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72章 人比人气死人(书号:100473

第72章 人比人气死人

作者:浙东匹夫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此言虽闻所未闻,却似乎不无道理……”

    “算了,不想了。冯见雄这家伙,总能创造奇迹的吧,费这个心干嘛,以后直接为站在他对立面的人默哀就是了。”

    随着舞台灯光的熄灭,跟在领导背后打杂了一周的权此芳,揉着太阳穴让自己放松下来,强迫自己别再思考刚才的辩题了。

    从刚刚认识冯见雄时那种对那低学历学渣的不信任,转化为如今“小雄跟谁对喷都能赢”的盲目崇拜,权此芳只用了短短十几天的时间。

    她已经习惯这种奇迹了,这不刚刚又见证了一次。

    不过,眼下她还有最后一件工作要完成,那就是采访一下比赛双方的队员,以备台里的领导到时候要调用相关素材。

    领导可以不用,但一线记者的工作一定要做全面,做细。

    权此芳决定先苦后甘,所以选择了先花几分钟应付一下输了的复旦队。

    她挥手招呼了一下搭档的摄影师,走上台去,拦住了正灰溜溜收拾准备闪人的谷和仁等人。

    “谷同学,白同学,辛苦了。本场比赛虽然输了,确实很遗憾,你们有什么心得想说的吗?”权此芳一副温和、职业的表情,似乎确实很同情,把话筒伸到对方面前。

    “对方的打发太……太奇怪了,我没什么可说的。总之,再接再厉吧……”谷和仁语无伦次地说着,自己都觉得荒谬。

    他都已经大四了,还能再怎么再接再厉?复旦又是国内前五的名校,研究生报送资格不像对手那种烂校那么容易。

    要是今天谷和仁一行夺得了华东赛区的冠军、拿到去星岛的资格,那好歹还能搏一把报送读研。

    如今连金陵师大这种队伍都能输,谷和仁剩下的大四人生,恐怕都要用于火线复习考研了。

    一念及此,他不禁对冯见雄更是愤恨:那种渣校的队伍,恐怕光凭上一场赢下金陵大学的名头,就够吹上好几年的了吧!本校保研还不是轻轻松松!反正他们的研究生不值钱。

    非要跟哥抢赛区总冠军,这不是浪费保送资格嘛!

    或许是被脑补激起了内心的焦躁,谷和仁愈发觉得面前的摄影师可憎,简直是在看他的笑话。他神色有气地命令权此芳:“权姐!能不能把摄像机关了!你想聊天,那就像朋友一样聊聊好了!”

    权此芳一愣,顿时有些莫名其妙:你算什么东西,姐要不是为了完成工作,跟你有啥好聊的?你又不是姐的朋友!

    不过作为记者,权此芳基本的职业素养还是有的,对于采访对象,总归要笑脸迎人。

    她侧过脸对摄影师微微点头,示意对方把摄影机关了,然后职业微笑地跟谷和仁说:“对不起,我并没有看你们笑话的意思。不过看起来你们心情很恶劣,那就不打扰了。”

    说着,她也不出恶声,自顾自带着摄影师走了。

    谷和仁呆呆地目送权此芳转身向反方的辩论席走去,随后停住脚步,左顾右盼了几秒。

    原来,就在刚才采访复旦队耽误的那一两分钟里,金陵师大队已经收拾退场了,压根儿没有等待采访的觉悟。

    权此芳快速扫视了一圈,才发现冯见雄被围在观众席上,身边恰好围着那群被他请来观战的亲友团。

    权此芳蹬着小羊皮高跟鞋碎步跑过去,好不容易挤了一群簇拥着的妹子中间:“麻烦让一让,让一让好吗?采访,不相关的人请靠后,谢谢~”

    她废了好大的劲儿,冯义姬周天音史妮可这些闲杂人等才散开了一两米,避免被摄像机拍进去,不过依然不肯退得太远,个个都想第一时间听听冯见雄会说些什么。

    “恭喜你们又取得胜利了,尤其是虞美琴同学,恭喜你拿到了最佳辩手。请问你们获胜之后有什么感想呢?”

