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67章 绝交P图术(书号:100473

第67章 绝交P图术

作者:浙东匹夫
    “权小姐?你怎么又成组委会的人了?”冯见雄下意识就问。

    他参赛至今第四轮,原先也没出过本市,没有异地比赛过,所以压根儿不知道这个比赛居然还有专门帮比赛队伍打点行程的组委会人员。

    不过,其实稍微用常识想一想,也知道这种安排肯定是有的。

    毕竟到了第三轮之后,赛事是要上央视转播的,而且央视本身也是比赛的联办单位。到了这种档次,万一参赛人员遇到点什么意外不能如期赶赴,电视台上岂不是要轮空了?

    因此,临时安排专人提醒各方行程、提供应急预案,肯定是要的。只不过原先都是本市参赛,不可能有意外,所以这些接洽都没有流到冯见雄这儿,就被校方的领导应付了。

    “上次我和孟哥做的纪录片节目,被央视的刘总编看上了,她提携我,借调我过来打杂……以后有可能会调去央视。”权此芳解释着,她的声音听起来比上次更加弱气了些,就像刚刚踏上工作岗位没两年的打杂小妹。

    停顿了一下后,她继续说道:“我上午给黄教授打电话了,他说你们已经自理行程提前到沪江了,今晚需要我们安排酒店么?”

    组委会的预算里面,其实也会给异地参赛的客场队伍提供一些津贴和基本食宿。到沪江这种高消费的城市比赛,请客场队住两间锦江之星的标间还是没问题的。这也免得万一参赛队伍里有贫困生或者贫困学校,连这点差旅费都应付不了,丢了央视的面子。

    只是组委会白送的食宿标准太烂,出门之前黄劲松虽然跟冯见雄提过,冯见雄却压根儿没要。

    而且组委会还有一点很抠的地方,那就是但凡是星期六晚上的比赛,他们都是当参赛队伍周六白天才赶到沪江,所以默认只从周六提供一晚免费住宿。如果参赛队到的早了,想申请组委会包食宿,还要另看脸色——好像参赛选手会稀罕多一天“沪江一日游”似的。

    所以,冯见雄理所当然地拒绝:“不用了,我自己搞定,已经住下了。”

    权此芳显然最近夹在中间受气包当惯了,非常谨小慎微,还忍不住提醒:

    “是吗?千万不要客气省钱,最好离复旦的徐汇校区近一些,免得明天不能及时赶到赛场,沪江的交通很堵的。我知道那附近的酒店房价贵,现在可不是省钱的时候。我们提供的酒店虽然不算好,至少是莲花路那边那家锦江……”

    “我住华亭。”冯见雄有些不耐烦地打断。

    “噗……”权此芳好悬没呛到,“冯同学你可别开玩笑,你应该知道这是要上央视的节目,行程出不得半点意外的。你也别嫌我烦,我有义务确保一切环节。我……我能亲自过来确认一下你们的状态么?”

    “随便,那我给你个房号。”冯见雄也懒得跟这种小跑腿的为难。

    他也知道央视的底层打杂难做,稍微一个没确认到位,真出了事情领导一发火,那就是开除的下场。

    而权此芳虽然此前跟他打过交道,知道他口才了得,学术成绩也斐然,还在外面创业,但毕竟不知道冯见雄有多少钱,心存担心怕他误了事儿,也是人之常情。

    ……

    半个多小时之后,权此芳穿着百褶短裙和塔夫绸料子的蕾丝衬衣,脚蹬水色小羊皮高跟鞋,挤地铁赶到了华亭国际酒店。

    央视或者牛逼上星省台的人出差,普遍都能住高档酒店,但那只是针对有职位的,还轮不到她这种跑腿的小办事员。

    所以这种档次的酒店,权此芳还真是只在接领导的时候跟进来过,自己并没住过。

    大厅里一辆辆悄无声息的鸟笼型行李搬运车,被一个个穿着西装插着手巾的侍者推着,跟在客人身后穿梭。

    英国进口的煲胆音响,流泻出舒缓的轻音乐,却更显环境的宁静。

    所有工作人员就像是不会发出声响,只有游客的皮鞋声能敲出回音。

    权此芳回忆了一下上次跟孟哥出差装逼时的情景,走到前台,礼貌地询问:“请问1806的冯先生在房间吗?能不能帮我接一下,是他让我来的。或者,我可以打他的号码,让他亲自和你们说吗?”

