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74章 用一个锅圆谎另一个锅(书号:100473

第74章 用一个锅圆谎另一个锅

作者:浙东匹夫
    田海茉强行按捺住内心的不甘,草草在食堂吃完饭,跟着高健去了监察部的独立茶水间、稍微坐一会儿。

    茶水间是中段磨砂玻璃的隔间,倒也不怕有人在里面动手动脚。只不过双方的谈话,可以被玻璃隔开,不至于被外面的人听见

    “小田,我希望你把你在学校里犯错误的事情,原原本本主动说一遍。公司的企业文化,相信你也是知道的,我们讲究的是诚信为本,最忌讳的就是以权谋私、内部舞弊。

    我们是一家伟大的平台公司。每一个运营人员手上捏着的宣传资源,可能对于数以万计的淘宝店主、阿狸巴巴网商而言就是真金白银的广告费和流量!你虽然还只是一个实习生,但是在运营类部门待的时间算是最长了,难道不应该更加注重这方面的私德操守么!”

    高健说这番话时,那叫一个轻车熟路——在监察部呆了三个月,他对于这番套路已经说的很熟了。只不过今天面对的对象,让他老调重弹时,比寻常更加额外地兴奋。

    田海茉虽然也在阿狸实习了半年多,但她毕竟骨子里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不太相信浪漫主义的画大饼。

    所以,尽管马风等老板一再强调企业文化、强调核心价值观,田海茉却没有真正重视这方面,只当领导是喊口号唱高调、实际上并不会当真。

    这也不能怪她,毕竟这年头的企业老板,尤其是那些国企的,都喜欢唱高调打官腔的。尽管看到一个民企老板唱高调有些别扭,但如果没亲眼见过对方动真格处罚人,谁知道此高调和彼高调是不是一回事儿?谁知道老板是不是严肃认真的?

    这半年来,田海茉一直如饥似渴地吸收着阿狸的运营实践经验、管理知识,对于企业文化和个人诚信,她在笔试的时候也能高分通过,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往心里去。

    如今被高健逮住痛脚,她才微微有些不甘,但也只能如实交代。

    “事情是这样的,上学期我名义上还是校法援中心的主任。我之所以没有刚上大四就立刻交接,也是因为我的继任学妹是个刚上大二的,我怕她年轻不能服众……”

    “……后来,也怪我平时只注重外联工作,对业务本来就不精通,也疏于管理,有些同学假借了中心的资质,去给那些不符合被援助资格的企业客户打假,而我没有审核,导致了这方面的纰漏……”

    “尽管我确实是不太懂诉讼法和《法律援助条例》,但是既然我挂着领导职务,出了事儿我就该承担责任,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觉得我的个人诚信并不是你或者那个投诉者想象的那样。我确实有疏忽职守,但绝对没有为我自己个人谋取哪怕一分钱私利。如果公司觉得这方面是我个人诚信的污点,我也愿意接受公允的检讨和处理……”

    田海茉字斟句酌,把自己的意见陈述了一遍,客观事实部分一点都没有造假。充其量,只是把她当初决定帮虞美琴背处分时的内心活动,给隐去了。

    这也不能算骗人吧。

    陈述完之后,田海茉的内心还有些微微的后悔:

    “唉,没想到阿狸这公司,马总天天强调的员工诚信问题、企业文化核心价值观,居然是动真格的……我还以为就奔着保送研究生、想进机关、国企的人,才怕背处分呢。居然连民企都还有在乎这些的……”

    她当初主动背锅,也是觉得“我反正不读研、不进体制内,所以不怕处分”,然后就利用这个机会多卖个好、团结一下同学。

    她倒也不是真的想对冯见雄卖好,(事实上哪怕她想,冯见雄也不一定能领到这个情),只是,田海茉向来自忖看人很准,总觉得她们这一届拿了世界冠军的四个队友,连她自己在内,个个都是人才,将来一辈子肯定都有自己的飞黄腾达。

    因此,哪怕是因此让虞美琴对她感激到推心置腹、换取虞美琴一辈子的友谊,她也觉得这个处分背得挺值的——田海茉一直觉得自己这个毕业前有机会撤销的处分,只是一门“无本生意”。

    谁知,如今这个处分看上去会让她付出一些实质性代价,她就有些后悔了,觉得这门买卖有点亏。

    “既然你说你没有为自己谋取任何私利,那情节应该可以从轻一些。不过事实是不是这样,我们还是要做详尽的调查的,不是你说了算。”高健的话,打断了田海茉的悔思,只听他话锋一转,又变得愈发严厉起来,

    “不过,小田,你刚才的态度,我觉得还是很有问题的!你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我们公司对个人诚信重视的必要性!”

