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87章 白首默契(书号:100473

第87章 白首默契

作者:浙东匹夫
    傍晚的金钱高速,驱车狂飙的冯义姬。

    冯见雄坐在副驾驶位上,周天音和她父亲则坐在后排。

    车子是冯义姬的——本来周天音也想开自己的车,被冯义姬劝阻了。

    至于冯见雄,因为开完庭立刻就要跟马和纱双飞去京城,所以还是搭别人的车比较方便。否则又要丢在金陵吃灰。

    周父的想法比较传统,本来还想在金陵找个酒店住一夜。

    毕竟,他虽然知道冯见雄在金陵念书、眼下是读研究生。

    也知道冯见雄有钱。

    可终究不认为这种有钱能够达到“走到哪儿把房子买到哪儿”的程度。

    但是冯义姬并没有给周家父女选择的机会。她下了高速就一脚油门拐到了莫愁湖东路上的豪宅公寓。

    周天音跟冯见雄当然很熟了,不过她平时还真不怎么来金陵。也只是耳闻冯见雄在这里也置业了,并没有真的见过这套房子。

    直到下车,她才被些许震惊了一下。

    冯义姬一边停车,一边细心地说:“今晚就住这里吧,小雄的房子还挺大的。明早去旁听也很方便。出汉中门、拐到华侨路上,就是市中院了——法院门口停车可难了,住这儿走过去都行。”

    金陵市中院在GL区,莫愁湖在JY区,不过事实上两个地方挨得很近,走路也就一公里多。因为两个区本来就是挨着的,而市中院在GL区的最南边,莫愁湖在JY区的最北边。

    冯义姬说得这么理由充分,周家父女自然没借口再拒绝了。

    “小冯,又叨扰你们了。”周父率先开口客气了一句。至于周天音,已经无所谓和好姐妹客气了。

    周天音跟着冯义姬上楼,听从冯义姬的安排分了卧室。

    一层就将近三百方的豪宅,还带挑空、送阁楼送楼顶,房间自然是多得住不过来。最后的结果,是冯义姬和周天音挑了一间最大的卧室睡,而俩男人各自一间。

    周家人在钱塘时,自家住的就是跟冯府一个模子的高档别墅,对豪宅自然是有免疫力的。

    但考虑到冯见雄毕竟只是在外地读个书就随手置业,能有这种档次,也足够让周天音吃惊了。

    加上她来金陵玩得少,还是挺有好奇心的。稍微吃了点东西后,她就跟闺蜜一起,站在主卧的大落地窗前,透过玻璃墙把酒观望莫愁湖的夜景。

    时值寒冬,妹子们也不至于为了观景就跑去天台上吹风。不过这间主卧的层高挑得很高,内部还有跃层,透过落地窗就是屋顶花园,还能看到莫愁湖火树银花的精致妆容。

    “小雄怎么就想到花这么多钱买房,金陵房价也不比钱塘便宜多少了吧,而且这里是市中心的最好地段,现在怎么也得两三万一方了吧。”周天音看着夜景,就随口想起一个问题来。

    如果换做不熟的人,打听对方家产来历肯定是失礼的,但周天音跟冯义姬好得跟亲姐妹一样,想到啥就说啥了。

    “是他导师送的——就是他现在读研的这个导师。听小雄说,当初是他导师求着跟他混,图一个在国知局露脸的机会,还有得赚大钱。小雄自己当时也没实力运作整个项目,就把点子卖给导师了。”冯义姬回答道,语气里那股发自内心的骄傲根本就压抑不住。

    “导……导师送的?”周天音愈发肃然起敬。

    有钱人其实并不能博取周天音的完全好感,她不是那种拜金女。所以这套豪宅本身,也不能刷到周天音的好感度。

    但是有学识名望的“名士”就不一样了。

    她也是顶级名校读了六年的人(研究生两年就毕业,跳级了),当然知道那些招牌响亮的教授、导师们是个什么姿态。

    冯见雄的导师,虽然所在的学校跟浙大没法比,低了一两个档次,但个人实力应该是不弱的:人家好歹还是能进国知局专家组的顾问呢!

    以浙大这种工科强文科弱的格局,周天音深知,在她母校找出一个法学院的顶级教授,也未必有这个资格——说不定还是当年浙大刚刚兼并潮时,从老杭大就吸收来的二流教授。

    天下的钱,都是一样的。

    但是,让一个煤老板俯首帖耳送你一套豪宅,和让一个院士俯首帖耳送你一套豪宅,逼格是不一样的。

    “小雄还一直说他无心在学术界经营名声,只想赚钱……用这种借口拒绝我。到头来,他只是分出十分之一的精力,在学术界妙手偶得稍微经营一下,就比我一辈子期望的都做得好了……周天音啊周天音,你是不是傻!”

