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48章 冯砖家(书号:100473

第48章 冯砖家

作者:浙东匹夫
    “这……这都行?”

    “这脑子怎么长的?还……咳咳……还有这种操作?怎么给他想到的?”

    “神……神呐!God!卡缪!国足还有这种用法?”

    在场的警员,大多是刑侦学校毕业的,论学历大多是大专,所以文化水平真是不咋滴。

    平素里,因为总觉得律师是阻挠他们办案的、把警方辛辛苦苦弄到的证据一个个驳斥掉,还一天到晚挑事情不让警方刑XUN逼供。

    所以这些大老粗很多都不喜欢读书人,也不佩服普遍读了研究生的律师们。

    但是,今儿个亲眼目睹了冯见雄三言两句,就把刑侦谈判专家说破嘴皮子都说不服的亡命徒,给喷得弃刀痛哭,这些老粗自然是无不震惊。

    一伙人手忙脚乱把贾明威控制起来,然后又把已经脖子上好几道淤痕、血痕的周某抬出去救醒,然后这才来围观冯见雄,长吁短叹。

    “大家不要围观,都是基本操作!我们雄哥是师大头号辩手,后天就要和金陵大学比赛了!这儿没什么事他就要回去准备了,麻烦让一让!”

    护主的史妮可陪着笑脸,卖萌求大家让一让,这才把冯见雄从围观喊666的吃瓜群众堆里挖出来。

    警方的人好不容易被挤开,电视台的人却是又围了上来。

    权此芳伸长了胳膊,也不顾把膀子从别人肩上弯过来举得手酸,拼命把话筒伸到了冯见雄嘴边:“冯同学,能说说你刚才劝服亡命徒的心得么?这些东西你平时有研究吗?是不是你加入法援中心后自己揣摩出来的成果?有没有准备再在《法学研究》上发表?”

    事情办成了,冯见雄也不是不进人情,自然不介意化朽为奇刷刷脸:“没有,随口想到的。我觉得这没什么,当然,如果对国家的司法系统有帮助,我也可以考虑再发一篇《法学研究》,不过我们学校没什么刑法学研究方向的知名导师……”

    冯见雄刚说完,一旁的史妮可也与有荣焉,忍不住就插嘴帮冯见雄吹嘘:“其实这也没什么的啦,雄哥在《法学研究》上第一作者的文章就两三篇了,按行规给导师挂名的就更多了。目前在《专利审查指南》、最高院《关于审理驰名商标相关案件的解释》这些领域,都已经影响过国家的法律解释进程……”

    史妮可还没说完,冯见雄就呵斥道:“妮可!少说两句!”

    这番话出口,众人自然是要鄙夷一下史妮可的轻佻浮夸、不知谦逊的。

    但是对于作为被吹捧对象的冯见雄来说,则是刷脸的同时,又侧面反衬了他的虚怀若谷。

    看看,什么叫天才?就是明明干了很多大事,却从来不自我吹捧。身边崇拜他的脑残粉帮他扫盲,他竟然还要制止。

    这是典型地让史妮可丢人、给冯见雄刷脸。

    但史妮可完全不在乎。

    冯见雄就是她的全部,她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是冯见雄给的,让她干啥就干啥,没让她干啥,只要是对冯见雄好的,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干。

    “诶?《法学研究》么?”一旁的警方谈判专家一听到这个期刊名字,顿时就震惊了。

    而包括卫书记在内的其他人,显然是学历不够,也不关心司法系统内的学术地位,所以压根儿不知道《法学研究》四个字代表了什么含义——当然,或许听说过这四个字,仅仅当成普通名词听说过。

    “《法学研究》?很牛逼么?”卫书记心中一动,就把手下那谈判专家扯过来,压着声音问。

    他的话很轻,免得其他手下也发现老大原来有那么一点不学无术。

    刚刚丢了面子的谈判专家,自然要在领导面前卖弄自己的见识,当下不吝吹捧道:“是社科院办的!在司法界,《法学研究》和司法部办的《华夏司法》,并称两大顶级期刊,都是能影响国家立法进程的学术期刊!”

