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107章 巧舌如簧(书号:100473

第107章 巧舌如簧

作者:浙东匹夫
    东三环,燕莎附近某五星级酒店的扒房。

    权此芳如约来赴冯见雄的宴请。

    她在楼下报了冯见雄的名字,才被楼下守在电梯口的服务小姐引到这一层——这一层的电梯是锁了的,要服务小姐专门刷卡才可以解锁停靠在这一层。

    如此私密的规格,让权此芳的内心稍许有些畏畏缩缩,不过表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形迹可疑之处。她来到央视一年,毕竟还是基层员工,根本没资格被人这样拉拢腐化。

    “看来,人家谈黑幕交易都是来这种地方的了,真是奢侈啊。”她心中暗忖道。

    “权姐,这边。”冯见雄轻声呼唤,把权此芳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她连忙碎步小跑过去,在桌边坐下。

    “小冯,小田,好呀。”

    “茉茉姐你也认识的,她现在是我女朋友了,我也是为她的事儿奔忙——不过别外传,对外她还没做我女朋友呢。”冯见雄指着田海茉,对权此芳介绍道。

    田海茉颇有风情地对权此芳微微点头,看着她椅背上挂着的羊驼绒呢料衣服,以及精致典雅的妆容、绝美的容貌,权此芳就是一阵自惭形秽。

    “恭喜了,真是郎才女貌啊。”权此芳上道地恭维了一句。

    女服务员等他们客套过了,安静下来,才从远处走了过来,请权此芳点菜——脚步先是略重一些,有高跟鞋敲击地面的醒耳声响,随后立刻变得轻微。

    这都是京城最高档酒店扒房的女服务生训练出来的惯有细节——当走进的时候,前三步响一些,可以提醒顾客有人靠近了,免得顾客临时起意又说出什么私密的话被服务员听到。后面几步轻一些,则不会打扰到客人。

    来这种场合,吃饭不是关键,关键是聊正事儿,所以没有人先点好了等客人来的,也没这个必要。

    “我……还是你点吧?”权此芳看着一堆不认识的菜名,微微有些发怵。

    “不喜欢这个口味风格?”冯见雄和煦地问了一句。

    “不不不……都好,我是没尝试过。”权此芳连忙解释。

    “那就从原料看,哪些是你爱吃的,随便点好了。”

    菜式有可能没见识过,但料理的原材料不可能不认得,所以冯见雄坚持让权此芳自己点。

    权此芳便硬着头皮点了炭灼松露鹅肝、普罗旺斯红酒小羊排裹薯泥等几道主菜,还有些配菜。

    冯见雄看了看,见权此芳下手不够狠,又加了一道原产地阿斯特拉罕的伏尔加鲟鳇鱼子酱,这才让女服务员下单。

    权此芳面有愧色,说话更加殷切了些。

    等菜的当口,冯见雄仅仅略微客套几句,就不客气地切入了正题:

    “权姐,不知上次让你打听的事情,有结果么。”

    “有,你稍等。”权此芳说着,很干脆地拿出自己的手机,里面还有些偷拍的照片,可以佐证她的话。

    她就指着手机给冯见雄解说:“你上次打听的《舌尖上的华夏》这个项目,我后来找台里想办法暗暗差了,其实计划05年下半年的时候就有人报上去了,当时提项目的编导是陈导。不过后来台里纪录片部的部长审批项目的时候并没有通过,陈导修订了两次拍摄计划,完善了内容提纲,也没能过。”

    权此芳口中的“台里的纪录片部门”这种提法,当然是不规范的,但是圈内人都听得懂。因为央视理论上是有自己独立结算的制作公司的,严格来说应该电视台归电视台,制作公司归制作公司。按说电视台的领导无权管制作公司那边拍什么或者不拍什么。

    但实际上,这两块人员交叉流动很频繁,所以权限交叉也是有的。

    更重要的是,央视的很多制作方做出来的东西,也就立意光伟正了一点,真要说迎合市场、博取收视率和商业价值,那是往往要扑街的。

    所以很多央视制作公司做出来的东西,就是直接指着自家电视台给放了。如果央视不想放,他们做出来也是卖不出去的。

    “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没通过呢?”冯见雄恰到好处地追问。

    对于没有通过这个结论,冯见雄是一点都不意外的。因为他后世本来就知道,这部片子要过好几年才会上映。

    他所不知道的,只是这内部的原因,这才是他需要借重权此芳打探的关键。

    权此芳显然是做好了功课来的,回答很是直击要害:“是纪录片部门的领导不看好这个题材的收视率,而且觉得……立意也不高,走政治正确路线也没多少政绩。”