    “好的小姐,请稍等——”总台小姐礼貌地先应承着,一边飞快地在电脑里查询起来,然后柔声问道,“能报一下冯先生的电话号码么?”

    权此芳报了号码,确认可以对上,总台服务小姐才帮她联系。

    “这位小姐,冯先生目前在六楼的会所,你可以选择现在进去,也可以去六楼的休息厅等……”

    “会所?那我上去好了。”权此芳想了想,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她在专门的女服务员引领下到了六楼会所,领进某个单独的偏厅门,然后女服务员微微鞠躬离开了,还提醒她别去别的包厅乱走,有需求摁铃即可。

    权此芳闻着空气中复杂的幽远香甜,听着放松的音乐,突然觉得有些紧张,连高跟鞋都踩得有些内八字,缓缓地往里走,还轻轻咳嗽了一声:“方便进来吗?”

    “请便吧。”里面传来了史妮可的回答。

    因为在看守所做法援的时候见过,所以权此芳好歹还记得对方的声音。

    她拉开帘子,就被里面的场景震惊了。

    按摩床上,一个挺拔修长的男人脸朝下躺着,浑身非常舒展,背上盖着按摩浴巾。

    一个泰国古法女技师正在那儿吭哧吭哧地用力踩,做着保健。

    史妮可也裹着抹胸的浴巾坐在按摩床边,不过浴巾上面露出两根比基尼的吊带,可见里面还是穿了东西的,她手边放了一盘正在削的水果。

    后面的SPA按摩池里,三个同样裹着浴巾露着吊带的妹子躺在水中的大理石躺椅上,椅子背后正好是环绕按摩水流的喷射孔,暖洋洋地让人麻醉。

    空气虽然很温暖,却既没有潮湿也没有燥热。室内的湿度似乎处理得很好,就跟北海道的露天温泉一样,不会淤积潮气。

    “还真是酒池肉林……他们真是来辩论赛的么?这个冯见雄居然这么有钱,又这么帅这么有才,难怪身边的女生明知道他不止一个女人,还飞蛾扑火一样死心塌地……”

    权此芳大吃一惊,心中酸酸地想着,显然已经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虞美琴田海茉南筱袅那几个正在SPA的女生,也当成了冯见雄的女人。

    “权姐,吃点水果么?想做SPA的话我们一起请了。”史妮可见权此芳进来,温柔地一笑,很礼貌地接待着。

    跟冯见雄跑了那么久,史妮可基本的待人接物已经纯熟了不少。何况她又长得甜美,平素交际自然不会有拒绝她好意的人。

    “好……好,我不不会客气的。”权此芳平复了一下心境,却也更加诧异于场内妹子们的坦荡,竟然没有人流露出丝毫的不好意思。

    这些女生已经没有羞耻之心了么?公然给人做小都不会觉得惭愧?

    权此芳坐下吃了两块香水芒果,稍微跟大家聊了两句,说些明天比赛的细节安排。可惜能说的公事太少,很快就陷入了尬聊。

    她觉得一阵燥热,把双腿夹了一夹,从左腿在上换成右腿在上,重新翘好二郎腿,鹌鹑一样地说:“谢谢款待,既然你们这儿一切都好,那我就先告辞了……”

    “这多不好意思,就为了确认一下我们的状况,麻烦你亲自挤地铁跑那么远。吃过晚饭再走吧。”便在此时,踩在冯见雄身上的泰国女技师做好了,他起身擦了把脸,一边招呼权此芳,一边下到另一个池子,把精油泡掉。

    “这……不方便吧……”权此芳看了一眼其他几个女生。

    虞美琴是个清高冷淡的性子,不屑于解释。田海茉也是不打算在大学里找幼稚男朋友的的脾气,所以并未点破什么。

    唯有南筱袅待人接物开放一些,当下笑着说:“权记者别想多了,就妮可是小雄的女朋友,我们都是普通的队友,再清白不过了。”

    权此芳一愣,仔细观察了一下池中三女的神色情态,果然是非常坦荡。权此芳想了一想,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惭愧了起来。

    男女生一起做个保健咋了?人家君子坦荡荡,问心无愧,自己居然想歪了。

    别的不说,大学里男女生一起出去游泳或者海滩度假,那不是很正常的么?穿个比基尼大大方方地,有什么好怕被看见的?

