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73章 无形好人,最为致命(书号:100473

第73章 无形好人,最为致命

作者:浙东匹夫
    在马和纱的震惊中,冯见雄大致把他进去之前、从田海茉那里听说到的一切来龙去脉,跟妹子交代了一番。

    “这次的事儿,看起来我不仅是得罪人的问题了,而是有部门觉得我整个人都不和谐,所以想打击我未来作为一个潜在意见领袖的潜力,整个人搞臭。目前面临的打击,至少是两个方面的。

    第一招就是刚刚过去的抓女票,那是最直接的,如果我中招了,直接就是拘留、上新闻,下场不会比某知名投资人好。可惜,那帮人没意识到我立身甚正、坐怀不乱,对那些主动投怀送抱庸脂俗粉看都不看,所以他们失手了。

    第二招,就是逮不着女票女昌劣迹后退求其次的,拿我作为投资人潜规则女性来说事儿。这招没前一招那么直接有效,毕竟我不犯法,只能说我道德上腐化堕落、然后间接影射我是一个‘容易拿钱说话’的人,动摇我未来的意见公信力。这招在好莱坞那边也搞臭过一些人,不过总体威力肯定不如前一招。

    我唯一觉得对不起的,是这事儿牵连了你,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那些捕风捉影的家伙和狗仔揪出来狠狠打击,恢复你我的名誉。”

    冯见雄说这番结论的时候,说得都比较笼统,并没有指名道姓地举例,因为他可以借鉴类比的那些例子,本时空都还没发生呢。

    比如冯见雄印象最深刻的,关于拿潜规则丑闻黑人的案例,就要数2017年好莱坞那边说哈维.韦恩斯坦的了。说那家伙潜规则女明星,睡了谁谁谁,还帮人LOBBY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女配角奖项/提名。

    但事实上,懂行的人谁会觉得那算新闻?

    这不是应该的么?

    韦恩斯坦这种大佬要操女人,还用等你们2017年才发现?而且他几时威逼过女人了?那都是女人们自己为了拿奖主动争相送上来的好不好?

    人家上个世纪90年代制造“《莎翁情史》惨案”的时候,地球人谁不知道他睡了女主角?不然那种片子能力斩斯皮尔伯格和大半个犹太势力团伙倾力打造的《拯救大兵瑞恩》、拿下当年奥斯卡最佳影片?

    韦恩斯坦当然有问题,只不过他20多年前就有问题。

    操纵奥斯卡奖都操纵了20多年后才被人喷,不能说是他睡女人不对,只能说他暂时失势不对——当你没有能力再让六大发行商传檄而定的斡旋手腕时,你睡女人的问题才会被拿来出事。

    凭良心说,这点上美国人一点都不比国内好。所以也没啥可美分的,也没啥可五十分的。

    还是那句话,“纣之不善,不如是也甚矣。是故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谤归焉”。

    想怎么做一个道德楷模之前,还是先想想怎么成功吧,因为失败者肯定是没资格做道德楷模的。

    以冯见雄的地位来说,虽然不能跟那些大佬比,但他向来觉得自己在男女方面是持身甚正的——

    至少他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用金钱或者权势去威胁女人就范,不愿意就不愿意好了,咱找愿意的不就行了。何必非要用“这世上没有老子看上了却得不到的女人”来证明自己呢?只有走到了那一步的男人,才是彻底被钱和权异化成了另一个物种的货色。

    ……

    马和纱静静地听着,过程中脸色数度非常嫣红,羞不可抑,不过倒是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受辱反应。

    如果有细心的女生在场,恐怕会发现:马和纱并不觉得“有人诬蔑她是雄哥的女人”是多么耻辱的事情。

    一开始,她还一边拿热毛巾给冯见雄擦拭淤青的地方,一边温言劝说:“雄哥,我的事情不要紧,你慢慢来好了,先把身体养好。”

    后来,听冯见雄把这方面的男女关系丑闻的不良影响彻底分析了一遍,她才一改最初的不上心状态。

    她不无担忧地说:“你是说,茉茉姐之所以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那么快发现网上那些坏人的捏造,是因为你我之间那种……那种传闻,有可能对‘松鼠果业’的品牌诚信度也造成不良影响?

    连带《舌尖上的华夏》这部纪录片的公信力程度,也有可能受到质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倒确实要马上反击呢,绝对不能让那些试图破坏你生意的坏人得逞!”

