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116章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书号:100473

第116章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作者:浙东匹夫
    一部影视、影像作品的著作权人,究竟是谁?

    注意,这个问题在这里,问的并不是“著作权的财产性权益归属于谁”。

    如果问的是财产性权益归属,那多半是投资公司所有。就像哪怕一部网络小说,跟网站签约之后,著作权也多半完全售给网站了。

    这里问的,仅仅是“在影视音像作品中,哪一个自然人,扮演了相当于小说作品中‘作者’这个角色、是著作署名权对应的那个自然人”。

    很多外行人或许会拍脑门回答: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人莫非是导演?要不是编剧?音像作品的话,算作词人还是作曲人呢?

    严格按照《著作权法》的法理来说,上述答案都错。

    一个影视音像作品的著作权人,是Producer——之所以这里必须写英文,是因为这个单词在不同的中文语境中,会被翻译为两个汉语词汇。影视作品中的Producer,我们惯常翻译为“制片人”。音像作品中,那就只能叫“制作人”或者“录作人”了。

    当然,并不是说编剧、作词人、作曲人就没有著作权了。

    编剧对剧本还有单独的著作权——性质就跟那些大热IP改编剧的原作者,对于被改编的小说有著作权,一个道理。

    作词人和作曲人,也依然分别对音像作品中的“歌词”、“曲谱”拥有“文学作品”和“音乐作品”性质的著作权。在音像作品的成品中,Producer也是拿了作词人和作曲人的合法授权之后、制作演绎的那张唱片。

    但音像作品的完成品著作权,跟词曲作者是没关系的。

    就像作家把IP改编权的授权卖给影视制作公司后,拍出来的网剧版权跟作家再无关系一样。(虽然在具体合作模式上,大部分可以约定利润分成,作词人作曲人原作家都有分红拿,但这个和著作权没有关系,只是合同对经济利益的约定)

    那么,制片人究竟是干啥的呢?国内很多人把这个岗位误解为投资人,但实际上并不是。

    通俗简易地说,如果导演是一部片子的“研发负责人”,那制片人就是片子的“项目经理”。导演负责的是艺术层面的表达实现,制片人负责的是资源的协调调度。

    外行之所以产生误解,主要是因为制片人的工作里面,确实有很大一块涉及到如何配置资金、资源、有时候遇到缺口还得继续去拉钱追加投资。

    以至于后来某些不差钱的大投资人,或者入行就是为了捧女角儿的(当然也有老肥婆投资人捧小鲜肉的),以确保资金充裕为条件,自己就要求挂个制片人的名号装装逼。

    导演、编剧为了确保钱能到位,往往也就捏着鼻子把制片人的名头随便让了出去。而这样的制片人并不管事也不会管事,所以只能再弄个副监制实际上行使他的职责。

    ……

    冯见雄只是《舌尖上的华夏》的投资人,但央视是何等的大牌,自然不肯纡尊降贵把制片人的名分让出来的——

    笑话,制片人的名字,到时候可是要在片头曲上,搁在“监制:XXX”那行字幕上的,属于署名权。

    如果那行字变成了“监制:冯见雄”。

    那让央视的老脸往哪儿搁?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说不定还以为央视穷得当裤衩儿了,自己要拍的纪录片居然都没财政拨款。

    不过,既然冯见雄掏了钱,也不好让他既丢了名也丢了实。所以陈导当初和他斡旋磋商一番之后,许给他安插一个监制助理的权限。

    央视摄制组在拍摄过程中要大吃大喝包豪华交通工具住高档酒店这些,这个监制助理自然是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滴。

    不过如果有其他不必要的浪费超支,她还是可以监督一下,对冯见雄反馈。

    免得冯见雄的投资完全失控、最后钱烧完东西没拍完,还得当冤大头追加投资。

    而冯见雄身边并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储备——他对于拍纪录片完全就没兴趣,1400万的本钱(不需要一步到位,是一年内陆陆续续支出的)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尤其是马上就要到08年金融危机了,房价会有个一两年的短暂盘整回落。钱躺在那儿本来也没啥好的增值项目。

    当初唯一导致他进场的理由,就只是植入广告、强行加塞企业宣传,帮松鼠果业度过消费升级前的一两年瓶颈期。

    于是乎,就出现了这么搞笑的一幕:

    一部央视纪录片的监制助理岗位,在任何入行两三年以内的传媒新人看来,那都是眼馋到爆的优差——所谓的“任何传媒新人”,是已经包括了那些北大复旦新闻系毕业生、或者中戏北电毕业生在内的精英了。

    而冯见雄却当成一根鸡肋,想随便丢给谁却找不到人丢,最后转了一圈才想起: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好像就一个丁理慧学的是编导专业……

