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4章 吊打坦荡荡(书号:100473

第4章 吊打坦荡荡

作者:浙东匹夫
    【92zw】    十分钟后,硝烟渐熄。

    冯见雄和虞美琴,自忖成功压住了场面。

    评审团成员们紧张地讨论着,主持人苏勤霸着讲台,简明扼要地点评了一番比赛,以防冷场:

    “在等待评审委员会分组打分、讨论结果的时候,让我先点评一下本场比赛。或许在场有许多辩论爱好者,都知道这场比赛的辩题是03年国际大专辩论赛初赛时用过的。

    所以,今天的比赛双方在定义上几乎都没有分歧。这也导致比赛的进程在看热闹的观众眼中,或许不够精彩,很多本来可以讨论一下的点,双方都不约而同选择了从头到尾回避,没有去提到。比如‘科技的发展是否会让人类社会更加多彩、多样化’,双方都是一句没提。

    总的来说,正反方基本上只盯着‘科技的发展带来的促进是否是均衡的’、‘科技的繁荣带来的多样性会不会让人类更多技能退化’两个点反复争夺……”

    苏勤的点评可谓深入浅出,也确实解答了外行观众们内心的很多疑惑。

    比如,在外行人看来,这个辩题其实一开始应该先就“科技对人类的好处是否是全方位的”这种粗浅的点开始提几句,然后一层层辩下来,那样才好看,有层次感。

    但比赛时,事实上双方完全没有提那些粗浅的点,原因就是双方都看过当年的国际大赛,知道这个点上正方的进攻是徒劳无功的,也就索性一句都不提了。反方在正方不用这个点进攻时,也不好主动跨前一步捞过界。

    这也是辩论界一个绕不过去的症候:凡是用前人辩过的知名辩题比赛,都会出现大量不肯“拳拳到肉、招招见血”的虚招,点到即止,甚至不点就止。所以用旧题目比赛,观赏性肯定是要差很多的。

    回过味儿来的吃瓜看客们也想明白了这个道理,纷纷窃窃私语:“虽然不是很好看,但讲道理的本事都好叼啊,我还是支持冯见雄,那思路太天马行空了。”

    就在此时,一个评审团的妹子拿着一张折纸递到了主席台上。苏勤展开一看,清了清嗓子重新拿起话筒:

    “好,我们看到经过紧张的讨论,评审委员会已经给出了讨论,现在让我来宣布比赛成绩。本场比赛的获胜代表队是:法学院队;本场比赛的最佳辩手:法学院四辩,冯见雄同学!”

    台下冯见雄的支持者们也不禁堂而皇之地欢呼起来:

    “耶!果然又是冯同学胜了!”

    “听说当年就是靠这道题目,马来喷王输给了湾湾喷王白执中。田学姐今天的打法已经把白执中当年的路数套词都去芜存菁用上了,但还是被冯见雄翻盘,岂不是说冯见雄至少有马来喷王的实力段数?”

    “那就是说,今年的国内大赛,华东赛区咱学校至少可以达到除了金陵、复旦,其他通杀的实力了咯?”

    “不能这么类比的,但是也差不多吧。”某些自命江湖百晓生的同学如是指点江山。

    然后立刻引来了几个迷妹的跳跃式脑洞:“好期待决赛啊,想看冯见雄和苏学长死磕。”

    江湖百晓生们立刻一脸黑线:“这才四分之一决赛呢!后面是半决赛!怎么就直接期待决赛了。”

    迷妹们立刻反驳:“切,上半区剩下不管哪支队进半决赛,肯定都不是小雄/雄哥的对手!真能有看头的,只剩总决赛了啊!”

    这是不争的事实,很快得到了大家的共识:“说得也是,其他队伍都是渣渣。”

    ……

    比赛结束了,法学院队获胜,按说是要庆祝一下的。

    不过冯见雄和虞美琴都没怎么激动,南筱袅也不好显得自己太没见过世面,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按照冯见雄的说法:庆祝?等拿了冠军再庆祝不迟。

    如果没拿到冠军,有啥值得庆祝的?

    至于“打进四强已经是法学院历史上最好成绩”这种理由,关他冯见雄鸟事?那是法学院往届的学长学姐们都太弱鸡导致的。

    倒是输掉比赛的那一方,田海茉刚收拾心情,准备重新投入到正常的学习工作中去,顺便明天在法援中心碰面的时候给冯见雄和虞美琴一个小礼物庆贺一下,制造点小惊喜——

    她还是比较看得开的,知道自己身边队友不给力,也从没指望过商学院走更远。和冯、虞二人共事了一个多学期,对这些学弟学妹还是很看好的,所以大大方方输得起。

    不过,苏勤却是很快在礼堂门口截住了刚刚离开的田海茉,让她借一步说话商量个事儿。

    两人走到僻静处,苏勤直截了当地跟她商量:“决赛的时候,估计就是我跟冯见雄对阵了,还是你来当评委吧。”

    田海茉闻言便微微蹙眉,点到即止地提醒:“半决赛还没比呢,这就说决赛,不太好吧?”

