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47章 在哥面前你帅不过五分钟(书号:100473

第47章 在哥面前你帅不过五分钟

作者:浙东匹夫
    “提问之前,先感谢一下戴台长的信任、让我主持今天的面试。校台即将新增的这档节目,名字暂定为‘此刻观点’,相信各位同学有的都听说过了。

    设置这档新节目的目的,我在这里也说一下:我们也有感于近年来新媒体的冲击,校园时事类广播节目的受众渗透率下降明显。想看时事热点的同学,也不会等广播这种没时效性的媒体模式。

    所以,拼时效是没有前途的。在这个大环境下,这档新节目算是我们试图提供差异化价值的一种尝试。比如提供媒体人和听众之间更好的互动,展示更多的本地化观点、增加受众的参与感——

    因此,今天面试的主要问题,就是请大家各抒己见,谈谈对这方面的看法,如果你们当了这档时事评论节目主持,会如何想办法提供这种差异化的价值?”

    顾教授提问的时候有些啰嗦,一看就不是经常给人面试的人,不过学术阐述倒是很清晰透彻。

    他洋洋洒洒说了几百字,所有应聘的同学好歹都GET了他的意思。

    顾教授问完之后,大家相互观望了几秒钟,颇有点面面相觑。

    然后其中一个相对愣头青些、似乎本来就觉得自己没啥机会的男生举手,提出了个疑问:“请问,我们就直接这样一个个当众发言么?那后说的人岂不是吃亏?”

    顾教授哂然一笑,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没说清楚规则。幸好一直给他打下手的王艳立刻反应过来,补充道:

    “当然不是,为了公平起见,请所有同学在想好怎么回答之前,先在面前的草稿纸上写下自己的答题纲要,然后停笔。一会儿回答的时候,阐述范围不能超过自己的提纲,以免后回答的同学过分‘借鉴’先回答同学的观点。准备好之后,想先答的可以主动举手,不然就按照名单顺序。”

    众人一听,觉得这个方法还比较公平,也就没了“先回答吃亏”的顾忌,略一思忖纷纷在草稿纸上书写起提纲。

    一个猪腰子脸、肤色黑黢的大四男生混迹在总共14名面试者当中——他正是付成才。此刻,他的内心是压不住地得意:顾教授提问的方向,果然和王学姐前天泄露给自己的差不多!

    他比其他人都提前两天知道了题目,做了充分的准备,这次的校台新节目主持,还不是手到擒来!

    众人写了五分钟,王艳代替顾教授喊了停笔,所有人齐刷刷放下笔,再写就算作弊——一旦有其他人开讲,所有人就不能再“借鉴”前人的回答补充自己的提纲了。

    “有没有人抢答?”

    “我。”

    “我!”

    三四个稍许有些锐气或者书生气的男生女生纷纷举手。

    “新传院04级周欣怡,03级蒋晨……你们按顺序来。”王艳帮顾教授把控着选拔节奏。

    冯见雄和虞美琴也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这些人的回答。

    那个04级名叫周欣怡的女生语速平稳地开始回答:

    “我认为,根据《社会传播理论》,不管什么模式的新闻媒体,都逃不脱追求5个W的基本职业道德和素质,也就是When、Who、Where、What、Why。有良心的公允媒体,应该尽量翔实地复原时事的真相,尽量多作事实判断的描述,少做价值判断的描述,让用户自己去品鉴……”

    她说话的时候,三个评委都没什么表情,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鸡肋”表情。

    她花了两分钟阐述自己的态度,随后王艳示意第二个、第三个继续讲,几个人的内容大同小异。

    “她说的怎么像是死读书的?应该文不对题吧?顾教授问的不是怎么提供新形势下的差异化价值么?”连虞美琴听了许久之后,都压低声音对冯见雄提出了如是的疑问。

    虞美琴并没有上过任何传媒学的课程,也就不懂传媒理论。但是仅凭她自己的敏锐和辨析能力,她都能听出这些人没回答到点子上。

    “照抄顶级传统媒体的办报/办广播经验而已,胶柱鼓瑟。”冯见雄毫不客气地批判,只不过音量同样压得很低,几乎是在用鼻息的声音哼哼。

    他也没专门学过传媒理论,但是他见识过未来15年新媒体的发展轨迹,包括各种移动自媒体是怎么博眼球、怎么迎合将来的“中产阶级消费升级”大潮的。

    他只要稍微撷取一星半点儿的见识,就足够理解今天顾教授的困扰,并且完爆在场所有人了。

    趁着那几个人发言的时候,冯见雄继续和虞美琴低声聊着:

    “他们说的这一套套,只能适用于《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这样面向精英用户的媒体,因为社会精英都有自己的判断、广博的见识,每个人都有非常强烈的**意识,也非常讨厌自己‘被代表’。因此给精英看的东西一定要绝对客观、不带主观态度,这样才能讨好到他们。

    而社会底层的人,则需要看哗众取宠骗点击率的东西,古有黄-色小报,今有标题党。他们需要量大管饱又不用动脑子。

    而顾教授今天的问题,明显是觉得精英太少,不够用;抢小白用户又抢不过网络媒体。所以想问我们,如何独辟蹊径迎合‘有发展出中产阶级思维模式倾向的新时代大学生’的品味。那些拿5个W来回答的人,根本文不对题。”

