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65章 那就拿个冠军吧(书号:100473

第65章 那就拿个冠军吧

作者:浙东匹夫
    “写过企业战略调研报告么?没有?那就找模板学啊!形式不重要。把我今天说的整理一下,我再给你个额提纲,这周完成了发给马总。”

    电话会议打完,冯见雄又恢复了甩手掌柜的姿态,开始指挥史妮可干活。他这周还要准备辩论赛,真没这么多时间料理这些,只能是提点一二。

    既然是要形成战略调研报告,干货肯定不能少,也不可能和电话会议聊的时候那么随性,必须有详实的调查证据。

    刚才在挂断之前,冯见雄先口头汇报了一番,把自己的战略报告里将会涉及调研的观点罗列了一下。毕竟他夸下海口,说了“三年后准了你再请我当战略顾问”的话语,那么纸面报告肯定要更加侧重于那些三年内可以验证结果的中期内容。

    冯见雄经过深思熟虑,最后决定把“大数据和云分布存储、处理”、“深度学习型人工智能的初步应用场景:用户偏好推送”、“论底特律式美国制造业经济的崩溃前景,及国内智能制造的契机”等等,总计七八个可以在两三年内神预言的点,作为详细论证的目标。

    马风那边也还算讲究江湖规矩,似乎是怕将来冯见雄真牛逼了,留下霸王聊的恶名。于是最终看完提纲之后,随口就许了100万的咨询费——今天先预付30万,剩下七成等事后阿狸内部的战略品牌部全面分析过正式报告后,再酌情给付。

    马风显然也是调查过冯见雄如今出手的身价了——虽然冯见雄在圈内只有两桩大案出手记录,但每一桩都是要价千万级别的。所以阿狸方面给个100万咨询费,也算是中规中矩了。

    毕竟,这相当于冯见雄聊了一个下午天,就赚了30万,写个报告,又赚70万。这种报告只是指出个努力的大方向,解决对方在认识上的矛盾,而具体解决方案是不明朗的,也不可能给更高的价钱了。

    哪怕是华尔街和硅谷那些最顶级的咨询律师,做到大卫戴德蒙德那种级别的,每小时打表数千美元,那也是不如冯见雄的——冯见雄今天下午的开口费,可是每小时折合将近1万5千美元。

    ……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你是个冷酷的人。但还是没想到你居然对穷人这么漠视。”

    默默接下男友交办的任务,史妮可内心微微酸楚地说。从骨子里来说,她至今还是一个精神上的穷人,对冯见雄在和马风的谈笑风生中展望的残酷未来,难免会心有戚戚焉。

    冯见雄何等智商,他把剩下的茶水喝完,脑子微微一转,就知道史妮可的心情了。

    他把女友搂进怀里,随口安慰:“我哪有对穷人漠视了?我是典型的机会主义信仰者好吧。因为出身而穷的人,我很同情,很希望他们能上进,有上升通道。我只是不在乎弱智的死活罢了。”

    史妮可叹了口气,一副看穿了对方想法的表情:“别掩饰了,这句话我就当你是在安慰我。上次为了L干妈的案子、做局。你教导我,在偏远省份要注意公司壳子重复利用,提到‘一等XX二等X,三等XX四等X’。

    我现在还记得,你说那句话的时候,那种理所当然的表情,好像一点都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现在说你‘对于因为出身而穷的人抱有同情’,这不是很假吗?你连那些因为出身而被不公正对待的人都漠不关心。”

    “唉……”冯见雄叹了口气。

    “怎么,被我说中了?”史妮可迷惑地看了他一眼。

    冯见雄懒得辩解:“不是,只是觉得你跟了我一年,居然思辨能力还没跟上节奏,有点恨铁不成钢。”

    “……”史妮可语塞。

    “那种话,无非是网上愤青喷子瞎总结的,且不说逻辑很混乱。哪怕我们退一步,假设那句话说的四等分层法都是真的。在这个基础上,讨论这句话的合理性——那我也觉得,只有其中一条应该被谴责,另外两条很正常啊。从这种逻辑混乱的喷子言语里,你是怎么看出‘我对因为出身而贫寒的人漠不关心’这种结论的?”

