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21章 羽扇纶巾(书号:100473

第21章 羽扇纶巾

作者:浙东匹夫
    “对方辩友口口声声说‘在贫穷地区因为有无数孩子没有足够的资源、客观条件不允许全部注射疫苗,所以为了事急从权就应该扑杀城市流浪猫’。

    可是这种观点发展下去是很可怕的,因为它无视了法律和政策的严肃性,一位从眼前利益出发解决问题。

    如果这样的假设可以成立,只要符合‘这么做总的来说对人类有利’这个条件就可以做,而不问造成问题的本源追责、到底是谁该为造成今天的现状负责。

    那么,将来有一天,要是全人类都陷入了灾难饥荒,我们是不是也能说‘杀掉几个土豪分他们的财产田地对人类的整体利益也是有利的,我们就该这么干’?

    要是再发展下去,最后是不是会变成‘如果地球上有60亿人,只要杀掉其中29亿对剩下的31亿是有利的,是符合全人类整体利益的’,我们就能这么做?

    不!绝不!这不是人性!这是多数人的暴政!是‘每时每刻都联合大多数、打击一小撮’的统一战线兽行!

    无论是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还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近现代法治的基本三原则,在这些畜生面前都毫无神圣性和原则性!最终这样的人将发展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功利主义者!

    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里反对的不仅仅是扑杀城市流浪猫,而是反对打着实用主义的幌子,而无下限地不问追责、只求效率,行功利主义之实……”

    场上反方最后的总结陈词进行得如火如荼,场内的评委们也是陷入了深思,观众则屡次被扇动起来,情绪很不稳定。

    一直看不起这个看不上那个的冯见雄,也难得地第一次露出了嘉许的神色:

    “厉害啊,这个感情牌打得,竟然水平还超出了我的预期。看来下次遇到这个羊薇薇,一定要堤防让她最后总结陈词。感性点儿的话题很容易就被带偏了。”

    虞美琴也语气凝重地附和:“这个扇动的可不仅仅是那些观众中的猫奴狗奴的情绪了,观众当中肯定有不少爱猫爱狗人士,但如今的比赛是纯粹的评审团打分制,五个评委肯定不会受‘爱心’这种低级情绪影响判断。

    所以这个羊薇薇进一步扇动了评委嘉宾们对‘法律虚无主义型暴政’的恐惧,这才是最终的要害。而且这番话先前不说,一直憋到在总结陈词时才突然拿出来;事儿还是那些事儿,例子还是那些例子,仅仅把立意和象征性突然拔高,很难对付。”

    “那有没有办法可以对付呢?我是说如果后面又抽到那种让对方最后总结陈词的情况,而且对手恰好是中S大学,会很危险啊。”南筱袅不无忧虑地问道。

    她是全队水平最菜的一个,放吃鸡里就属于那种拿来献祭的档次,这种问题由她来担心最合适不过了。

    虞美琴和田海茉相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的,都是一层被迷茫掩盖的懵懂,似乎隐隐约约知道该怎么对付,但偏偏都差了一层窗户纸没捅破。

    冯见雄开口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敌人,要弹性防御,提前紧逼。就跟踢足球,明知道对面是那种定位球能力精准的球队,就要全场逼抢、丢球后就地反扑。不能再玩意呆利式的禁区混凝土防御。

    对方能把立意突然拔高的杀手锏,憋到总结陈词才用,就说明正方在自由辩论环节逼得不够紧,没有做到‘让反方不出全力,还熬不到总结陈词,场面就已经输得太难看’的程度。”

    面对定位球高手,就要全场逼抢。面对巴西人、阿根廷人那种阵地进攻高手,才要意式禁区混凝土防御。面对防守反击、长传冲吊的英式打法,则要保护第二落点、断点兼断线。

    一物降一物,无非如此而已。

    被冯见雄这么一提醒,虞美琴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说得对!刚才正方的人,明明已经抓住了反方‘既然不让捕杀城市流浪猫,那又如何给出在贫穷地区有效率地解决狂犬病等实际问题’的痛脚。

    但是反方仅仅用了几句‘要考虑问题的根源追责因素,从源头治理’之类的泛泛空话,一点实际施政手段都没说,稍微放弃了一些优势,就让正方得意忘形,觉得这个点已经赢了一局,转而继续攻击别的点——

    要是我们面对的话,这时候就该穷追猛打,把对方冷嘲热讽往死里黑。最好让他们变得‘不拿出最后的杀手锏,很有可能被人当成‘用爱发电’的弱智白莲花’,那就能逼得他们不得不提前拿出最终杀手锏,提前拔高立意了。”

    几人窃窃私语地讨论着,内心的信心却是无比笃定起来,比此前冯见雄怎么用言语给她们打气鼓劲都有用。

    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级别的大赛,此前无论冯见雄怎么跟她们说敌人不足为惧,妹子们总会以为那只是一种心理暗示的手法,不会100%当真。

    只有让她们亲眼看到:冯见雄还没比完第一场,就已经开始真心、深入的钻研第二场对手的优劣势、技术特点之后,妹子们才会彻底真心信服:

    原来小雄是真没把那个号称“马来喷王”的第一轮对手放在眼里。

    这是实际行动的证明,比说什么大话都管用。

    如果心不静的人,是不可能这样言之凿凿地临场分析对手的技术弱点的。

    三个妹子,都被冯见雄带着节奏,进入了宁静止水的心流状态。

    ……

    冯见雄等人切磋喷技的同时,场上的比赛已经正式结束。

    评委们经过五分钟的离席讨论,最终给出了结果,交给主持人宣布。

    “……现在我宣布,本场比赛的最佳辩手,是正方一辩***同学!”