    冯见雄评价完的时候,场上前三个人都回答结束了。

    然后又有两个举手的,看起来观点也和前面的人大同小异。

    不过他们似乎比较能察言观色,看出顾教授和王艳对那样的回答不满意。无奈面试大纲已经写好了,不能再加私货,也就只能在大纲的解释上花些功夫,修饰一下。

    “我觉得除了5个W之外,也应该兼顾同学们喜闻乐见的需求,让校台的时事节目比大型媒体更加生动风趣、在无伤大雅的角度进行夸张——就比如那些湾湾的哗众取宠电视台记者,他们的采访效果就比国内的央媒记者要好得多。

    拍任何一场火灾,湾湾记者拍出来的火总是看上去特别大,尖叫也特别夸张。拍台风的时候,他们一定要抱住树或者电线杆,假装一副随时会被吹飞的样子。我觉得这种修饰可以让同学们更加喜闻乐见,增加收听渗透率……”

    虞美琴听着这些观点,又比照刚才冯见雄的剖析,赫然发现这第四、第五位同学的回答路子,显然是看出前三人“迎合精英高冷”的标准答案不被教授看好,于是一下子拐到“标题党迎合小白”的路数上去了。

    不过,能说出这些,至少比前三个死读书、只有成绩好的渣渣要牛一些了。

    至少这些湾湾记者的博眼球战术,国内新传院的课本上市不会教的。能回答出来,就好歹说明他们还有课外勤奋自学的途径。

    “周欣怡、蒋晨……你们五个可以下去等结果了。”顾教授推了一下眼镜,把这五个人淘汰了。

    王艳看了也是暗暗咋舌:还有一半多人没回答呢,顾教授就这么干脆淘汰了这些人,可见有多看不上他们了。毕竟如果剩下的人也都这么渣渣,不还得矮子里面拔高个么?

    顾教授的态度,分明是不相信剩下的人有这么渣。

    “没人主动回答了么?那就按顺序点名。”

    或许是前面五个人死得太干净利落,还真震慑住了其他人,又或者是有些人本来就不愿意显得太轻浮,再也没人举手了。

    场内还剩下9个人,顾教授问了四个,又有两个答不出多少新意,或者过于刻板教条的,被淘汰了。另外两个顾教授没有马上决定,似乎是放着看看其他有没有更好的人选。

    14个候选人,这就只剩7个了,3男4女。

    “广电系,02级,付成才。”顾教授又念到一个名字。

    付成才内心一喜,旋即强行压下眼神中的欢欣:终于轮到哥装逼了!

    “感谢顾教授和戴台长的垂询。对于今天的话题,我有一些不成熟的看法。

    首先,我觉得无论是为了迎合少数拥有强烈自我**意识的精英同学,还是放低身段用夸张博大众眼球,都不能解决校台如今面临的问题。

    为什么?因为这些手段,我们能想到,其他网络和电视、平面媒体都能想到。而广播的媒介形式落后,就会导致一切正面竞争都是徒劳……”

    付成才说到这儿时,忍不住略微停顿了三四秒,偷觑了顾教授一眼,似乎在**“夸我啊,快夸我啊~”

    顾教授果然被调动起了一些兴趣,竟然自然而然地追问:“那你觉得应该怎么解决呢?”

    付成才似乎受到了莫大的鼓舞,连忙卖弄说:“我觉得,应该充分发挥我们校台在受众面上的灵活性——目前的各大网络新闻门户,都是全国性的,最多再分各个专业版块、连省级的频道都还没建全。而报纸和电视台最多也就是地级市一级举办。

    如果有对这些大事不感兴趣的同学,非要只关心身边、比如整个仙林大学城,甚至仅仅是金陵师大的新鲜事儿,他们是没有传统媒体可以看的。最多上上本校的同名百度贴吧,或者校内论坛——但这些都是基于兴趣扎堆的社交分享场合,并不能确保新闻的全面性和完整性。

    而这块从地级市报纸、电视台和百度金陵师大吧之间的空白市场,就是大学级别广播电台应该填补的蓝海——说到这个话题,我不禁想起在为毕业设计查询资料时看到的一个案例。

    在米国一个叫邓恩县的小地方,有一家名叫《邓恩日报》的小报。在80年代末米国县级地方性报社大量垮掉、被兼并整合的浪潮下,这家报纸活得很好,在当地的销量始终比《纽约时报》乃至其他一切外来大报都高。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原来该报的总编对于每一位新加盟的记者强调:我们要关注本地新闻,要特别专注外地大报上不可能看到的东西。

    很多记者始终拿捏不好这个尺度,依然作了相当多和全州乃至全国性大报重合竞争的新闻内容。直到有一次,邓恩日报的总编把所有记者召集起来,强调了他的策略,他说:

    哪怕今天出了总统大选的结果,你们也可以不报道,人们已经有够多的渠道知道谁当上了总统。如果大选结果出来的这一天,邓恩县里够分量的本地新闻不够多,那也不要拿总统大选结果来凑数——我宁可你们把本地的市区公民电话簿抄一遍。

    因为电话簿就在每一个邓恩县公民的身边,即使报纸登的是电话簿,他们也会非常有兴趣买一份来看看,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有没有资格上报——

    所以,综上所述,我认为校台的新节目要想有出路,就必须着眼这些‘只要我们不说,就没有综合型媒体会说’的细节时事,然后用心点评这些时事。”

    付成才说完,貌似谦虚地鞠了一躬,然后不卑不亢地坐下。

    场内那个此前被“留待查看”的男生脸色大变,似乎已经预示到了自己的淘汰。

    没办法,差距太大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