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41章 去墨必归于杨去杨必归于儒(书号:100473

第41章 去墨必归于杨去杨必归于儒

作者:浙东匹夫
    周天音最后的转移话题,不得不说还是很成功的。

    至少避免了范建因为众目睽睽都盯着他的丢人、而恼羞成怒。

    另一方面,最近一两个月以来,周天音自己内心的哀愁、拷问和负罪感,也豁然轻松了一些——她的本性也是挺正直的,一直觉得自家是靠眼光好,见识多才有今天的好日子,钱都是来得正当的。刚知道母亲涉嫌内幕交易时,她很伤心。

    现在听了冯见雄这番鞭辟入里的道理后,似乎是因为看穿了“在中国,每个炒股的人都有原罪”这个**裸的真相,她自己至少好受了点。

    当然,这并不是说为犯罪分子开脱。毕竟哪怕是赌场里诈赌的人,一样该砍手砍脚就是砍手砍脚。股市的内幕交易,更是比赌场出千诈赌更严重的罪行,这是不容置疑的。

    这个话题,就此告一段落。

    场内的男生们,都知道了冯见雄的厉害——那是理论和实战都很牛逼的存在。

    所以他们也不想再自取其辱,只谈风花雪月、喝酒吹牛,免得妹子们的注意力都被冯见雄吊走。

    酒喝得差不多时,范建起身想请周天音跳个舞。

    周天音委婉地说不会跳,拒绝了。

    她确实不会跳,而且此前跟这伙人接触的时候,也从来没跟人跳过舞,不存在看菜下饭的嫌疑。

    范建坚持了一会儿,周天音勉强下场蹬了几脚,自然而然地踩了范建好几次,范建龇牙咧嘴地不好喊疼,只能作罢。

    “范哥,要不差不多就散了吧。今天就到这儿好了。”一旁的戴凌怕范建再出丑,恰到好处地提议收场。

    范建怨念地盯着周天音看了一眼,收回眼神。他本来今天想约周天音单独谈谈人生理想的。不过现在看来光环有些黯淡,氛围也破坏了,只好作罢。

    “天音,那我送你回去吧。”他退求其次地说。

    “你喝了这么多,怎么行。咱还是遵纪守法的好。”周天音柔中带刚地提醒了一句。

    范家人还是挺珍惜虚名的,当下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眼珠子一转,提醒道:“那大家都喝了,都找代驾吧。”

    “小田没喝,我坐她的车吧,我家跟她家就隔壁。”周天音提醒道。

    田海茉今晚只喝了果汁,她是以冯见雄的女朋友身份来“查岗”的,跟其他人都不熟。所以她说自己不会喝酒时,大家也不会逼她。

    ……

    冯见雄还算给人留面子,没有跟田海茉和周天音一起出来,而是多坐了几分钟,跟戴凌单独聊了一会儿投资方面的话题。

    本来这只是一个掩护,没想到戴凌对他的眼光还挺信任,表示将来有机会一起干,消息互通有无。

    冯见雄原则上先答应下来。

    田海茉开着车去外面转悠了一圈,范建等人也各自散了,田海茉才转回来,在万象城东边两个路口的地方接上了冯见雄一起。

    “对不起,今晚没给你家添麻烦吧。”冯见雄一上车就对周天音表示了歉意。

    虽然他已经尽量不明着打人脸了,在酒局上表现出来的和周天音的交情也非常得体、恰到好处,似乎他就只爱田海茉一个,对别的女生都毫无兴趣。

    但是无论做得怎么好,也肯定不如什么都没有发生时那么好。

    “没有,你说的都很有道理,恰到好处,我自己听了心里都好受了很多。”周天音诚恳地说,带着几分酒意,“我想明白了,他们想交个普通朋友,那就做个朋友好了。如果范建真想追我,我就把话说清楚拒绝了——只要别公开拒绝,别不给他面子,就没问题。他真的不适合我。”

    冯见雄当然很想周天音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不过他也知道范建真不是什么配得上周天音的存在,也就沉默不语了。

    经过他的观察,范建这人,贪渎的事情估计不太会做,欺男霸女也不至于。

    不过好名喜功、才能粗疏那是肯定的。男女方面么,听刚才酒桌上大家谈起的一鳞半爪,女人也不少。

    冯见雄选择了沉默,田海茉却有点不淡定了。

    她并没有冯见雄那么了解周天音,事实上她都不能理解冯见雄为什么会那么了解周天音——在她看来,冯见雄压根儿就没跟周天音深入拍拖过,很多对对方的看法,简直就是铁口直断么。

    所以,田海茉一边开车,一边寻思了一下措辞,问道:“天音,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给个标准,咱姐妹一场,说不定还能给你介绍合适的。”

