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25章 哪里就有反抗(书号:100473

第25章 哪里就有反抗

作者:浙东匹夫
    “姐,这都哪跟哪的事情,茉茉有茉茉的考虑,我也有我的考虑,你不要瞎比较,这事儿以后再说吧。”

    冯见雄看话题有失控的趋势,连忙居中劝住了双方。

    冯义姬狠狠剜了弟弟一眼,却没有等到预料之中的服软——冯见雄用很坚定的眼神看着她,似乎这件事情的自由度不容置疑、丝毫容不得“姐姐包办”。

    冯义姬也只能内心委屈地憋了回去,不再提起。

    吃完饭,冯义姬才把弟弟叫到自己房间里,关起门来私聊。

    当然,一进门冯义姬还是先试图来个下马威,于是向弟弟丢了一块毛巾:

    “去,先洗洗干净再来跟我聊~瞧你那得行,一回来就白日宣淫,身上味儿那么大,刚才吃饭的时候要不是果果在,我就忍不住要说你了!”

    冯见雄有些尴尬:“我……我洗过才下楼吃饭的,姐你有事说事别指桑骂槐。”

    冯义姬一拍桌子:“那就是没洗仔细!我说你有味儿就是有味儿!”

    冯见雄无奈,只好在姐姐卧室的配套洗手间里,又关起门来洗了一遍。

    冯义姬斜躺在床上,也不怕那身哥特萝的女仆装磕得慌。

    床头柜上摆了一盘车厘子,有一个没一个地嚼着饭后水果,还心不在焉地把吃完的核依旧吐回同一个盘子里。

    这完全不像她平时整洁规律的生活做派——平时要是看到弟弟这样吃车厘子,冯义姬早就教训过去了:核和还没吃的搁一个盘子里,不怕吃不完馊掉啊!

    “洗好了,这样总行了吧。”冯见雄头发湿湿地从洗手间出来,一边拿不插电的吹风机(装蓄电池的)随手吹着头发,“你到底有啥要和我说的,就是天音姐相亲那事儿么。”

    冯义姬端庄地摆出一个小鸟坐的姿势,正色说道:“你不感兴趣?就不问问你闭关复习这几个月,都发生了些什么?”

    冯见雄耸耸肩,调节了一下电吹风的风速,好让噪音小一些,听得清姐姐说话:“有话你就直说啊,就算我说不感兴趣,你会憋得住?”

    他确实闭关读书太久了。外面的世界发生了这么多风起云涌的变故,大到次贷危机导致的全球金融危机即将崩盘,小到身边的女性朋友面临危机,他都没时间捋一捋。

    冯义姬见弟弟这么不上心,一时气窒,觉得满心委屈,但也只能委婉地说:

    “那你到底还对天音有没有兴趣?她人很好的,如果我有办法,让她能容得下你的那两个情人,和谐相处,你愿意考虑娶她么?我没有挑拨你的意思,也没说茉茉不好。但是你也看到了,她还是比较自立自由的,也不想担什么责任,性子又太要强。

    真要是跟你说的那样‘等她自己也事业有成、证明她不靠你也能不做花瓶’,那说不定要几年呢。而且依我看,茉茉自视太高了,她总觉得她原先只是眼界不够开阔、机会资源不足,所以发迹没你快;只要给她眼界和机会,她也能跟你一样。

    但在我看来,她根本没那个能力。再给她几年,她跟你在事业上的差距也只会越拉越远,到头来她还不是得乖乖承认‘跟别人比她确实是个女强人,但是在你面前她就是个准花瓶’,何必呢?你明年就研究生毕业,本来都能娶妻生子了,还要跟她这么当情人耗下去?既然她摆明了不要名分,我给你安排个死心塌地顾家做妻子的不好么?我又没逼你跟现在的俩情人分了。”

    冯见雄揉着脑仁,无奈地反驳:“姐,你这思维太古板了,像是85后说出来的话么?都什么年代了,现在成功男人哪有30岁之前要孩子的。我都不急你急啥?再说茉茉姐又不会对不起我,她暂时不要名分只是怕被人闲言碎语,想证明自己,再给她几年慢慢考虑怎么了。”

    冯见雄这番话本来没什么,家里人斗斗嘴,这种程度完全就是玩笑,不会有人认真计较。

    可是冯义姬却在某些方面比较敏感,突然就嘤嘤垂泪起来,扯过一个枕头蒙住脸,有点小歇斯底里地吼:

    “我不像85后!我就是个有病的心理变态!自己这辈子都生不出孩子,就想帮弟弟养孩子,因为我犯贱!这下你满意了吧!”

    握草!这就放大招了?

    “姐,你别敏感行不,咱能不聊这个了么?”

