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19章 岁月静好是没有前途的(书号:100473

第19章 岁月静好是没有前途的

作者:浙东匹夫
    虞美琴记得自己第一次见马和纱的时候,是当初大约一年前,在田海茉的“师大学生创业咨询中心”——当时,创业咨询中心和法援中心几乎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

    咨询中心的日常事务,主要是史妮可在一手操办,虞美琴偶尔也会露个脸关心一下,于是就认识了马和纱。

    后来也就是数面之缘,没有深交。

    马和纱给虞美琴留下的印象,就只是一个青涩小白的废萌,又胆小怯懦又什么都不懂。而且看上去应该挺有自知之明的,和男人说话都会脸红,不敢轻易接近男生。

    所以,虞美琴当时对她一点戒心都没有。

    小雄这种喜欢和女生有对等心灵交流的好男人,就算喜欢走心兼走点肾,不玩纯柏拉图,但至少是不可能对那样毫无内涵、魅力值低到只剩美貌的小姑娘动心滴。

    可是,一年之后再见,仅仅在KTV里聊了几句,她的内心就起了不小的波澜。

    果然不能用僵化的眼光看待新生啊!

    大学一年的浸润,足够让那些高中时毫无社会阅历的小女生发生巨大的变化。尤其是马和纱还有幸得到了一次央视纪录片剧组的亲历磨合机会,加上此前上《金陵零距离》访谈,那种锻炼的效果就更加惊人了。

    尤其是在音乐学院这种地方,一个女生如果看起来有前途,将来容易出名,那么马太效应带来的资源聚集是非常明显的。

    贫穷者,连她仅有的都要夺去。

    富有者,就要给她更多。

    身边的同学、学姐,都会想和她交朋友,以获取未来更多可能期待的流量资源,众人拾柴火焰高,马和纱这一年里得到的社会实践和零工兼职的机会,简直比其他同院的大学生读完四年大学还多。

    年初,从央视的剧组回来之后,她就被院里好心的辅导员和学姐攀关系培养交情,九个月里接了足足七八次平面媒体的拍摄广告、两个电视广告、上过一次省台新闻节目……

    而且每一次都还是有人小心护着,不让她有被人占便宜的机会——辅导员等人都很有眼色,知道马和纱是跟央视那些制作人搭上线、混过脸熟的。如果让她接活的时候,随便就让地方小媒体的猥琐肥宅猪哥们亲近,说不定人家一怒,就反而成仇了。

    金陵师大音乐学院,作曲系最有才华的女老师,也对马和纱非常看好,希望这个又有美貌又有流量的学生将来能有所成就,于是给了马和纱更多的培养资源,经常抽空单独辅导,这种待遇换作其他女生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当然了,马和纱也是有钱的。

    既然参与到了为冯见雄的NICONICO视频网供货的生意链中,冯见雄答应的“保密封口费”是一点都没少。马和纱虽然重要性较低,只能拿到相当于丁理慧两三成的封口费,但那也已经超过10万块了。

    马和纱家境也还不错,没有攒钱养家的需要。因此对于一个大一学生,在短短一个学期里,能有10万块的额外可支配收入,足以让她的社交滋润得很。对作曲系名师的额外辅导,马和纱也能偶尔回请,投桃报李,让互动氛围更为融洽。

    ……

    这一切,让此时此刻的虞美琴,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以及一股内心深处泛起的无力感。

    一年前她见到的马和纱,根本不会化妆,也根本不敢在冯见雄面前高声说话,也不敢主动搭讪,只是被动地问什么答什么。

    而现在,她不禁言笑晏晏对答如流,而且涂抹着娇兰的半透明莹润唇膏,身上喷了蒂普提克的小众香水,是那种玫瑰和琥珀味的表层前调,又带着香柏和雪松的深层底蕴,媚而不俗,兼具内敛的低调奢华。

    唯一没变的,只是马和纱永远不擦粉底,因为她的脸始终跟瓷器和水煮蛋白一样光滑纯白,哪怕用香奈儿家的高档粉,抹了也反而不美。

    此前,虞美琴自忖在冯见雄身边这一票女生中,自己的美貌地位是无人可以撼动的——

    姿色跟她最接近的,也不过是田海茉而已。至于史妮可更是只能靠卖萌和元气勉强撑起魅力值。丁理慧长得连史妮可都不如,将来勾住男人估计全靠关了灯听声音。

    冯义姬虽然精致漂亮,但人家是冯见雄的姐姐,所以虞美琴从来不把她当女生看,而且还有“萝莉病”。周天音的姿色也就只有史妮可的档次,唯一能让人忌惮的只有F-CUP的伟岸了。

