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28章 威望值MAX(书号:100473

第28章 威望值MAX

作者:浙东匹夫
    办完贷款,从招商银行出来,史妮可倒是继续跟冯见雄卿卿我我言笑晏晏,一点事儿都没有的样子。

    冯义姬和周天音则是脸色复杂,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表示些什么。

    史妮可是习惯冯见雄“开口必见血”的实力的,所以不会惊讶;问题是这姐俩没见过啊!

    这叫个啥事儿嘛?

    一朝开口舌出鞘,不饮人血誓不还?

    太吓人了!

    回家的车上,冯义姬平复了好久的心情,才若有所思地问:“小雄,听说你在学校里的时候,也弄出事儿来过?后来都善了了吧?”

    “没事儿,都了了,无非是喷脑溢血了一个,晕倒了两三个。精神分裂症一个,又差不多好了;哦,还有个被逼成受迫害妄想症的,小毛病,都不屑于提了。”冯见雄掰着指头想了会儿,如数家珍地把自己的精神魔法攻击战果娓娓道来。

    冯义姬和周天音震惊得咋舌不已。

    尤其是周天音正开车呢,女司机心理素质不好,差点儿就一拐骑到绿化带上。

    冯义姬眼光敏锐,对闺蜜又太了解了,知道此刻她肯定是好奇心爆棚,没法定下性子,就顺势劝道:“天音要不咱外面吃点东西再回去吧,我看你状态不太好,先别开了。”

    周天音知道自己状态不好,也不忸怩,干脆地答应:“好,附近有家日料,去吃回转刺身吧。”

    一行人到店落座,各自看着好吃的随便拿,要了两瓶梅子酒和一罐旺仔牛奶。周天音要开车,所以只能喝牛奶。

    周天音对冯见雄的才能和过往好奇不已,但她又没有合适的身份去关心——要是半年前寒假里碰面那次,冯见雄好歹还是单身,大家交往密切一点当个知己也没啥。但现在冯见雄名以上有史妮可这个女朋友了,周天音也要注意别人的感受。

    所以她只好挑一些看上去旁敲侧击、比较哲学的话题入手。

    “小雄,刚才听你跟那个秃子大叔吵架,说啥‘互联网也不算虚拟经济’,还说‘贱不贱跟有没有独门绝活有关系,跟干啥没关系’。这番话你是为了气他才这么说的,还是你真心这么想的?”

    “当然是真心这么想的了。”冯见雄吃了一块鱼籽刺身,拿湿餐巾抹抹嘴说。

    周天音优雅地喝着梅子酒,还不忘给同伴倒酒:“但是我看目前有好多经济学家也在抨击这种‘互联网虚拟经济’,说以后有泡沫,出危机,多半都是因为这这种唱衰实体制造的行当……”

    “这是半吊子经济学家的误解。”虽然道理还是那番道理,但既然是跟自己亲近的人扫盲,冯见雄说话自然是好声好气的,不会像刚才那般故意挖坑等人跳然后嘲讽。

    “其实,外国人,主要是米国人那边最开始提‘虚拟经济’这个词,就是专门针对金融投机行业的,连传统的‘投资’都不算虚拟,只是‘投机炒作’算虚拟。

    互联网是有技术研发投入的,是改造这个世界的生产力的,怎么会虚拟?任何投资和经营,只要符合下面三类,那都不能算虚拟经济:要么制造加工了实体的货物,要么提供了技术和物的改良,要么提供了文化和人的改良。

    互联网之所以有被人攻击位虚拟经济的点,无非是因为两方面。

    一方面,是因为这里面有违背商业规律的纯市值炒作,比如未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免费甚至倒贴消费者钱的软件商,用白烧钱快速扩大市场占有率。

    他们的商业模式其实并不To-B(面对商务客户),也不To-C(面向消费者),而是To-VC(面向风投)。他们从头到尾就没想过从客户身上赚钱,就是打算一辈子骗风投——比如据我观察,支付宝内部目前就有个满肚子坏水的高层,叫程伟,最近几年就在琢磨着开国内To-VC炒作模式的先河。

    另一方面,是我觉得过几年互联网产业可能会和金融信贷行业产生融合,到时候一旦出现‘互联网金融’产品,那就妥妥的是虚拟投机经济了,所以这也是一个容易被攻击的点。除此之外,我觉得大多数目前被认为是‘虚拟经济’的东西,其实都很正啊。”

    冯见雄那些商业远见信手拈来,光靠多了15年的见识一套一套地往外倒,就连本身就是学商科类专业的周天音都忽悠住了。

    “惭愧……我还钱江大学的呢,怎么感觉四年白读了?还不如人家一个211的大一生?而且人家还是法学生,专业都不对口……”周天音平素是个好学生,读书挺用功的,恋爱都没谈。虽然不是书呆子,但着实被冯见雄给打击得不轻。

    冯见雄浑然不觉,刚才那话题本来明明已经说完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信手拈来的新证据,又忍不住卖弄了一句:

