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16章 鬼畜区的耻辱(书号:100473

第16章 鬼畜区的耻辱

作者:浙东匹夫
    O(???y?o???/????2?1G.???x?Q?v???z?<?nS?j?7?ɑ????吐槽超跑——为了气动结构和外观低矮,座椅放得太低,尤其是兰博的几个经典款,几乎是躺着开车。\r

    保时捷和法拉利的节操比兰博好些,但本也不遑多让。\r

    不过,在剧烈运动后、不得不在高速服务区过一夜的情况下,这种座舱的设计就凸显出好出来了。\r

    Turbo-S的座椅可以彻底放平,人体工学支撑非常完美。史妮可去服务站买了几个粽子,两人吃过宵夜就沉沉睡去。\r

    第二天天色还没亮,冯见雄已经睡到自然醒。把抛在身上的毯子往后一丢,也不喊醒史妮可,只是帮妹子摇起点靠背绑上安全带,就一脚油门上路了。\r

    车子很稳,很安静,以至于开出半个小时,史妮可才缓缓醒来,惺忪地劝说:“几点了?天都没亮透呢,又没路灯,多不安全。”\r

    “放心,老司机了。早点去也好,免得校外人多眼杂,又被同学围观——我们直接去家里吧,收拾一下再回学校。”\r

    昨晚冯见雄完事儿就靠湿巾擦拭收拾,如今整个人都觉得不舒坦,非得先回住处洗个热水澡才精神。\r

    这就是准备工作不充分、临时起意胡来的下场。\r

    “唉,车Z一时爽,爽完浑身痒——下次你要疯,特么记得灌几壶热水放车上。”\r

    史妮可满眼的委屈:“这种事情,情绪来了就是来了……谁能提前想到。”\r

    冯见雄也知道妹子说的是实话,不再多言,专心开车。\r

    一小时后,踏着晨曦开到校外的公寓,冯见雄把车停进车车库——车位是他后来买的,毕竟这等豪车再停公用车位,又是这种城乡结合部的无监控小区,很容易被仇富的人给手贱了。\r

    旁边的校园里还静悄悄的,一看就是冬日的大学生赖床病大面积发作——每年这个季节,早上上前两节课的老师,基本上就算要点名,也都是下课的时候点,免得自取其辱。\r

    不过这些和冯见雄没什么关系,这天是周五,他一早还特地看了课表,早上前三节没课。\r

    他麻溜地和史妮可洗了个澡,然后吩咐妹子分头行动:\r

    “我去宿舍看看,找找小海他们,抓几个壮丁来做文书性的工作。你去找美琴姐和袅姐,看看谁愿意跟我们干。这几个案子的周期很重要,关系到明年NICONICO站的投资款能不能到位。”\r

