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70章 你对证据学一无所知(书号:100473

第70章 你对证据学一无所知

作者:浙东匹夫
    要求派出女警的电话,是冯见雄自己打的110。

    然后,等女警出警的这几分钟里,冯见雄又仓促打了两个电话,以便有备无患——包括通知某些人,如果一会儿他的手机被收缴了(具体表现就是打冯见雄的号码没有人接的话),就立刻请个私立医院有法医执照的,以及记者到某处堵门候着。

    同时,冯见雄还脱光了上衣,让马和纱给自己拍了一堆照片——照片文件上都有显示拍摄时间,并且确保可以证明这些文件都是原始数据、没有被P过。

    废句题外话,很多小白不太了解怎么看数码相机拍出来的照片文件是否是相机直接生成的原文件,还是被P过的——事实上再电脑里右键点开某一张照片文件,看“属性”-“详细信息”。

    这里面是可以看到“来源”这一栏里有“作者、拍摄日期、程序名称、获取日期”这些字段的。如果“拍摄日期”和文件在文件夹里显示的“修改日期”完全重合,那么基本可以证明这张照片是原文件,没P过。

    有些相机还带型号信息,比如一些贵的、专业的单反,拍出来的照片里,“作者”这一栏是有内容的,来源不明的相机或者杂牌手机,这个格子是空着的,带美颜功能的相机法律上来说也是不许打牌子字段的,否则属于违法。被P过后的图片这个位置也会被刷掉。

    作为专业的律师,这种数码图像方面的证据学基本功,那是肯定要扎实的,否则在如今这个数字时代还打个屁的官司啊,出道第一个官司说不定就被人干了。

    拍完后,冯见雄立刻用电子邮件发送给好几个朋友的邮箱。

    对付警方并且反诉刑讯时,这是最好的反击证据。

    也就是证明“我在进有关部门之前,身上的健康状况是如何如何的。如果出来的时候身上多出任何一点伤痕,那么就可以推定是羁押人员干的”,可以投诉对方。

    当然,拍完照之后,冯见雄并不会傻到直接拿这些话恐吓对方。

    因为如果他先把底牌泄了,对方完全可以改用金卤灯照他24小时、还强迫撑开他眼皮不让睡觉之类的手段。

    或者拿什么电极刺激他某些比较敏感的部位啦,金鸡独立吊起来啦,消防栓给他冲凉啦……

    现代科技和医学水平下,专业人士想让受害人验不出伤,太容易了。

    那些**洗死**喝死的,就是前车之鉴。

    冯见雄这种老江湖,当然不会傻到直接把底牌泄了、然后让对方放肆地用高科技对付他。

    正确的做法,是先闷声吃点亏,宁可稍微挨几下拳打脚踢,身上弄点淤青、可以验出来的软组织挫伤。然后这时才拿自己进来之前拍过照、留过别的证这种话来恐吓对方,和对方达成一种“你现在收手,那我报复的时候下手就轻点儿”的相互挤兑制衡。

    冯见雄本来还想给马和纱也拍一些的,不过想到给妹子拍只穿内衣的**相片,貌似有些不太尊重,也就罢手了。

    他转念一想,人家要对付的是他,怎么可能对马和纱动手呢?

    何况马和纱是良家。退一万步说,就算对方石锤他和马和纱上过床,那也和女票女昌没有任何关联——冯见雄本来就未婚,最多是有两个女朋友或者情人。另一个未婚少女仰慕他,愿意再给他做情人,也是完全合法的。

    这世上除了湾湾地区和南棒国,难道还能在《刑法》里找出“通奸罪”来不成?(现在也没了,南棒刑法2015年2月修改时去掉了通奸罪,事实上从2000年之后就没有事实上因为通奸罪给人判过刑。毕竟南棒的社会现实也不比我们干净。)

    对方如果非要拿马和纱来说事儿,效果无非是炒作起来之后,可以对冯见雄的名声造成一些污秽罢了。

    毕竟就和血蛮子案一个道理,对于那种有钱有势的人来说,哪怕女票女昌被抓拘留半个月,其实本身没什么影响的。民间人士又不走仕途,不在乎政审污点。但血蛮子出了事儿之后,最大的影响其实就是他的名望更臭了。(注:强调一下,血蛮子是真的女票了,所以不是冤枉他的。冯见雄没女票,只是没有更出名的例子,所以拿这个举例一下。)

    当然,马和纱作为女方,恐怕名声的损害会更大。

    这是冯见雄不愿意看到的,他一直不想自己身边的女性朋友因为自己受到伤害,哪怕他并没有想过潜对方或者勾引对方。

    ……

    回复完电话、发完邮件留完证,眼看对方的人就要到了。

    冯见雄最后扫了一眼自己手机上的未接来电和未读短信,居然看到一条田海茉的来电记录。

    应该是刚才马和纱还在洗澡、冯见雄在外面应付警察的时候打进来的。

    冯见雄借着最后这点时间,给田海茉回拨了一个号码:“茉茉?怎么了?我遇到点麻烦,不是很急就晚点儿说吧。”

    然而电话另一头田海茉的声音听起来很急切,也难得地对冯见雄生了点气:“你是不是和纱纱在一起了!你们这样搞现在公司的品牌形象影响很大啊!你说你要找情人我也没怎么怪你,但你能不能低调一点!”

