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喷神 > 第1章 蒙冤(书号:100473

第1章 蒙冤

作者:浙东匹夫
    2005年9月,开学季的一天。

    江南省省会金陵,城西的仙林大学城,有一所忝列211的学校,名叫金陵师范大学。

    此时此刻,学生活动中心一间门口挂着“法学院学生会”字样招牌的房间里,一群即将参加学校“新生杯”辩论赛的法学生,正在里面激烈的争吵。

    “新生杯”辩论赛是金陵师大一项有多年传统的校内赛事了。每年开学季,都会让各院从大一新生中抽取口才好的同学组队,进行院际比拼。

    还有一个多小时,法学院队的第三场小组赛就要开赛了,而即将上场的队员们,这几天里竟然一次都没排练过——这事儿显然是工作沟通中出了漏子,需要找一个人出来背锅。相关人员此刻便是在急着扯皮、推卸责任。

    “你们冤枉我!前天翁得臣只是通知让我上场!但没有交代我组织全队排练啊!”

    一个俊朗瘦削、略显弱气的男生高声叫屈,还转向坐在会议桌主座的学长辩解:“汪主席,您要相信我,我只是个替补队员,有什么权力号召大家准备比赛?大家根本不听我的!”

    出言辩解的这个新生,名叫冯见雄,是辩论队的一名替补队员。

    居中评判的那个学长名叫汪道一,今年大三,是院学生会主席。

    而汪道一另一侧,还坐了三个学生,也是院新生辩论队的队员,他们的陈述恰好和冯见雄相左。

    一个略显阴鸷、但非要摆出副悲天悯人表情的学生,沉稳地说:“冯同学,你忘了组织大家排练,那本来也没什么。反正我们已经出线了,这场比赛不重要。

    但你这样推卸责任就不好了嘛!前天晚上我是不是通知过你,说我和虞美琴同学要弄新院刊的事儿,忙不开,所以这场比赛让你和史妮可同学顶替上场?你敢说没有这回事儿?”

    这个故作好人的学生,名叫翁得臣,是这个辩论队的队长,也是院学生会新闻部的副部长。

    他跟冯见雄一样,也是大一新生。

    按说依照惯例,大一学生刚入学,就算被院学生会招新看中了,那也得先当“干事”,混到大二才有资格提部长或者副部长。

    然而这翁得臣却是一个异数。因为他父母都是金陵师大的中层干部,做政工和党务类工作的。翁得臣中学念的就是师大附中,保送上来的。

    汪主席也知道他的背景,才让他大一就直接当了副部长。

    加上翁得臣虽然口才不算太好,但至少相比于其他刚刚脱离题海战的腼腆新生而言,他的脸皮够厚、人前高谈阔论不怯场,便轻易捞到了辩论队队长职务。

    面对翁得臣似退实进的指控,社会阅历不足的冯见雄急得脸都红了:“你……你那天晚上明明只说要我上场,根本没让我组织大家排练啊!再说当时你连辩题都没告诉我……”

    可惜,冯见雄都没机会把话说完,另外两个上场队员陈思聪和付一鸣纷纷站在翁得臣的立场上作证:

    “冯同学,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们都知道翁部长前天晚上专门交代过你了,昨天上午我们都还分别问过你,要不要组织排练,你说不用……”

    冯见雄急忙自辩:“我哪有说不用了!我明明是说我不知道安排……”

    “够了!”学生会主席汪道一不想再看这种推卸责任的闹剧。

    在汪道一内心,这才多大点事儿?不就是一场无关紧要的小组赛,参赛队员因为沟通不畅、忘了排练准备了么?

    误了事儿,认错就是了,何必这样推卸责任?

    于是他铁口直断地下了结论:“冯同学,错了就是错了,我不认为他们三个会一起诬陷你。现在还有一个小时开赛,你们就当临阵磨枪,赶紧准备一下!”

    “可是,我真的是冤枉的!”冯见雄想不通为什么陈同学和付同学居然帮翁部长陷害自己。

    他从小清白正直,没见识过什么**的斗争。此时被人冤枉,一时气急,血压飙升,眼前一黑,竟然有些晕眩。

    冯见雄旁边还坐着一个女生,正是刚才翁得臣话语中提及的另一名替补队员“史妮可”。

    对于其他几名同学在争吵的事情,史妮可毫不知情,只是静静地旁观。

    此刻她见冯见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似乎受了莫大的冤屈,有些晕眩,便连忙扶住对方。

    “冯同学?你没事儿?”