    “哦,其实刚才说的第一方面To-VC炒作,虽然是互联网产业容易出现的原罪,但这也不是互联网独家垄断的原罪。其他行当其实也很想犯这种原罪来捞钱的,只是技术上操作难度比较大而已。

    比如说,我要是一个电影制作公司,或者手下签了一堆明星艺人代理权的经纪公司,等将来互联网票务和数据业务发达了,我就去想办法赔钱自己刷票房,联合院线造假——

    哪怕花1000万净亏损,刷出1亿的账面票房,但是我旗下的艺人的流量评估值,以及制作团队的身价这些无形资产,起码在股市投资人眼中涨个七八亿。然后我通过在股市上减持股票出货,光靠骗股民的钱,就能把刷票的钱十倍八倍地赚回来,何乐而不为?眼下没人这么干,无非是这两年国内电影市场还不够大,同时股份制上市的电影公司不够多罢了。一旦多了,互联网公司能做的脏事儿,其他一切传媒文创娱乐产业都能复制……”

    这番话一说,别说周天音了,连冯义姬甚至史妮可都目瞪口呆。

    拜托!这听起来好像是一条将来可以骗大钱的商业模式!虽然是否可行还没有被证明。

    你要不要吃一口三文鱼就想到一条?!

    什么时候惊天大阴谋们都变得这么廉价了?

    周天音下意识伸出手捂住了冯见雄的嘴,然后看了看左右,幸好他们来得比较早,眼下并不是晚饭高峰的点,所以旁边几桌都没人,也不虞被人听见。

    冯见雄嗅到周天音手上一阵安娜苏的香水味,心神一凛,这才意识到貌似自己刚才随口说了些了不得的东西,连忙选择了住口不再卖弄。

    他说的这些商业计策,搁次贷危机后数年、国内电影票房大爆炸、电影公司上市潮爆棚后,压根就不稀罕。上辈子做过大公司商务律师、稍微了解过资本运作操盘的律师,基本上都对这里面的弯弯绕门清得很。

    但眼下才06年,不出意外次贷危机还要两年多才爆发,国家拉动内需、扶持文化产业更是三四年后的事儿了,所以这些道理自然没什么人去琢磨。

    他要是等未来时机合适,做一个通盘完善的上市公司造假企划案,拿个几千万咨询费都是应该的。

    周天音看冯见雄安静下来了,才慢慢送开手,出神地盯着他看了几秒钟,满眼的理解不能。最后,才幽幽地长长叹出一口气:“我这下是彻底相信你陪人聊聊天就能赚200万了。”

    史妮可和冯义姬闻言,内心也是说不出的骄傲,似乎周天音夸的就是她们本人似的。

    冯见雄却是一点都不骄傲,非常冷静地自嘲:“没那么容易的,有计策不够,还要有名声,有圈内的威望。这种生意,一定要从小到大,一步步让人知道你的厉害别人才肯掏钱信你,试用你的方案。

    比如2000年前后,国内律师里,有资格、有脑子想出‘规避国内法律不允许外资投资互联网/传媒产业’这条法律,让外资得以风投新浪搜虎黄易阿狸……等等的‘VIE架构’的,绝对不止一个。但为什么最后新浪搜虎黄易这‘前三巨头’的纳斯达克IPO法务,都是让刘刚刘大律师操盘的呢?

    因为人家从94年高盛/摩根史丹利角逐入股平安保险的大案子里,就已经帮摩根史丹利规避国内投资限制法条,胜出一局,所以名声在外了。

    我现在脑子和眼光其实是很清楚的,也够用了,但是别人不信你,圈子里口碑没起来,法务大案这种一锤子买卖的生意,就轮不到你头上。”

    冯见雄为什么一开始要做那些“左右互搏”自相造假的案子,并且做大?

    是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来钱了么?

    恐怕未必,更重要的,是他必须要在圈子里积攒起威名,让别人渐渐习惯“冯见雄就是一个发明新的法律商业模式和发明新的犯罪方法的人”这个概念。

    包括自己捞一票之后,把“专利碰瓷商业模式”整个打包卖给锦天成的金成义,以及在《法学研究》上补刀剖析这种法律漏洞的论文专题,都是这一系列组合拳的其中一招。

    一旦哪天有人听说“连魔都第一大律所的合伙人之一,都为了捞钱曾经乖乖对冯见雄认栽”,那他踩脸上位刷威望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些道理,以周天音和冯义姬的社会阅历,稍微一转脑子就想明白了。倒是史妮可虽然跟着冯见雄做了很多具体工作,整体的思维还比较朴实,竟然没想到这么深。

    周天音微微颔首,细声细气地问道:“照你这么说,此前的一步步都是你安排好的?那你把专利碰瓷模式转让出去之后,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吗?”

    冯见雄淡然一笑,成竹在胸地回答:“当然有,不过经过今天的事儿,我说不定可以有更好的想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