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42章 想串供没那么容易(书号:100473

第42章 想串供没那么容易

作者:浙东匹夫
    “女侠,就这么多了,还不够证明我清白么。我这真是连续坐飞机累的,有点水土不服……再折腾就挂了……”冯见雄勉力逢迎着,脑子里彻底不去想明天还过不过日子、起不起床的问题了。

    舍命陪淑女吧。

    “差不多吧,就信你了。”田海茉挤出这句话时,语气也是有气无力的,似乎把自己骨子里最后一丝力量都压榨干了。

    自从跟了冯见雄,她的腰肢变得比单身的时候更加纤细了,虽不至于夸张到盈盈一握,却也是韧柳扶风,比苦练瑜伽都完美。还能看见完美的马甲线,那都是坐莲练出来的。

    “你觉得周家能躲过这一劫么,如果天音铁了心不向范建屈服。”田海茉缓了口气,想起这档子事儿,便幽幽问道。

    她也是真心不希望周家出事的,最好周天音能一直这样平平淡淡过下去。也别产生什么三观的剧变、黑化什么的。

    冯见雄当然理解田海茉的立场,温柔地摩挲着她光滑的脊背,安慰道:

    “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吧,这种事儿本来就可大可小的。非法交易罪,尤其是股市领域的非法交易罪,无非是偶尔抓几个典型,或者有些案子社会影响恶劣了,要平民愤。真要是有非法交易的都抓,中国的监狱早就不够住了——起码把股民里前2%头部赚钱的都抓走。”

    田海茉想了想,微微侧过身来,用胸前的36D挤压着冯见雄,认真的说:“可是去年的杭萧钢构案影响很大吧?几个当初伪造了假信息的公司高管,现在还在被羁押审查呢。他们会不会为了减轻刑罚、想办法检举揭发一些同案犯出来,争取立功表现呢?”

    冯见雄诧异道:“检举地税部门配合他们的审计责任人?这种事情要是做了,他们在国内产业界也别想东山再起了吧,这得多犯忌讳呢。”

    田海茉觉得这话没什么破绽,也就打住了:“那你最近这阵子,还要跟天音经常一起出去么?会不会触怒到范建?如果要避嫌的话,有些事情我来帮你吧,大不了松鼠果业那边也不是很忙,让果果多辛苦几天。”

    “不用了,有些事情你出面了,反而不好说话——都是些秘密谈判,初期接触的时候,连我都不方便呢。”冯见雄思索了一下,还是选择拒绝。

    对于保密性问题,冯见雄当然是不担心的。连周天音都能为他保密,何况是田海茉呢。

    他担心的是别的。

    而且,工作上的交流,他相信还是很**的。只要他别天天和周天音出双入对,正常的合作怎么可能被人监控到。

    田海茉便没有再坚持。

    ……

    第二天,冯见雄几乎睡到中午才起。

    昨晚太努力了嘛。

    一起吃过午饭,田海茉就回公司去了。

    他一个人琢磨了下和那个与刘炎有交易的、ID叫“咬人汪”的UP主私下会面的事儿,准备了一番材料。

    周天音很贴心地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这两天的安排,还问他昨晚平安否。

    冯见雄也回了礼,表示不急,让她这两天先监控一下NICONICO那边的动向,看看“咬人汪”这个ID有没有上传什么“第三方侵权”的内容。

    结果,也不只是运气还是必然。晚饭的时候周天音又打来电话,说看到NICONICO弹幕视频网上已经有盗版的《舌尖》资源出现了,而UP主正是那个“咬人汪”。

    资源是刚刚上线的,还没得到任何推荐位,很低调,连站内搜索都搜不到。只有关注了这个UP主的人在作品库里才能看得见——这也是正常的,因为大部分内容网站的设计,新作品都是先出现在个人库里,然后才能被同步到搜索引擎上。

    比如说,某个老作者在某点中文网上开一本新书,那么基本上书过审之后几小时就能出现在这个作者的作者页下面。但是要48小时候才能被书名搜索给搜到。

    冯见雄看了一下周天音发过来的链接,确认之后,立刻指挥道:“你马上截图、播放、屏摄视频,用带录制时间的专业DV。然后明天你去一趟公证处,把证据给公证了。”

    发现网站盗版之后,要打官司,最重要的就是先把证据给公证了。

    因为互联网上的东西是很容易毁尸灭迹的,一旦网站发现某个资源被查的风声比较紧,下架了。那么没来得及取证的苦主就要多费很多手脚。

    “那你呢?”周天音一边答应,一边下意识地问。

    她倒不是嫌自己干的活多、冯见雄只要动嘴指挥。

    冯见雄本来就是花钱雇她的老板,哪怕冯见雄100%只动嘴,活儿都让她跑腿,那也是应该的。

    她只是潜意识里害怕冯见雄因为昨晚的饭局,对两人的友谊产生了“避嫌”的想法,故意躲着她。

    冯见雄想都没想:“我当然有别的事儿要忙了,我明天要去费主任的事务所,让她们出律师函的啊——上次央视只是出了委托书,这次要出的是律师函!”