    央视乃至地方的上星省台,决定拍不拍某部片子,也不是完全看市场化决定的。有时候如果一部片子政治上非常正确,哪怕知道拍出来收视率肯定是扑街的,那也得为了政绩硬上。

    比如说,在最近这几年里,自从前年芒果台靠着“超级女声”爆火、在网络视频兴起后依然收视率一枝独秀。好几个比较开放省份的上星省台,都眼红芒果台的成绩,开始琢磨着变着花样搞选秀综艺。

    但是这种来钱、能让台里广告费暴涨的节目,并不一定能为领导人带来政绩和升迁。

    恰恰相反,比如黔贵省那种市场化运作无望、当地人都出去打工十室九空没人看电视的地方,明知道走迎合市场没戏了,那就索性上《华夏农民工》这种节目。最后节目成功上达天听、被央视点名表扬。黔贵省台的相关负责中层干部,就有好几个因此得以上调央视。

    权此芳说《舌尖上的华夏》被台里领导认为“既没有收视率,也没有政绩”,冯见雄是完全相信的。

    毕竟美食节目都是有些庸俗的。食色,世上没有比这两个题材更庸俗的东西。哪怕是在网文界,明知国内吃货读者多,一开始还要些脸的写手宁可写无厘头的打怪升级,也没人想到写美食文。也只有和食相当的色系写手,容易转型探索。

    如果不是后来“舌尖体”那种假酸文醋的旁白解说遣词造句、硬生生往上凑高大上的内涵,恐怕央视领导肯定会觉得这种东西毫无纪录片价值。

    那么,“舌尖上的华夏”俗了之后,收视率是不是就有帮助了呢?严格来看也不一定,毕竟它的体裁还是决定了这就是一部纪录片,是严肃的,再俗也不可能跟那些搞笑综艺一般俗——

    看看南棒国那些“拜托了,冰箱”,才知道烹饪搞笑题材能拍得多么嘻嘻哈哈,有明星有八卦有私生活爆料还有厨师们的互动……

    高不成低不就,这部片子就难产了。

    和权此芳一番剖析,冯见雄觉得自己找到了症结所在。

    “所以,其实只要在收视率和政绩两方面,能够保证其一,央视制作公司方面就会考虑拍摄这部纪录片了?”冯见雄单刀直入地问道。

    “理论上,就是这样。”权此芳点头认可,“不过你要怎么做呢?”

    冯见雄深呼吸了一口,想了想,问道:“央视方面接受外部投资么?这种片子,拍摄成本大概能有多少?”

    “拍摄成本么,这种纪录片交给我们央视自己搞,一集150万预算就差不多了……”权此芳下意识地说,随即意识到一个问题,“等等!冯总,你是打算自己投资吗?”

    她很是惊诧,以至于对冯见雄的称呼都从小冯变成冯总了。

    “怎么?央视不会接受?”冯见雄抿了一口咖啡。

    权此芳脑子有些混乱,想了一会儿,才发现问题也没她第一反应时那么不可思议。

    “呃……也不能说完全不可能被接受吧。只是你要有心理准备,我们央视的规矩向来都是很大的,首先不会随便接受社会闲杂人等乱投资。其次,就算接受了,条件也会非常苛刻。”

    冯见雄微微抬手,制止了权此芳继续发挥:“有你引荐,怎么能叫‘随便接受社会闲杂人员的投资’呢?你就把你我结识的过程,一笔带过大大方方告诉陈导好了。

    再说,我好歹也是进过中X部‘法眼’的人,我的口才和来事儿的能力,你是最清楚的。强调一下这一点,我不信陈导不会认为将来保不齐有用到我的时候。”

    “那投资条件……”权此芳最后期期艾艾了几秒。

    “条件是后面的问题了,首先得谈是吧。谈都不谈,你说再多条件都是没有价值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我的意向和实力转告给陈导,促成他亲自来和我谈。”

    权此芳想了想,一咬牙说:“行,那我试试看吧,不过我提醒你。一般按照惯例,如果是台里觉得收视率风险太大的项目,就算你强行说服了他们接受外部投资,那你肯定也会被当成分摊风险的洼地来使用的。

    估计对方肯定要跟你签收视率对赌协议,如果收视率扑街,你是不可能收到尾款的。而且即使你接受风险对赌,台里给你开的定金溢价也不会太高。所以你很有可能赔本。”

    “行,你就跟陈导说,我接受在这个框架之下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