    冯见雄的口才,真是对自己的女人都毫不留情。

    要不是史妮可太了解他了,只怕换个妹子还真扛不住这种男女朋友之间的说话方式。

    女人都是不讲道理的。

    史妮可被噎得平复了好久情绪,才不可置信地反问:“这……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你都说那两句话里有一大半是没问题的,那还不证明你屁股坐歪了、看不起出身贫寒的人?”

    “大错特错!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XX四等X。这两句话里提到的四种身份,有几种是天生的、定死的?又有哪几种是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改变的?洋人,说的是国籍,官,说的是阶级。只有第二句的两种身份,说的是民族,是血统决定的。

    所以,哪怕做了汉,不甘心,真按照这句话,难道就没有上升通道了吗?国籍,是可以通过个人后天努力改变的,阶级,也是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改变的,而且在那句话里,都居于第一等第二等之高。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为‘汉’的整体提升而叽叽歪歪?努力提升自己,变成洋人,变成官,不就好了?

    当然了,哪怕是我这种有信仰的人,一辈子不去做官,那也没关系,在这句话里,官也不过是第二阶级嘛!不是还有第一阶级放在那儿供我们努力?

    与其担心汉不汉的,不如多费点心思关心一下上升通道是否畅通,变洋变官的机会是否均等,那才是最应该重视的社会问题。至于那些给了机会都爬不上去的弱智,就因为是汉,我们就要关心他们么?”

    一个机会主义者,从来不害怕财富地位的不平等,只害怕往上爬的机会不够平等。

    那些秉持着美国梦的野心家,之所以几百年来都能忍受贫穷,无非是受到“只要我够奸够阴够不择手段够努力,我也可以”这股血性的激励。

    史妮可到了此时此刻,才算是彻底刷新了自己的三观,知道男朋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

    被成功洗脑统一了思想,史妮可终于心服口服地,乖乖开始撰写战略调研报告。

    冯见雄觉得精力有些透支,稍微提点了一下,就回去睡大觉恢复脑力了。

    第二天一早,照例花时间准备了会儿辩论赛,然后就收拾了一番,去见龚院长。

    “院长,您找我?”冯见雄按照预约的时间,准点推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

    “小冯啊?坐,饮水机自己倒。”龚院长已经六十多岁,是退休返聘的年纪了,听到敲门声,先抬了一下老花眼镜,才出声招呼。

    冯见雄亲自在饮水机里接了两杯水,然后像自己家里一样往沙发上一坐。

    龚院长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上的东西,也坐到了会客的沙发上。

    “小冯,成绩很不错,可喜可贺。地方上ZF委的合作课题意向,已经发过来了,你好好努力。在校生接到这样的课题,你是第一个。”

    龚院长说话很慢,深思熟虑的那种。

    “谢谢院长鼓励,我会的。”冯见雄一点受宠若惊的意思都没有。

    龚院长随口问道:“听小汪说,他昨天就通知你来了,是你太忙?”

    “是的,昨天下午有个客户的电话会议,是阿狸巴巴——我开了家咨询公司么,抱歉。”

    龚院长听了阿狸巴巴的名头,竟然也不以为意。应该是年纪到了,没什么追求,对产业界也就没那么热心。

    只听他继续提点道:“那天电视上说过的话,真到了课题里,要注意哪些能说哪些不能说。即兴救人是救人,形成理论是形成理论。”

