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79章 情非得已(书号:100473

第79章 情非得已

作者:浙东匹夫
    和田海茉吃了一顿红酒牛排、鹅肝鲑鱼的典雅法餐,吹了一些牛,冯见雄其实并没有把自己说过的话多往心里去。

    做商业资讯的人么,吹牛都是吹习惯了的。

    尽管对朋友给建议的时候,他说的话绝大多数都是真话,也确实很有参考价值,但他依然会说完就忘记。

    就像马风,很多时候不管是参加乌镇大会还是西湖论剑,其实反反复复说的那些话,都是不需要经过大脑的本能。

    这一夜,唯一给冯见雄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田海茉惊人的成长速度。

    茉茉姐姐进步得太快了,完全出乎了冯见雄的预料。很难想象这只是来阿狸巴巴实习了半年多就取得的成熟。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或许她真能沾染点儿冯见雄点拨的仙气,自成一番事业吧。

    ……

    第二天下午,冯见雄按照预约,得以拜见到了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的蔡重信。

    今年是阿狸预期在港股上市的年份,作为CFO的蔡重信自然是非常繁忙,几乎每周都要抽出好几天接待各方投资机构、券商的考察人员。

    在不违反上市前财务公开信息沉默期要求的情况下,如履薄冰又游刃有余地提升市场信心。

    所以,给冯见雄40分钟的下午茶时间,已经是非常给面子,也足以显示出冯见雄的价值了。

    和蔡重信的闲聊内容,都是些资本市场上的财务运作事宜,也没什么可多说的。

    蔡重信偶尔问到一些问题,冯见雄能利用自己的远见卓识给出建议的,也都恰到好处地免费给了建议,算是多结善缘。

    末了,冯见雄提到了自己的原本来意,也就是让蔡重信帮忙介绍一个扑街风投,没实力不要紧,但一定要听话——配合他去刘炎那儿唱双簧,逼宫刘炎做一些阶段性的NICONICO视频网运营策略调整。

    这种事情惠而不费,要不了多少人情。蔡重信也就给了冯见雄一两个联系方式,表示会帮他先打招呼。

    冯见雄致了谢,便告辞了。

    然而,离开蔡重信办公室的时候,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偶遇发生了——马风恰好来找蔡重信,便在办公室门口撞见了。

    “呦,马总。你不会是等在外面吧?我没耽误你事儿吧。”冯见雄是晚辈,礼貌和商界本能让他先开口客气了句。

    “没耽误,我也刚到。忙,下次上市了咱再聊。”马风看起来确实很忙,惜字如金没多和冯见雄废话。

    “行,那上市了庆功酒一定要记得请我。”冯见雄半开玩笑地凑趣。

    “那必须的。”马风说着就要推门,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随口补充了一句,“对了,小田的事情,你也别怪我们不近人情,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和诚信要求你也知道的。咱一码事归一码事。”

    说完这句话,马风也不给冯见雄再追问的机会,就“砰”地关上了门。

    冯见雄还在咂摸对方话里的意思,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他回过味儿,才意识到貌似是田海茉的准备离开另有隐情?

    “莫非茉茉姐不是临时起意自己想走的?是被人逼走的不成?嗯,估计没那么夸张,可能她自己也犯了错了?”冯见雄暗忖。

    为了这种小事儿再去找马风本人问清楚,似乎有点不值,过于小题大作。

    思之再三,冯见雄决定去找彭颖。

    彭颖的级别比马风、蔡重信这些真.大佬低上两级,显然容易说话得多。

    冯见雄一个电话,对方就表示有空。

    一进门,冯见雄稍微提了两句、说清来意。彭颖甚至还有些紧张,怕他是有什么不满、解释得非常殷勤。

    千万别觉得彭颖和冯见雄没有任何从属关系,但她对冯见雄的能耐那是非常了解的。

    她知道以冯见雄的口才,不但可以和各路大佬谈笑风生,还颇能颠倒黑白。一旦盯上了谁,总能咬下人一块肉来,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

    “小冯,这事儿你可能误会了,小田本人难道没告诉你么?我们也是执行公司制度,她本人在学校里因为挨了处分,而且是玩忽职守、纵容下属以权谋私类型的。我们认为这是个人诚信的问题,所以才劝退的……”

    “而且公司考虑到她的情况,给了她两三个月缓冲期。到她毕业为止,她可以继续待下去,也可以随时请假。这样也便于她找新工作、或者重新规划一下职场生涯……”

    冯见雄听完前因后果,顿时大惊。

    因为学校里玩忽职守、不诚信而挨处分?

    那不就是因为史妮可当初惹出来的那个祸么!

