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1章 男鬼杀之女鬼纳之(书号:100473

第1章 男鬼杀之女鬼纳之

作者:浙东匹夫
    【92zw】    冯见雄答应虞美琴代表院队参赛之后三个星期。

    “希望杯”辩论赛四分之一决赛。

    法学院队对阵商学院队。

    暂且放下了手头生意的冯见雄,和虞美琴乃至两位高年级的学长、学姐组队,轻车熟路地秒杀了小组赛和复赛的对手。

    如今,终于遇到了本届杯赛第一个有点难缠的对手——他们平时在法援中心时的顶头上司、也是校学生会副主席、校辩论队主力之一的田海茉。

    法学院往年是常年复赛、偶尔前八的实力。有了冯见雄和虞美琴这两个“名嘴”加盟,自然是实力大涨,因此在前几场面对鱼腩弱旅的时候连战连捷,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比赛的个中经过,也因为不够有挑战性,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另外两名队员里,有一名正是通在法援中心的学姐南筱袅,还有一个名叫姜思思的大四学长。

    南筱袅的实力是不足以进校队的,也没有经过专业、系统的辩论训练。但毕竟经常给人做法律咨询,口才便捷,在院队里凑个数还是没问题的。

    而站在商学院队的角度来看,在冯见雄和虞美琴这届新生进来之前,田海茉是校队第二高手。

    只可惜,商学院的其他队友实力太差。

    光靠一个田海茉,在前两年的院际比赛中,充其量也才杀进四强,然后就得徒然哀叹:猪队友CARRY不动啊!

    比赛的赛场,在学校的大礼堂里,足够坐一千多名围观同学的场地,依然是塞得满满当当的。

    法学院这边的观战师生,来了足足三四百人,商学院那边略少,两个院加起来占了场内一半人数。

    还有六百多个其他无关院系的学生,则明显是来看热闹的辩论爱好者,或者纯粹是因为听校台的节目、关注冯见雄的博客文章,而带来的个人粉丝。

    法学院的学姐们,已经习惯了今年冯见雄的锐意猛进、连番大胜,也对他产生了一股盲目莫名的崇拜和信赖——虽然往年法学院根本很难走到这么远。

    今天这场的辩题,是“科技的发展会促进/抑制人类的全面发展”。

    正方谈促进,几乎一直围绕着“科技让人类生活更丰富,可以掌握和应当掌握的技能也更多样性”立论。

    反方谈抑制,则是死揪着“科技会让人的部分能力退化,比如电脑用多了记忆力下降、手机用多了注意力难以集中,古人生活方式健康时常健身,现代人宅在办公桌前一身职业病”说事儿。

    场内辩到精彩之处,每每爆发出群雌粥粥的掌声和尖叫。

    让今天比赛的主持人、校队队长苏勤也不得不多次停下计时、维持秩序。

    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从立论到交叉提问,双方唇枪舌剑,局面咬得很紧。

    冯见雄因为是四辩,暂时还没发挥的机会。而虞美琴和南筱袅的配合,着实把田海茉和商学院某鱼腩的搭档的所有攻击都勉力挡了回去。

    主持人苏勤看着局面分,眉头微微有一丝隐忧,却也像是期待着田海茉的爆发。

    ……

    题目是校方的组委会定的,立场则是比赛前三天抽签的——冯见雄和顶头上司田海茉一起抽的。

    当时抽签的主持者也是苏勤。抽出结果后,他还问过过双方是否满意自己的辩题、是否想要交换。

    按照规则,如果一方想交换,另一方不肯,那是不能交换的。但那样多少会导致旁观者对出题方题目的公正性产生质疑——双方都想站正方/反方,那就说明题目的两方不是很平衡,容易看出明显的强弱。

    不过,当时冯见雄率先傲然表示不想交换,田海茉也顺势跟着说不用换,让苏勤松了口气。

    其实,苏勤是很希望田海茉赢的。

    他在抽签前,观察过田海茉和冯见雄此前多轮抽签时的习惯,知道冯见雄和田海茉都是很傲气的人,不论什么辩题,似乎都全然不在乎抽到哪一方。

    以至于两人抽的时候,都下意识只拿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纸团,从来不变。

    所以,苏勤事实上做了一点手脚。

    当时他把写着“反”的纸团摆在了靠近田海茉的一侧。

    因为他认为,这个辩题的反方是有优势的。

    这道题目,并不是新出的,而是2003年国际大专辩论赛的一道官方题目。

    确切地说,是一组持续修改了5年的系列辩题中的一环。

    这组题目的诞生,源自于2001年国际大专辩论赛的一场初赛。

    当时最初的辩题只是“科技的发展是否有可能毁灭人类”,结果经过短暂的交锋之后,评审委员会都发现这个题目不太公平——

    因为科技的发展完全有可能脱离任何一些国家的政府法律监控,道德和宗教也制约不了,所以搞克隆人或者别的什么技术的疯狂科学家,确实有可能毁灭人类。

    所以那一年,认为“科技的发展不可能毁灭人类”的那一方,被五名评委以5:0的比分评为惨败。

    于是两年后的03年(国际大专辩论赛每两年举行一次,不是年年有),主办方挖空心思修修补补,把这道题目衍伸得公平一点,就成了“科技的发展会促进/抑制人类的全面发展”。