    “我明白你的意思。”冯见雄虚心地说。

    龚院长随后问了几个问题,都是那天他看完《金陵零距离》后深思熟虑过的。

    幸好,这几天已经有好多人跟冯见雄聊天时,旁敲侧击过相关的观点,所以冯见雄早有准备,当下也是对答如流。

    包括把他被央视罗胖子和阿狸马风问到过的,对于“未来社会信用大数据”体系的深入看法,无需赘述。

    龚院长听完,确认冯见雄不是个放空炮的,也就放心了。

    “那我就放心了,这组课题,你跟刑法学的小王一起做吧,挂在他名下,该你第一作者的成果不会昧了你的。我也听说了,你上学年就在谋求修双学位,想尽早拿律师证、专代证。以你这本事,不耐烦在学校里久待吧。”

    冯见雄眼神一亮,心说没想到龚院长还挺通情达理的,这是要诱人以利么?

    他立刻打蛇随棍上地肯定:“那是当然,我无心搞严密学术,太憋气了。社会科学的东西,想在学术上证明点儿什么,太费劲。对于我这种有远见的人,还不如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比较快。”

    冯见雄这番话,倒也不全算虚伪的托词。因为对于他这种先知先觉的人来说,要在学术上证明一些社会预言,实在是太费事了。语气花这个功夫,还不如自己亲身实践,将来用历史来啪啪啪打脸,跟人解释啥论证过程?

    就相当于一个可以预言次贷危机和底特律鬼城的人,有必要证明这一切吗?

    不用。

    哪怕证明了,别人还会说“你那么有本事当股评家,干嘛不亲自下场赚钱”?

    所以,直接亲自下场捞钱,是最有力的证明。

    他的能耐,也是类似。

    “很有自信嘛,行,人各有志。”龚院长无所谓地叹了口气,抛出了自己的诱饵,“这次的课题成果,如果可以被公AN部纳入国家刑侦学相关教材。然后,小刘那边的课题也结题顺利的话,我许你大三结束后,就提前一年学制毕业。

    如果这次的辩论赛,你拿了华东赛区冠军,代表国家去了星岛参赛,明年还能夺得国际冠军的话,我保你一个本校的硕博连读,而且2年内就毕业。”

    法学类本科的课程,本来就是前紧后松。

    大一刚进来的时候课多得要命,到了大四就完全没课只剩社会实习。而且大多数学生从大三开始,就把全部精力投注到司法考试的准备中去了。

    所以以冯见雄的能耐,学分根本就不叫个事儿,只要院领导点头,大四取消掉提前毕业,也完全是可以做到的。以他的学术成果,卡学校里那些硬杠子,也是完全没有问题。

    他微笑着对龚院长说:“谢谢您的好意,我会提前毕业的。不过保研没什么价值,您还是留着吧——恕我直言,时代不一样了,现在读文科,重要的不是学历,而是人脉。窝在金陵这种地方,读了博士也是浪费。”

    冯见雄从来不是读书无用论者。但是他知道新时代读书最大的收获是掌握一套快速迭代的学习方法,而不是囤积到的知识存量。

    知识存量过气变质太快了。

    除了学习方法之外,第二重要的就是“跟谁学,和谁一起学,开拓了多少链接、眼界、人脉”。

    从这个角度来说,后世那些哀叹“教育资源越来越不平衡”的酸子,其实也没啥好不平的。因为这个时代本来就注定了,去一线前沿城市读大学,可以接收到的视野和人脉宽度,不是窝在山沟里能比的。

    理工科还可以挣扎一下,文科想都别想。

    龚院长乍一听冯见雄连保研都看不上,还有些错愕,随后却是很快跟上了对方的节奏:“那也行,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祝你取得好成绩。”

    冯见雄又跟龚院长聊了一会儿,准备起身告辞。临了,他想到一个问题,随口就问了:“院长,我查过提前毕业的硬性学术成果条件,那如果别人也做到了同样的数据,应该也可以不用念大四,就提前一年毕业吧?”

    龚院长楞了一下,笑道:“当然,学校对所有同学都是公平的、一视同仁的。”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成果会有的,告辞。”冯见雄谦逊地退了出来。

    既然拿个世界冠军还有价值,那就拿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