    高健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然后开始讲大道理。

    他的这番道理,其实后世稍微有过一些流量运营的人,都能理解。

    别说是做淘宝网这种真金白银流量的公司。

    哪怕只是一个在网络上卖虚拟物品的企业,比如那些云音乐公司、视频网站、付费网络小说网站。

    那上面的“运营”人员,就相当于小说网站里排推荐位的编J们。他们如果舞弊,把推荐位给自己写书的亲友,那毫无疑问是可以为那些人带来直接金钱收益的。

    而淘宝网上的广告位,虽然不可能是和小说网站推荐位那样白给、而是要实打实收广告费的。但因为实际运营中总有广告位拍卖竞价不充分的情况,又或者是广告位定价较低、被抢得供不应求时,具体把这个供不应求的广告位给谁……

    那就很容易出猫腻了。

    比如历史上天猫商城刚上线的时候,稍微市场调研、集合竞价博弈一番,把商城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帖横幅广告位的价钱定为6万块一天。

    又比如本来两年后将上线的“聚划算”,一开始定“参与商家每从该流量入口得到一次点击,就给聚划算官方一块钱”的价格。

    很快,商家们就发现这种广告位是很划算的,哪怕点一下1块钱,最初都有很多人抢着要。每天只能排50个广告位的,却有两三百商家来强。

    这时候,手握“广告排序权”的运营人员,境遇就跟那些“国家指导货运价”的铁路局运管处官员差不多了——可以每周五下午来上个班,然后按照红包大哦不是客户经营需求的迫切程度,从高到低签字批车皮。

    后来阿狸内部也有聚划算系的人坐牢,就是这个原因。

    (说句良心话,虽然我在做派上比较挺阿狸系,但是就污的金额来看,阿狸系里最黑的人,确实比BT两家最贪的人要多不少。当然,这也跟他们的工作性质更有机会贪有关。

    而且因为他们岗位性质的关系,贪了之后也不直接影响到C端消费者,所以社会上骂的人不多。农药坑钱或者70万卖吧主这种事情,是容易被社会公众骂。阿狸贪的人,只是被企业界客户和商家骂。)

    而老马口口声声强调内部员工的诚信记录、也正是这个原因。

    九年之后,阿狸能为了几个在中秋节内部秒杀月饼福利时、几个码农写了个小脚本帮忙秒抢、就把这几个码农给高调开除,也正是为此——图的就是杀鸡儆猴,让所有人知道,在阿狸内部能力稍微差一点还有机会努力、被原谅。但如果耍小聪明占便宜,那是必须100%杜绝的。

    只可惜,田海茉进阿狸实习才半年,而不是两年,所以对这方面终究没有切肤之痛的了解。

    不然,见过几个身边这种被开除的例子,恐怕她也不敢为虞美琴背这个处分了。

    高健普法普得很爽,看着田海茉愈来愈严峻的表情,他觉得拿到了对方的痛脚。

    就在他觉得田海茉差不多要绝望的时候,他终于决定“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当然了,你毕竟确实没有为自己谋取利益,如果最后定性只是疏忽的话,还是有机会被原谅滴——这就要看你表现如何,是否配合调查了——”

    高健恰到好处地图穷匕见,抛出了自己的威胁。

    要是不肯就范,就乖乖等着哥的调查结果,然后往彭总监那儿一送!你就等着开除吧!

    “什么?没想到这厮居然这么龌龊!”田海茉闻言大惊,不过幸好她心理素质还是非常过硬的(毕竟参加过国际辩论大赛),立刻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没有立刻翻脸。

    妥协当然是不可能的,要是被这种小人占便宜,田海茉想想都觉得恶心。

    她连初恋都还没有过,怎么能那般委屈自己。

    不过,暂时稳住他一两天,免得他马上把事情闹大,倒是有些必要。

    “能不能让我考虑一下怎么交代,我想静静,回去好好自我检讨一下。”田海茉松了下牙关,如是恳求道。

    “哼,还想挣扎?不过这样也好,越是贞洁烈女,征服起来才越有感觉。”高健并没有张嘴,只是闭着嘴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门牙。

    然后,他决定答应让田海茉考虑考虑。

    他相信田海茉没有玉石俱焚的刚烈。

    “行,那你就好好反省反省吧。”高健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像邻居家大哥那样貌似善良起来,

    “其实不是我说,某些人你崇拜他个什么劲儿呢?是大男人,就别占这种小便宜、结果让自己的女人难做。你为了人家省这点诉讼费的小事儿,就背了处分、还在公司里举步维艰,他又在哪儿?我真为你不值。”

    田海茉并不想解释,也就任由高健去误会了。

    确实,在一个外人看来,他们是不可能想到这种祸是史妮可惹出来的。他们只会觉得一切都是冯见雄在贪小。

    这样贪小的男人,怎么会值得田海茉这样优秀的女生,还是极品美女,去默默付出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