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杀神 > 第九百八十六章 送他们上路(书号:979

第九百八十六章 送他们上路

作者:逆苍天
    一曹杂声传来后,战舰卜许多乘客都神色不安,各个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般来说,在星河中航行很容易碰到别的战舰,除非敌对势力,不太容易发生冲突,但是如果有人不经过允许,直接登船,那态度就值得商洽了。

    莱纳德身居战舰高位,脸色冷峻,听到声音也不由地看向那个方向,他只是瞄了一眼,神情轰然一震,猛地从高高看台上飞了下来,扬声喝道:“我们是流云的人,你们为何突然登船,各位莫不成不懂得规矩?”

    十来名神王、源神境的武者,从战舰各个角落冒头,肃穆的站到莱纳德身旁,脸色都难看起来。

    石岩、费兰、莉安娜、卡托四人登船,旁若无人的朝着左诗的方向行去,一见莱纳德一行流云武者堵在前方,石岩微微皱眉,也不搭理他,又往前缓缓踱步。

    莱纳德身旁一人上前一步,铁青着脸试图拦阻。

    卡托眼睛一翻,嘿嘿怪笑起来,周身一股混乱奥义倏地扭曲出来,神体如涡旋一般,传来莫大的恐怖吸扯力,将那人扭动的神体狼狈往他冲去。

    “滚!”

    卡托哈哈大笑,力量骤然一外放,汹涌波动如潮汐滚出来,带着那人横飞数百米,从战舰一头倒飞向另外一头,神体如被荆棘抽打了,一道道深深血痕显现出来。

    莱纳德脸色猛地变了,忌惮的看向卡托,又深深盯着费兰、莉安娜,神情愈发严峻。

    石岩熟视无睹,淡漠的继续朝着目标行去,旁边流云和许多武者见他走动下意识的躲避开来,眼神敬畏。

    “发生了什么?有战斗么?”玄冥佝偻的身徒然挺直,精神头一下上来了“如果流云有了麻烦,肯定便不会在意我们,我们不用着急脱离战舰,先看看情况再说。”

    左诗娇憨的轻点头,默默看向声音喧嚣的方向。

    倏地,她干净的眼眸骤然崔璨,娇躯一僵,丰泽的红唇微微张开如见到极其不可思议的事物,下意识的喘了一口气。

    左诗呆滞了数秒,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猛地尖叫起来:“石岩哥哥!”

    玄冥神体一顿脑海轰然一震,不由看向来人,旋即视线再也没移转,霍然振奋起来。

    石岩灼灼目光,越过一道道身影径直落向高挺的情影,阴沉的脸上绽出一个热烈笑容“果然是你们。”

    左诗兴奋的点头,“是呀是呀,是我们,就是我们!石岩哥哥,你你怎会出现在玛琊星域?你,你怎会在这儿?”她有些语无伦次,“我爷爷和父亲呢,他们,他们还好么?他们在神恩大陆生活的如何?没有事情吧?”

    “他们都在玛琊星域。”石岩长长松了一口气,淡然一笑,讲话间已来到左诗面前。

    玄冥深深盯着石岩,心里面的震撼简直难以言喻,在玛琊星域再见这个青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知道这青年在永夜森林的举动,整合各族和鬼纹族、尸族、暗灵族争斗,还曾想借助于妖族之力,那一次战斗他暗暗关注,见证了永夜森林八极炼狱城的登顶,将鬼纹族、尸族、暗灵族逐出永夜森林,保全他势力不受侵害。

    时隔多年,没想到能够在此地相逢,他放开神识默默感知了一下,脑海传来种种紊乱的情绪,怎么也安定不起来。

    ……感知不出,他的境界比我还要高深?

    玄冥一呆,徒然眼睛发亮,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怔在那儿一动不动。

    “下是何人?”莱纳德声音传来,带着流云的武者阴沉着脸,聚集在石岩身旁,语气显得有些慎重不安,“我们是西南流云的人,和下无冤无仇,为何强行登上我们战舰?”

    左诗、玄冥一见他过来,脸上怒意不自禁的显现出来,左诗更是凶狠的瞪了莱纳德一眼。

    不知道为何,石岩到来之后,她忽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心安,可她却不知道石岩真实境界,还是有些担忧,冲石岩压低声音道:“流云是西南一股很强悍的势力,首领在虚神二重天境界,石岩哥哥,你能……能带我们走吧?”她语气有些不确定。

    左诗、玄冥在玛琊星域生活的很艰难,可谓是步步凶险,多年来见识了太多强悍人物,在他俩心中“流云”这种势力已经极为恐怖的。

    她不想石岩和对方发生冲突,只想尽早脱离战舰,能够不受“流云”侵害在她来看,已经是最完美的结局了。

    “流云?”石岩摇了摇头,“没有听过的势力,应该很弱吧?”

    左诗愕然,旋即连忙道:“很强大的!”

    石岩淡然一笑,道:“刚刚你和他们发生了争吵,怎么一回事?”

