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101章 金玉其内败絮其外(书号:100473

第101章 金玉其内败絮其外

作者:浙东匹夫
    校内采访的拍摄总算是磕磕绊绊地圆满结束。

    随后一行人就驱车直奔钱塘拍外勤。

    接连几天的乙方请客甲方开票大吃大喝,外加诚意满满的有偿新闻大红包,节目组的工作氛围很是祥和。

    孟哥并没有亲自全程跟着,只是最后一天才来晃了下——毕竟他每天晚上还要主持江南卫视的节目跑不开。

    剩下的跟去工厂和公司的拍摄工作,都是专职的外勤记者和摄影师完成的。

    不过,冯见雄一路请客时,用江南卫视抬头开的发票,肯定要给负责的人。

    工厂是借的高穗果家的现成厂房拍的,只是把墙上的标语什么换了一下,因为松鼠果业刚刚弄起来不久的车间实在是惨不忍睹,拿不出手。

    公司的办公室也是临时找那些中介公司借来临时挂个LOGO摆拍,租金大概花了一千多——要是被拍到田海茉把公司的实际经营场所,挪到连商住楼都不算的居民区里,保准第二天工商管理部门就来核查了。

    要想让电视台的人配合这些摆拍,红包不够厚怎么行。

    从马和纱到田海茉、高穗果,都捞到了一些上镜的机会。当然,还是以马和纱这杆幌子为主。

    田海茉素来就是在学校里颇有手腕的,又上惯了央视,心理素质很是过硬,说起和谐套话的水平丝毫不比冯见雄差。

    高穗果和马和纱就弱鸡多了,不过经此一番这俩妹子本身倒是颇多收获,心理素质和公开讲话的经验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当然,拍摄过程中电视台的人看到的也不仅仅都是摆拍,还有更多“金玉其内、败絮其外”的良心干货。这多多少少也左右了他们的工作心态,让他们在配合造假表面功夫的时候良心不那么抵触。

    比如说,田海茉就让他们看到了一个美女大学生们胼手胝足白手起家,把一款华夏山沟沟里的乡土调味料,卖到亚马逊上,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引爆成爆款。

    网店后台那爆棚的销售量数据记录,那些亚马逊上用英语甚至西班牙语留言的点赞好评,着实引爆了包括孟哥在内的摄制组们的民族自豪感。(喜欢吃辣的拉丁裔和墨西哥非法移民,说的都是西班牙语)

    可见,田海茉她们并不是真的怂成皮包公司。她们还是干实事儿的,而且干得很不错。只是出于节省成本的考虑,平时才在那么局促的办公环境和生产环境中工作。

    “多拍点儿这个!快!”最后一天的采访中,孟哥亲自指挥,要求“加戏”。

    “孟哥,这个不符合台里领导批下来的这期选题……”外勤记者小心翼翼地提醒了一句,“领导说这场专题突出的是‘少S民Z女大学生为了民族团结、防止家乡特产污名化毅然创业’,这个公司原先卖辣酱的生意,跟她毫无关系啊。”

    孟哥义正辞严地说:“怎么没关系?这是一个整体嘛,我们要实事求是,尊重和反映商业与市场的客观规律。如果真的光靠个大一新生单打独斗,以她的个人能力和社会阅历、资源协调,可能成功吗?

    这个事情,就是在金陵师大的‘学生创业帮扶咨询中心’的牵线搭桥、资源整合下,才成功的嘛!既然这样,我们凭什么不能实事求是、反映他们协调到的这个校内资源原先的运作情况、揭示他们成功的轨迹?这是很正能量的内容!听我的,先拍了,拿回去剪片的时候再给台领导拍板!”

    这么光伟正的大道理一摆,自然没有再搪塞的理由了。一行人不废话,立刻继续开工。

    当然加班红包和加班大餐也是少不了的。

    一条一条脸上贴金的内容被录制下来,予取予求。

    “该店在亚马逊登录不到三个月,已经积攒了15万购买用户、上百万次成交记录。”

    “诶,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在亚马逊上这款大瓶装的‘宫爆鸡丁辣酱’和这款没有鸡丁的纯‘辣花生’,售价分别是6.99美元和4.99美元。

    而同款在国内一二线城市超市我们可以看到的售价是16.8元人民币和12.8元人民币。折算下来在亚马逊上的售价已经达到了国内的三倍左右,毛利应该非常惊人。

    而且与国内电商渠道相比,并不需要任何店面和额外人工成本——或许只是物流成本比较高一些。对了,田小姐,请问你们是如何解决跨境物流的呢?难道使用了空运?”