    看上去这道题目比前辈公平一些,已经放弃了讨论科技有没有危害人类存续的可能性(因为上一次比赛已经证明肯定是有可能危害的),只说科技会不会制约人类全面发展。

    但最后的比赛结果,还是被持有对科技悲观一方态度的代表队获胜——号称“湾湾喷王”的白执中带着湾湾世新大学,力斩“马来喷王”胡彪带队的马来亚大学。那场比赛也成就了白执中“亚洲喷帝”的新称号。

    又过了两年,到了去年的国际大专辩论赛上,组委会再次给这个系列辩题的正方加权平衡,修改出一道“专才比通才更吃得开/通才比专才更吃得开”——

    专才和通才的重要性比较,看似和“人类对科技的恐惧”这个大命题无关。但其实骨子里还是可以看作是在拷问现代科技社会下,人类自我价值建设的导向。所以其命题背景还是从两年前那道题目演化来的。

    结果这一届的这个题目,又撞到了湾湾世新大学队手上,他们的对手则是以港澳赛区第一名身份参赛的港科大。然后白执中站在对科技悲观一方的立场上,带队再胜,巩固了“亚洲喷帝”的地位。

    如今,苏勤分给田海茉的辩题,正好是03年白执中的湾湾世新大学获胜时的立场。

    只要田海茉有心,就可以从当初白大神的言论中汲取很多精妙的素材。

    所以在苏勤看来,哪怕原本冯见雄的水平可以和田海茉在伯仲之间,有了题目本身的偏斜,田海茉应该也能获胜。

    之所以如今场面还胶着着,只是因为那场比赛中白执中也是在驳论环节才上场发威的嘛!这个题目,在立论和交叉提问环节分不出强弱,完全是正常的。

    冯见雄在去年的新生杯决赛中,把地科院的新人王马仲碌喷成了受迫害妄想证。害得后者变得老是疑神疑鬼,逻辑混乱不自信,如今已经退出了辩坛,也不再参加校队集训。

    苏勤好歹是曾经把马仲碌这个本院的学弟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的,难免有些门户之见。而田海茉又曾经是他试图追过的妹子,如此形势之下,有倾向也是很正常的。

    ……

    “现在进入自由辩论环节,请反方先发言,双方的总时间都是5分钟。”苏勤看着胶着的场面,深吸了一口气,如是宣布。

    刚说完,他就不由自主期待地看向田海茉。

    田海茉也深呼吸了一下,胸脯微微有些起伏,神色复杂地死死盯了冯见雄一眼,拿着提纲开始娓娓道来:

    “刚才对方辩友在立论和驳论的时候,说了那么多‘现代科技让人类的生活更丰富多彩’的例子,试图以此就偷换概念、证明‘现代科技让人类发展更全面’,在我看来,那完全是文不对题。

    如果我们今天要辩的是现代和古代哪个生活水平比较好、享受比较丰富,不用辩,当然是现代好。如果今天的辩题是要我们问,科技有没有让人类进步,不用辩,当然有进步。

    但是很可惜,这些和今天的辩题有关系吗?今天我们要拷问的,是人类在因为科技而丰富、进步、发展的同时,这种进步和发展是不是全面的。

    为什么古代没有文理分科,学者几乎什么都学;而今天人类变得越来越‘专业’,理科生却大多缺乏文学素养,而文科生连高数都要挂科。

    为什么孔夫子时代那么落后的科技,都能讲究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而现代学生却没有基本的‘射’技呢?哪怕把弓箭换成步枪,新生军训的时候三枪全脱靶的人还少么?

    哦,甚至我们都不用拷问‘射’这种冷僻的技能。连‘数’这项十年前我们读小学时还很擅长的心算能力,如今因为计算机越来越普及,国内小学生的心算能力都快退化成英国人了。

    对于这些科技进步导致人类在某些方面退化变笨的例子,难道对方辩友准备一直视而不见么?”

    田海茉说完这番话,掖了掖裙角,僵硬地坐下。

    对于自己的发言效果和说服力,她还是很满意的。可是内心,却禁不住升起一股羞耻。

    虽然这段话里的每一个个点,都是她临场根据对方的在先言论总结的,但是在话术的结构上,她却是借鉴了三年前白执中成名之战时的套路。

    “估计小雄肯定是对付不了这番驳斥的了,可惜,就算我赢了,会不会被他们耻笑拾人牙慧呢?”【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