    ……

    见冯见雄被说晕过去了,汪道一也觉得老大没趣,宣布休会,大家先冷静一下,各自准备。

    付一鸣和陈思聪帮着把冯见雄掺扶到隔壁休息室的沙发上,留下史妮可照顾冯见雄,他们二人便匆匆离开。

    翁得臣正在门口候着,陈思聪一看到他,就碎步走过去,惴惴不安地商量:“翁部长,刚才我们都按您吩咐的说了……但这事儿会不会穿帮啊?没想到冯见雄这小子心理素质这么差,被冤枉一次就憋屈成这样,不会出事儿?”

    翁得臣拍拍陈思聪的肩膀,和蔼地说:“小陈,冯见雄这个废柴,就这么差的心理素质,还能为院队做什么贡献?今天下午这场比赛,是注定了该输的。你和小付的水平,我是看在眼里的。要是没点儿借口就发挥失常,到时候院里那些啦啦队捧场的女生会怎么看你们?我这都是为了大家好!”

    翁得臣这样推心置腹地说了,半推半就的陈思聪和付一鸣也不好再说啥,低着头内疚地不言不语,算是默认了。

    原来,学校为了让“新生杯”辩论赛看上去正规一些、防止最强的几支队伍在一开始就碰掉,所以设置的是小组赛加淘汰赛的赛制——金陵师大一共有将近30个院系,大致上分组就跟世界杯差不多。

    而今天下午法学院队即将参加的c组第三轮小组赛,要对阵本组最强的一个对手,数科院。

    目前在c组,法学院和数科院前两场都是全胜,已经提前出线了。今天的第三场,只是决定出线名次。c组第一下场对战d组第二,c组第二对d组第一。

    本来,大家都该是拼出全力,奋勇争先的。

    可惜的是,学校辩论赛终究不如世界杯那么严密——世界杯上,小组赛最后一轮是同时开球的,防的就是默契让球。

    而“新生杯”的c组和d组最后一场比赛,不是同时开始的,d组已经在两天前先比完了。

    d组公认最强的新传院居然在最后一**意失手输了,仅以小组第二出线。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c组谁力拼了第一名,反而要去和理论上d组更强、只是偶然失手的新传院拼复赛。

    然后,翁得臣考虑到这个问题之后,就开始上替补队员,希望故意放水输一场,复赛避开新传院。

    然而,他又不愿意自己亲自出场输比赛、在本院女生们面前丢人。于是他就安排了一招:

    首先,他利用自己在院学生会新闻部做事的便利,前天临时打报告说想弄一本新生院刊,以忙那事儿、没时间为由,把自己以及一个看上眼的妹子队友摘了出去。换上了冯见雄和史妮可这两个替补。

    其次,他通知冯见雄参加比赛时,并未授权他全权组织队友们排练。但是却背地里跟陈思聪和付一鸣串通口供,一口咬定“已经让冯见雄组织了,陈思聪和付一鸣也问过冯见雄要不要排练,是冯见雄没有责任心,不召集练习”。为陈思聪和付一鸣输掉比赛找借口。

    陈、付二人都知道翁得臣的父母是学校中层干部,有背景有势力,便勉强答应串通,众口一词把责任推给冯见雄。

    按说,刚刚进入大学的少年人,人心多半淳朴,不该这么勾心斗角的。那些宫斗的恶心事儿,着实是百里无一。

    而事实上,说句良心话,这一届的法学院的新生,也几乎都是好人。

    只可惜,翁得臣却因为父母搞政工出身的关系,从小耳濡目染各种挖坑下套、吮痈舐痔的丑事,所以陷害起人来才如此纯熟。

    然而,千算万算,翁得臣却没想到冯见雄那废柴居然心理素质那么差,经不起冤枉,竟然气晕了。而陈思聪和付一鸣也没见过世面,因此慌了手脚,开始对是否该继续配合翁得臣动摇起来。

    翁得臣只得好生安抚一番陈、付二人,让他们宽心。

    此时,史妮可恰好打了翁得臣的手机,打断了三人的串供。

    翁得臣接起电话嗯嗯啊啊了几句,转头拍拍陈、付二人的肩膀,转述说:“行了,史同学说冯见雄已经醒了。这事儿就这样,一切按计划办。一会儿随便辩两句,输给数科院就行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