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命运再临之夜 > 第二十七章、第一次的关心(书号:100757

第二十七章、第一次的关心

作者:游系风
    不能理解。

    X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叫冢原铭史的男人会这样没来由的对自己好。

    他只知道,这样的人不可能在训练营活下去。

    过于天真,过于单纯,而且,还没有足够的实力。

    他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会喋喋不休的跟自己诉说心情。

    他会反反复复的跟自己诉说自己的感受,是一个好像小狗一样的,有些吵闹的人,喜欢围在人身边,摇着尾巴,然后发出让人并不讨厌的叫声。

    从他喋喋不休的话语中,卡尔多少理解了他的情况。

    首先,冢原铭史并不是【一般人】。

    严格来说,他是【黑社会】的成员。

    他的祖父隶属于一个叫【藤村组】的地方,这所宅子,也是藤村组后来的组长交给他们的。原因是祖父曾经为组长挡过子弹。

    而且……

    这所房子似乎是某人的遗产,原户主似乎是叫卫宫什么什么的——当然,不是卫宫切嗣,大概只是恰好重名了吧,卡尔这么想。

    因为现代的组长和这个叫卫宫的人有什么联系,好像后来卫宫入赘了什么什么人家,结果从这里搬出去了。睹物思人,组长为了不让自己徒添悲伤,便把这所宅子转送给了冢原铭史的父亲。

    当然,冢原家并不是什么大户,只是一个普通的组员罢了,如果不是恰好帮上代组长当过枪子,大概这所房子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们的。

    日式传统的大宅子,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而言,实在是过于巨大,不说起居室吧,连演武厅和仓库都有,还有一块相当大的院子,怎么看都是有钱人家才能住得起的宅子。

    也是因为地方够大,这个仓库就被冢原铭史借用,当做是自己的【训练室】。

    当然了,黑社会的子嗣,就算不当黑社会,也肯定不会允许他学魔术那种骗钱的玩意,冢原铭史只是单纯的享受那种被人惊讶的追着问“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啊!”的感觉。

    当然,他的父亲还是希望他能有一点男孩子感觉的兴趣,而不是每天玩魔术,看漫画。为此,冢原铭史的态度就是——不抵抗,不支持,有机会就偷懒。

    他用【仓库黑暗,能让人集中精力去挥剑】为理由,实际上是利用这里偏僻的优点,继续锻炼自己的魔术。

    这大概就是卡尔感觉到的【虽然锻炼过身体,但明显不够强】的原因吧。

    而且,如果是黑社会的话,那么多少就好理解了,那种过于冷静的,不符合他身份的平淡和智慧,就显得靠谱许多了。

    该说是血脉吗?还是该说是天赋呢?这个少年,有着其他人无法媲美的冷静。

    而且……

    还有那种让人听了就想笑的正义感。

    他救助自己的原因,仅仅是【作为路过的正义伙伴,对有困难的人伸出援手,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还有【并非是因为我很强所以才会挺身而出,而是因为我挺身而出,恰好我也很强】之类的,让人光是听就觉着不好意思的理由。

    多亏了卡尔生活的地方没有漫画,饶是如此,他也是听的一阵尴尬,直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

    不过,不管如何,卡尔暂时算是安定了下来。

    即便是魔术,想要治愈断肢也需要相当的时间,卡尔不得不承认,自己为了逃命而舍弃双腿的策略太过不明智了。

    冢原铭史来的不算频繁,大概一天两次左右,不过好在卡尔还是X的时候,已经习惯了黑暗和孤独,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安静的进行战术谋划。

    他已经得出了结论,间桐绫已经变了一个人,不管是她欺骗了自己,还是她被人用魔术洗脑了,都指向了一个结果。

    她已经不是自己的盟友了。

    如果是前者,那么自己要诛杀她,以此来报仇。如果是后者……

    身为她的盟友……为她送上死亡,才是正途吧?

    不管怎样……

    那个女人,必须死。

    卡尔这么下定决心。

    紧接着,便是平静又无趣的日常。

    他缓慢的治愈着自己的腿伤,每天接受冢原铭史带来的食物。

    对于冢原铭史而言,自己大算是宠物一类的吧?卡尔这么认为。

    给自己喂食,给自己治伤,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自我满足。

    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满足自己【帮助别人】的这个心情吧,然后以此来获得愉悦。

    愉悦吗……

    卡尔一想到这个词,心里就是一疼……

    那个女人,说好的……要让我明白,什么是愉悦的……

    卡尔觉着心里失落……自己和人类的范畴,还是差了太远了。

    自己无法感觉到愉快,悲伤也很淡,倒是痛苦能很鲜明的体会到。

    这样的人生,势必是无趣的。可是,饶是如此,他还是没有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莫名的执着。

    如果,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超脱一切的强大的力量,比如……

    神。

    全知全能的主。

    诸如此类的强大存在,向他们祈愿的话,他们一定会满足自己,让自己理解什么是愉快,什么是感情,什么才是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东西吧?

    好想理解,到底,什么才是欢愉呢。

    间桐绫……已经不在了。

    自己,还能相信着什么呢?面前的这个男人吗?

    这个愚蠢的,天真的……会随随便便相信自己的人吗?

    不知道,不能理解。

    这个人,太天真了。

    这种人,卡尔原本是讨厌的。尤其是训练营里,这种没神经的家伙,一定是第一批死的。

    可是……意外的不觉着讨厌。

    名为冢原铭史的人类,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卡尔第一次有了想要了解他的冲动。

    反正,现在也没别的事情好做。

    卡尔这么安慰着自己。

    毕竟他的双腿还需要相当的时间才能恢复。

    事实上,他还不知道的是,当开始对某件事情好奇,开始想要了解它,那么……这本身就是一种愉悦。

    获得知识的愉悦,获得朋友的愉悦,和人交流的愉悦。

    间桐绫的结论,并没有错。

    卡尔无法从战斗和杀戮中寻找乐趣,那么他也只能在日常中寻找乐趣了。

    间桐绫的目标过于明确,她就是想要干掉那个盘踞在所有间桐氏族之上那个深深的恐惧的老怪物。

    就算她赢了,恐怕,也无法让卡尔理解到日常的愉快吧。

    这点上,大概,只有卡尔这种天生神经就异于常人,冷静,又聪明,脑子很好,而且在必要的时候会选择相信自己感性的人,才能真正走进卡尔的生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