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39章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书号:100473

第39章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作者:浙东匹夫
    “阿诺(あのう)……那个,要我回避一下吗?啊不,我是说去通知人把翁得臣抬走~”

    面对一度尴尬的场面,史妮可的脑子也是一阵乱哄哄的。按说以妹子的八卦天性,这时候是该起哄的,可她为什么选择了回避电灯泡角色呢?

    “嗯……啊不对,你给我回来,我去通知就行了!”虞美琴的反应,也是颇为顾此失彼,似乎记忆力下降到了鱼类的水平——十几秒钟之前咬鱼饵还刚刚咬到过钩子,十几秒钟之后就忘了。

    可惜史妮可已经兔子一样地跑了。

    半分钟后,翁得臣的马仔把“因为不明原因过度激动晕倒”的翁得臣抬走,敲背的敲背,心脏按摩的心脏按摩。最后还是那群妹子当中最丑的一个,颇有牺牲精神,还给人工呼吸。

    相对谨慎怕事的史妮可看着人被抬走,忧心忡忡地劝说:“美琴姐,你刚才也太冲动了……现在可好,你毕竟打了他,还辱骂了他,把他气晕。等翁得臣醒来之后,去学校里申诉告状怎么办?你不会挨处分吧?”

    在这个世界,辱骂导致人昏厥受伤,性质和地球上故意伤害是差不多的,最多略轻一些。

    “是他说话太难听了,学校要是真给处分,不管怎么我也认了。”虞美琴心情还有些混乱,也没个计较。

    虞美琴的脾气,自然是希望学校能够通融,把她去年退学前修的那些外语课学分给承认了,将来拼双学位的时候也能少学五六门专业课。

    但她骨子里还是一个很傲气的大小姐,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当初是在找翁得臣谋取不当利益——在她眼里,这些学分是她应得的。

    所以,当翁得臣在众人面前公然拿着个说事儿,把虞美琴推到“走后门舞弊”的立场上时,她的反应才这么激烈。

    幸好冯见雄是始终冷静的,宽慰地劝解道:“放心,也没见有人在马路上直接被人骂一堆毫无根据的脏话就昏过去的。一个大男人被女人打晕骂晕,怎么看也不是啥光彩的事情,说不定捅出去,别人还会好奇你们之间当时到底说了啥。”

    他如今对于这个世界的辱骂威力已经颇为了解了,纯粹的骂脏话是没用的——不然这个世界早就不需要其他一切武力了,当年元首加一个戈培尔,广播嘴炮就能统一世界了。

    要把人骂晕,关键还是要让被辱骂的人有代入感。换句话说,他自己觉得被骂了还理亏,确实感受到屈辱,才会比较容易产生高血压心脏病这样的症状。

    所以在刑事案件中,遇到被人骂伤的案情,法官和控辩双方还得复盘当时双方的台词,看是否确实骂得有道理——

    当然,为了防止在法庭上被害人再受到刺激,这种质证不一定是当面的,可以是证言录像。如果一定要当面,法庭多半还会提前给被害人打一些镇定剂。

    这些道理都是人所共知的,所以冯见雄一剖析,虞美琴和史妮可的担心也就放下了大半。

    “那就好,不过以翁得臣的脾气,就怕他来阴的,找人在别的方面卡我们,还是小心些吧。”虞美琴蹙眉叹息了一声,也就不再纠结。

    颇有一点好奇宝宝属性的史妮可,倒是被冯见雄的话题引得有些歪楼。她想了半晌,问道:“雄哥,有个事儿我一直觉得挺想不明白的,你说,为什么人类纯粹被辱骂不容易死伤,一定要被辱骂得有代入感、确实对屈辱感同身受,才会昏厥过去呢?”

    “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本来就是这样的啊。”虞美琴觉得史妮可有点刨根问底了,还摸摸她的额头,像是怕她烧成陈J润那种钻牛角尖的疯狂科学家。

    冯见雄听了这个问题,也是心中一动。

    是啊,为什么呢?

    这个世界的人,对于这个设定已经太习以为常了,以至于很少有人会问这个“为什么”。

    但冯见雄有两个世界作为实验对照组,他觉得自己可以给出一些别的解读视角。

    “我觉得吧……那些只要被随便骂、无论有没有代入感都会死伤的人,说不定一万年前也不是没有过。只是那样的人太容易死了,所以在人类发明语言文字艺术、进入文明社会后的近万年进化史中,那种人很快就灭绝了,劣等基因也就没有遗传下来。”

    冯见雄这个斟酌再三的回答一出,妹子们顿时就震惊了。

    还有这种操作?

