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26章 不服你打我啊(书号:100473

第26章 不服你打我啊

作者:浙东匹夫
    周家拿出了一套现有的闲置房作为抵押,所以开发商那边当天就代替合作的贷款行草草预审了一遍材料,觉得没啥问题就收了。

    手续是冯义姬和周天音俩小姑娘跑的。尤其是冯义姬四年钱江大学的财务类高材生,如今又身居四大事务所,对这些关窍非常门清。

    倒是冯义姬自己的材料,很是遇到了些麻烦。

    那天她本来还是很犹豫,要不要趟这趟浑水。还是给冯见雄打电话之后,冯见雄和她说一定要买,这房子增值肯定划算,钱也会有的,这才让冯义姬下的决心——哪怕9月份拿完金成义的700万尾款之后,他马上也能有新的生财之道接上,让姐姐不用担心。

    考虑到冯见雄如今的屡创奇迹,冯义姬对弟弟的信赖度已经彻底爆棚,几乎到了冯见雄说啥她就信啥的程度。

    不过,冯义姬肯相信弟弟,不代表外人,尤其是银行的资产评估人也肯相信。

    冯家没有别的可抵押财产,只能按揭。姐弟俩的官面可期待收入不达标,按揭就批不下来。

    当天事情未果,连周天音都觉得有点不靠谱,劝闺蜜说:“要不别逞强了,实在不行换个盘,你本来就是跟着我来闲逛的,没道理认死了买这里。”

    “不行,小雄说这里肯定是最划算的,我现在最相信小雄的眼光了。”冯义姬一口回绝,完全像是一个失乐志的女人。

    周天音咬着嘴唇想了想,也不愿意闺蜜太难堪,便尝试着问:“要不,我家空着的房子不止一套呢,我说服爸妈再抵押一套,帮你周转?”

    “蛤?这怎么好意思。”冯义姬想了想,顿时觉得不妥。虽说是闺蜜,毕竟非亲非故的。当然周天音这么大气,还是颇让她感动的。

    周天音强颜一笑,也不居功:“其实也没什么啦,又不是白借给你不要利息。无非是银行的人不信你和小雄能出息,我愿意信罢了。”

    “真不用了,我再问问小雄吧,他应该有办法的。”冯义姬坚韧地回绝了闺蜜的好意。

    ……

    当天晚上,冯见雄和史妮可学车归来。

    冯义姬刚摆上晚餐,就对他说了这麻烦:“咱俩都没有适格的收入证明,银行不给按揭。”

    冯见雄刚在餐桌边坐下,闻言一愣,稍微想了想,淡然笑之:“这有啥,按揭要的收入证明,又不一定是稳定的薪酬型收入。经营性收入也算的呀,我把‘见雄商务咨询公司’的营收和财务那些材料交上去,再加上咱的股权证明,不也可以按揭的么。”

    冯见雄一提这事儿,冯义姬立刻就想起来了,冯见雄上学期确实开过两家公司。

    根据旧的《公司法》,在国内开正常的公司至少要两个股东。即使是06年刚修过的新法有了“一人公司”的概念,但对“一人公司”还有五条额外限制。

    比如一个自然人只能成立一家一人公司,且一人公司不得再作为股东设立另一家一人公司。所以对于冯见雄这种要做很多生意、需要很多皮包空壳的人来说,是不会碰“一人公司”那种麻烦的,也犯不着。

    当初冯见雄开公司的时候,就借了姐姐的名义授权,两个人合股开的公司,钱实际上全部是冯见雄出的,名义上让给了冯义姬5%股份——当时史妮可还没做冯见雄的女人,他自然信不过对方。何况哪怕是现在,史妮可的付出也不值得拿冯见雄5%的股份。

    冯见雄也不想把史妮可污染成一个拜金女,拿钱财去羞辱对方。他宁愿相信史妮可是因为对他的崇拜和感恩,而委身于他的。

    冯义姬想起这桩事儿之后,捋了一下思路,反问道:“可是你那两家公司不是皮包公司吗?能有多少营收收入?”

    冯见雄睿智地一笑:“我跟金成义的交易,就是伪装成‘见雄商务咨询公司’跟金成义专门为专利碰瓷开的一家技术服务公司之间完成的啊。我跟金成义的合同是不能见光的,也不能拿去证明我们的实力。但是商务咨询公司的营收证明是可以见光的,这不就洗白了么?”

    冯义姬想了想,又顿时觉得有些不安:“你是通过商务咨询公司的壳子问金成义收钱的?岂不是还要开1000万的咨询费票给他?到时候税怎么办?你这是无本生意啊,抵扣都没处抵扣去。”

    冯见雄耸耸肩:“这不是才刚刚月初收到的钱么,三季度的账还早呢,到时候肯定要想办法做成本来报了。”

    冯义姬咬着嘴唇想了想,教训说:“把你目前外面找的兼账的会计退了吧,这个我给你想办法。你也真是的,要不是今天问起按揭的事儿,这就被你混忘了!”