    “放心,不会误事儿的。”史妮可满口答应。\r

    冯见雄没有开车,踱步去食堂简单吃了点早饭。一边吃一边给室友赵海、黄大磊几个打电话,确认他们都在,这才回到宿舍。\r

    刚爬楼梯到寝室所在的那一层,就遇到赵海在那儿探头探脑,还第一时间凑上来问候:\r

    “呦,雄哥这次回校怎么这么低调,连保时捷都不开了?你不是向来说‘上课不发QQ空间就不算上过课’的么。”\r

    冯见雄也笑着说:“我也想,这不是有发财的机会给大家么。怕不够分,只能不声张了。”\r

    赵海闻言不明所以,不过也不敢造次,悄悄地引着冯见雄回到寝室,把门关了起来。\r

    “小海你折腾啥让不让人睡觉了!”\r

    冯见雄闻声朝他下铺那个床位看去,果然是徐明那渣宅,一副被吵醒的低血压综合征状态,摆明了打算睡一上午,不想去上课了。\r

    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奋战了一夜黄油,还是生肉工口本子。\r

    赵海笑骂道:“徐明你去死!是雄哥回来了!要不是说给我们介绍赚钱的门路,雄哥至于这么低调回来么?”\r

    最后一名室友黄大磊,也是跟赵海一样的贫困生。两人聊这事儿时他正在洗练。听说有赚钱的机会,耳朵锃地一下就竖起来了。草草擦干脸,连忙过来听候调遣。\r

    作为一个勤奋的法学生,被大学生活拓宽了眼界见识后,黄大磊纵然缺钱,却也不像一年半前刚刚进校时那样,要靠学校里的勤工助学机会、去送两块钱一桶的桶装水。\r

    从上个学期开始,他就辞了学校里安排的送水工活儿,好歹知道在外面接一些零碎的文案工作,或者上淘宝帮人刷刷单造造假来点钱,一个月勉强千把块钱补贴学费零花,已经颇为滋润。\r

    “雄哥,别理明仔,你直说是什么活儿,需要多少工作量?”赵海和黄大磊一起殷切地问。\r

    “我有一批大案子,系列的,品牌营销方面的。需要人做策划、跟进、然后做起诉书、调解书这些文案。还要懂怎么帮忙注册/注销公司、提供被告……\r

    我的打算,是每个系列案子留一个专人跟进,到时候谁做得好做得坏也可以按绩效给奖励……”\r

    冯见雄把需要外包给弟兄们做的事情的类型性质、需要的才能大致描述了一遍。更多的商业机密细节,比如客户信息,自然是不会这么快吐露。\r

    一来他需要确认大家跟他干的动机强烈程度,再说也要考核一下对方的口风和做派。\r

    至于起诉书会不会写得不够好、系列案子的策划会不会不到位,他倒是不怎么担心。\r

    都读了一年半法学院,而且除了徐明之外其他两个贫困生成绩都很好,稍微给点努力的机会,肯定是能行的。\r

    “那,一共有几个案子?”黄大磊热切地问。\r

    很显然,他就是在问冯见雄需要几个人手。\r

    “本来打算么,至少可以给你们分出3个名额,有可能更多。不过你们不愿意做的话,我再到班上或者其他班去找好了。”\r

    冯见雄其实一共接了5个品牌驰名运营案,他的本意是给虞美琴和南筱袅各留一个练手,所以剩下三个拿到这儿来。\r

    “那我们三个刚好……雄哥你太仗义了!”黄大磊面露喜色,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就是不知道……那个……不知道……”\r

    “磊哥是想问有多少钱吧,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赵海没脸没皮地嬉笑着,帮黄大磊把心里话问了。\r

    赵海本来就是个小个子,长相也机灵,从小被人欺负惯了,形成了颇能卖脸的市井哲学,从来不会觉得不好意思。\r

    “先定五千一个月吧——不少了,外面考过司考、给证挂年限的新人是怎么个行情,你们应该打听过吧,至少比我少一半。\r

    我就一个要求,口风一定要严,拿了钱自己闷声花就是,别喝多了人前显摆自己能耐、做啥来的钱,就行。做得好的,另有绩效奖金。做得到的,我再往下说,做不到的,就此打住吧。”\r

    黄大磊一听就眼红了。\r

    给雄哥打工三个月,就能把后面两年的学费赚出来了。\r

    再忙个半年,整个大学时代的生活费都不用问家里要了。\r

    07年大学学费才七八千一年。\r

    冯见雄开的这个尺度,刚好可以拿捏住这些贫困生,又不至于让他们久贫乍富之后得意忘形——要是史妮可这样的萌妹,久贫乍富后略微膨胀一次他还能小惩大诫。而男人的话,冯见雄一个犯这种错误的机会都不会给他们的。\r

    这也算是史妮可的事儿给了他教训。\r

    黄大磊:“我干!”\r

    赵海:“我也干!”\r

    徐明:“我还是算了吧,有其他想做的事情。”\r

    徐明最后的话和态度,让黄、赵二人颇感不可思议。\r

    不过想想徐明家还算有点钱,是做小生意的,可能他是真不在乎每个月几千块的打工赚钱吧。\r

    黄大磊脸嫩,不好意思对室友铁面无私。赵海却是颇机灵,能当机立断,立刻对徐明说道:“徐哥,那你出去吧,我们跟雄哥聊具体的,你也别听?”\r

    “嘿,谁稀罕……唉,不对!这里是寝室,我要睡觉,你们要折腾自己出去折腾凭什么赶我?”徐明一开始迷迷糊糊,差点儿被忽悠了,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是“受害者”。\r