    “下如果和他俩有旧做主可以不计较他们的事情,让他们与我们一并进入暗影鬼狱。”莱纳德心一沉,急忙表态。

    “谁让你讲话了?闭嘴!”卡托一瞪眼,一脸戾气的冷哼,浑身煞气涌动。

    莱纳德脸色铁青,嘴唇蠕动了一下,却乖乖不讲话。

    左诗、玄冥讶然,看看莱纳德,叉看了看石岩身旁的卡托,有种做梦一般的威觉。

    一路上行来,莱纳德身为头目可谓是横行无忌,在船上无人胆敢与他言语冲突,更不要提呵斥他了?

    在这一艘船上,莱纳德便是真正的主人,甚至能主宰船上武者的生死,可以找各种借。为非作歹。

    可在那个凶凶的人面前,他竟然真的闭嘴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左诗脑里全是问号,惊惧不安的看向卡托,一头雾水。

    “他们刻意刁难,想……让诗陪他……”玄冥沉吟一下,迅速将情况讲述了一遍,话到后来,玄冥眼神渐渐阴冷起来,“他刚刚说了,要么我们被抛下战舰,我们让左诗陪他饮酒作乐。”

    玄冥讲话之时,石岩阴森森的目光在莱纳德身上缓缓游动着,被他目光盯着,莱纳德泛出强烈不安,总觉得身上会发生不妙。

    莱纳德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壮了壮胆,厉声道:“我是流云的人!”

    “说了是不知名的势力了。”石岩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行了,就到这里吧,送他们上路。”

    莱纳德和流云武者旋即一呆。

    周围众多的围观者也愣住了,一时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石岩所言的上路,到底指什么。

    然而,下一刻他们便明白石岩口中所谓的上路,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凄厉的惨叫旋即在寂静的船上撕裂而出。

    费兰、莉安娜、卡托三人仿佛妖魔化身,神态阴森狰狞,在流云武者中来回穿梭,在他们飞驰电闪之间,一名名流云武者如被厉鬼缠上,恐惧的尖叫着,不要命地的逃窜。

    鲜血挥洒出来,一道道身影被撕裂粉碎,被直接焚灭了灵魂祭台,直接给打的魂飞魄散。

    一路上耀武扬威的流云头目莱纳德,被那老妪一手按在头顶,神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如被泼了强浓酸,竟然短短时间化为一地血水,一身血肉气息加快的消散。

    他们甚至可以清晰看到莱纳德头骨一点点、消失的恐怖景象,只觉反胃,差一点都要吐出来

    形同厉鬼的女,仿佛妖魔化身,如黑暗的使者,将一名名流云武者扯入浓郁黑暗中,只听到黑暗中传来绝望的求饶声,旋即渐渐声音沉寂下来。

    暴戾的大汉嘿嘿狞笑着,抓鸡般抓住流云武者,以力量直接撕碎,那残暴凶厉的手段,让他们两腿发软,不自禁的神体抖颤起来

    费兰、莉安娜、卡托如饿狼入了羊窝,一路肆虐而过,在战舰上掀起腥风血雨。

    流云武者服饰上有标志,一眼便可以辨认出来,他们如同碾压一般,将视线所见的流云武者——绞杀不留一个活口。

    玄冥和左诗眼神呆滞,就在石岩身旁静止不动,如做梦般看着战舰上的血腥屠戮,看着那些在他们眼中高大强悍的流云武者,仿佛蝼蚁般被凶残灭掉,神情都有些恍惚起来。

    这,这真是流云神王、源神境的强大护卫么?

    两人彻底被惊住了。

    很快地,一共近百名流云武者一个不剩,化为满地碎骨,化为一滩滩血水,散落在战舰各个角落。

    石岩微微眯着眼,惬意的感受着一丝丝精气的渗透,脸上露出舒畅的笑容。

    玄冥、左诗依然沉溺在巨大惊骇中,未曾反应过来。

    卡托嘿嘿笑着走了过来,杀的兴起的他,暴戾的视线在残留的一名名乘客身上游走着,被他看到的人,都心惊胆颤,如坠入冰窟般,浑身僵直不敢动弹。

    “师兄,要不要杀干净了?其余的人,也能给我们带来益处啊。”卡托压低声音建议。

    他本就嗜杀凶残,知道石岩的奇妙吸收能力之后,便起了别的念头,想将战舰上那些境界低微者纷纷诛灭,好给自己的力量升华。

    费兰、莉安娜也看向石岩,眼神略显期待。

    卡托的话语很低,除了石岩、玄冥、左诗三人,别人听不见,只是看他眼神邪恶,都泛出强烈的不妙。

    石岩皱了皱眉头,漠然看向那些恐惧的各族武者,淡然说道:“都杀了吧。”

    卡托连连点头,一股凶煞之气几欲冲天而起。

    左诗俏脸一白,禁不住叫道:“石岩哥哥,别,别再杀人了,他们没……没欺负我,可以了,求你了,别让他们杀下去了。”

    左诗的尖叫,让众多围观者恐惧无比,一个个失声叫嚷起来,纷纷哭求,眼泪都出来了。

    石岩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下,挥手道:“行了,我们走。”

    卡托满脸失望,叹了一口气,无奈对费兰、莉安娜声说道:“可惜了……”

    费兰、莉安娜神态淡漠。

    “左诗、玄冥你们与我离开。”石岩冲他俩点了点头,带着他们飞走战舰,往星空幽暗一角行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