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23章 这种比赛还用得着美女主播?(书号:100473

第23章 这种比赛还用得着美女主播?

作者:浙东匹夫
    一周的时间很快。

    在上课、练手刷专利、准备辩论赛、参加社团活动跟同学混脸熟的忙碌中,很快就混了过去。

    冯见雄练手的那两个给工程师们凑职称用的实用新型权利要求书,也已经如期交到了刘渊明教授那儿。

    按照惯例,这种合作的回款是很慢的,总要等找好下家、申请通过审核,对方才会给钱。有些抠门的主儿,甚至会等自己单位的补偿奖金发下来,才给专利事务所钱——

    在大学、科研院所和国企,工程师/研究员**文和拿专利,那都是可以得到本单位几千块(省级论文/实用新型)到几万块(国家级论文/发明)不等的奖金的。

    不然,那些职称蠹说不定还真没钱写论文了——毕竟那些号称“职称仓库”的辣鸡省级期刊,如今可都是不仅没有稿费,还要明目张胆收两千块一页的“排版费”的。

    然而,这一次刘教授却是很敞亮。

    看过东西觉得没问题之后,都还没敲定下家,就直接结了4000块给冯见雄——按照2000块一个职称数据算的。虽然不是很高,但考虑到结算的干脆程度,也是很难得了。

    或许是因为刘教授看出了冯见雄这厮的前途不可限量吧。一个刚刚大一就有这种敏锐程度和业务能力的学生,总是值得被笼络一下的。

    在冯见雄眼中,他也不准备真靠做这种事儿来多少钱,或者说就算想,这门生意在金陵师大这个大环境下也跑不起量来。他更看重的是在自己还毫无执照、根基的时候,搭上刘教授这层关系。

    拿到钱之后的冯见雄,一边想着存下来,国庆回家的时候顺便向老姐证明一下自己能耐了,让老姐支持自己买电脑。

    另外他也抽出几百块钱,买了套新西服。虽然牌子不好,只是国产的杉杉,好歹能让他在后续的辩论赛上看起来更加倜傥冷峻一些。

    这也不是专门为了辩论赛,以后总归会用到的。

    ……

    眼看就是月底。

    冯见雄和虞美琴他们队的辩题,也已经充分切磋磨合,就差临门一脚了。

    05年的9月30号刚好是个星期五,后面就是国庆黄金周了。

    按说为了防止回家路上堵车、避开高峰。大学生这种作息随性的群体多半会提前翘课、赶30号白天的车回家。

    但是,刚入学一个月的大一新生,还是自律比较严谨的一群人。此前三年被严谨管束的高中习气还未褪尽,总要再被大学校园腐蚀那么一年半载,才会流里流气起来。

    加之很多学生都是农村来的,对金陵这种还算有点旅游价值的中等都市挺好奇,很多人也就直接选择了长假在市内瞎逛。

    当天下午没课,1点半还没到,法学院队和新传院队之间的这场“新生杯”复赛赛场,就已经满满当当挤了几百个围观学生——赛场位于教学楼的小礼堂,比小组赛时用的阶梯教室更大。

    冯见雄和队友们进场的时候,也被这个场面微微惊到了。

    史妮可观察了一下观众席的情况,发现了一些异样:“怎么这么多人看?前面AB两组之间的复赛,也没那么多人围观啊。而且男生太多了,应该不光是我们院和新传院的人吧?”

    冯见雄穿着新西服,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本院的妹子们投来灼热目光的思想准备。

    但事实却是:场下的迷妹虽然众多,但冷漠的男生一样不在少数。

    其中不少男生还发出了不屑的嘘声,让他大感意外。

    金陵学界故老相传:金大的招牌金航的饭,师大的美女东大的汉,河海的流氓满街蹿。

    这些谚语可不是白说的:在金陵师大这种学校,法律和传媒这些适合女生的专业,女生占八成是很轻松的。

    如今场内男人占了一小半,肯定不正常。

    冯见雄分明还能听到一阵阵发生在男生之间,乃至男生对身边女生的窃窃私语:

    “法学院那个二辩,对,就是那个叫冯见雄的!”

