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7章 无微不至(书号:100473

第7章 无微不至

作者:浙东匹夫
    “妮可,你翻一下茉茉姐的包包,把房卡找出来。”冯见雄一手提溜着田海茉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扶着田海茉的下巴,把对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免得田海茉被呕吐物呛到气管里。

    冯见雄是典型的文理通才,什么常识都懂一点。他知道很多烂醉的人年纪轻轻就猝死,多是因为呕吐物回流堵住了气管,而旁边又没人照看及时发现。

    田海茉的随身小包包款式很小巧典雅,跟所有准奢侈品包包一样,本来就不是拿来装东西的。里面只有些唇膏、粉底镜盒、钱包,史妮可稍微一翻就翻到了房卡。

    “唉,到底是喝了多少,吐成这个样子。”史妮可一边开门,一边还语带怜悯地叹息。

    因为是大冬天,衣服都穿的很厚,冯见雄怕田海茉没有足够的换洗,明天不好回钱塘。便先把屋里的供暖流量开到最大(京城的酒店不像南方那样有热空调,冬天靠热水管暖气片集**暖),然后小心翼翼地帮她把外套和毛衣脱了,这才抱着田海茉放进还没放水的干浴缸里。

    他一边干这些,一边招呼史妮可;“妮可,我把茉茉姐放这儿了,你找好衣服就过来帮她弄干净。”

    屋里的史妮可稀里哗啦翻了一会儿,郁闷地发现:“茉茉姐的箱子用密码锁的,要不我回房那点儿我的内衣给她换?”

    冯见雄闻言过去看了一下,果然是一个才18寸的迷你合金拉杆密码箱,看上去很商务——超过尺寸的箱子,上飞机的时候就必须办理托运了,不能随身带着、塞在存包格里。

    所以,但凡看到女生买这种质感冷艳小巧、安全严肃STYLE的箱子,就会给圈内人一种“空中飞人”、“商务精英”的感觉。

    当然了,如果本人不是空中飞人,是领悟不到这种亲切感的。

    “你的衣服……她穿得下么?”冯见雄只是最后担心了一下。

    史妮可比划了一下:“我们差不多瘦,茉茉姐就是比我高几公分……但内衣应该不要紧。”

    “那快去吧。”

    半小时后,史妮可才把烂醉如泥的田海茉彻底收拾干净,给田海茉穿上她自己的内衣和睡衣,裹上浴巾,然后喊冯见雄把人扛出去。

    史妮可一个萌妹,力气小,怎么抱得动比自己还略重几斤的田海茉。

    冯见雄把田海茉放在床上躺好,盖上被子,转眼看着史妮可:“今晚只好辛苦你陪茉茉姐了,你睡那张床吧,我回房。”

    史妮可心中颇有些不愿,本来今晚她还想跟冯见雄慢条斯理地温存一番呢。

    她眼神水汪汪地撒娇:“不是挺安静的了么?还用人陪?人家想跟你嘛……”

    冯见雄从背后搂住妹子,轻轻摩挲拍拍她的胸脯,安慰道:“辛苦了,乖。你不懂,万一她后半夜又吐了呢?一个人睡,很容易回流堵住气管窒息的。而且就算发现及时立刻送医处理,胃酸腐蚀肺叶的后果也很严重的——你给她背后垫个枕头,保持侧卧,别仰面睡。”

    史妮可并不懂那么多生理常识,其实那年头刚刚题海战李熬出来的穷苦大学生都不懂这些。听冯见雄说得郑重,史妮可也不敢再撒娇。

    “我可是为了你受累,吻我。”

    “好好好……”

    “憋说话!”

    冯见雄和史妮可温存了一番,安抚好了,这才回屋。

    史妮可看着昏迷的田海茉,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复杂。

    她想了想,把田海茉的身子往右侧推,让她侧过来,让田海茉的腿弯成弓形。然后她自己也去洗了个澡,然后睡到了同一张床上,从背后搂住田海茉,就像是用自己的身体给田海茉当靠背垫。

    “这样应该就不会半夜翻身仰卧了吧……”史妮可这样想着,很快也沉沉睡去。

    ……

    因为下着大雪,才早上六点多,蓝天的晨曦就被积雪反射着透过帘子,让屋里亮堂起来。

    田海茉迷糊中觉得头晕欲胀,挣扎着想要动弹。

    昨晚俞淑华是真把她当牛使唤了,一桌除了阿狸巴巴一行人之外,还有9个客人。俞淑华让田海茉代她给每个客人都敬了一杯2两的五粮液,个别要客还让敬了第二轮。算下来,妹子足足喝了两斤多白酒。

    以田海茉平时四五瓶啤酒就晕晕乎乎的量,可不得彻底倒得不省人事。

    偏偏酒桌上只有她一个绝色美女——领导是个丑女,同事是个鲜肉。面对一帮大叔友商,不让她喝让谁喝。

    “胸口好闷……喘不过来了……”

    田海茉下意识地想着,勉力想把手臂从胸前挪开,可是这个动作好像没有任何效果。她又试着拖了两次手臂,隐隐约约才觉得好像胸前不止自己一双手臂。

    “啊?啊!!!”一个可怕的念头让她强行醒来,一摸就发现有另外一只手从自己腋下穿过,正搂在自己胸口。

    难道21年来守身如玉,节操就此一夜尽毁?