    “本场比赛的评审团平决结果,是2:3,反方中S大学队获胜,让我们恭喜他们!”

    “果然。”冯见雄等四人在刚才的分析中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因此并不意外。

    田海茉自言自语地说:“不过比分还不是很悬殊,应该是反方为了憋大招,在自由辩论环节有些失分,丢了两票。‘用爱发电’的嫌疑实在是太不讨喜了。”

    主席台上,胡资政缓步走了上去,然后跟获胜代表队及本场最佳辩手握手,说了几句劝勉的话。

    不过那个本场最佳辩手的奖牌并不是胡资政颁发的,毕竟这只是揭幕战,还不够档次资格,总得最后总决赛才会如此安排。

    颁完本场的证书,最佳辩手和获胜队代表又在主持人的安排下简单发炎了几句,然后才算散场。

    南筱袅看着台上羊薇薇意气风发的发言,像是突发奇想地想起了一个问题:“半决赛赛的辩题,应该是比赛双方都决出之后才公布的吧?他们不会比我们提前两天知道题目、提前准备吧?”

    “不会,这种比赛很正规的,辩题都是一起公布,抽签的时候才知道。”田海茉胸有成竹地回答。

    “没关系,就算他们提前两天知道,你也可以换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么:我们至少会比他们提前两天知道下下轮的对手是谁。然后可以根据敌人的风格准备我们的战术。

    而他们却不知道我们的特点,说不定这两天还在安排战术怎么对付那个‘马来喷王’,到时候不就白准备了么?这种时候,我们越是从来没参加过国际大赛,别人越不注意重视我们,反而越好。

    行了,今天就别排练了,回去好好放空一下脑子,该买买买的买买买,星岛虽然吃的东西不咋滴,购物还是不错的。后天赢了之后再具体想怎么对付他们吧。”

    ……

    散场之后,田海茉和南筱袅这俩没来过星岛的妹子,果然听从了冯见雄的劝说,去找SHOPPING-MALL逛街剁手了。

    虞美琴没有去,只是跟着冯见雄回酒店。

    冯见雄有些好奇:“怎么不去买东西放松一下?”

    虞美琴捋了捋自己的短发,潇洒淡然地说:“没什么好买的,升学前那个暑假,把这儿基本上都逛遍了。”

    “也好,那就自己调整一下精神状态。”冯见雄也不以为意,便由着妹子跟着自己。

    虞美琴咬了咬嘴唇,有些好奇冯见雄的安排:“你呢?就准备回去睡大觉?特地花400美元一夜额外租个套房,就是为了出国睡觉的么?”

    冯见雄随口说:“不一定吧,说不定看点儿搞笑视频放松放松。”

    虞美琴好奇道:“YOUTUBE么?优酷上好像没什么搞笑视频,都是影视剧。”

    国内的视频网站,因为反盗版问题不严重,所以索性都放影视剧这些优质资源了。米国人的YOUTUBE,则是因为米国版权法严格,网上基本上都找不到电影资源,才只能专注于VLOG街拍分享这些。

    虞美琴是有钱人家出身,眼界开阔,自然习惯翻墙,所以开口就是YOUTUBE。颇有点“言必称希腊”的小资意味——当然这也不能说不好,只是个人习惯倾向,人畜无害。

    “不是YOUTUBE,是一个叫NICONICO的网站,很……呃,奔放。别的也不好评价。”

    “那一起吧。”虞美琴也没意识到有必要注意“男女大防”,毕竟如今才刚刚中午,光天化日的也不可能出白日宣淫的事情,去男生房间玩玩也没什么。

    两人就这么坦荡地并肩回了酒店。

    酒店大厅里人来人往,等电梯的功夫,冯见雄完全没意识到有四个人在那儿指指点点:

    “胡哥,就是那两个人。金陵师大队的,他们刚才比赛的时候,就在那儿碎碎念研究怎么对付羊薇薇,这是不拿你放在眼里呢。我听组委会里的杨秘书说的,当时她就坐在金陵师大队前面一排。”

    毫无疑问,被称作“胡哥”的那个寸板头帅哥,就是号称“马来喷王”的胡彪了。

    他带着队伍,也是观战完了揭幕战,回酒店继续排练的。

    不过胡彪还算谦逊,并没有提前准备怎么对付羊薇薇,而是依然专注于初赛。

    如今听说对手居然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胡彪不由得也有些微微的心浮气躁。

    胡彪深呼吸了一口,平静地问队友:“这么嚣张?但愿真有实力吧。他们另外两个队友呢?看样子是不打算排练了?”

    “不知道,我们也没打听,不过刚才散场的时候,见到另外两个美女另行打车离开了,应该不是什么正事儿吧。”刚才挑起话题的马仔如是说。

    “星岛这种地方,大路菜过来肯定是当旅游的,要不就是购物。”另一个马仔附和道。

    “两个购物,另外两个大白天孤男寡女就回房?有种!”

    冯见雄完全不知道,在对手的眼中,他已经被想象成了一个在后宫辩论队里胡作非为的淫和谐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