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世婚 > 第476章 春日(结局)(书号:10979

第476章 春日(结局)

作者:意千重
    正逢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的时节,林谨容右在新家的小阁楼上,看到一艘乌篷船顺流而下,穿过家门前的石拱桥,停在了门前的码头上,一个穿着青衣的鼻子手里握着一把油纸伞,带着一个十来岁的童子轻飘飘地下了船,站在她家门前,仰着头往上看。

    正当午后,日光把他微微仰起的脸照得分分明明,风把他的青布袍子吹得飘起又落下。他其实还年轻,不过是二十六七的年纪,人也其实长得很清秀,可眉眼间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寂寞。

    林谨容手里举着的那枝红梅掉到了地上,随即不顾一旁荔枝的嗔怪,提着裙子“蹬蹬蹬”冲下了阁楼,朝着陆缄的书房跑去:“二郎,二郎,快出奔迎客!”

    陆缄正低头写信,闻言匆忙放了笔抬头道:“谁来了?看你这模样,莫非是陶家或者是林家来人了?”

    “不是。”林谨容跑得微微气喘,含了笑道:“我刚才想把阁楼布置出来,方便在那里晒太阳看看书分分茶做做针线活儿,正想将红梅插了瓶,就看到有船顺河而来,停在家门前,你猜不到船上下来个什么人。”

    陆缄道:“猜不着,莫非是杨茉?不是说她这段日子不方便出门的么?”

    林谨容抱定他的胳膊笑道:“猜着一半了,再猜!”

    陆缄猛地想到一个人,心里又是喜欢又微微有些发酸,便只是摇头:“我又不是千里眼顺风耳,哪里猜得着?猜不着,猜不着,不猜了!”

    林谨容见他不配合只得道:“是吴襄啊!”

    “是他啊!那我得赶紧去接他。”陆缄lù了个笑,看向林谨容:“莫非你打算跟着我跑到大门口去迎接客人?快去准备茶水饭食!”

    林谨容轻轻一拍手:“是了,他远道而来,我还得让人去收拾屋子才是!”言罢一溜烟去了。

    陆缄在原地立了片刻,大声道:“来人,备水与我梳洗!”匆匆忙忙换了件七成新的新衣服,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方快步迎了出去。

    吴襄已然被人迎了进来,正**在园子里观赏一株盛放的老梅火红的梅huā衬着他的青衣,凭空让人生出茕茕而立的孤寂感。陆缄所有的小心思顿时dàng然无存,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茂宏?”

    吴襄回头看着他微微一笑:“敏行。”

    二人对视片刻,同时上前一步,伸出拳头撞在一起连口里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样的:“见到你真好!”不胜唏嘘。

    林谨容快快乐乐地把饭食备好才猛然想起来,吴襄的祖母去世了,他还在孝中,不能用荤,便又撤了,让人重新做了一桌精致的素饭菜。待得领着人送过去,陆缄已然带着吴襄见过了家里的长辈,领了毅郎出来跪拜。

    毅郎行礼毕好奇地交握着两只白胖的小手,仰着头看着吴襄:“伯父从哪里来?我怎么没见过您?您家是哪里的啊?他们说您坐船来的,我也坐过船,很大的船。”

    陆缄忍不住沉了脸:“没规矩!”

    吴襄并不以为意,揉揉毅郎的发顶笑道:“你这个儿子的xìng子谁也不像他和谁都这样自来熟的?“也不是,兴许是看你面善,所以话特别多。”林谨容从外面进来,含了笑与吴襄见礼:“吴二哥,见到你真高兴。”想问吴襄他的长兄如何了,却不敢问只得道:“家里都好?”

    吴襄含了笑默默打量了她一番,轻声道:“都好。现下都在华亭,

    县住着呢,我家那边有铺子,我大哥的伤养得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大碍,就是祖母她老人家……不得归乡。”

    林谨容叹了口气道:“节哀。”

    吴襄洒脱地一笑:“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旁的倒也没什么,只是觉得她老人家兴许很疼,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受那个罪。”

    林谨容给他说得鼻子发酸,赶紧掩饰过去:“想必是饿了,先吃饭,酒也是素酒,不碍事的,你们慢慢聊。来了就多住些日子吧,我去给你收拾屋子。”又吩咐毅郎:“给你吴家伯父行礼告辞。”

    毅郎不想走,正要找借口,林谨容就轻轻咳嗽了一声,偷眼瞧去,只见林谨容的脸sè难看得很,立即见风使舵,像模像样地给吴襄行了个礼,笑道:“伯父,你在我家多玩几天啊。”

    吴襄啼笑皆非,蹲下去看着他道:“好。不过我喜欢吃糖,你可舍得?”

