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6章 连根拔起(书号:100473

第6章 连根拔起

作者:浙东匹夫
    “请反方三辩注意比赛规则!现在是交叉提问环节!你的提问机会刚才已经用过了,你现在只能回答正方三辩的问题。如果你有疑问,可以在自由辩论环节继续!”

    果然,下一秒钟,主持人苏勤帮冯见雄解围了。

    还把数科院这边好不容易带起来的节奏打落深渊。

    数科院的人这才注意到:他们的三辩刚才已经被气羞到了连比赛规则和如今处在哪个环节都忘了的程度!

    这可是辩论赛!以冷静缜密为荣的斗智场!

    如果一方被对方激得恼羞成怒到连比赛规则都忘了,可见其心智是何等的大乱。

    这对于一方在评审团眼中的实力和形象,可是一种重挫的打击。

    冯见雄岁月静好地收割了一波印象分,冷静到可怕。

    然后,他才慢条斯理地开口:

    “尊敬的主持人,其实我是很想回答对方辩友这个反问的。只是为了尊重比赛规则,所以我刚才没有马上回答。现在我希望申请:如果主持人和对方辩友都同意,我的回答并不会浪费最后一个提问机会,并且不限制我陈述这个问题的时间,那么我就可以马上回答。请主持人裁决!”

    “哗……”

    又是满场哗然。

    刚才秦明仁这个反问,所有人细细咀嚼分析之后,都觉得是很难回答的。

    而此前冯见雄的局部胜利,在大多数人眼里只是打了一个让人猝不及防的擦边球。

    他们都觉得,冯见雄肯定要依靠比赛规则,把这个反问先回避过去了。

    谁知他居然如此托大!

    这态度,摆明了就是在说:哥一个“防反”技能秒杀你,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只不过比赛规则不允许你打我,所以我尊重比赛规则,不发动防反技能。

    如果规则和你都愿意被我防反,那我也不介意直接秒了你!

    简直把对方的诘难视若无物啊!

    苏勤也是精神一振,其实他也很想听冯见雄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的。摆着主持人的架子沉吟了几秒之后,他端着官腔严肃地问数科院三辩:“反方三辩,你是否同意对方的建议?”

    “我……我……我当然同意!”气势被压到的秦明仁,重新慌乱了起来。

    冯见雄微微一笑,便开始侃侃而谈:

    “刚才对方辩友质疑,说‘如果那些仁人志士在绝境中的义举,不是因为谈道德,还能是因为别的什么动机’?我现在就可以正面回答。

    众所周知,道德是什么?那只是一种人类社会用于规范人类行为的行为准则。

    请注意缩句:道德是一种行为规范的准则。

    这句话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就意味着,人类社会有很多种行为规范准则,而道德只是其中之一。

    那么,常见的其他社会行为规范准则又有哪些呢?各家学说都大同小异,我知道对方辩友是学数学的,对法理学不太了解,就不欺负他了,我直接挑一个学派公布答案。

    比如,根据‘功利主义法学学派’大师布莱克斯通和吉米.边沁的学说,人类社会的行为规范准则,大致可以分为自然、道德、法律、宗教四大类。

    在布莱克斯通的分法里,自然又叫**,是‘顺从人类天性本欲’的行为准则。后面三个,多多少少是违背了人类自然天性的,但具体的违背方式又略有不同。

    道德,是明知坏事不可为,主动内发地自我约束不愿为。

    法律,是明知坏事不可为,被动被外界强制约束不敢为。

    宗教,是不知坏事为何不可为,但是被外界洗脑,不知其所以不然,而依然不为。

    正如我方辩友所说,对方举的那些虽然贫寒,但是还没到彻底饿死程度的穷人例子当中,或许只能证明‘有些仁人志士对温饱的阈值比正常人更低、他们的心智更坚定’,所以这些例子并不能用来证明‘他们连温饱都没有、依然在谈道德’这个论点,因为他们还温饱着呢。

    而对于对方辩友后来举的‘为了义举连生命都可以放弃的人’这一类例子,我则不禁要问:或许他们真的不温饱了,但是这种拼死一击的勇气,真的是因为道德么?

    明朝那么多言官御史,他们追求被皇帝廷杖打死,也要‘仗义执言’,但是谁都知道这其中大多数人是为了追求‘青史留名’。我不认为这种人是基于道德,反而认为这是一种毫无人性的宗教洗脑,一种已经不知道在为何而奋斗的人,对已经支出的沉没成本的疯狂追捧——就像海瑞让他的女儿饿死,这根本跟道德毫无关系!