    而且还是新闻传媒学院下属的编导专业,并不是演艺类学校的编导专业。

    幸亏,片子本身性质是纪录片,和新闻类专业还算比较靠近,专业知识通用度比较高。

    然后这个优差就随手丢给丁理慧了。

    最最气人的,还是冯见雄那种像甩麻烦一样的态度。

    似乎在他眼里,这种事情根本不值得拿来潜规则一下美女,或者让得到了机会的人对他如何感恩戴德一下。

    倒像是拿了机会的人帮他解决掉了一个麻烦。

    ……

    冯见雄花了一壶咖啡的功夫,把需要丁理慧做什么、盯住那些事儿盯到何种程度,全盘和学姐阐述了一遍。

    丁理慧觉得自己整个人始终是浑浑噩噩的状态,如在云端,浑身使不上力儿。

    “拍完这部片子,就算表现好,想直接留在央视,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我底子太差了,上镜程度也不够,音色也不适合央视的严肃氛围。

    不过,只要有这个资历往履历上写一笔……小雄说了,片子是明年暑假要拍完的。就算我为了这事儿晚几个月去工作,只要有这一条经历,省内什么牛逼传媒单位去不得?”

    这个念头在丁理慧脑子里转了许久,以至于后面冯见雄和她实锤的很多话她都没听见。

    此时此刻,她满脑子都是自己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嫁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堆栈太满,其他信息只能溢出了。

    “嘿,在听么?”冯见雄最后自言自语了七八句,见丁理慧始终没有回答,这才意识到对方因为短时间内受到的心理刺激太大,进入不应期了。

    “啊,在!我一定干好!你放心,不会让他们黑你的钱的!”丁理慧一惊一乍地拍胸脯表态,以至于用力过猛拍得乳摇奶疼都没意识到。

    冯见雄叹了口气,额角爬满黑线。

    “你根本没在听我后面的话……”

    “啊……对不起,我确实走神了,非常抱歉,能麻烦你再说一遍吗?”丁理慧难得地脸红了一下。

    冯见雄无奈,正要再说一遍,却被一句突兀的插话打断了。

    “没事,冯学长很好说话的。丁学姐你不用紧张,以后还要多多关照呢。”原来,是刚才始终坐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旁听的马和纱开口安慰丁理慧。

    丁理慧茫然而又感激地看了马和纱一眼。

    冯见雄这才逮住机会开口:“我刚才最后和你说的,就是这个——钱是小事,尽力而为就行,你毕竟没有经验,稍微有点疏漏我也不会怪你——但是,小马去剧组的那些日子,希望你照顾好她,她就是个废萌,什么都不懂,别让工作人员欺负了她。”

    冯见雄这番话可谓是直来直去的代表,当着马和纱的面就直说她是废萌,一点都不掩饰。

    丁理慧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觉得冯见雄在试图刻意撇清“奸情”。

    毕竟,有很多男人在外人面前为了表现自己和某个实际上又奸情的女生的撇清,会故意板着脸说些批评对方的话。

    但盯着冯见雄的表情看了几秒钟,回味一番冯见雄的语气语调,丁理慧不得不颓废地承认:是自己的八卦之心想多了。

    冯见雄是真的100%坦荡荡觉得马和纱就是个废萌。

    丁理慧深吸了一口气,确认道:“她也要去剧组……是作为被拍摄对象么?素材?”

    冯见雄微微抬了抬手:“差不多吧,我实话告诉你好了,拍这个片子,我是为了植入式广告,为了企业宣传。当然还有些别的传媒布局考虑,涉及商业机密,就没必要告诉你了——小马的创业项目,对我的宣传计划很重要。

    可是她对着摄像机就会紧张,一点基础都没有。我希望你帮她调整一下,让她能够拍得越真实越好。”

    丁理慧暗暗记下了冯见雄的要求,点头表示没问题。

    冯见雄这才转向马和纱,轻咳了一声:“小马,你这边,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到了剧组里,能多交点朋友当然是好的,我也不想限制你,也没必要来限制你。但既然你是为我做事,我当然要对手下的弟兄负责。

    你这人严重缺乏社会阅历,容易好坏不分。以你的长相,到了剧组你就会发现,有很多男性工作人员会想和你交朋友——我再次重申,我不限制你交朋友,但是希望你遇到事情先跟丁学姐商量一下,她看人比你准得多。就这样。”

    丁理慧在一旁听了,心中暗暗纳罕:小雄还真是高风亮节呐,影视圈子里善于钓马子的装文艺男最多了,他居然还是丝毫不干涉纱纱跟其他男工作人员交朋友……看来他是真的襟怀坦荡,没打算对纱纱下毒手了……

    马和纱此时此刻的内心活动,虽然和丁理慧不尽相同,但大方向也是一致的:看网上那些小编文章,涉足传媒界的投资人都是抓紧手上一切机会去潜美女的。丁学姐虽然不是最漂亮,但那声音甜得跟林志玲似的,他竟然丝毫没有意思,白白就把这么好的机会送给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