    冯见雄有些焦躁,回复道:“你……茉茉你这说的都是哪跟哪!我冯见雄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么!我跟纱纱最近一起的行程确实比较多,但你还不了解我的操守么?我这个人对自己没走心的女生,向来是‘不主动、偶尔拒绝、不负责’的。”

    “你还怪我,是你的事情出的太突然了!”田海茉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焦躁,“你有空还是自己去网上看看吧。我还是那句话你玩女人我都……但你首先不要对自己人藏着掖着,其次不要对公众招摇过市。你倒好,该坦白的不坦白,该低调的不低调……”

    冯见雄听得云里雾里,但他相信田海茉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所以耐着性子先接受了批评,用最快的速度搞清楚了目前遇到的新问题。

    田海茉立刻给他发过来一个链接,冯见雄点进去之后,看见居然是一条今天刚刚披露出来的花边新闻。

    内容么,无非是“新生代纪录片投资人潜规则女学生强行加戏”。

    冯见雄很是震惊,再往下看时,发现有两张照片配图。

    图上可以看得出来冯见雄的侧脸,虽然角度有些从后往前拍,不太看得清。但照片上另一个主角马和纱却是45度斜向的正面出镜,五官非常清晰。

    照片中的马和纱,居然是只裹着一件浴巾,露出了大片大片玉瓷一样雪白的肌肤。

    冯见雄居然一时之间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时候留下的照片,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别人P的。

    几秒种后,还是他身后的马和纱压抑地惊呼了一声:“啊……这……这不是去年年底的时候,你飞到LZ找我和慧姐聊‘舌尖体’思路的时候么?怎么……怎么会被人拍到的?”

    冯见雄这才想起来,当时正是央视的《舌尖上的华夏》在拍片,他到剧组探班,跟丁理慧聊些正事儿,关于怎么“写好舌尖体才能更好的利用弹幕视频网这种载体带节奏”的问题。

    马和纱当时也是心急,不拿冯见雄当外人,所以裹着浴巾就给他开门了。没想到酒店里也那么不安全,居然当时就被人偷拍了。

    “居然当时就有狗仔盯上我了?盯我有什么用?当时我很低调哪来的仇家?不对,可能是因为纱纱太漂亮了,所以那个狗仔盯上的是纱纱!拍了之后暂时没用到,就先囤起来了。”

    冯见雄心念电转,觉得自己已经想明白了问题。

    在传媒界,囤积那些还未走红、但是有潜力的美女的早期照片,几乎是半专业狗仔们的行规了。

    比如去南棒看看,凡是那些去了S-M,YG之类娱乐经纪公司当练习生的女生,只要通过练习选拔,就已经会被狗仔们“有备无患”地偷拍了——万一人家将来和少女时代一样红了,这些照片可就值钱了呐。

    已经成名已久的人哪能这么容易被拍到?当狗仔,在实力不济的时候,也是只有勤能补拙,靠“风险投资”拍一些目前还不怎么难的人的。

    冯见雄压根儿没时间想明白那么多问题,外满的第二波警力也已经到了,是两个女性,是专程来请马和纱一起去接受调查的。

    冯见雄这次没有反抗,也没有先说狠话,而是乖乖地和马和纱,以及岳爱莉、麻里奈一起被带走了。

    他知道岳爱莉那边对他有利的证据,进去了之后肯定是会消失的。

    自己如果有录音,说不定也会被消失,所以这种他被人找上门来的场合,冯见雄也都是不录音的,录了也没用,因为刚才他被人控制的时候已经搜过身了,就算录了肯定也是当时就被毁灭了——这招是给上门找别人时用的,得确保可以把东西留下来才有价值。

    不过他问心无愧,在岳爱莉那边什么罪证都没留下,他倒也不在乎对方的攀咬。

    坐在警车上,冯见雄还在那儿想别的事情:“那狗仔应该是去年央视剧组的某个成员,可惜现有证据还不足以推断出是谁。对方应该是捏着照片作为‘风投’,想等纱纱火了再卖高价。

    但是,对方应该也是因为央媒体制内的人,圈子里认识的人面比较广,知道我最近得罪了中央译制出版社和某些有关部门的宣传口径,所以敏锐地发现这些照片可以提前卖个好价钱……嘛蛋,老子出来就把这厮挖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