    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虞美琴不得不承认,她在美貌这一点上,败给了马和纱。

    要是对方的待人接物、谈吐举止,也继续往讨冯见雄喜欢的方向靠拢……虞美琴觉得自己再是“岁月静好”,也等不来冯见雄回心转意了。

    装“高岭之花、空谷幽兰”,等男人“曾经沧海”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好,已经没有出路。

    不然,即使将来冯见雄发现田海茉并不是最适合他的,也轮不到虞美琴了。

    必须主动一点。

    唱完《醉清风》,虞美琴放下话筒,主动给冯见雄点了一首周传雄的《男人海洋》,而且立刻把它顶上来。

    等冯见雄也唱完,她适时地凑过去,奉上一杯热饮,主动攀谈起冯见雄的“传媒事业”。

    这可是虞美琴第一次放下架子,关心起冯见雄手头那些和她无关的事业。

    要是搁在往日,她只会关心两人一起共事、打拼的那些事情,比如当年校台的节目、后来校队的辩论赛。

    这是高冷傲娇系必备的矜持。

    如今,这份矜持却被打破了。

    “小雄,你投资的那个纪录片,马上就上映了吧?具体是几号,我也去看看。”

    “就下周末,周播的。我是签了收视率对赌协议的,先放两集,如果收视率好,央视才会全款买下独家首播权,国庆之后全部放完。”冯见雄喝了一口虞美琴递来的热饮,如此说道。

    虞美琴关心地问:“对赌?那你的资金应该还有很大一部分没回笼吧?手头紧么?”

    冯见雄丝毫不以为意:“还行吧,砸了1000万成本做的纪录片,已经回了400万预付款了。还有1000万尾款;等回完了,光独家首播权就能净赚400万。放心吧,这点小钱我还没放在眼里,而且肯定亏不了的。”

    虞美琴并未通盘与闻冯见雄的计划,但是以她的冰雪聪明,自然知道冯见雄不是那种会专注于那种只赚几百万的小影视生意的。

    他的每一笔投资,肯定背后另有深意。

    《舌尖上的华夏》中会掺杂关于松鼠果业的植入式软广剧情,这点虞美琴是已经知道的——毕竟这是显性的交易,马和纱也去剧组待了那么久,这都是公开的阳谋。

    如果热播,田海茉的松鼠果业肯定能得到很多宣传流量的收益。

    不过以虞美琴对冯见雄的了解,她知道肯定这还远远不止。

    “估计这也是小雄为自己在传媒界的影响力作长远布局吧……看来这块在他心中的受重视程度不轻,我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虞美琴被危机感驱使,第一次这么设身处地地主动为冯见雄着想,

    她用心冥思之间,却也福至心灵,想到一个和冯见雄产生更多交集的思路:“对了,去年刚拿国际大专辩论赛冠军的时候,他还拉拢了白执中羊薇薇那票人,聊过筹办一个电视辩论脱口秀综艺的事儿。当时貌似是说等过两年时机成熟了、有精力了再说。现在都已经毕业读研了,差不多能筹备起来了吧?

    当初跟他一起参加辩论赛的队友,小南姐志不在此,口才水平本来也比我们三人差不少。茉茉姐口才和我在伯仲之间,但她是学电子商务的,如今开公司创业也忙不及。这方面的事业,如果小雄没有精力亲力亲为的话,就只有借重我了吧?”

    一想到这儿,虞美琴便殷切地提议:“小雄,我记得你去年赢比赛之后,还跟白执中他们聊过一个叫《奇葩说》的节目计划,你看现在时机成熟了么?”

    冯见雄显然一开始思路并不在此,被虞美琴的思维跳跃搞得有些混乱。他花了半分钟琢磨了一下,才慎重地回答这个问题:

    “还稍微差点火候吧,目前还有几个短板:首先,我的NICONICO视频网的弹幕化改造还没完成,不适合观众各抒己见。如今的氛围要把辩论综艺炒热,肯定是事倍功半的。这一步还得半年才能成熟。

    其次,我虽然赢过白执中一次,但我在辩论界的威望还没有绝对碾压他。毕竟他是两届最佳辩手,而我只是一届,至今还不算‘赛事举办以来史上最强’。而且辩论这种项目,最怕的就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撕逼,绝对的权威非常重要。

    所以,明年三月份的国际大赛,我们还得再拿一次世界冠军和最佳辩手,这样才能毫无悬念地把我们在这个领域的话事权敲死,让谁都不敢质疑。白执中虽然是两届最佳辩手,但湾湾世新大学并没有两届都夺冠。我们要是两届冠军加两届最佳辩手,那就是绝对的空前绝后世界第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