    那些堵枪眼炸碉堡的……对不起,为了政治正确,我无意评价那些人,但是大家也可以抛开政治正确自己扪心想一想。所谓的‘军人荣誉感’有时候又何尝不是一种宗教式的崇拜?我不认为这个世上的道德,是以号召人去死来实践的——我的回答完了。”

    寂静,令人恐惧的短暂寂静。

    主持人苏勤的眼神,睁得跟铜铃一样大,血丝暴出。

    虞美琴目光迷离,怅然若失。

    作为冯见雄队友的史妮可,则是与有荣焉,觉得自己在发飘。

    已经没什么事儿了的陈思聪和付一鸣,则是羞愧佩服百感交集。

    翁得臣已经麻木了。

    场下法学院的妹子们,屏息凝神,似乎在害怕错过回音。

    数科院那边的,则浑身无力,似乎比赛已经结束了。

    可是实际上比赛还有20分钟呢——15分钟自由辩论,加上两边的总结陈词。

    然而,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比赛已经分出胜负了?

    “这个是什么角度?太意外了!居然有人不从‘穷到死也能做好事’这个角度进行事实和行为层面的反驳,却从‘就算穷到死的人做了好事,也不能证明他是基于道德才做好事’这个动机和思想的衔接软肋下刀子?”

    “而且按照那个什么布莱克斯通还有吉米啥啥啥的……貌似是俩英国学者?的那个法理学说来走的话,所有不是内生自发、毫无目的的自律,都算‘宗教’准则的调整的话,今天这个题目就没法辩了啊!”

    ……

    一分钟后,自由辩论环节开始。

    数科院拼命进攻,但是很乱,没有章法。

    因为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冯见雄的反击角度,一丝一毫这方面的赛前准备都没做。

    而临场并不能百度,并不能查资料传纸条,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法学院这边却赫然发现,冯见雄刚才组织的这套逻辑,简直就是一个让人猝不及防的万金油。

    “堵枪眼的人高尚?说不定他只是想以死换取一个上《真理报》的名声呢!你怎么证明他就是为了伟大正义的事业?”

    “文死谏、武死战?一个道理!”

    “连伯夷叔齐说不定都是为了上《史记》,或者纯粹因为此前地位太高,被自己的名声给绑架了没法回头。”

    “道德绑架也叫道德?都是被逼的,不是真心的。当道德变成道德绑架时,那已经是一种宗教狂热了!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的,才有资格叫道德!”

    这些话,有些可以直接说,有些为了政治正确不能直接说。

    但是法学院的新生做这方面的文辞修饰才能还是很不错的,何况自由辩论中大部分时候都是冯见雄CARRY全场,数科院的节奏很快就被带崩了。

    数科院的秦明仁带着队友拼死抵抗,却节节败退。

    很快,就到了最后的总结陈词阶段。

    反方总结陈词,一部分是提前写好的,然而念的时候数科院四辩数次中断,临时改口,有些设定好的话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在此情此景念出来了。

    而史妮可这边总结陈词时,却是意气风发。

    冯见雄为她准备了三套方案,而目前的形势显然最适合直接念第一份、也是冯见雄花精力最多的那一份。

    史妮可声音萌萌哒而又温柔婉转、纯良质朴地说了一堆长篇大论:

    “……同学,知不知道经济学上有一个叫做‘沉没成本’的概念?就是说一个人如果在一件事情上此前砸入的、已经不可能收回来的成本越多,他就越难抽身回头、改弦更张。比如一个清官已经拼了五十年的名声不收黑钱,那他显然是想要清廉到死。想让他晚节不保的代价也就比腐化一个正常人大得多!

    很多讲了一辈子道德的人,在平时可能是真的基于道德在做好事。但面临生死抉择时,说不定就只是因为一辈子已经在道德这方面的名声里投入太多沉没成本,所以只能用宗教式的愚忠撑满人生的最后一程……

    上述种种常识,都足以证明很多对方辩友在本场中已经举到的乃至没有举到的‘没有温饱也要谈道德’的例子,其实都是经不起动机推敲的,我们实在不想一一赘述……”

    当史妮可坐下之后,数科院那边的观众席已经只剩下哀鸿遍野地唏嘘了。

    主持人苏勤竟然也回味了几十秒,然后才慨然宣布:“现在我宣布,比赛结束,请大家休息等待评审团讨论结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