    委托书,只是拿来证明“央视就《舌尖》一剧的独播权受到第三方侵权时,委托天策律师事务所维权”这事儿的。

    等到侵权事实真的出现之后,则要弄一份事务所发给NICONICO视频网的律师函,内容无非是“本所已经接到央视就XXX事宜维权的委托。现发现贵司有XXX的行为,请立刻如何如何,否则本所将保留使用法律途径解决XXX的权利”之类的话。

    简单来说,就是一封尺度上依法、身份上也依法的恐吓信啦。

    周天音听了,知道冯见雄是另有正事,并不是要躲着自己,也就放心了。

    次日,两人分头行动,很快就各自拿到了所需的东西。

    天策律师事务所距离市司法局和市公证处都不远。所以办完事儿之后,冯见雄就和周天音在律所附近找了家咖啡馆碰面,一起吃个午饭,顺便核对一下对方的材料。

    周天音吃着色拉和盖浇饭,问道:“下一步怎么办?你这么急着拿到律师函,是要直接跟刘炎摊牌么?应该吓不住他的吧。做互联网内容创业的,哪个不是盗版盗惯了的老油条。”

    她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冯见雄昨天才告诉她要律师函,本来按她理解的计划,这一步有公证证据就行了,还没到用到律师函的时候呢。

    冯见雄得意地一笑,喝了一口咖啡,说道:“律师函的用法是很灵活的么,不一定要用来吓正主,有时候吓没见过世面的小鬼更加方便。”

    周天音眼珠子一转,说:“你的意思是……吓那个上传盗版资源的UP主?”

    冯见雄傲然道:“聪明,我们要分化瓦解他们,让那家伙知道:如果出了事情,刘炎是会把责任推给她的。还会把她当成弃子,这样她就能更加合作了。”

    周天音点点头,思忖了一会儿,又问道:“可是……只是上传非法资源的个人用户,这事儿法律上也没法严惩吧?个人用户又没什么钱,而且以NICONICO站如今那么点点广告,也不给UP主们分成,要说人家通过侵权央视的作品获得了多少利益,那是没法界定的啊。

    最后按照法律,无非也就是赔礼道歉、再象征性赔一点,而那点钱刘炎完全可以under-table直接私下给她的呀。”

    冯见雄却很有把握:“话不是这么说的,有些东西,只要你能够充分利用人心的恐惧,让他们不敢对质串供,什么可能性都有——你就等着看我变魔术吧。对了,到时候你演白脸,我演红脸,做好人。”冯见雄这就算是拍板了。

    他就在饭桌上,给那个UP主打了个电话——用的当然是徐明前几天留给他的联系方式。

    “喂,董菲菲小姐吧?”

    “是我……您哪位?”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弱弱而又警惕的女声。

    “我冯见雄。”冯见雄直接报了名字,并没有多作解释。

    他是NICONICO的大股东,他相信对方就算没和他接触过,但也听说过。

    直来直去一点,反而更容易显得有气势,让对方不至于往阴谋上想。

    冯见雄对这些心理方面的揣摩非常成功,他甚至都没交代“我跟你打电话的事儿别跟刘总说”。

    因为他相信只要自己显得够公事公办,那么对方是绝对不会在了解清楚究竟为何找她之前,就直接匆匆忙忙找刘炎汇报的。

    那样显得太冒失,会给人留下嘴碎八卦的不好印象。

    于是,董小姐果然没有怀疑:“原来是冯董,怎么突然找我……是NICONICO的事情么?”

    她还算聪明,一下子就梳理出来对方是为哪方面的事情找她了。

    毕竟这个电话还是有点突兀的。

    “听说你也是钱塘人,方便一起出来吃个晚饭么。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我也是被人找上门了,要和你了解一下情况。”冯见雄说的很自然,只是点到即止地说要了解情况,但不说要了解什么。

    这样,对方想汇报请示,也会无从下口。

    毕竟领导只要一句“那对方究竟要问你打听些什么呢?”,就足够让董菲菲无法回答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打探清楚再向领导汇报。至于被问及敏感问题,大不了就说“我没做准备,记不得了,不知道”,先搪塞过去。

    任何稍微有点职场经验的人都会这么干。

    冯见雄就是拿捏准了对方的心态,先把人约出来再说。

    只要出来了,还不是想怎么恐吓就怎么恐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