    不过,能够让女生这么襟怀坦荡,也足以看出冯见雄这人的女生缘有多好。

    换个不帅没才华或者有别的讨人嫌毛病的男生,便是请一堆女生比基尼聚会,恐怕也是不容易的吧。

    权此芳想通了之后,便留了下来一起共进晚餐,不过她来的仓促,没带泳装,自然不可能下去泡SPA了。

    她趁着虞美琴和南筱袅起身冲凉之后,凑到俩妹子休息的地方,也在一旁躺了下来,眼见其他人没注意这边,感慨地说:“真是惭愧,没想到师大的学风竟然这么好,上一场我们金大真是输得不冤了。”

    “怎么说?”南筱袅凑趣地搭话。

    “乐而不淫,思无邪——看着这么优秀的男生,居然都不想挖墙脚。说句心里话,我要是再年轻个五六岁,而且没得罪他的话,我也上了。”权此芳踌躇了一会儿,似乎是因为明知自己条件太差,索性就坦荡了。

    这番话把南筱袅和虞美琴都逗乐了,不禁嘲讽权此芳没羞没臊。

    权此芳这种话都说了,也不怕再丢人,大大方方走到只遮羞了下体、泡在池子里的冯见雄面前,坦荡地说:“小雄同学,能不能麻烦你快点儿泡完。一会儿都穿好衣服,跟我合个影行么?”

    “合影?为什么?”众妹纷纷好奇。

    权此芳微微苦笑,用“说出来你们这些小妮子也不懂”的语气自嘲道:“还能干嘛,上传QQ空间呗。”

    妹子们更加好奇,但是隐约觉得似乎另有隐情,也就没问。倒是史妮可比较天然呆,继续追问:“干嘛要上传QQ空间?显摆你跟帅哥一起玩么?”

    “估计是要告诉台里领导,自己没偷懒吧。”冯见雄一边起身,拿过一条干浴巾,擦拭着自己峻拔健美的**,一边理所当然地说。

    权此芳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摇着头叹了口气:“不愧是冯同学,这点门道真是熟啊。有时候真怀疑你怎么会是在校生的,那些工作了十年八年的学长,社会阅历都没你精。谢谢你的理解,央视这种单位,我们这种刚挂职的小角色,不能不谨慎一点。”

    “我怎么没听懂?”史妮可继续天然呆地追问。

    冯见雄耸耸肩:“很简单,不分享QQ空间的话,到时候万一明天我们不能准时参赛,权姐怎么跟台里领导证明她今天确实来确认过我们的状况了。那些销售公司里靠业绩说话的业务员,哪个不是没出业绩之前,天天分享跟客户的合影,证明自己确实每天跑了这么多客户。”

    他这番话当然不能全信,因为眼下分享QQ空间的业务员确实没那么多。

    但是,如果把他十几年后经历过的时代逆推回来,这一切却是再显而易见不过了——15年后的外勤销售员,哪个不在微信上分享每天跑客户的“辛苦合影”,就算客户人拉不住,也要对着人家公司前台的LOGO自拍一张。

    “原来是这样……雄哥懂的真多。哎呀,那我岂不是很不称职?雄哥让我布局了这么多品牌侵权案,我每次都是拿到判决书才回报的……不行,以后要积极向领导汇报,让雄哥知道我每天在干什么。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以后每次去法院,都在法院门口自拍一张……唉,要苦练一下自拍技术了。”史妮可脑子里乱哄哄地想着。

    权此芳都这么说了,冯见雄和那群妹子也不好意思多泡。略微冲洗了一番,重新穿好衣服,准备回屋合影。

    权此芳心中暗喜,趁着妹子们都是刚刚做完SPA,100%素颜坦诚相见的契机,她自己却偷跑去好好补了个妆,然后美美哒地出来合影。

    靠着精妆对素颜的BUFF,合影上权此芳的颜值,总算是略微反超了其他四个妹子一筹。

    权此芳看了看她那台130万像素的三星拍照手机,心中很是满意:“就这样了,总算省去PS的麻烦了。唉,要是哪天有软件大佬发明个一键把人P美的软件就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