    这是什么联想力?这是什么发散思维?这是什么脑洞?

    “可是……进化论不是说物种的一点细微进化,至少都是几万年几十万年的么?怎么可能几千年就完成一种基因的筛选?我中学里生物成绩可好了!”史妮可追问道。

    冯见雄略一思忖,继续解释:“是么?我觉得觉得几千年就完成一种基因筛选,在生物史上没什么不可思议的啊——举个例子好了。想当年,追溯到八千年前,人类刚刚进入游牧文明(人类史上,游牧比农耕早,比采集晚)。‘牛**耐受基因’只是人类当中一小撮突变基因,是很小众的,绝大多数人类婴儿**糖不耐受,喝几口牛奶就能拉肚子垃死。

    但人类仅用三千年,就进化成了**糖耐受物种。

    进化的方法也很简单——大部分婴孩生下来之后喂一口牛奶,不耐受的就毒死了,活下来的都是耐受的。所以那时候婴儿夭折率那么高,生五个死四个。但短短三千年后,“喝奶死”的比例就降低到了喝五个死三个、喝五个死两个……到现在**糖不耐受已经是一种罕见体质了。

    任何可以在‘不良个体成长到可生育年龄之前就能导致其毁灭’的劣质基因,都是很容易被进化淘汰掉的。生物学上认为麻烦的,只是那些致死不够早的劣等基因——比如,一种先天病要是得到20岁才导致人死,说不定他就已经来得及留下劣质的后代了,没法快速绝种。所以,我觉得那些随便骂就能骂死的人,肯定小屁孩阶段就被人骂死,所以绝种了。”

    冯见雄这番话,自然是借用了后世尤瓦尔.赫拉利的著作中的脑洞。而如今赫拉利还是个在念书的籍籍无名小扑街呢。

    “……我觉得你上法律可惜了,你应该去学生物。”史妮可诚恳地说。

    “别被他骗了,他就懂点生物皮毛吧,只是扯淡的本事强。要我说你该求丁理慧,到校台主持一个脱口秀。”还是虞美琴了解他,立刻戳穿了冯见雄的真实实力。

    “行了,这不是你们先追着我问的么。唱歌唱歌~”冯见雄打住了妹子们的碎碎念,给自己点了一首我伦的新歌《发如雪》。

    ……

    一行人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酣畅淋漓地唱到了晚上10点左右才闪人。

    期间,还是史妮可谨慎,给二班认识的同学打了个电话打探消息,确认翁得臣已经缓过来了,并没有生命危险。

    医生照了颅骨CT之后的结论,是少量颅内毛细血管溢血,只有几毫升,不用手术,但是应该卧床静养一周,开药等待自然吸收——脑溢血这种毛病,一般颅内积压几十毫升以上,才需要立刻开颅手术吸出来。如果是10毫升以下,可以靠人体的自然排泄吸收,一般吃了专门的代谢加速药物后,一天的代谢量可以达到1点5毫升。

    也亏得翁得臣年轻,毛细血管自愈能力比较强。

    大学城地处郊区,市政为了省电,路灯杆子规划的时候都是40米的间距,还只有单排,到了10点以后还隔一盏开一盏,有些地方黑漆漆。

    也亏的眼下是05年,距离《C**45-2006:城市道路照明设计标准》实施还有一年,不然光是规划时候的偷工减料,就能逮一些人。

    心情忐忑的妹子们不由自主一左一右抓住冯见雄的袖子,一路上聊天壮胆。

    “要不还是打个电动车吧?”还是虞美琴松口了,如此建议。

    “诶?来的时候不是你说要遵守校规、这种非法运营的车不安全的么?”冯见雄和史妮可都颇为好奇。

    “我现在反悔了不行啊!”虞美琴一甩冯见雄的袖子,对着一旁一辆早就在那儿晃前晃后想揽生意的电动三轮车招手,“喂,那个谁,去师大!”

    开车的师傅瞅了一眼:“三个人?五块!”

    虞美琴塞了一张五块过去,直接钻进车斗。其他人也跟上。

    冯见雄被妹子们挤得有些心猿意马:“本来我还不觉得这车不安全的,但是挤这么多人貌似真不安全了——平时这车只坐两个人。”

    “妮可,过来,坐姐腿上——”虞美琴不由分说揽着史妮可的腰,把她扯到自己腿上坐下,对冯见雄一撇嘴,“这样行了吧,我和妮可加起来也没180斤,比一个胖子还轻呢。”

    开车的师傅不时借着幽暗的灯光,朝后视镜里看。

    “啧啧,真是有本事,从KTV里出来,带两个女生,还这么和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