    冯见雄对此是最清楚了,田海茉只是本着“实用主义”的精神,觉得“她不混体制不求保研,所以她背下这个处分最划算”,才仗义了一把的。

    “该死!我说当初怎么就觉得有点不安呢!这事儿是茉茉姐疏忽了,把阿狸当成了和其他民企一样不在乎校内诚信的公司,才做了这种错误的决断!

    阿狸可是连程序员们写个挂机脚本钱秒杀抢福利月饼购买权,都要高调开除的公司!唉,她说到底还是把马风口口声声强调的核心价值观,当成了别的公司一样的唱高调了,没想到马风是很严肃的。”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冯见雄不由有些自责。

    说到底,田海茉是代人受过了。

    他几乎脱口而出想向彭颖解释,但转念一想忍住了。

    代人受过,一样是“不诚信”的表现。

    这事儿已经没有援转的余地。

    既然如此,不如好好帮田海茉想想,未来她如果真的搞电商创业,自己如何再点拨帮扶她一下,也算是弥补了她因为自己的前女友犯错而被开除的人情。

    大丈夫当机立断,冯见雄想到这一层,也就不再纠结。当下和彭颖很客气地分说明白、告辞离去:“彭总,是我误会了,茉茉姐也没跟我说。这事儿你处理得合情合理,咱下次有机会再合作愉快吧。”

    “走好不送。”彭颖微微颔首。

    ……

    冯见雄一出门,立刻一个电话挂给了田海茉。

    田海茉今天果然没有来公司。

    估计一方面是确实在忙自己的创业规划——昨夜冯见雄和她聊了很多,田海茉也像海绵吸水一样吸收到了很多干货,因此连夜加班加点做笔记、调整思路、整理方案

    另一方面,估计也是昨夜田海茉听冯见雄说他会来公司找蔡重信喝茶,所以为了降低穿帮几率,故意避开了。

    冯见雄打了好几响,田海茉才接起来。

    冯见雄劈头就问,不过语气却不是严厉的,而是温柔关切:

    “茉茉姐!你到底拿没拿我当哥们儿!你是因为帮妮可背处分、才被阿狸因为‘诚信问题’劝退的,你居然都瞒着不告诉我!我冯某人是这么不仗义的人么。你因为我的女人遭了罪,我跟你一起扛啊!”

    “你……你怎么知道的?”田海茉下意识呢喃了一句。

    冯见雄觉得好气又好笑:“你好算计啊……本来差点儿就被你糊弄过去了。最后还是我从蔡重信那里出来的时候,恰巧遇到了马风,他顺口提了一句。我才想到主动去找彭颖问清楚。”

    田海茉的声音忽地有些黯然,讷讷地说:“我不是有意瞒你。我是想……我当初只是想稍微背个小处分,没什么大碍的,卖美琴和妮可一个人情,也是让小团队利益最大化、损失最小化。

    最后闹成这样,说到底是我对马总的‘核心价值观’严肃程度了解不够。要是真知道会导致劝退,当初我就不背了。我知道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不好意思让你就‘因为我无知而白白扩大的这部分损失’,也内疚、觉得欠我人情……”

    冯见雄听着这许多弯弯绕,觉得简直要无语了。

    这个小姐姐怎么心思能这么细腻敏感?

    貌似他身边的女生,过从甚密的,就没几个单纯到底的。

    虞美琴是傲娇,加上林黛玉式的多心。

    史妮可是自怨,加上史湘云式的多心(程度比林式稍微好不少)。

    田海茉是闷骚,加上薛宝钗式的多心。

    冯见雄突然觉得心有些累,有一股疏离的无力感:“你是怕主动向我提起这事儿,就会比较像‘邀功请赏’?会让我误会你是‘为了让我欠个大人情所以才用苦肉计’?茉茉姐,你这么想我会很伤心的。

    我们好歹也是一起闭关集训了两个月,而且合作了那么多事情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了解么?”

    听了冯见雄这句话,电话里田海茉的情绪也微微有些失控,似乎带了几分颓废的哭腔:“可是我不得不谨慎啊!你太优秀了,任何女生如果对你好,为你牺牲,都会被戴着有色眼镜的旁观者,用先入为主的恶意揣测成不怀好意、揣测为苦肉婊的啊!

    我在师大三年半,当初追我男生不少,我一个都没谈,我不想被人说成‘攀高枝的心机’,你能不能为我的名声想一想?”

    电话两头,忽然陷入了持久的沉默,谁都有些尴尬。

    良久,冯见雄觉得自己作为男人,还是应该承担起保护妹子面子的责任。有些厚颜的话,只能是他来说。

    “你今天在家?晚上我来你这儿,我们好好谈谈可以么?”

    田海茉的心脏倏然剧烈收缩了几下,随即想到孤男寡女夜访这种情境并不是第一次,冯见雄是正人君子,没什么可担心的。

    田海茉:“行,你认得我的出租房的吧,来吃晚饭么?吃的话我多做一个人。”

    冯见雄:“等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