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53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书号:100473

第53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

作者:浙东匹夫
    9月9日,周六,夜。

    冯见雄已经带着他的三名好基友,状态满满、BUFF全加地杀去了金陵大学,跟金陵大学代表队就华东赛区半决赛决一死战。

    中央电视台的节目组,也已经全面到位,紧张地开展着转播工作。

    只是,这个节目要进入公众视野,总还得等一天的后期处理。

    所以,哪怕是最关心这场赛事的金陵学界相关人士,今天晚上也只能先看看别的,然后等小道消息把比赛结果流露出来。

    晚上8点整,《新闻联播》和其他转自央视的节目、广告、插叙放完后,照例轮到了江南卫视收视率最高的一档节目上映——《金陵零距离》。

    上到省里的李书记,中到师大的宋校长、龚院长,下到百万普通观众,都在一种闲适的状态下,准备八卦一番身边的奇闻佚事。

    随着片头BGM的过去,演播室里的灯光渐渐亮起,一个光头面带严肃,开始说起开场白:

    “曾几何时,我们都听过身边的人,被各种死不悔改的惯犯侵害而咒骂不休。无论是公车上被抓数十次人人喊打的惯偷,还是寻衅滋事数十年不怕进看守所的混混。

    似乎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批人,因为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就此选择了这么永远堕落下去。而世人也放弃了对这种人的挽救,以‘做了一次坏人就会有第二次’的目光冷眼鄙夷。

    可是,前天下午发生在QX区看守所的一桩案子,却让我们对这个社会顽疾有了新的认识,看到了一缕新的曙光:一名提供法律援助和谈判服务的志愿者,居然把一个因为留下犯罪记录而萌生死志想要挟持人质同归于尽的失足大学生,和一个进过上百次看守所早已不在乎前途名声的惯犯,都责骂劝说得跪地悔过,失声痛哭。

    那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究竟是抚平了扭曲的人性,还是挽救了沦丧的道德?请让我们先看一段案情回放——”

    这番话,立刻把所有观众的注意力,一下子都被吸引了过去:“诶?今天居然是一档专题么?莫非是发生了什么很重大的事情,居然一条要闻带解读带访谈,就要做半个钟头?”

    那些关心社会治安、失足人群改造问题的官员和砖家,但凡听到了刚才的介绍,更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耳朵都要竖到头顶了。

    节目里,首先出场介绍案情的,是看守所人员,乃至警方先派去、后来惨遭陪衬的谈判专家。

    这些人从各种角度纷纷证明了当时情况的危急;两名嫌疑人一个如何如何的悍不畏死,只求同归于尽;另一个如何死猪不怕开水烫,油盐不进。

    似乎哪怕是佛祖亲自临凡度化,都不能劝转这种极端-分子。

    案情介绍之后,画风一转,讲到了金陵师**援中心这帮人提供的谈判帮助,以及对嫌疑人的劝说。

    冯见雄层层推进、排山倒海、高屋建瓴的立论,被精修排序,一字不漏地放了出来。

    和文盲惯犯说话时的深入浅出、毫无术语。到和大学生失足犯、研究生记者说话时的理论深度层层高深,去肉见骨。最后融会贯通,雅俗共赏,立意高远,展望宏达。

    当然,这番话要是仅仅只是说得天花乱坠,摆在这个鸡汤泛滥、砖家公信力遭到普遍质疑的时代,那也是很难让人真正去相信的。

    最多也就是动摇性地共鸣那么一下下,然后就有各种“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刁民反思拷问自己,逼着自己不要相信冯见雄的话。

    但问题是,冯见雄不仅仅是靠道理看上去很对。

    电视镜头里,失足大学生和死皮赖脸惯犯从头到尾的表情变化,从激动、从无所谓,到跪下自扇耳光痛哭流涕痛改前非,那镜头效果可就太震撼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可是华夏千年以来形成的惯性思维!

    居然有人面对持刀凶顽之人,和生死荣辱无所谓的疲货,光靠三寸不烂之舌,说得人以礼来降的?

    握草,文明基本法呢?

    然而,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后面。

    在女记者权此芳的捧哏追问下,冯见雄居然还说出了一大段足以指导人类社会前进、预言“自由法益和效率法益在未来科技加持下如何博弈”的言论,教导人类在未来如何更好的“给犯过错的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这个额逼格可就高了。

    佛祖也不过说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论语也不过说一句“朝闻道,夕可死矣。”

    上帝也不过说一句“早上来牧羊的可以得到XXX,中午来牧羊的也能得到XXX,快下班才来牧羊的也能得到XXX……”

    冯见雄可是实实在在给出了具体解决方案的!