    “嘶……明白了!”卫书记听了,微微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内心却火热了起来。

    他虽然不关心学术,但是坐在他的位置上,完全是知道“推动国家立法进程”是个多么大的政绩。

    尤其是这种事情,如果出于体制,那几乎就是一个系统内的正面典型了。

    要是能来个两三次,卫书记觉得自己就是去市局做副局长都没问题了。

    冯见雄刚才那番谈判时的话术,看似信手拈来,但细思之下,懂行的人都知道其背后另有乾坤。

    如果可以系统地总结出来,进入国家未来对刑侦体系内谈判专家这一块的新培训教材,软化数以千计的亡命徒,那可是活人无数的政绩。

    想到此处,卫书记不由笑得脸上绽出一朵微花,想了一想,就打着官腔跟冯见雄聊起来:

    “冯同学,你刚才提到的那个想法很不错嘛!目前国内在刑侦谈判专家方面的理论指导,确实比较陈旧,这和警务类学校普遍办学档次低、招不到文化课成绩高的生源和师资力量也有关系。

    我们这边就一直就有想,要跟辖区内法学专业实力较强的大学联合研究。就跟企业界目前推崇的‘产学研一体转化’差不多性质。所以,贵校缺乏刑法学方面的名师给你出课题的事儿,我看你也大可不必担心……”

    卫书记洋洋洒洒说了一堆,冯见雄闻弦歌而知雅意,当然知道对方打的什么算盘。

    有些话领导不适合开口的,自然有旁边的跟班架开电视台的耳目,然后把冯见雄拉到一边,补充说:

    “……学术成果当然是你的!发了《法学研究》或者《华夏司法》,第一作者当然挂你名字!只要把这个研究课题,是我们区政法WEI委托研究的成果,就行了嘛……”

    这些细节一补充,冯见雄自忖没有任何损失,还能被人加一个课题的委托调查方,为将来文章的发表铺铺路。

    当然了,对方既然是“委托金陵师**学院”做这个课题,到时候肯定学校里还得拉一个刑法学的老师来装门面。只不过这个老师不用太牛逼,不用和此前单打独斗时那样,仅凭自己的名字就能发《法学研究》的程度。

    这时候,一旦风声露出去,就不是冯见雄要去求着教授,而是某个教授得来求着冯见雄,把他收为弟子了。

    冯见雄想了想,暂时也没什么个人倾向,心里只有个模模糊糊的想法:“嗯,去年刑法课的王教授,开始还说因为我三次点名没到,不让我及格,后来期末考试卷面分考了100,他就乖乖给了我总评分高分。如果实在没人选,就拿王教授千金市骨好了,也好让其他教授看清与我方便的好处。”

    这些都是小事,不配占用冯见雄的大脑思考时间。

    卫书记这边刚刚求分赃结束,看守所外又是一阵响动,众人看去,却是又有几辆江南卫视的采访车停在了大门口。

    “怎么回事?”警方的人有些不快地问。

    众人飞快地相互探寻看了两眼,女记者权此芳连忙认领:“啊,不好意思,这事儿赖我。刚才是我们觉得可能有大新闻,提高了节目优先级,是《金陵零距离》的几个制作组领导还有主持来了——希望你们理解。”

    她刚说着,卫书记和其他警方人员就看到门口车上下来一个很眼熟的光头,每天晚上在本市新闻点评节目里都可以看得见的名主持人。

    “这里的事儿是要做成专题了?快,安排一下!把刚才我们的人的表现好好修饰一下!”卫书记一阵眼热,连忙交代手下人动起来,连官腔都来不及打了。

    刚和下属交代完,卫书记又换了张脸,跟冯见雄等人和颜悦色地说:“冯同学,你们都是区ZFW委托课题的专项专家,一会儿记得把咱‘产学研一体委托’的成果大致说一下,或者再表演一下……反正你觉得怎么出彩怎么来,我具体也说不清楚。你们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吧。”

    冯见雄当然得给面子,先应承下来。心中却是暗忖:对方有此反应,也不奇怪。

    刚开始,现场的电视台工作人员只有以权此芳地位最高,而权此芳本意只是来采访一条新闻,同时给他冯见雄的个人事迹纪录片加点素材。

    所以警方也就只是怕出了人命后被报道出去,丢了政绩和脸面。

    但是,随着事态升级、冯见雄用巧妙的方法把贾明威给劝得重新有了求生意志之后,权此芳把最新进展实时上报到台里。连台里都觉得这事儿背后可以“总结”出一套目前国内刑侦系统空白的新成果,那就值得做一个专题了。

    专题和普通新闻,在电视台上投注的资源和最终的宣传力度,差距是很大的。

    普通新闻可能只是主播读一遍,然后放一点现场镜头。

    而专题,就有可能做成脱口秀,甚至请嘉宾去自吹自擂,谈成果是怎么来的、有多重大的意义。

    卫书记怎么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刷一把脸呢?

    可惜,这个脸不是他想刷就能刷的,得冯见雄给他脸,他才有得刷。12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