    一边问,田海茉的心里也有些惴惴,出于女人的本能心理,她还是不希望周天音说出“我就喜欢小雄那种”之类的狗血言语。

    周天音本来是不太回答这些问题的,今晚似乎是喝了酒,也把田海茉当成了姐妹,才说道:“我么……一直幻想能找个聪明、远见,能被人景仰的学者,或者政治家、**官也行。钱多钱少其实无所谓,关键是有本事,有魄力,能做大事。”

    田海茉松了口气。她知道冯见雄不是这样的人。

    那家伙阴险、狡诈,从来不在乎虚名,只求为自己捞取利益,才没周天音期望的那么伟大呢。

    然而,周天音下一句话,又让田海茉紧张起来:

    “不过,人总是会变的。有时候我在想,世上真的存在那种人么。或许真跟美国人那样,人人利己的社会,才是最利他最和谐的社会,也说不定呢——孟子曰,去墨必归于杨,去杨必归于儒。谁知道呢。”

    田海茉和冯见雄好歹都是混过辩论队的,哲学知识的积淀那都是非常深厚的。所以才能听得懂周天音说了什么。

    那是孟子评述杨家和墨家两派观点时的话:

    杨朱讲究利己主义,到了“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的程度。墨家讲究利他主义(兼爱非攻),到了“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的程度。

    (注:墨子当初为了劝谏楚王不要攻打宋国,跑去楚国和公输班(鲁班)辩论,结果赶路匆忙到头发都散了、脚后跟都磨破了的程度,就是‘摩顶放踵’。另外,孟子后面还说道‘子莫执中,执中为近之’。基本上可以代表儒家的观点,那个湾湾辩手白执中的名字,估计出处就是这里。)

    但儒家认为杨朱和墨家都是错的,其中墨家比杨朱错得更离谱。

    也就是说孟子觉得,让人人利他而最终利天下,比让人人利己而最终利天下,更加不容易做到,更容易引起社会混乱。

    因此人们肯定会看清:让人因为道德而谈奉献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所谓的“去墨必归于杨,去杨必归于儒”,抛弃利他而利己,利够了己最后又幡然悔悟回到儒家的“执中”。

    周天音今天说这番话,显然是灵魂有所触动,对“伟大的利他主义”产生了动摇。

    田海茉暗忖: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呀。

    如果孟子说的是对的,一个对“兼爱非攻”产生信仰崩塌的人,岂不是很容易投入“一毛不拔”的哲学怀抱?

    这种思想很危险,看来自己近期有必要好好跟她多聊聊,开导开导她,让她浅尝辄止地跳过“归杨”这步歧途,直接回归儒家正统的“执中”吧。

    聪明人之间说话,就是这么省事儿。

    区区几个字,背后的脑补信息量可以有这么多。

    谁让冯见雄身边的女生,除了史妮可和马和纱这类天然呆以外,剩下的个个都是七巧玲珑心呢,一个念头能在肠子里拐上几十道弯儿。

    ……

    田海茉本来平日里是住公司的,只有偶尔跟冯见雄约的时候才来。

    不过,既然今天载了冯见雄和周天音回来,自然是住在冯府了。

    她把车先停在周家花园外面,跟周天音告了别,然后才开了几百米,把车停在冯家,跟冯见雄一起上楼。

    姐姐冯义姬看到他们俩回来时,还微微有些诧异,她并不知道田海茉今晚会来:“小雄,你们……你昨天不是跟天音出去的么?”

    冯见雄解释了一句:“送天音姐从机场回来赴约的时候,堵车撞见人了,被拉去一块儿酒局。”

    冯义姬眼神一亮,八卦地追问:“就是那个死油腻范建?我见过他照片,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怎么样?那些人见了你,有没有‘自惭形秽’?”

    冯见雄叹了口气:“姐,你省省吧,你这种想法是给天音惹麻烦。”

    田海茉听了,也是蹙眉不展,颇有些危机感。

    她当然知道冯义姬的立场。

    一上楼,她就踢着冯见雄去洗澡,说他今晚喝太多,身上酒味儿重。

    等冯见雄出来时,才发现田海茉居然也一丝不挂地洗好了——用的是对面套间的一间浴室。

    冯见雄一愣:“这么急?平时你不都等我的么。”

    他知道田海茉的习惯,那是一向喜欢跟自己用同一个浴室的,就算不洗鸳鸯浴胡搞,那也宁可等着。

    田海茉银牙一咬:“少废话,先检查作业!天音怎么就突然思想转变这么大?昨晚儿你跟她在京城是不是住同一间房间!”

    冯见雄叫屈道:“冤枉啊!刚才饭局上我们谈笑风生的时候你又不是没听见。不就那点事儿么,说不定是她听了我的分析,觉得自家的事情也没那么严重、范家的所作所为也没那么伟大,然后就……”

    “这些话你留到交得出公粮再解释吧!”田海茉恶狠狠地扑上来,一招夺命剪刀脚缠住冯见雄的腰,一用力就把他压在下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