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54章 被围观(书号:100473

第54章 被围观

作者:浙东匹夫
    【92zw】    周一下午,小礼堂,新生杯辩论赛半决赛。^^^百度&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就是这个人!”

    “听新传院的同学说,上周末把一个大四的学长喷疯了!不过是那个大四学长先主动挑事儿自找的。正主儿跟家里人聊过了,家里人没敢再来学校闹事,可能还有内幕吧。”

    “然后听说冯见雄就被校台选上了,戴台长不但分给他一个吐槽类的脱口秀节目,据说还会尽量给他资源。”

    “可不是,我就看见校台的官微给冯见雄的个人博客打了广告拉粉了,我昨天晚上去点了一波关注,就看到已经上了‘名人认证’了。里面的具体认证信息点开来,直接写的是‘金陵师大著名主播、校辩论队员’。”

    05年是新-浪博客正式运营的第一年,属于新手红利期,所以各种认证相对宽松,以后身份变了还能随时更新信息。所以冯见雄对于校方的宣传部门帮他提供证明,也没什么意见。

    台下众多同学的窃窃私语,让社科院的四名队员非常愤懑和郁闷。因为几乎所有观众都在谈论他们的对手。

    确切地说,只是谈论冯见雄一个人。

    最多偶尔带到两句虞美琴,比如:

    “听说他旁边那个叫虞美琴的女生,也被选上了,跟冯见雄搭档对台戏。”

    “这个虞美琴口才应该也很能说的吧?毕竟也是拿过最佳辩手的,两人配合肯定很默契。”

    “我估计还是有一定靠颜值胜出的因素——看这长相,至少也是系花级别的了,说不定还能当校花。比‘萌音女王’丁理慧可漂亮多了。”

    这些提到虞美琴的话语,虞美琴本人自然也听在耳里,她的脸色偶尔微微一红,羞怯之余,更是夹杂着被人视作陪衬的委屈,以及心底里不愿承认的佩服。^^^百度&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她本人原先是不用新浪博客的,毕竟她性子孤傲,没什么“指点江山”的动力。

    不过周日的时候听了校内关于这事儿的小范围传言之后,她也注册了一个博客,然后上去关注了一波。

    昨晚她点开冯见雄的空间时,看到已经有2000多个关注粉丝了——

    别看十年后的微博知名大V们动辄几十万粉丝起步,一线明星更是几百上千万。但那时的微博已经有海量的僵尸粉注水了。

    比如15年海尔公司的官微主动搞“清退百万僵尸粉、留下海尔真兄弟”的筛查之后,把150万粉丝杀到只剩14万,僵尸率高达91%。就算传媒界的微博趣味性比较大、僵尸率没有产业界那么高,但保守估计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的僵尸率还是有的。

    而05年的新生博客,不光用户量少,如今的一本大学生,玩博客的人差不多也就一成多,系统也不给僵尸粉。冯见雄有2000多粉,已经把金陵师大至少半数玩博客的学生都圈进来了,还有一些可能是因为校方的推荐资源,引流到的外校学生。

    那一刻,虞美琴不得不承认:貌似小雄已经要变成学校里有数的名人了……

    而且这种影响力,很快会有契机向校外扩散。

    ……

    “哼,辩论是比严肃的场合,粉丝多了不起啊!谁道理对,又不是看人多势众嗓门大就算数!”社科院主力之一、一辩陈新忿忿然而又悄悄地啐了一口。

    大部分准备专注于辩论的人,其实内心都对“公众影响力”这种指标心有一种高冷的抵触。

    比如世纪之交时,两度在国际大专辩论赛上获得当届最佳辩手的湾湾名嘴、“亚洲喷帝”白执中,就曾经公开表示过“无评委,不辩论”的态度。^^^百度$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他认为:跟起哄的群氓有啥好废话的?那不过都是一群被感情用事左右的粪粪小白。真正的辩手,需要说服的是专业的评委,或者法官;而不是要对手乃至不懂行的民众都接受。一旦一个辩手开始迎合低素质人群以求扩大粉丝面,那么就该被专业圈子唾弃。

    读书人的事儿,小学生懂个鸡儿?

    很显然,社科院的陈新,此时此刻就是把冯见雄当成那样的反面典型,鄙视了一下。

    “冷静!好好做好我们自己就好了,管别人干嘛。”社科院头号主力、三辩刘明道貌岸然地低声吩咐了一句,俨然已经进入了卫道士的状态,

    “今天的辩题我们是稳赢的,虽然国家如今还在强调计-生政策,但是学界已经有很多人在鼓吹‘人口红利论’了,理论体系也做得很扎实。现在房价还在暴涨,国家或许不必松口,等哪天房价涨不动了,要保本防崩了,还不是妥妥地放开?

