留的一丝本能,找到案发第一现场。”

    第一现场是破案的关键。

    小饕一改先前的慵懒和淡漠,郑重应道:“好。”

    素辛静坐片刻,便来到前院的会客厅。

    不过一会,门口响起“欢迎光临”的声音,委托者来了。

    素辛迎出门口,一个约莫三十六七的女士,手臂上挎着皮包,画着淡妆,中等身材,齐肩微卷的头发,高领羊毛衫外加一件墨绿色大衣。

    看上去简洁大方。

    素辛越过女士,视线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停顿片刻,然后才上前两步,说道:“欢迎光临零零侦探社,我叫素辛,您就是先前留言的‘佳期如梦’吧。”

    “佳期如梦”看着素辛愣怔一下,“素,素辛?这名字听着好熟悉啊。我真名倪佳,比你痴长些,叫我倪佳或者倪姐都行。”

    “倪姐里面请。”

    进里面,素辛分别作了介绍,端上茶水,在茶几的沙发上分别落座。

    “说说你的情况吧,主要是你和你母亲之间的,尽可能详细一点,这样有助于我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倪佳开始讲诉。

    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过世了,我妈一个人带我和弟弟,照顾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身体不好常年药不离身,在我十三岁那年,奶奶病倒,爷爷去山上采药……其实他也是想给家里减轻负担,没想到从山上摔下来,先奶奶一步走了。

    奶奶绝食绝药,说是他们连累了我妈,还说爷爷在等她,不能让他在黄泉路上等久了。我妈送她去医院也没能救回来。

    一时间家里走了两人,欠了几万的外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