    权此芳还是非常职业的,把话筒伸到了虞美琴的面前。虽然她知道冯见雄是师大队的灵魂发动机,但今天这场比赛的最佳辩手却结结实实是虞美琴拿的,她的场内表现也是最好的。

    饶是虞美琴一直是高冷大小姐的范儿,第一次被打着央视标签的话筒伸到面前,心里也是有些小激动的。她飞快地瞥了冯见雄一眼,得到了一个平和而又略带鼓励的眼神后,连忙深呼吸了一口,语气平缓地说:

    “我觉得,胜负的功夫还是在场外吧,只能说是庙算者胜。大学生辩论赛发展到如今,已经这么多年了,光靠逻辑和话术武器比拼,已经走到了尽头。今后的比赛,更考验的是学生的眼界和综合素养。

    谁有更触类旁通的广博见识,谁或许就能在辩论中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觉得这场比赛不仅仅是我们这支队伍的胜利,也是一种新思想的胜利。”

    权此芳一怔,暗忖虞同学还真是敢说呐,拿了一个赛区冠军,居然就对辩论界的现状指点江山起来了。

    不过,虞美琴的措辞非常得当,字面上看不出什么失礼的地方,权此芳也就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略微尴尬地圆场:“还真是新锐的见解呢,让人听了眼前一亮。其他同学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冯见雄见状,非常仗义地为虞美琴拉仇恨撑腰:“虞同学说的,其实也是我们全体讨论得出的心得、看法。我们觉得这也算是一种新探索吧,没什么好多说的,不如等将来用事实说话——我们的目标是去星岛拿下世界冠军,剩下的等我拿了再说好了。”

    采访结束了,摄影师关掉了摄像机,权此芳也放下了话筒,不过依然试图以朋友的身份跟冯见雄聊聊。

    冯见雄有些累,便下了逐客令:“权姐,我们要去庆功呢,很累了,如果方便的话下次再聊吧?除非你有空跟我们一起去庆功宴。”

    最后那句“除非”,当然只是客气话。因为他知道央视的记者不能乱跑的,尤其是权此芳这种从下面省台借调上来、还处在试用期的新人。

    可惜,他并不知道权此芳真的已经齐活儿收工了。

    于是,权此芳本着一个女记者的厚脸皮,婉转地说:“诶?真的可以嘛?那多不好意思,那我去准备点小礼物吧~”

    冯见雄顿时就斯巴达了。

    说好的只是客气客气呢?

    不过,总不好赶人吧。

    远处的谷和仁,看着权此芳一脸温柔笑意地想跟冯见雄套近乎,冯见雄却一脸嫌弃唯恐不能多推几个妹子出去。

    他顿时觉得一阵逆血上冲,被妒火烧得头晕目眩。

    他膝盖一软,毫无形象地瘫坐在地上。

    ……

    “今晚想吃啥随便点!海鲜尽管上!喝断片也没事儿!反正比完了!”

    回到酒店,冯见雄意气风发地宣布了一个让大家敞开了嗨的决定。

    妹子们纷纷响应,史妮可这种没脸没皮的吃货毫不矜持地就点了一堆。

    “我要橄榄油煎金枪鱼!整段的!”

    “阿拉斯加蟹!炭烤就行,要剪好的!”

    其他妹子相互之间还有些不熟,自然没这么放得开。

    权此芳就是个来打酱油蹭热闹的,一来就感受到了其他人对她若有如无的疏离,便打定了主意一会儿稍微喝两瓶唱几首就先闪。

    辩论队这边的三名队友,以及丁理慧,与冯义姬、周天音完全不是一个圈子里的,此前也没见过,在车上的时候才互相搭讪介绍认识。

    听说冯义姬是冯见雄的亲姐姐,虞美琴倒是显得颇为亲热,很快和对方熟络起来。

    但是对周天音这种没名没分却充作亲友团来观赛的存在,虞美琴却是颇有几分疙瘩。

    “每个参赛队才这么几张观赛门票,什么时候连姐姐的闺蜜都能来了……我连我爸妈都没请,让他们在电视上看呢。”虞美琴如此想着。

    史妮可一口气点了十几个硬菜,冯义姬在旁边看不过,凑上去劝道:“少点几个,到时候去喝酒K歌还有甜品果盘呢,吃不掉的。”

    “也对,今晚不吼几嗓子发泄一下,太对不起自己了。”史妮可立刻从善如流,让服务生先上菜,然后才拉着姐姐说些私房话,“我上次去外面唱歌,还是去年雄哥带我去的呢,后来就没唱过。那时候第一次听到麦克风里自己的声音,好不习惯的,差点儿就歪得五音不全了。”