    赵海被反问得有些不好意思,果然是做“狗腿子”之心太急切了。\r

    “小明说得对,使我们喧宾夺主了——那你们去我家聊吧,我再拉个人顶小明的缺,你们觉得谁合适些。”\r

    “要不找陈思聪吧?”黄大磊说道。\r

    “我看还是找班长稳重一些?”这是赵海的意见。\r

    这两个都是冯见雄班上成绩能力都比较过关,为人处世也以稳健著称的。不过冯见雄权衡再三,觉得陈思聪当年有跟着翁得臣出卖自己的前科嫌疑,虽然后来改邪归正了,还是不用的好。\r

    冯见雄便拍板:“那就找老蒋吧,不过他家也有钱,要是跟小明一样看不上这点钱,我们再找别人。只要他保守秘密就好。”\r

    冯见雄说着就给班长蒋方勇挂了个电话,说有些事情要商量。对方本来是打算去上课的,一听是冯见雄找,倒也分得清轻重,立刻把教物权法的邱老师抛在了脑后。\r

    几人回到冯见雄在校外买的房子,把事儿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冯见雄也很大方地每人先封了两千块红包鼓舞士气、笼络人心,然后跟三人签了协议,显得很正式的样子。\r

    按照他的计划,到时候史妮可帮他居中抓总统筹,而每个系列案子的具体文案工作就能责任明确地分摊下去。\r

    “大家喝一杯吧,就当是祝合作顺利了。”签完协议,冯见雄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开过的香槟,跟大家干了一杯。\r

    ……\r

    送走赵海黄大磊三人,史妮可那边也打电话带回来了一个不算坏的消息。\r

    “熊熊,袅姐答应了和我们一起干,她保研了正闲着,本来想找个机会增加点实习经验呢。不过美琴姐那边说她想专心准备年后的国际辩论赛,还要分些精力管法援中心其他的案子,可能精力不够。\r

    后来我又和她商量了一下,把白静找来一起干,你看可以么?钱的方面就按雇一个人好了,美琴姐说她不需要,让我们到时候全部给白静就行了。”\r

    冯见雄对于钱怎么给其实并不在意,只要保密性可以保证,他都无所谓。\r

    “白静?她可靠么?她不是一贯喜欢黑我的。”\r

    “我觉得应该挺可靠的,美琴姐跟我说,如果白静做不好,她保证把白静踹了,她自己专心帮我们弄,不会误事儿的——然后白静就杀鸡抹脖子担保说绝对不会误事的。”\r

    冯见雄很诧异,想了好久才弄明白:虞美琴虽然不喜欢阴谋诡计,但也是很想多接触一些商业法务案件,提升一下自己的阅历能耐,只是精力实在不够,才引入白静帮忙。\r

    而白静属于唯恐虞美琴跟冯见雄交集过多的死脾气,自然很珍惜这个防火墙的机会。\r

    想明白了这一点,冯见雄就不担心白静的积极性了。\r

    “那你费点心,到时候负责给这些新人培训上手,我可能没太多时间。能让他们知道的东西,你自己拿捏好尺度,美琴姐和袅姐可靠些,赵海他们几个多观察观察。”冯见雄最后交代道。\r

    “放心,我都想好该怎么做了。”史妮可满口答应。\r

    冯见雄挂断电话,想着是不是该请大伙儿吃一顿庆祝开张,结果一摸口袋,发现兜里钱包刚才似乎落在寝室里了,只好继续跑一趟去拿。\r

    当然,也有可能是丢了。\r

    对于现金,冯见雄自然是不怕丢的,身边这点万儿八千的,那就不叫钱。唯一担心的是证件麻烦。\r

    回寝室的时候,正赶上中午下课的点,宿舍区人很多。\r

    一个个见到冯见雄就指指点点,还有不少女生假装看风景,着实让冯见雄有些别扭。没办法,人出名了就是有这么多破事儿。\r

    冯见雄好容易突出重围,用钥匙开了门,发现黄大磊和赵海不在,应该是早早去吃饭了。钱包就在桌上,冯见雄立刻拿了,然后才发现徐明还在睡,似乎是被他的动静吵醒了,刚想起床。\r