    冯见雄其实很想一拳一个嘤嘤怪地怼回去,不过毕竟是从小照顾自己的姐姐,又有病,他只能忍了,反过来还得劝着转移话题:“对了,不如说说天音姐相亲的事情吧,她家里怎么突然就着急了。”

    冯义姬擦拭了一下眼泪,嘴角又恢复了一丝一闪即逝的笑意。似乎是以为冯见雄服软了、对周天音有了兴趣:

    “她家能不急么,天音都24了,研究生都毕业了,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说出去还不被人笑话,以为她长得丑没人要呢!”

    冯见雄打断道:“她不是应该还有一年么?硕士都是读三年的啊。”

    冯义姬:“你们龚院长都能许你一年就研究生毕业,还不许人家也跳级一年啊!天音也是学霸好不,家里又是做官的,圈子里有能耐,两年读完硕士也是人家的本事!”

    “行行行,没说不行,你继续。”冯见雄连忙打住姐姐借题发挥的趋势。

    冯义姬想了想,表情落寞地说:“年纪到了,书也读完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周家最近也有些不好过。官场上的事情,你是不懂的——去年秋天,到今年三月,那是换领导班子的剧烈调整期。咱钱塘这边,水深着呢,本来有多少越级抱大腿的。

    现在吴越省里的领导升到朝廷立了储,抱错大腿的都忙着改弦更张呢。一堆从南边跟过来的从龙功臣,都来这儿高升了,油水班子也大换血。

    周叔倒是个干净的,在司法系统混,也不站队也不得罪人,穷是穷些,但没他什么事儿。不过慕容姨那边,地税部门的,就算不贪,不干不净的把柄肯定是有的。如今税务局空降了新领导过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就打听人家有没有没女朋友的公子哥儿,让天音去参加些社交圈子里的活动……”

    “这……这不是公然卖女儿了么?”冯见雄听得目瞪狗呆。

    他是因为知道自己上辈子伤害了周天音,两人确实性情志趣不合适,所以选择放手。

    但是毕竟上辈子夫妻这辈子恩,他还是希望周天音过得好的,这种推进火坑的事情他还是不愿意看到的。

    当然,他只是反对利益结合的联姻。反对为了保住官位不被挖黑材料而卖女儿。

    作为一个大律师(虽然这辈子还没拿到证),他深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说不定局长家的公子也有人品好又帅又才华还疼女人还不色的呢。

    所以,他冷静下来之后,也没一棍子打死就表示反对。

    冯义姬却误会了,她见弟弟反应这么激烈,还以为冯见雄有意思,终于急了愿意把闺蜜捞出火坑:

    “你也反对周家卖女儿是不?那说明你对天音还是有意思的啊!我了解过了,天音认识的那几家公子哥儿,一个个婚前养的情人比你还多好几倍呢!别看现在几次饭局上他们对天音挺殷勤,那无非是看中了天音的美貌而已——他们那堆外围野模小情人,长得还不如天音漂亮呢!”

    “等等!一码事归一码事。”冯见雄连忙制止了姐姐的借题发挥,“我可没说要怎么样。再说了,你也说过周家遇到的问题,是本身就屁股不干净。这事儿我是不会去帮忙的,你知道我这人这辈子最恨贪官污吏。

    而且我只有律师圈子的资源,就算会刑事辩护,也不想给官员辩护。何况国内的现实,别的官司还有指望靠司法解决,唯独贪了会不会出事儿……”

    冯见雄的措辞还是很注意的。

    真的能做到两袖清风,当然是绝对不会出事的。

    这一点必须相信社会注意法治建设的成果,绝对实事求是。

    “我怎么知道周家人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一个外人……”冯义姬表情有些慌乱,也有一些倔强,似乎唯恐弟弟知道周天音身家不干净、有个污点母亲之后,两人就再无可能。

    冯见雄拍了拍姐姐的肩膀:“姐,这就没意思了——我不相信天音姐知道的事情,你会不知道。你跟她是多死的闺蜜,还用我说?”

    “可是她也不知道。”冯义姬显然不太会说谎,眼神有些闪躲。

    冯见雄立刻戳穿了姐姐的谎言:“不可能,如果她不知道家里人面临了多大的麻烦,以她那种宁缺毋滥宁死不屈的脾气,是绝对不可能主动愿意跟那些衙内纨绔一起饭局的。”

    “你……你很了解天音嘛,还说对她没意思!”冯义姬有些气馁。

    冯见雄微微苦笑了一下,不过这事儿也没法解释。

    他总不能说,是因为上辈子跟周天音拍拖了两三年,才对她那么了解吧。

    只能是往今世在咨询公司那块的业务合作交往上解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