    我们只要发挥好自己的水平,把‘人口红利论’的几个要素都说到,今天的比赛是稳赢的!到时候冯见雄靠那种花哨表演刷出来的名头,还不是白白……咳咳,反正赢就好了!”

    刘明说到最后,差点儿把“冯见雄苦心孤诣刷出来的名声,还不是白白便宜了我们”这句话给说出来。

    幸好最后时刻他意识到自己是一个高冷出世的辩士,不需要在乎在世俗小白们当中的人气和名声,不该关注粉丝数,所以硬生生刹住了。

    他们碎碎念的当口,本场比赛的主持人沉稳地走上了主席台,打断了大家的窃窃私语。

    这个主持人,正是当初法学院小组赛最后一场时那个主持——校队主力、今年大三的地科院学长苏勤。

    以苏勤的身份,本来是可以在总决赛的时候也当评委主持的,不过另一场半决赛已经先结束了,地科院和心理学院的比赛中,地科院毫无悬念地赢了,成功晋级。苏勤为了回避,也就临时被安排到了这场半决赛来当评委。而决赛的主持人,则换成了他在校队的一名商学院队友。

    只见苏勤大大方方地宣布:“欢迎今天到场的各位老师和同学的支持,请大家安静一下。比赛马上要开始了,今天的辩题是‘控制人口是否有利于经济建设’,正方法学院代表队,立场为‘控制人口有利于经济建设’,反方社科院代表队,立场为‘控制人口不利于经济建设’。”

    说到这儿,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礼节性地向双方代表确认准备情况,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正式宣布:“现在,比赛开始,请正方一辩史妮可同学先进行开场陈词,时间是三分钟。”

    穿着蕾丝衬衫和筒裙、小西装的史妮可,微微有些别扭地起身鞠了个躬。不过还是很快进入了状态,对着话筒娓娓道来地念出自己的开场陈词。

    “各位评委老师、同学,大家好……”

    “众所周知,我们人类生存的地球,其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对人类发展的承受能力是有限制的。虽然马尔萨斯的经典理论在当代被科学技术的进步所缓解,但我们依然应该看到人口爆炸带来的巨大风险……”

    “而人口控制,一方面可以平衡统筹资源的消耗与生态的自愈,另一方面也可以调整人口的素质和年龄结构,因此对于经济的稳定、长期发展是有正面意义的。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今天我们的辩题是‘人口控制有利于经济发展’,题干中只说了控制,并没有对控制的方式和手段做进一步的限缩。所以我方认为,对这种控制利弊的讨论,显然不应该局限于对人口数量控制的讨论,更应该包括对人口质量控制的讨论……”

    史妮可的语速比较快,三分钟的开场陈词,足足可以讲上千字。她的陈词内容跨度也非常大,从马尔萨斯古典老派的经典理论,层层抽丝剥茧,一直循序渐进地讲到当代的最新研究,甚至还结合了一部分科技发展对未来经济形态的影响——最后这部分干货,显然是冯见雄为她准备,让她照本宣科读就是了。

    “这个女生上次也上场了吧?进步倒是挺明显的。思辨能力不敢说,台风是真的提升了不少。看来这个冯见雄不光自己厉害,带团队也有一手,进校队是毋庸置疑的了。就怕他还有更大的野心……算了,先看看他的真实实力吧,杞人忧天那么远干嘛。”

    主席台上的苏勤,听着史妮可的表演,内心如是想着。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那个曾经被认为还需要调教点拨的新生,已经隐隐有了几丝忌惮的预期。

    毕竟冯见雄还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的训练。

    对面社科院的几个队员,却是没有苏勤的眼光。他们只觉得史妮可的开场陈词不过尔尔——尤其是前一分半钟,稳扎稳打地用最传统的理论把篱笆扎牢了,这些举动在他们眼里毫无价值。

    “荒谬,连80年代的旧思想都不抛弃,非要面面俱到都提到,这样的开场陈词有啥攻击力!看咱用最新的社会学研究结论干掉你们!”

    三分钟很快到了,史妮可说完最后一个字坐下。苏勤略微点评了几句之后,就示意社科院开始发言。

    社科院的陈词就孤注一掷得多了,对于资源和环境几乎不谈,只强调人口红利,乃至科技发展带来的“养活几何级数增长人口的可能性”。

    在最后一分钟,再补足了一堆“看看欧美发达国家,人家根本不用控制人口,增长率照样那么低。如果真的担心人口数量过度膨胀,与其用政策和法律控制,不如普及和强化女性教育,因为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才是最好的避孕药”云云。

    开场陈词毫无直接交锋,都是各说各的,偶尔的碰撞,也是因为计划本来如此。

    “这样的辩题,要到直接短兵相接的自由辩论阶段,才能看出胜负来吧。”主持人苏勤也觉得这个进度很正常,并未有多少失望。【就爱中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