    “长得倒是挺帅,可惜是个变态。”

    “听说在3DM上最近大火的《日在校园》,里面很多梗就是他神翻译的。”

    得,不用说,这些话肯定是翁得臣的人散布的。

    虽然那天的事儿,冯见雄凭借虞美琴的小米手环简易测谎、当面说清楚了、一切罪咎归于徐明那渣宅,还顺势把翁得臣‘喜欢陷害同学’的真面露披露给了汪主席。

    但这并不妨碍翁得臣的人,继续散布谣言。

    “看来光把那厮赶出院辩论队,反击的力度还是不够啊。既然想找死,就别怪我到时候赶尽杀绝了。”冯见雄内心无毒不丈夫地想着。

    他晃了晃脑袋,把对付翁得臣的念头先驱赶出去,压低声音问一旁的虞美琴:“炮姐,你说今天咋这么多男生?好多明显不是咱这两个院的吧?”

    虞美琴冷哼一声:“这都没看出来?你往对面前排那边看,有校广播电台的人在采访呢——人家是新传院,这方面当然有资源。重点关照的比赛,都能有校报校台跟踪报道的。台下那些其他院的男生,估计就是来看校台的美女主播的吧。”

    冯见雄顺着虞美琴下巴指着地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拿着话筒的美女,以及其他几个拿着录音设备或者摄像机的跟班。

    普通的大学,是不可能有校办电视台的,但广播台肯定是有的。

    而一旦这个学校有开新闻传媒类专业,广播台肯定是被传媒系的学生给霸占了的。

    难怪这场比赛的第三方观战人数那么多,对手手上握着媒体优势呢。换做别的院,一场复赛根本没这么好的待遇。

    看来,这场比赛要是能赢了,影响力绝对比前一场的小组赛胜利大得多。

    不仅是因为这场比赛是淘汰赛、更重要。

    更是因为有充分的传媒资源介入。

    冯见雄突然很想感谢一下对方,居然为他作嫁。

    怀着这种玩味的心态,他倒忘了观察对面新传院的对手了,反而先仔细端详了一番那个校广播台的女主播,发现也没漂亮到多惊世骇俗。

    那是一个看上去也就1米68、长腿大胸的美女,留着个空气刘海的发型。凭心而论,还不如虞美琴的惊艳秀美、清丽脱俗。

    只是身材不错,脸蛋也软萌可爱,比史妮可勉强还在伯仲之间。

    “就这样子,能吸引这么多其他院的男生来现场捧场?”冯见雄有些不信。

    虞美琴冷哼一声,有些鄙夷:“你懂女人么?没听过校台的广播节目?”

    冯见雄想了想,貌似自己还真不听校台的广播节目。

    虽然在大学校园里,每天午休和晚餐的时候广播台都会播报一些东西。

    幸好,没等他承认,一旁的史妮可也有些好奇,就帮他一起问了:“哎呀炮姐你知道些啥就说嘛,我也没怎么听过校台的广播呢?怎么,难道那位学姐还有绝活儿?”

    虞美琴想了想,介绍说:“人家长得漂亮会卖萌,还在其次。作为校台的女主播,最关键的是声音软萌好听,简直有毒,很多男生本来不听广播的,都是被她的声音勾走的。”

    “噢……”冯见雄作醍醐灌顶状,很快就想到一个问题,“听起来,炮姐你跟她还有点熟?”

    虞美琴既然都说了,也就索性说完:“这个学姐……算是认识吧。她去年也是外院的大一新生,特招的播音主持系委培生,就是那种毕业后希望能到外语频道当女主播的。跟我算是同院不同系。

    上个学期的时候,她觉得做播音没啥意思,想改学新传院的编导系,就准备退学重新高考转专业,那时我俩还一块儿复习过。后来她可能是觉得高中知识忘太多了、成绩不行,放弃了重考——也是因祸得福,熬到学年末的时候,赶上政策变动,允许大一学年结束后,成绩前5%的新生直接校内转专业了,她就直接转去新传院了。否则,也该跟我一样重读大一吧。”

    史妮可听得有些云里雾里,除了唏嘘也没什么别的感受。

    主要是她不明白广电媒体是怎么运作的,所以虞美琴提到的那几个专业具体是干啥的,她完全不了解。

    冯见雄却比史妮可多几分社会阅历,也对传媒运作有些认识,立刻就听懂了。

    这就相当于一个原本综艺节目里的主持人,非要去改当后台的编导PD。或者说一个学表演的演员,非要该学导演/编剧。

    “好奇怪的想法,一般声音好脸好的女生,不都喜欢做前台工作的么?怎么会偏偏想要去做后台不露脸的事情?就算导演的社会地位比演员高,但是不容易快速混出头啊。看来也是个有故事的妹子。”

    冯见雄想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回路有些过于发散和跳跃了。

    管它新传院整出多大的排场呢?只要赢了比赛,对方提前准备的这些宣传资源,就都是为他准备的了。

    有美女主播报道,正好有利于他打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