    “那这次再好好练练,上次肯定没怎么喝酒吧。这次多喝点,胆子放开就不怕丑了。”冯义姬理所当然地劝道,一点都不觉得劝一个女生喝酒有什么不好。

    毕竟,去年第一次K歌的时候,史妮可还不是冯见雄的女朋友呢。现在反正已经一家人无压力了,今晚也只有冯见雄一个男人,冯义姬当然不怕史妮可喝多了被占什么便宜。

    不过对于其他妹子,冯义姬觉得还是有必要劝悠着点的,可别到时候嗨过头了酿下苦果。作为姐姐,她不希望看到冯见雄被人柴刀。

    或许是比赛结束带来的放松和狂喜,让所有人都很放得开。连平时为了保持身材、便与求职而刻意少吃荤菜的南筱袅田海茉,都敞开吃了不少烧烤海鲜。

    冯义姬看着她们那副架势,本来想劝冯见雄让大家喝黄酒——黄酒可以热一下再喝,暖胃,很适合配蟹类海鲜。

    冯见雄觉得黄酒太老气横秋,不够嗨,拒绝了这个提议,只是吩咐服务生不许上冰镇的啤酒。

    “姐,没事的,比赛都比完了,就算喝拉肚子了大不了休假一星期。都跟着我苦了那么久,连暑假都比别人少过了一个多月,现在总算解放了,还不让人彻底痛快一下。”

    “算了,你决定就好。”冯义姬也不想在外人面前做规矩,知道弟弟已经是劝不回来的了。

    冯义姬正在这儿说着,田海茉和南筱袅手把手互相扶持着,一副好闺蜜一起扛的做派,摇摇晃晃来到冯见雄面前,田海茉的左手和南筱袅的右手各拎了一个酒瓶,齐声说:“小雄,敬你,我们干了,你随意!”

    说着,田海茉一样脖子咕咚咕咚把一瓶雪花纯生喝了。南筱袅喝得有些慢,还不时拍一拍田海茉的背脊顺顺气。

    “要不是等到了你,我怕是碌碌四年过完,也走不到这一步了。唉,当初我还以为苏勤能带着咱校走到……唉……总之是我欠你的。”田海茉回忆起往昔,说话有些语无伦次,竟然被酒精刺激得流下泪来。

    南筱袅看着闺蜜的失态,心中也是感慨不已。

    好在她本来也没为全国大学辩论赛投注过多少心力,往年没有失败过,今年也是被冯见雄以权谋私拉来的。所以南筱袅对于获奖的喜悦,并没有田海茉那么深沉,喝酒也节制不少。

    南筱袅缓缓喝完,架着田海茉温柔地劝说:“茉茉你说啥呢,赢了是我们一起奋斗的结果,你千万别觉得谁欠谁了,当初要不是有你,我们队里谁还有过参赛经验?这些流程心得,不都是你教我们的吗,连小雄也不知道的。”

    冯见雄本来只想意思意思喝上小半瓶。看田海茉这么有诚意地东倒西歪,他也有些面子架不住——世上哪有女人给男人敬酒,女人吹了男人随意的道理?男人的尊严呢?

    他只好把一整瓶都吹了,拍着田海茉的肩膀劝慰:“袅姐说得对,田姐你才是我们队里经验最丰富的,当初比赛规则注意事项,种种细节,还不都是你教我的么,快别这样想。”

    “小雄,你……你真是个好人。”田海茉垂着头静了一会儿,静静地看着嘴角的残酒和眶边的泪水湿了一小片地毯。

    然后她把手臂举过头,胡乱攀着抓住冯见雄的手臂,把自己撑起来,失神地盯着冯见雄的眼珠看了十几秒。

    “你是一个好人,很高兴大学四年能认识你。”田海茉用力拥抱了一下冯见雄,把下巴靠在冯见雄肩膀上,双臂不由自主地抽搐痉挛了一阵。

    “哇!妮可你有情敌了!”一众嗨了的妹子纷纷起哄,却也不见得有什么恶意。

    田海茉却没有立刻理会这种起哄,像是恢复到了叛逆少女的时代,似乎示威一样,豁出去了一般把双臂狠狠紧了紧。似乎在用行动说明“你们起哄希望姐放开,姐就放开,那不是很没面子?!”

    又过了七八秒,冲动的酒劲过去了,她才豁然松开,跌跌撞撞往后倒,南筱袅连忙从后面一把把她扶住。

    田海茉颜艺地表情飞速数变,嘴角抽搐着说:“别想多了,就是感慨而已,再抱下去,妮可要吃醋了。”

    “你身边这种‘纯洁的红颜知己’还真不少。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和比你大的女生交往呢。”周天音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冯见雄身边,对着他耳边悄悄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