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杀神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威慑力!(书号:979

第七百七十九章 威慑力!

作者:逆苍天
    炼狱星一角n

    lì安娜、奥古多等人,皆是皱着眉头,看着底下的湖泊,神色诧异。

    亚兰和铁牧已经显现出来,石岩和老者的战斗平息后,他们眼见的场景,又恢复了正常。

    那一处战斗的区域,深陷底下的坑,清晰明了,千里之外,亚兰、铁牧交头接耳,似乎在说些。

    “石岩呢?”卡修恩皱眉,“刚刚有战斗发生,他们与谁交手了?莫不成,会是石岩?”

    “可能吧。”罗切斯特咧嘴,“可那小子去了何处?亚兰和铁牧如果和石岩交手,谁会取胜?”

    “势均力敌。”达勒眯着眼睛,“不过,看起来,亚兰、铁牧似乎胜了,石岩既然消失,应该被杀了吧?”这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卡修恩,你座下的两人,还是挺争气的啊,嘿嘿。”奥古多也咧嘴笑了起来,“石岩那小子,这段时间倒是杀了不少人,如今自作自受,被人所杀,也是理所当然。”

    “你指使了亚兰、铁牧?”lì安娜的脸色,徒然阴沉下来,暗青色的眼眸深处,显出一丝戾气。

    卡修恩吓了一跳,连连摇头,“怎么可能?我很看好石岩那小子的,我还招待过他,他在我的重力室内,与亚兰、铁牧交流过一番,依我看,绝不会他们三人动手。”

    给他这么一解释,lì安娜哼了一声,侄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刚刚的场景被某种力量遮掩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依我看,他们三人不会相互争夺。”镀天乐摸了摸下巴,不肯定的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卡修恩自顾的嘀咕了一句,心中好奇的要命。

    同样的。

    在天涅星的镀天奇,也是存着这个疑惑,他怔然看向那块巨大的明镜,愣了好一会儿才喃喃自语:“神国许久不曾有国师了,我知道,以前的国师,都在极道炼狱场内生活,那儿似乎有着他们的传承。看样子,这次试炼结束是时候给神国寻觅一个国师了,你上次事情办的怎样?”他看向紫耀。

    紫耀黛眉一拧,美眸闪出奇异的光泽,沉吟了许久,才摇了摇头,“他不打算担任国师一职。”

    “他的心结,还是不曾解开啊,看样子,我要亲自去一趟了。”镀天奇点了点头,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一点不意外,“那家伙,如今是烈焰星域硕果仅存的强大炼药师,如果他肯为神国出力神国将会造就更多强者出来。哎,如果神国有国师,在极道炼狱场得到前几任的传承,神国便有方向了,可惜,是我愧对了他。”

    紫耀沉默不语,脸色复杂,她依然不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不知道镀天奇所说的愧疚有没有关于她父母的死亡在内。

    “耀儿,你年龄不小了,有没有真正中意对象?”镀天奇突然来了一句。

    紫耀娇艳的脸蛋,泛出一缕配红略显羞涩的摇了摇头,‘(我暂时不想这些。”

    “前段时间九星商会的梵老,曾经向我说过一门亲事。

    梵老唯一的儿子,你也听过,梵天破,不论是境界还是背后的势力,都比奥格拉斯只强不弱。那梵天破在烈焰星域也是赫赫有名,品行也不错,人也英俊,据说各方面前很出众,梵老在九星商会的身份和地位,你也知道,如果说烈焰星域真有谁配得上你,那梵天破算是一个了,有没有兴趣?”

    “没。”紫耀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我暂时不考虑这类事。”

    “也好,让我也好好考虑考虑,嗯,你自己也努力点。”镀天奇眼睛倏地亮了一下,“虚神境乃是一个极大门槛,便是我,也不敢说能够无恙迈过。可我又必须这么做,一旦我有了意外,你最好找日星爆碎场的那个家伙,我想他会妥善安排你。”

    “父王,你若是有了意外,神国怎么办?”紫耀苦笑,“五大诸侯拥兵自重,各个势力强大,没有你,谁能压制他们?”

    镀天奇沉默下去,许久后,才淡然说道:“我相信他们对神国的忠诚。”

    “可达勒……”紫耀欲言又止。

    “不必多说”镀天奇呵斥一声,脸显怒容,“我突破之际,自会有安排”

    紫耀无奈,默默点头,视线重新落入那块明镜中央,没来由的,开始为石岩担心起来,不想看到他有什么意外。

    至于九星商会的梵天破,她侄是早有耳闻,知道对方绝对是个人物,可不知为何,她就是提不起一点兴趣来。

    极道炼狱场,一处禁地内。

    那懂得运用幻象迷惑人心的老头,神色淡然,在两条交叉的溪流处,静静的看着下面的游鱼。

    “你对这儿很熟悉?”石岩一步步走来,不急不缓,平静的可怕。

    “不错,这儿我非常熟悉,我之所以能够在几次极道炼狱场试炼中活下来,都是依仗了这儿。”老头弯腰,掬了一口水,旁若无人的喝了几口,也不看他,低着头嘿嘿笑了起来,“我的确受了伤,可你也是一样。最重要的是在这儿,你没有帮手,还不了解你已深陷险境。你能过来,我很高兴丶这意味着,我可以得到你的炼狱令牌,能够从此地离开,重获自由。”

    “是吗?”石岩咧嘴笑了,“我伍要看看,你怎么得到我腰间的炼狱令牌?不错,和你一样,我们都身负重伤,但有一点,你永远比不过我,我比你年轻,我的恢复力,比你所想中快很多?”