    没道理家里放着个身为普华永道会计师、还同时是大股东的亲姐姐不用,去外面找CFO的道理。

    一直像小媳妇样旁听的史妮可,一边垂头给冯见雄和冯义姬剥虾,一边暗暗自忖:“原来我这么没用,雄哥那么个皮包公司的操作,我都没搞明白,亏我还是学法律的……”

    ……

    银行周末不办理贷款业务,所以冯义姬周一特地请了个假。周家的贷款也还有些手续要亲自补完,于是周天音开车,一大早载了冯家姐弟和史妮可去按揭行。

    九点刚过,招商银行西溪支行的大厅里人头攒动,办按揭的窗口号子都领出去好多了。

    柜员们清一色的妹子,颜值至少也是六分,看着顺眼,七八分的美女也有,不过眼下都是埋头苦干,审核着材料。

    大堂经理程妍妍忙碌地巡视着,到处帮下属核实客户那些模棱两可的材料、解答疑难。

    “看来上星期绿城房产那个绝版的别墅盘销量不错,居然这么多人来办贷款。而且额外现房抵押贷款的比例这么高,看来都是炒房客在出手。”程妍妍处理完几桩疑难,否掉了一些不靠谱的申请,心中如是暗忖。

    她大约二十六七岁年纪,比好些柜员还年轻。本科毕业就来了招行,是做贷款审核出身的,因为风控做得特别好,才加速提拔到大堂经理的位置上的。

    所以虽然只有三四年的工作经验,她对客户的评估眼光却非常敏锐——属于很多时候,凭直觉观察某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人大概拿得出几位数钱的那种。

    程妍妍刚歇了一口气,晃悠了不到两分钟,就听到3号柜台的文莺喊她:“经理,这里有个按揭申请,拿的财产证明是个人的公司营收,您能帮我看看符合要求么?”

    程妍妍放下正在喝金骏眉的茶杯,连忙走了过去。文莺和她交情还不错,大学里的时候就认识,是个同专业比她低两级的学妹,自然要罩着点儿。

    她一边快步走过去,一边嘴里就没停地说教:“怎么了?用公司营收作为财产证明也是可以的啊,只要流水正常、没有拒绝分红的不良记录,而且确认了购买人在公司的持股股权……”

    她说到这儿时,已经大致扫了几页冯义姬提交的材料,眉头却皱了起来。

    “一家才成立这么点时间的咨询公司?居然有这么多营收?不会是空手套白狼,或者给人做资金过桥的吧?”这个念头几乎是本能一样地,跃入了程妍妍的脑海。

    在银行审了四年贷款,她见过太多用皮包公司过桥资金,以虚假证明自身财力的事情了。

    她下意识地就抬头,问道:“请问,这个执照上写明的两位大股东,冯见雄和冯义姬,有来吗?是你们当中的哪位?”

    她一边问一边扫视着眼前的一伙人,然后便觉得莫非周天音就是那个“冯义姬”?

    毕竟周天音看上去就是个知性御姐,而且美貌成熟,像是富贵人家的小姐。这样的人有家族支持,把生意做大也不奇怪。

    然而下一秒钟,她眼前那看上去才15岁光景、像是初三或者高一学生的乙女一开口,顿时打破了她的想象:“我是冯义姬,这是我弟冯见雄。”

    冯义姬一边自承身份,一边指了一下冯见雄。

    “这么年轻!”程妍妍内心大吃一惊,“哦不,应该是说这么……**!那男的看上去倒是有快20的样子了,但是他姐姐还这么小,这男生该不会是发育得太着急了吧?这种小孩子开的公司怎么可能有财力?不对啊,工商登记部门的审核人员是吃素的吗?怎么会允许这种幼到还没有民事行为能力的小孩子开公司的?”

    饶是她心理素质不错,大部分内心活动都没说出来,但稍微流露出一些,也足够得罪人了。只听她尴尬地质问:“小朋友,请不要跟我们开玩笑,我们很忙的……”

    旁边的小学妹文莺听到这话就知道要遭,连忙一拉程妍妍的裙角——夏天穿短袖,没有袖子可拉。

    “经理,他们的身份没问题,我验过证件的——那女生都21了,男的再过几个月也19了。”

    程妍妍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21的妹子长这样?老天不公啊!为什么不让姐少长6年,如今也好出去假装21的妹子!

    幸好她很专业,定了定神之后,又仔细看了一遍,然后诚恳地陪着笑解释:

    “咳咳,不好意思,刚才我没了解情况。但是冯小姐,冯先生,你们这个材料我觉得贷款不太好办——这家公司成立得太突兀了,没啥实体业务,也没法证明他们长期能保持这么高的营收。而你们的房子首付只有30%,还要贷500多万……在房价趋势不明的情况下,我们风险太大了。”

    冯见雄无奈地耸耸肩:“什么叫公司成立得太突兀、还没啥实体业务?我们就是靠正儿八经的技术服务和商业资讯收费的,一个月营收200多万有问题吗?我个人陪人聊聊天,给点专业意见,就值这个价了,你不服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