    田海茉少不得正面回答:“当然不会,辣酱是高保质期的产品,而且单价低,单位客重的物流分摊成本比较敏感。我们当然是先用海运去洛杉矶,然后委托当地物流代理……”

    至于相对商业机密一些的,田海茉自然不会说了。

    还是一旁的孟哥比较有接待商界客户的经验,对外勤记者说:“诶,涉及成本的就少问一点,到时候也别剪进去,可能是商业机密。再说观众怎么会爱看算账?他们关心的是‘国产的东西卖到外国不但被美国人追捧,而且还卖得比国内贵很多’,这才能激起观众的民族自豪感。节目才40分钟,哪有那么多不激励的流水账供你浪费!”

    “是,孟哥,我知道了。”外勤记者虚心接受了点拨。

    然后他想了想,就心领神会地开始专注于拍摄那些美国人的好评——当然,后期台里的字幕翻译组肯定得受点累。

    “啊~这款辣酱实在是比墨西哥辣酱好太多了!吃墨西哥辣酱的时候只能让人觉得喉咙干涩得冒虚火!除此之外什么美味都没有!而这款辣酱光是靠浓郁的香味就能征服我!”

    “我是女生,需要保持身材。这位来自华夏的愤怒女士看起来油很多,有让人误会成是卡路里炸弹的嫌疑,不过我还是没抵御住那种香味的诱惑,我只能说那里面的花生实在是太棒了!而且如果只捞花生的话,卡路里应该是可以接受的。相信我,你值得拥有。”

    “你以为它只可以用来当番茄酱蘸意大利面或者当果酱黄油蘸吐司么?不不不,如果仅仅是这样你就太小看这款辣酱了!我甚至可以把它倒到咖啡里面!我要用它蘸一切!”

    拍到后面,连摄制组里几个相对精通英语的工作人员都看得瞠目结舌。

    对于从不翻墙看亚马逊上评论的人而言,今天的所见着实打开了一扇窗户。

    ……

    收工这天,已经是十月底。

    冯见雄很上道地在夏宫请了全体拍摄组一顿杀青宴。档次之郑中,着实让人大呼上道。

    为了体现感情深一口闷,酒桌上节目组的人少不了拼命敬酒。

    对面有摄影师记者好几个大男人。这边只有冯见雄一个男人,还有就是田海茉这种英姿飒爽的女王,可以当半个男人的酒量使,于是冯见雄很快被灌得不轻。

    不过总算是把爷们都伺候好了。

    节目组有开录像车的司机,所以可以连夜赶路,所以孟哥带队吃完当晚就走了。

    夏宫的包厢里,只剩下冯见雄这行人。

    大伙商量了一下,准备回冯府住一夜,然后冯见雄和马和纱第二天一早再回金陵。至于田海茉和高穗果,明天自然是正常上班。

    冯见雄拿着车钥匙晃了晃,微微打了个酒嗝:“小马,会开车不?刚才桌上就你没喝酒。”

    酒桌上的事情,汉人都是不能免俗的。不过大家都有民族和谐的杠子压着,所以马和纱说不能喝,是绝对没人敢逼她的。

    那一刻,冯见雄突然觉得某些教派虽然……不好多说,但还算寸有所长,有点实用主义价值——至少可以拿来挡酒,以毒攻毒把逼酒文化这种陋习给灭了。

    “不会。”马和纱惭愧得有些脸红。

    冯见雄刚刚跟人酒桌上吹完牛,有些漂,说话也就不太注意:

    “你怎么什么都不会,要我说,漂亮女生么,高考考完那个暑假就该学起来了。长得漂亮还怕没车开~我记得当年……呃,当年那个谁就说,身边的男生都是二十六七才学驾照,女生大学里就学了,尤其是美女,18岁就该学!”

    他本来是想说“当年哥就是26才学的驾照”,幸好他只是微醺,还知道重生前的经历不能说出来,才改了口,随便托词了一个人。

    “你说的‘那个谁’具体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这种说法?”田海茉脸色微微有些轻嗔薄怒,严肃地追问。

    因为她当年就是那种很对考驾照热切、大一就给考了的女生。

    听冯见雄的话语中对“考驾照早的妹子”有点儿轻薄之意,她当然要给情人做规矩。

    “呃……记不得了,你看我喝了这么多,跟我一般见识什么。”冯见雄心虚地搪塞。

    田海茉勾着他的下巴,眼神忽闪迷离地质问:“你是不是想说,女生只要有资格嫁给一个买的起车的人,就该学开车了。而男生要等自己买得起车了,才该学开车?”

    冯见雄狂汗,有个强气女王女友,真是一点都不能放松。

    幸好,马和纱适时的呆萌回答给冯见雄解了围。

    “其实……我也想过早点学驾照的,但是高考那个暑假确实不行,我还未满18周岁呢……”

    得,又是个提早上学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