    ……

    “咯噔。”

    龚院长的家里,老院长本来还在边吃晚饭边看,看到激动之处猛地就蹦起来,把椅子摇得不堪重负地作响。一边看还一边忍不住搓手,想起一个下属就胡乱拨电话。

    “小刘,我!上电视那个冯见雄,是不就是你们专业那个?你没看?!还不快去看!五分钟后给我回电话!”

    龚院长放下电话,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热切——至少,他兼任学界职务以来,从来还没有对学术这么上心过。

    虽然,冯见雄在电视里说过的话,没有任何一句是跟司法实务有关的——最多只是一些涉及法理学的“清谈”。

    但是谁都知道,这种讨论“如何给犯罪人员改过自新之路”的话题,还能言之凿凿给出干货、给出技术与政法相结合解决方案的成果,有多么重要。

    朝廷讨论如何构建“和谐社会”,给人自新之路,难道还不够和谐么?

    当然了,龚院长这种人老成精的人,也知道冯见雄所言,当初多半只是为了临时起意治病救人、挽回眼前那俩亡命徒和厚颜贼。

    在龚院长看来,即使技术上的困难解决了,冯见雄的预言只怕没个一代人时间也是不可能实现的。

    原因无他,政治上的阻力和既得利益的阻力太大了。

    国内人口这么多,体面职位ji就业竞争压力这么大,谁都不希望有资格的人变得更多更拥堵。

    正如当年婚前非处女不用浸猪笼的时候,也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欢欣鼓舞的——如今很多女人在叫嚣,让男人不许歧视婚前非处女。但如果真去一个个尽调,就会发现女人里面也有相当一部分不希望那样。或许,就有一些长得丑一点、也没什么手腕的女子,她们只剩一个要高价的资本,那就是她们婚前是处女。如果在男人心里平权了,她们岂不是要多无数“肮脏”的竞争对手?

    从未信用卡违约的人,不希望给违约过的人机会。从未犯罪过的公务员考试考生,也不希望给有过犯罪记录的人参考资格。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些人为了获得考公务员的资格,控制压抑着自己的人性,让自己上半辈子不敢犯罪,直到挤进公务员队伍。如果某一天突然说不看这个了,岂不是这些人上半辈子的从良都白从了?

    看不懂这一点的,想想看罗马帝国时,卡拉卡拉皇帝给行省人“普发公民权”时,那些已经为争取罗马公民权而奋斗了半辈子的“准罗马人”是怎么反抗的,就知道了。

    所以,他倒也不至于高估冯见雄今天言论的价值。

    主要的价值,依然是在学术、技术领域。而不是政法领域。

    ……

    龚院长所料,基本不差。

    所以当天晚上,省委的李书记只是在身边秘书、内参的提醒下看了后半段节目,然后口头批示了一下对这种尝试的表扬,就没有更多实际行动了。

    司法和公安系统的市局、省厅系统官员,也只是私下里类似地在理论上表达了“值得讨论”,也没了下文。

    真正激起了产业界兴趣和化学反应的时刻,发生在节目即将结束的时候。

    在江南省隔壁的吴越省,大多数人都是没有看江南卫视的习惯的。

    可是因为今晚的节目太过标新立异,太有戏剧性。短短半个小时内,无数电话口耳相传,让一些产业界的大佬注意到了这一点。

    首先是黄易的丁老板,随后是阿狸的马风,最后是远在京城的小米科技雷总。

    雷总是被手下秘书通知后,临时中断研发会议,跑回自己办公室看电视的。他重点看了“区块链技术和个人行为大数据”这些概念,一边看,一边就想到了自己公司去年才推出的智能手环。旋即脑子里就冒出了一个把手环升级为更智能产品的念头。

    马风则是在被自己的COO告知“有人在电视上讨论支付宝的信用分系统”后,阒然而惊,连忙开电视看的。

    大佬手下的秘书,办事效率自然也都是很高的。就在马总看电视的当口,发言人的相关信息已经搜集得无比全面,冯见雄在法务圈子里做过些啥,事无巨细都摆在了各位大佬的案头。

    “一个才涉足法律和商业资讯界一年的新人?还是个在校大学生?已经发表多篇《法学研究》论文,影响了两项国家修法进程?

    还通过和沪江锦天成律师事务所和黔贵L干妈公司的知识产权合作,累计净赚2000万?

    博客大V,拥有15万粉丝,且学术界话题度非常高。金陵师范大学辩论队队长,带领校队取得了历史性突破成绩。央视明晚将会转播其与金陵大学代表队的比赛?呵呵,还真是三教九流,来者不拒。”

    一条条,一项项,勾勒出一个飞速崛起的口才怪杰。

    马风看完之后,闭目想了一会儿,暗忖:“这天下,怕不是又要出世一个老刘那样的大律师了吧。”

    他拿起手机,给手下兄弟打了个电话:“老蔡啊,你跟小卫合计一下,那个‘芝麻信用’的东西,技术上、财务上,几年内有可能。对,我说的只是可能,别往心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