    虽然田海茉心里也清楚,下半区苏勤是肯定进决赛的,上半区剩下的也不是冯见雄对手。但如此猖狂地提前讨论,岂不是有内定的嫌疑?竞技精神呢?

    “是我说错话了,我说得太急了。”苏勤也不为己甚,爽快地认了错,“不过,反正你们商学院队已经出局了,我觉得决赛你主持最合适了——你不会怪我说实话吧。”

    “不会,那就我来好了。”田海茉冷声应承下。

    苏勤点点头,抛出了自己的第二个想法:“还有,我希望你在组委会中支持我,说服其他成员:决赛也用国际大赛已经辩过的题目,你看可以么?”

    田海茉微微觉得不妥,不过也没有马上拒绝,只是反问道:“能给我个理由么?”

    在金陵师大,两大辩论赛事中,半决赛以前的场次,都是用的陈年辩题,这很正常,也没那么多命题力量去推敲那么多正反方势均力敌的题目。但为了确保新颖和公平,往年好歹半决赛以上,也就是最后三场,都是用的新出的题目。

    虽然,这条并不是成文的规则,只是惯例。如果苏勤有充分的理由,要想改变,也不是不能商量。

    苏勤知道田海茉有此一问,故作大公无私地说:“其实我也没啥私心,纯粹是觉得冯见雄很擅长辩论这些科技展望类的辩题,给他一个发挥的舞台不好么?而且你也知道的,我们自己出题的能力,肯定是不如国际大专辩论赛的命题组的。

    好多我们出的题目,哪怕第一年看上去正反方势均力敌,将来随着社会时事热点的明朗,也往往可以看出历史站在某一方背后。既然如此,如果双方都觉得合适,用一个不太旧的旧题目,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田海茉暗忖:苏勤内心肯定是有中意的题目了。

    她便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你直说吧,你看好了哪道题目。”

    “去年刚刚新鲜出炉的那道——未来社会,究竟是专才优越于通才,还是通才优越于专才。白执中带着湾湾队和港科大的港澳队辩过的那道。你知道的,这道题目跟你今天辩的,以及01年那道,合成了三届以来国际大专辩论赛的‘科技三问’。

    往年,这三届里,都是对科技持悲观态度的那一方获胜的。但是今年冯见雄让我们看到了,这类题目还可以是对科技乐观的那一方赢。所以,我很想看看他能不能连这最后一问也翻过来——如果能,那也是为人类创造了一些新的脑洞,如果不能,那也是我不小心间接为你们商学院队报仇了,对不?”

    “哪怕我同意说服大家用这个题目,还不知道谁是正反方呢。”田海茉谨慎地提醒。

    苏勤淡定地微笑:“那是,这肯定是要抽签的。不过我也不怕告诉你,如果到时候我们不是‘专才优于通才’,我会提议交换立场的,我相信冯见雄也会想交换立场的。”

    “只要你保证抽签是公平的,别的我无所谓。”田海茉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

    第二天,下课后,法援中心。

    冯见雄来得很早,一下课就被虞美琴扯来了。他俩到的时候,法援中心一个人都没有,完全就是二人世界的氛围。

    因为下一场半决赛的辩题已经抽下来了,所以虞美琴非常抓紧时间,缠着冯见雄切磋对练。

    自从五一节过后,虞美琴对于辩论的热情,上涨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比上学期时更是不知高涨了多少倍。

    她知道,只有在准备辩论赛的时候,冯见雄才是她的,他们有一种灵魂的默契,和越来越娴熟的思维配合。

    而在生活中,冯见雄只会更加依赖为他干脏活、为他赚钱的史妮可。

    “呦,这么早?没打搅你们吧?”田海茉开门进来的时候,见冯、虞二人已经在了,免不了调侃两句。

    虞美琴脸色微微一红,稍微坐开去一些。田海茉大大方方走过来,递给俩人每人一个小盒子,“喏,这是我爸年初去比利时出差带回来的巧克力,就当祝你们杀进决赛。”

    “谢谢田姐。”虞美琴甜甜地谢了。

    田海茉点点头,转向冯见雄,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说:“苏勤希望决赛辩‘专才优于/劣于通才’的辩题,对,就是去年刚出炉那个。你愿意应战么?”

    冯见雄刚刚毫不客气地拈起一颗巧克力,闻言那手便凝在了半空:“田姐你这是和我商量?”

    “你当是通知也可以,商量也可以。”

    “那我其实无所谓的,不是新题目,一样可以辩。”

    “你这么想,我就好受了——我看苏勤是想帮我从你这儿找回场子呢。”

    冯见雄豁达地一笑:“辩论么,都是讲道理的事情,有什么场子不场子的。”

    田海茉凝视了一会儿冯见雄的眼眸,试图看出他的话有几分真心。最后还是放弃了:“行,那就这样吧,你比我想象的还坦荡。”

    “有绝对的实力,当然坦荡了。”

    三体星人吊打地球人,难道还需要使用什么阴谋诡计么?【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