    想着想着,周天音的眼眶就湿润了。或许是觉得没必要瞒着冯义姬,她想着想着就感慨出声。

    偏偏她还丝毫没法怪冯见雄薄情——人家当初完全是太了解她,太为她好,才婉拒她的。

    冯义姬也有些伤感,抱着周天音一起伤神。

    最后,还是冯义姬强行收摄心神,温言劝道:“天音,别想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明天阿姨的案子说不定就有结果了,你们应该先想想把这一关扛过去!早点休息吧。”

    ……

    次日一早,一行人走路去的法院。

    本来想顺路吃个早餐,结果下楼走了一公里,快到法院的时候,才在华侨路上逮着一家有店面的、还开着的鸭血粉丝。

    时近年关,打工族很多都已经回乡过年,连那些流动的早点摊位都几乎绝迹了,想喝碗馄饨都没地方(PS:那个,虽然有点奇葩,但是金陵人提到馄饨都是用“喝”的,当年我也不习惯)。

    幸好金陵这边的鸭血粉丝有很多是本地人开的,也有正规店面,好歹不至于让本地人靠超市里的糕点捱过新年。

    “呐,这个你的,双份鸭肝,不加鸭肠。这个我的,双份鸭肠,不加鸭肝。汤包自己拿。”

    冯见雄熟练地端过来两碗粉丝,一碗推给周天音。冯义姬也帮着端了另外两碗标准作料的。至于汤包自有老板娘上。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肝不喜欢吃肠?”周天音心中一动,看着粉丝幽幽地问。

    “啊?不是么?我是觉得女生可能都嫌肠恶心吧。至于我自己,一向是不吃肝的,口感太差了,除了鹅肝别的肝都跟嚼泥巴差不多。”冯见雄一开始没意识到自己露馅了,如今连忙补救解释。

    他对周天音的了解,自然是上辈子拍拖时候积淀下来的。那时他大约是读大二、大三那阵子——确切地说,是大二下学期才开始和周天音拍拖的。

    人家也是初恋,又把第一次给了他,自然是奸恋情热,不顾刚刚毕业踏上工作的繁忙劳累,开始时几乎每周都要赶来金陵看他——当然,有时只是纯爱,并不都是为了送炮。

    在金陵住得久了,冯见雄自然能摸清周天音吃鸭血粉丝的口味。当时两个人就很有默契,一个不喜欢吃肝,一个不喜欢吃肠。那一世的冯见雄读书时还并不富,没有浪费的习惯,所以每次进店他都交代老板娘一碗放两份肠不要肝,另一碗放两份肝不要肠。

    没想到已然隔世,他依稀还是记得,不由自主就这么安排了。

    周天音再次感到一阵灵魂深处的默契触动,端着粉丝就落下泪来。

    她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明明只是八块钱一碗的便宜货(这还是市区,郊区的仙林大学城当时才五块钱一碗),为什么自己都被感动了。

    默默吃完粉丝和汤包,一行人检查了一下随身物品,继续走路去法院。

    在大厅里问清楚了开庭的位置,等候了一会儿,几个人很快找到了地方。

    法院的刑事案件虽然大多是公开审理(强女干案就不公开),但也不是谁说想旁听就能旁听的。

    如果社会影响比较大、来的人比较多坐不下,这时候就要按照资格和关联度审核,然后由法院发票。这时多半只有指定媒体的人和相关人才能进去了。

    不过慕容萍的案子影响并不大,又是指定异地审理,所以只要登记都能旁听。

    周父找了个前排的位置坐下,周天音等三人靠后一排想找几个连坐,结果就看到认识的人了。

    “妮可?你们怎么也在?”冯见雄首先就看到了史妮可,然后压低声音问。

    虽然还没开庭,他也不希望给法警留下喧哗的印象。

    “听说天音姐家里的事儿,我们也都担心,考试考完了过来看看。”史妮可向周天音投去一个善意的眼神,礼貌性地安慰了一句,“天音姐你放心,肯定可以构成重大立功轻判的。”

    “是啊,天音姐,听说令尊就是司法系统的,出了这种事儿,能够秉公而行,真是值得我们每一个学法的人尊敬呢。”

    “我也是,会没事的。”

    旁边还有几个女生低声安慰,冯见雄这才注意到虞美琴、马和纱她们都来了。毕竟大家都是早就认识,交情摆在那里,这点人情还是要尽的。

    虽然冯见雄总觉得,来围观别人家的长辈被判刑……这种事儿,如果不是非常熟的,最好还是别做的好……

    可能史妮可心里,是觉得自己跟周天音算是“一家人”了吧,不存在“家丑不可外扬”。

    “请审判长入席!”

    几人本来还在讨论着,听到这声音立刻安静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