    毅郎扭着手指犹豫片刻,嘻嘻笑道:“你问我爹爹!我管不了。

    几个大人不由哈哈大笑,倒冲散了几分伤感之意。

    待得林谨容母子走了出去,陆缄招呼吴襄入席,二人就别后之事说了许久,席间的菜都换了冷了几回,一直到月上中天还在喝。

    素酒虽淡,喝多了仍然醉人。林谨容心中牵挂,少不得做了醒酒汤亲自送过去,行到廊下,却听见吴襄道:“二郎,你还记得当年毅郎刚出生时你给我写的那封信么?”

    陆缄默了默,好半天才道:“记得。”只听吴襄突地笑了一声,道:“二郎,不是我笑话你,你有时候委实有些小心眼的。你那个信啊,写得,责啧”

    “你喝醉了吧?我不和你计较。”陆缄有些恼羞成怒:“不是你莫名其妙送她什么金镶白玉梅huā簪,我会那样说?你自己做事不地道!”吴襄哈哈大笑起来:“二郎啊二郎……”陆缄有些粗鲁的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借酒装疯!”吴褒低声道:“我告诉你因由你还记得那一年,阿容和你定了亲,坊间突然传言说她做生意如何如何,你们不得不提前成亲的那件事么?是我。当时都听人家说谁谁怎么厉害,我不忿,就多了一句悄,说是阿容做的,原意是觉着这件事是好事,她有才有能,可不曾想后来竟给有心人传成了那个样子。过后我很后悔,却没有勇气和她承认错误,只好借着我表妹给她送添妆礼的机会送了她那对簪子可没想到一句谎话要用十句去遮挡……”

    原来是这个因由。林谨容淡定地听着,豆儿却是恨得牙痒:“吴二爷脑子里少根筋吧!”

    林谨容笑了笑,命双全将醒酒汤送进去,并把她的话传到:“素酒虽淡,仍然会醉人,二位爷把该说的话说完就少说两句醉话,早点歇下吧。”回到房里,林谨容也不等陆缄,先行洗了躺áng,才躺下没多久,就听见双全在外头给陆缄行礼问安,索xìng闭了眼装睡。

    “你睡着了?”chuáng微微一沉,陆缄挨着她躺下来,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腰。

    林谨容淡淡地道:“洗了再来。”

    陆缄讨好地道:“洗过了,洗了才敢来的,不信你闻闻?你才让人送了醒酒汤去,我们就散了。”

    林谨容“哼”了一声,并不多话。

    陆缄便mō黑从她身上爬过去,翻到她对面与她面对面的躺着,自言自语地道:“刚才和吴襄说了好多话。,…

    “嗯哼。”林谨容倒理不理的。

    陆缄的手很自觉地往她衣襟里钻:“他在华,亭,县那边相看了个姑娘,是当地的望族,原本之前就禀告了家中要行聘的,怎奈遇到了那件事。这回要等他出了孝才能议了。”想想又加了一句:“他好像tǐng满意的。”“那就好。”林谨容听到这个倒是真的高兴起来了,按住陆缄的手:“我好像听到你们说什么白玉梅huā簪?”“恩啊。”陆缄含糊不清地敷衍了一句,道:“咱们恐怕得派人去接祖母过来。”

    已经过去的事情,点到为止,林谨容本来也无意非得和他争个明白,便顺着他的话头问他:“行啊。前几日母亲也在与我说起祖母来,说是二叔父他们信也不写,也不知道祖母在那边过得可如意。既然想接,便去接吧。只是好生生的怎会突然想起这个来?”

    陆缄成功转移她的注意力,不lù声sè地松了口气,低声道:“吴襄告诉我,前些日子陆经领着三弟妹和力郎搬到了华,亭嗫,打算独自单干准备亲自跑海运。”

    林谨容奇道:“那是为何?原来不是好好的么?”二房可是一直抱成团一致对外的。

    陆缄趁机挨近她,1小动作不断:“你记得祖父特意留给五弟的那个铺子么,就是那个铺子惹的祸。”原来陆纶写信去太明府要他的铺子,陆建中不给他,他倒也没强求,陆绍、陆经兄弟却为这个铺子打了架。现在生意不好做,那铺子是最挣钱的铺子,谁都想要,陆绍攻汗陆经毒杀亲弟,用心恶毒,说不敢和陆经共处在一个屋檐下。

    陆经一气之下便闹着要分家,闹了两个多月,陆老太太就说,那就分吧,再下去要成仇了。陆建中虽然不得已分了,却气得病了,到现在也没能起身。

    林谨容听完,静静地道:“明日一早我就安排人去接祖母过来。”有陆老太太和林玉珍做个伴,倒也不错。

    月光透过窗棂照进来,把房里的陈设浸染上一层淡银sè,陆缄搂紧了林谨容,轻声道:“母亲同我说了,不拘我起复后会去哪里,都让你和毅郎陪我一起去,多生几个孩儿才好。家里有她,不用担心,只是有空别忘了回家看看。”!。本章节由网书友发布 www.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