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10章 苦差(书号:100473

第10章 苦差

作者:浙东匹夫
    “原来这就是雄哥的家了……不对,应该说,只是他在金陵的家。唉,这样的成功人士,肯定会有很多个家。”

    马和纱站在顶楼的天台上,凭栏远眺,看着莫愁湖的湖景,思绪颇为感慨。

    她倒不是感慨这套豪宅的富丽繁华——事实上这房子的装修比冯见雄在钱塘老家的别墅要差不少。毕竟冯见雄不是个讲究享受生活的人,此处的装修一切沿用了当初从刘教授那儿拿来时的旧貌。

    而要说房子大,马和纱也是见过世面的——大西北的地价便宜,在马和纱老家,盖别墅都只要一平米五百块的地价。所以马和纱老家的房子,至少比冯见雄在钱塘的别墅还大。

    所以,这些都不足以让她惊讶。

    她感慨的,只是那股漂泊之感。

    莫愁湖本来就不大,站在二十层的楼顶天台上往下眺望,简直就是一个精致的小水洼子。

    马和纱不知不觉就生出了一股错觉: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任何一个产业,对雄哥而言是不可或缺的。都只是他那盘棋上一颗渺小的棋子。

    放完行李,马和纱浑浑噩噩地重新上车,任由冯见雄拉回学校。

    她觉得有些气闷,微微放下些车窗,感受着把发丝吹起的扑面寒风,思绪也冷静了些。腼腆和混乱,似乎都被重新驱赶出了脑海。

    “对了,你还没说,这么忙怎么还有空回校上课呢?”

    冯见雄开着车,也没多想,直来直去地回答:“再忙总得修够学分毕业。做法律服务和知识产权,不比普通的商业咨询,该过的总得过。”

    “那你最近应该没多少精力关心生意了。”马和纱揣测道。

    “肯定的,不过也没关系。眼下没什么大生意需要我亲自花多少精力,该布置的都布置了,收成还不到时候。”冯见雄说话很有分寸,不该说的丝毫没有多说。

    马和纱也知道他秘密多,没有继续再问。

    ……

    一小时后,冯见雄把车停在音乐学院的女生宿舍楼下。

    毫无疑问,他引起了不少女生的侧目。

    如今冯见雄这张脸和这辆车,在金陵师大这一亩三分地上是无人不识的。

    这学期初的时候,据说还有一两个富二代校友(一所两万人的大学,总有那么一小撮同学的家里是几亿、十几亿身家的,这不奇怪),为了拉风装逼,私下买了和冯见雄这个一模一样型号的跑车。

    结果,一开始开在校园里还倍儿有面子。可是拉了两次女生之后,整个师大的女生们都纷纷传说有“土”豪(重音在土字上)在模仿冯学长。

    打那以后,女生们似乎一夜之间都记住了冯见雄的车牌号。

    那些“土”二代们再开着同款豪车出现在女生宿舍楼下时,虽然依旧可以引起一些驻足围观,却再也没有当初的效果了。

    毕竟,前者不仅可以吸引到拜金女,也可以吸引到颜控和爱才华的文艺女青年。

    而后者,就只能吸引到拜金女了。

    “哗,这次会是谁?”

    “居然是停在我们音乐学院楼下诶。传说冯学长开车的时候不是只去法学院和商学院的女生宿舍楼下转悠的么。”

    “到底是谁跟咱音乐学院争光了?”

    无数双眼睛在阳台上假装四处看风景,不经意就看到马和纱从车上下来,一溜烟窜进了寝室楼。

    “是作曲系系花马和纱诶!那个新生!”

    (PS:马和纱高中里学的钢琴、参加的高考艺考。但是进入大学之后,学钢琴的有可能分到音教系、作曲系、钢琴系……还可以选一次专业,所以马和纱学的是作曲系。)

    “居然就这么大大方方允许冯学长送到楼下,那是公然不怕人说了么?啧啧,上次她上金陵零距离的访谈节目,我就知道是冯学长找电视台的人牵线搭桥的。唉,果然颜好就是命好。”

    “不过冯学长和那个史妮可分手也有大半年了吧,一直没听说有公开新女朋友。凭他的才华实力,那么多美女围绕,能憋这么久已经够对得起那个史妮可了。”

    马和纱回到寝室,曾雪菜也在,其他两个室友倒是刚好出去参加PARTY了。

    曾雪菜双眼都是熊熊的八卦之火,扯住闺蜜就坐到床边拷问:“你真钓上冯学长了?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了,居然敢公然让他送你。”

    马和纱脸一红,辩解了一句:“哪有!我们就是好朋友的关系,他挺罩着我的,肯定是拿我当不懂事的妹妹看待吧。你别乱说,反正人家很可能不缺女人的,我不好多说他的私事儿。”

    曾雪菜一脸鄙夷:“那你干嘛让他送你?你就不知道这事儿有多拉仇恨值。没吃到腥,白惹一身骚。”

    马和纱郑重地解释:“他是好人,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些和他清清白白的学姐,不也让他接送的么,我要是刻意拒绝,不是反而显得心里有鬼。”

    曾雪菜的眼神狡黠地一闪,追问道:“是么?那你说说有哪些‘和他清清白白的学姐’也公然和他出双入对啦?”