    徐明这渣宅虽然对冯见雄没啥利用价值,但毕竟室友一场,冯见雄还是很有风度的,不吝跟对方搞好关系。\r

    正所谓穷**计,富长良心,有钱人其实本性都是比较热情好客的嘛。\r

    冯见雄便随口调侃了一句:“刚才躲着你聊正事儿,不生气吧?”\r

    “生气?生毛线,我本来就看不上嘛。”徐明刷完牙,人畜无害地笑笑。他看了冯见雄认真的表情,还怕冯见雄不信,主动解释道,“雄哥,你还别不信,我是最近发现了一幢很有趣的正事儿,忙正事都来不及,谁有空赚几千块一个月的破钱?”\r

    冯见雄一听也有些好奇,毕竟他实在难以想象徐明这渣宅能有什么正事儿:“就凭你?连行政法都挂科的怂货,你能有啥正事儿?书读成这鸟样,也是没谁了。”\r

    “我靠,雄哥你虽然赚大钱,也不能看不起我是不?”\r

    “我说的是实话,哪里看不起你了?”\r

    “我这学期的著作权法期中考满分好不!上学期的刑法学,分则部分我也几乎满分!我这叫术业有专攻,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绝对学得好!学不好的那些是我觉得无趣又没用!”\r

    冯见雄本来不想多废话,但既然请客吃午饭的计划落空了,他闲着也没事,不妨多逗逗徐明几句。\r

    当下他搬了张凳子过来,看着徐明洗漱,调侃道:“这些小海和大磊也都学的不差。光有这些成绩,还是不能证明你智商能赶上他们。”\r

    徐明擦干净脸,想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吹捧的谈资,显摆道:“那我还有成绩远远超过他们的选修课呢——那个啥,大一的时候小海跟我一起选了日语课,结果我满分!后来那选修老师说我稍微努力一下,自学考日语二级都没问题!小海才勉强70几!后来选修数科院做FLASH那些的应用课程,我也很牛逼的好吧。”\r

    冯见雄下意识是不信,但很快意识到对方说的都是真的,不由失笑:“这也叫本事?你啃生肉工口本啃了多少了,日语就是靠猜都能猜出来。”\r

    “所以啊!我这叫凭兴趣学习。”徐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r

    冯见雄不想跟这种厚颜无耻之徒扯淡,打住道:“好了不扯这些了,那你直说吧,你说的‘最近找到了值得忙的大事儿’,究竟是啥。”\r

    寝室门明明是关着的,但徐明还是下意识地左顾右盼地看了看,才凑到冯见雄耳边,悄悄的说:\r

    “雄哥,你可能不知道,有家扶桑的做***和游戏的公司,去年底刚开发了一款新软件,是可以用虚拟歌姬的音源,调音做出MV视频的。我觉得那玩意儿太有爱了,苦练了好久。\r

    然后,这几天我又发现一家国内新改组的视频网站,居然注册和UP的门槛比优酷、土豆还宽松很多,评论互动也很方便有爱。还专门开辟了几个测试的内容分区,有‘MMD’,还有‘鬼畜’。\r

    我上传了几个自己剪辑、调音、恶搞的视频。因为那个网站刚刚改革,推荐位资源很宽松呐!让我的作品在分区主页上呆了好几天!哼哼,不瞒你说,不是我夸口,我现在已经是NICONICO视频网鬼畜区头号知名UP主了!\r

    所以,以后别在我面前显摆你的‘博客六七十万粉丝’了,不用多久,我也要当大V了……”\r

    “呵呵……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没推荐位,分分钟变成鬼畜区的耻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