    “年轻?年轻有个屁用!”那老头终于站了起来,正视他,“小子,是你自己要寻死路,别怪我不客气。”

    “你只是想要一块炼狱令牌?”石岩愣了一下,忽然说道:“其实,你这心愿很容易实现,如果我帮你的话,如果你可以将你所知的秘密与我共享,区区一块炼狱令牌,我保证给你搞到。”

    那老头一脸异样,有趣的笑了笑,“为我搞到一块炼狱令牌,这意味着什么,你可知道?我不知道你是谁的人,可这意味着,你要杀掉参与者,也是神国的青年才俊,五大诸侯身边的红人,你会为我这么做?”

    “为何不会?”石岩咧嘴,“我不动手,别人也会下手,在这儿,我有个必杀之人,他也会全力杀我。”

    老头不着急了,很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瞥了他一眼,“说说看,怎么一回事?”

    “你听过奥格拉斯?”石岩沉吟了下,试探的问道。

    老头眼神一寒,冷哼一声,“自然听过,奥古多的侄儿,神国的天才,你要杀之人,莫不成是他?”

    石岩点头,“咦,你在极道炼狱场呆了那么多年,怎会知道奥格拉斯。看你的模样,似乎极其不喜他,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出去过,可极道炼狱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关押进来不少人,通过那些人我自然知道外界的状况。”老头哼了一声,脸色冷冽,“和奥古多有关系的人,我都不喜欢,因为正是他将我送入极道炼狱场的。奥格拉斯是他侄儿,而且表现出众,我自然会格外留心,早知道他在极道炼狱场,我便会寻觅他,将他当成目标了,让奥古多不爽的事情,我都愿意千!”

    “奥古多擒拿了你?嘿嘿,有趣有趣,看来我们算是有点共同语言了。”石岩嘿嘿笑了起来,“顺便问一句,当年你干了什么,被关入此地?”

    “与你无关!”老头冷哼。

    石岩笑了笑,也不在意,他在那老头身前百米处站定,忽然将身上衣衫解开,血衣被他随手扔掉,便投入溪流内,洗刷身上的血迹。

    老头双眸霍然爆出神光,顿时凝聚在他身上。

    一身的血迹,被龘干净的溪水冲洗掉,石岩浑身精炼如钢铁,哪里有一丝的伤痕裂缝?

    他和老头的一战,仅仅过了半个时辰,那老头之前看的清清楚楚,知道他神休虽然没有爆碎掉,但也布满了无数伤痕,不然也不至于全身鲜血淋漓。

    可现在,石岩浑身血气旺盛之极,一道伤口都没有,体垩内蕴藏着能量流转通透,神休散发着光晕,明显处于巅峰之境,哪里是重伤之人?

    反观他,经过半个时辰的恢复调息,收效甚微,依然满是血污,胸口和背后三处被骨刺击中的部位,有着明显的血洞,深可见骨,其余腰腹双腿臂膀上,也有细密的伤口,那是被亚兰、铁牧的力量轰击所致。

    石岩和他相比,压根没有一点伤,这个发现,让一直蠢蠢欲动的老头,忽然安静了下来

    他忽然意识到,石岩胆敢孤身闯进来,还敢当着他的面夸夸而谈,绝不是虚张声势,而是真有底气!

    当着老头的面,石岩洗涤血污,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衫,倏地将不死魔血的力量激发出来,充盈手臂,旋即铁拳轰然砸在地上。

    轰隆隆!

    大地传来恐怖的波动,以他落拳处为中心,占地数千米的区域,如被天外陨石狠狠地撞击,支离破碎,大地发生地震般,撕裂出一道道沟壑,深不见底。

    凝炼不死魔血,突然形成的力量,灌入大地,引得大地内部天翻地覆,恐怖的波动,似乎直达炼狱星深处,轰鸣声不止,山谷旁边的山峰都摇摇欲坠起来,声势骇人之极。

    就连神王境的那老头,都是耸然变色,愈发的不敢轻举妄动起来。

    石岩旋即收回力量,满意的看着深陷数十米的巨大深坑,听着地底传来的爆响不止声,突然别头,微笑看着老头,“你一直蠢蠢欲动,试图出其不意杀我,嗯,你觉得,你真的可以达成?”

    老头脸色阴沉下来,一言不发。

    “我们是不是可以真的好好谈谈了?”忽然放松下来,石岩闲庭信步的走向老头,不再担心被突然偷袭,神色安然随意。

    那老头,脸色阴晴不定,盯着他深深看了好一会儿,才道:“不错,你证明了你的力量,我的确很难将你格杀,好吧,我不会冒险了,你想知道什么?”

    p山第三更了,求月票支援,明日继续爆发!!!叩请月票呀呀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