    马和纱倒是守口如瓶,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别套我话!反正雄哥是好人,人家也是公众人物,我知道得再多,也要为他保密,你就别打八卦的主意了。”

    曾雪菜觉得一阵隔阂,似乎在怨念闺蜜居然不相信她。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每个女生传八卦的时候,一开始都是说得好好的:“这事儿可机密了!我只告诉你一个!千万别外传啊!”

    但最终的结果,就是每个人都只告诉某一个,还是传遍了全世界。

    马和纱虽然单纯,却也知道这个道理。尤其是她对冯见雄的成就和能力产生了盲目崇拜之后,总是不自觉地认为,冯见雄说的每一句干货,肯定都是特别有商业价值、特别值得被别人刺探的。

    因此,凡是和冯见雄相关的秘闻,一定要谨小慎微,宁可错封口三千,也不泄露一个。

    增雪菜讨了老大没趣,不由有些怨念:“切,要我说你就是被洗脑了,盲目崇拜。你条件也不差了,对他也挺好,还帮他做了那么多事儿。冯学长要是个仗义的,就该给你个机会,有啥好清高的~”

    马和纱却郑重地否认:“你不懂,他在下很大一盘棋,我这种小角色,做的这点微小的工作,只能是他的一颗棋子罢了。做的比我多的女生,你根本想不到有多少——反正我不会告诉你~”

    ……

    冯见雄回到学校,就恢复了深居简出的生活。

    田海茉也好,丁理慧也好,那些远方的生意,他都暂时选择了放任自流,没有再花精力关心。

    那些被他点拨出来的女生,多少也该有些独当一面的能耐了,只要不遇到疑难杂症,都可以不用冯见雄提点。

    高调和马和纱同出同入造成的点滴波澜,他也没往心里去,也不觉得有必要回应。

    提前毕业所需的学分,不是那么容易修满的,尤其是最后一学期要留相当一部分精力给毕业设计,所以这学期的考试任务,已经繁重到了最高峰。

    眼下的活儿很是繁重,其他的一切,都等寒假过完再说。

    每天,冯见雄非常难得地出现在教室,甚至不得不每天和虞美琴一起去图书馆自习。

    冯见雄读书还是很功利很实用主义的,所以哪怕前世当过大律师,很多法理学、法律史学或者国际法大类下的专业课,也是松懈遗忘了不少。一点书都不看,想过还是不容易的。

    用虞美琴的吐槽来说,就是“没想到你也有不学就不能天生及格的课”。

    短短考前一两周的闭关复习生活,竟然让虞美琴觉得很是受用,似乎就一直这样什么都不想、单纯好好学习的生活,也是很不错滴。

    对于冯见雄,眼下虞美琴也没什么大胆的想法。

    毕竟冯见雄和田海茉在一起,已经是上个学期的事儿了。

    虽然史妮可本来想通风报信让虞美琴有些危机感,但后来因为白静的作梗,把虞美琴手机里史妮可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害得虞美琴足足晚了两三个月才得到消息。

    不过,眼下都已经过去七八个月了,虞美琴再迟钝,该扼腕叹息也早就扼过了,已然重归死心。

    所以,她对于那种每天有规律的复习应考生活,只是觉得很恬静。

    偶尔,她也会站在普通知己的立场上,笑问几句冯见雄和田海茉处得怎么样,或者有没有兴趣澄清一下如今校园里传得挺火的他和音乐学院新生系花的那点“绯闻”。

    冯见雄一开始不想多说,后来被问得多了,也觉得隐瞒没什么效果,大大方方认了一个澄清了另一个。

    谣言止于智者。

    1月24号,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

    虞美琴当然是毫无疑问地全部过了,包括那几门大四上学期应该提上来提前修的科目。

    她在外院双修的二专业,也毫无悬念。

    在图书馆再次看到冯见雄的时候,她自得地主动询问:“小雄,怎么样,你要是不全过,那就太丢人了。”

    期末考试结束后的图书馆,安静了很多。虽然还没有正式闭馆,但那些复习迎考党已经不会来了。

    剩下依然泡在图书馆里的,不是真心读书成痴的,就是准备错时补考的。

    冯见雄显然是第二类。

    他无奈地耸耸肩:“这边的全过了,数科院那边二专业的挂了两门,等补考吧。老师还算给面子,就这么几个人挂,还安排寒假里再出卷子补考。”

    他决定给那几个老师封一个大红包,当然这种市侩的话就没必要说出来污染虞美琴这种优等生了。

    “那你寒假还按时回家么?”

    “不回了,就过年那几天回一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