    一部纪录片的公信力,毫无疑问是会受到投资方品行劣迹的影响的。因为这涉及到拍摄方拿了多少灰色尺度的钱、加塞了多少潜移默化的软广和植入。

    后世《舌尖》拍到第二季、第三季,影响力和公信力下降,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片子火了之后各路关系户都想往里加塞东西。

    所以,冯见雄和马和纱之间的事情如果不澄清,受损失的绝对不只是他们的个人名声。

    切糕生意的销量,“三只松鼠”的品牌价值,《舌尖》纪录片的公信力,都是会被无形损失的。尤其切糕生意的第二波火爆,完全就是靠马和纱在纪录片上的出镜带起来的。

    甚至往远了说,冯见雄利用《舌尖》为NICONICO视频网新上线还不到两个月的“弹幕视频”功能带节奏、引流量的系列举措,也会多多少少受到一定的牵连。

    明白了后果的严重性,马和纱哪里还敢把这事儿当成自己的私事,重视程度完全已经提高到了第一优先级。

    相比之下,倒是冯见雄更加为她考虑:“钱的事情都是小事,纱纱,我们要以人为本。你还小,又是学艺术的,说不定将来在娱乐圈里成就不可限量呢。

    可不要小看自己名声的重要性。有些东西,功成名就之前觉得没什么,等你什么都有了之后,回头再看,说不定就后悔了。”

    仅仅几句话,就把马和纱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原来在雄哥心里,我的名声比几千万的生意还重要,真是一个好男人呀。”

    最关键的是,冯见雄这番话听起来还不像是在唱高调的讨好妹子,而是发自肺腑的成功人士切身经验感慨。

    那感觉,就像是听马风说“其实钱有什么用?还是啥啥啥更重要,我真心宁可拿一千亿换取自己的青春”。

    这种无形的效果,就很致命了。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呢?雄哥你尽管说,我都听你的。”马和纱不由自主就把自己放到了一个绝对言听计从的位置上。

    冯见雄揉了揉刚刚被马和纱擦拭过的脊背,起身吃了一口泡面,捏着叉子缓缓地说:“第一步准备工作我已经做好了——我在里面的时候,故意拿捏好了说话的尺度,挑衅他们揍了我一顿。

    你也记得的,进去之前,我让你给我拍了专业的对比照片,而且分发过了。所以,我就用这招胁迫他们,用不披露他们刑讯为代价,换取史队逆向旁敲侧击,把这次主动联系译制出版社相关负责人的那个狗仔给挖出来。

    我只给他们三天时间,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得手的。不然拖久了,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却还没验伤,就威胁不了他们了。到时候,我们一边告那些狗仔和爆料媒体诽谤,损害名誉权和**权,一边再作另一手打算。

    只要这个官司胜诉了,你我的名声就可以挽回,说不定还能反向炒作一下,让你的名声比官司之前更好。”

    冯见雄陈述的诉讼请求,包括了**权和名誉权,可见他是要强调媒体方面捏造事实、无中生有污蔑的。

    拿不存在的事儿损害对方的名声,这才叫“侵犯名誉权”。

    如果说的是真人真事儿、只是不该对社会公开,那只能叫“侵犯**权”。

    如果只告“侵犯**权”,那就等于默认了他和马和纱是有奸情的。

    马和纱听了冯见雄的全盘计划,却是越听越心惊。

    她本来只是觉得冯见雄挨了揍,有些同情心疼,但也仅此而已。

    现在听冯见雄这么轻描淡写的陈述,她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冯见雄是为了换取揪出那个偷拍她、污蔑她名声的幕后小人,才故意用自己挨打的苦肉计换取线索”。

    这一下子就把马和纱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雄哥你怎么这么傻,被打坏了可怎么办……你刚才还说要以人为本呢!你怎么双重标准说话不算话!我生气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相比之下名声才是身外之物,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马和纱的情绪有些无厘头,明明是感动得不行,发泄出来时却有些语无伦次、思路混乱。

    还不顾冯见雄的伤势,拿小拳拳继续捶冯见雄。

    “行了,停手,疼的!”冯见雄仓促放下泡面,扭住马和纱的双臂,让她安静下来。

    马和纱也不知道是不是思路太混乱,挣扎了一下,居然就扑进冯见雄怀里,再次感动成了嘤嘤怪。不过仅仅几秒种后她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倏地缩了回来。

    “雄哥,那,这种事情,我们打官司胜算大么?”她暗暗决定自己也要多做一些努力,帮雄哥增加一些胜算。

    “**权是肯定可以告下来的,名誉权稍微有些费事儿。不过,你要相信我的能力么,只要法律上可能的事情,我冯某人哪有失败的。”冯见雄斟酌着措辞,给马和纱打气道。

    马和纱脸一红,鼓起勇气问了一个破天荒的问题:“那……如果我去医院开个……开个处女证明,对你打官司有帮助么?”

    “噗……”

    要是冯见雄刚才没把泡面咽下去,此刻肯定会从鼻孔里喷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