    田海茉一挣扎,也不顾浑身无力,奋力往前一滚,挣脱开袭胸的魔爪,身体重重地摔在了床边的地板上。

    这一下磕得浑身剧痛,但好歹是彻底清醒了,力气和视力也渐渐恢复。

    史妮可也被吵醒了,她反应要快得多,连忙拿过毯子给田海茉捂上:“茉茉姐你没摔伤吧?别怕是我,我是妮可啊,你没事儿的。昨晚不是你给雄哥打电话,说怕喝多了回不来么。”

    田海茉喘了一会儿,又喝了点史妮可递过来的热水,终于清醒地回忆了起来。

    好酒喝多了不上头,虽然也会让人烂醉,但只要醒过来,就不会太头疼。田海茉喝的是正宗的五粮液,又睡了这么久,其实状态还是不错的。

    她弄清楚现状,竟然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是个闷骚要强的个性,人前从来都是大和抚子一样端庄,可以说是从未被同学或者同事看到过她哭的样子。

    “妮可,谢谢……我……别的我也不多说了。”田海茉控制了一下情绪,挤出一个腼腆感激的笑脸。

    “说什么谢,大家本来就是一起玩一起做事的好姐妹啊。”史妮可元气满满地不以为意,不过还是解释了一句,“茉茉姐,老实说,刚才是不是把我当成袭胸的色狼了?哈哈太逗了——其实是雄哥比较懂啦,他昨晚和我说喝烂醉的人不能仰卧,所以我才搂着你睡,给你当靠垫。”

    田海茉也是个爽快人,感激的话说多了腻歪,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好啦,总归承你的情——我们赶紧收拾一下吧,你给小雄打个电话,我们一起下去吃点东西。”

    “嗯。”史妮可蹦蹦跳跳地去洗漱,随后妹子相互帮忙穿衣化妆。史妮可忍不住一边八卦,“茉茉姐,昨晚究竟为了什么喝了这么多。大家都是来参加交流会的企业,谁也不求着谁,你们领导犯得着让你这么死命巴结么。”

    田海茉叹了口气,惭愧地说:“其实也不能全怪俞总,她也是不了解我的酒量,我也逞强了。算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吧,昨晚你们接到我的时候,我没出什么大丑吧?”

    史妮可掩嘴一笑:“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当时在车上等,是雄哥把你从酒楼里抱出来的,具体一会儿你自己问他。”

    田海茉脸色一红,没有再说什么。

    田海茉和史妮可收拾漂亮,下楼和冯见雄一起去自助餐厅吃粤式早茶。

    一见面,田海茉少不了礼数齐备地跟冯见雄道谢,问了昨晚的情况,听那言语风色,似乎很担心昨晚是否出丑、被人占了便宜。

    冯见雄本来很想实情相告,可是想到田海茉那句“别碰我,我有男朋友了……我有喜欢的人了”,冯见雄还是硬生生收了回去。

    “要是全部实话实说,只怕会冒犯到茉茉姐的**,就当没听见吧。”他如此一想,便面不改色地说了句善意的谎言:“没有,昨晚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是走路有点不稳。喝断片了吧,这都记不起来了?”

    田海茉松了口气:“那就好。”

    说着,她喝了点猪肝粥醒神解酒。

    史妮可也吃了点东西,继续追问她刚才楼上的话题:“茉茉姐,你刚才说了一半没说完呢,昨晚都是跟些什么公司的人喝酒,你们领导这么巴结。”

    冯见雄闻言也凑趣:“哦,你们刚才都聊些啥私房话呢。”

    田海茉解释道:“你们想多了,我们阿狸巴巴,本来就是做平台的么,那些做实业的品牌企业,不管谁都有可能是我们的供应商,或者我们的客户——不管什么实业,都能和电商结合。俞总好客一些,很正常的。

    哦,昨晚还有两家烧钱砸品牌的互联网创业公司,跟我们算半个同行,喝得比较多,看起来像是想跟我们阿狸拉股权投资……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找到这种品牌交流会来的,简直不务正业嘛。”

    冯见雄吃了口虾仁肠粉,笑着说:“这也不奇怪,互联网公司也要打牌子的么,前天开会的时候我甚至见到优酷的古总亲自出席,对,就是那个今年新开的有名视频网站的老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