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九章(书号:760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九章

作者:陈风笑
    然而,陈太忠的算盘并没有奏效。汤丽并并没有跟着他去紫竹苑的别墅,原因也很简单,“你真的很有魅力,不过,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大家再相处一段时间好吗?”

    当然,这不过是女孩儿家那点矜持的心态使然。她已经放弃了一些原则,那么剩下的原则就要更加坚持了。

    这不是纯粹地吊人胃口吗?陈太忠有点恼怒了,你还以为是搞对象?不过再转念一想:算了。由她去吧。你不答应正好,我身上还能少一点责任呢,爱谁是谁吧,损失的也不是我。

    他心里有了这份怨念,以后是不会主动联系这女孩儿了,小家碧玉、确实是越少招惹越好,他不喜欢麻烦。一点都不喜欢。

    反正明天就见到唐亦壹了。所以。**没有得到释放的罗天上仙并没有太过生气,而是美不滋滋地盘算了起来,该如何充分地利用这一段旅途。好让其充满美好的回忆。

    然而,老话说得好,计划没有变化快,他摩拳擦掌地设计了好一阵。却是得到一个意外的结果。一时间有点欲哭无泪:尚彩霞要跟唐亦莹出起去凤凰!

    当然,弟媳妇到嫂子家做客,那是无需任何理由的,而且眼下又是正月,事实上,若是蒙通健在的话。按天南的规矩,就算蒙艺是天南的省委书记,也得登门给老哥拜年。

    蒙夫人出行,动静就要比蒙艺出行小很多了,不过饶是如此。也是前面武警的车开道,后面军区的车断后,中间是省委的一辆奥边车和陈太忠的栗塔纳。

    按说唐亦董和尚彩霞应该坐在省委那辆奥迫车里的,只是今天的事情有点古怪,两人居然坐进了陈太忠的杂塔纳车里,那奥迪车是空着的。

    不仅仅如此,尚彩霞一上车就开始埋汰陈太忠,“我说小陈。今年过年没见你去家里们,这是”太忙了?。

    “多谢尚姨惦记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假装没听出来对方那点怨气,“今年过年我们单个着火了。三十儿晚上着的火,那一通乱”唉,就别提了。”

    “科委是着火了”唐亦董也听出来了,平时她不好帮陈太忠说话。现在倒是能帮着敲一敲边鼓。“听说去了三辆救火车,以前的老房子。线路老化了。”

    “那倒也够不率的”尚彩霞听得就是一愣,随即又笑一笑,“小陈没事就去家里坐坐,你蒙叔也挺待见你的,他有心调你过来。是你舍不得你那一摊嘛。”

    她的抱怨其实并没有多少恶意。纯粹就是待见眼前的小伙子,只是眼下老蒙可能要动了,小陈不去家里。没准是有了什么想法,说不得就解释一二。

    “确实是忙,尚姨”陈太忠笑一笑,心说蒙老板也算个沉得住气的,好多话居然不跟尚彩霞说,“昨天我托勤勤姐带过去的东西,您还喜欢吗?”

    “呵呵,你冉姨老了,以后不用拿那些东西了”尚彩霞笑一笑,又顺手拍一拍唐亦董,“有好东西的话,正经是给亦莹一点。她还年轻嘛。”

    “我看您俩岁数差不多。”陈太忠笑着回答,他这么说,却是因为唐亦董上车之后不芶言笑,有意刺激她一下,“都是正当年呢。”

    唐亦荧气得微微咬一咬牙。脸上却是露出个淡淡的笑容来,尚彩霞不知道有人居然当着她的面儿调戏自己的柚姓,只当他是奉承呢,于是笑着骂他一句,“我说小陈,你胡说也有个谱,都副处了,不要这么轻浮。”

    “呵呵”陈太忠开心地笑一笑。不再说话,专心地开车。

    即将驶入凤凰地界的时候。路边停着的三辆凤凰牌子的警车也跟着动了起来,两辆沙漠王一辆本田车,前面加了两辆,又多了一辆押尾,原本车队并没有拉警笛,只是打着双闪。现在警车可不管这个小,警笛拉得震天响。

    尤其是那辆本田车,还挂着“天B。工越,的牌子,这是凤凰市迎接贵宾的开道专用牌子,没有固定的车型。但是看到牌子的警察全都毫不犹豫地立正敬礼,一直目送车队消失在视野内才敢放下手来。

    这尚彩霞的威风,比蒙艺也不遑多让了啊,陈太忠心里有点纳闷,心说我以前没感觉她是这么个人嘛,怎么一到下面地市就这样呢?

    尚彩霞却是没在意,一直跟唐亦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直到快进市区了,才笑一声,“这个王宏伟倒也是有心人,整这么大的动静出来。”

    “嗯,他时不时地跟我念叨你两句。。唐亦莹微笑着回答。王宏伟是蒙艺提拔起来的,以章尧东的强势也不敢在警察系统乱伸手,但是其实有不少人知道,王局长走的是夫人路线,尚彩霞的枕头风才是最关键的,“那个人知道报恩,对晓艳也一直不错。”

    正说着呢,王书记的电话就打到了尚彩霞的手机上,“尚姐是去凤凰宾馆,还是直接去市委宿舍?”

    “去市委宿舍吧,我是来妓子家看一看”尚彩霞淡淡地吩咐,“嗯。你要没什么事,午饭也来唐姐这儿吃吧。”

    王宏伟挂了电话之后,琢磨一下。尚姐要我去十九号吃饭小这看来对我的安排还算满意,这个机会我的抓住了,不能光忙两会的事情。

    于是,车在院子里挺稳之后。他先从前面的沙漠王上跳了下来,径直走向后面的那辆奥迫车,不成想陈太忠下车度也不慢,跳下车来拉开了后门,蒙夫人从车里钻了出来。

    尚彩霞坐的居然是陈太忠的车?王书记的眼珠子好悬没掉下来。心说这混蛋抓机会的本事比我高多了啊。不过,他的城府倒不至于连这点意外都装不下,紧走两步上前敬个礼。“欢迎尚厅长莅临凤凰做工作指导。

    尚彩霞在人事厅挂着一个助理巡视员的头衔,不过借口身体不好,一般不怎么上班,但是级别是实打实的副厅,王宏伟这么说倒也没错。

    “我能指导什么?就是淋尔未的,王书记不用这么拘束。”尚彩霞笑着答他,又伸玄,山同他握一握。转身进了三十九号院。身后奥迫车上下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那是尚彩霞的通讯员,张罗着从车上拿东西。

    陈太忠犹豫一下,心说这时候哥们儿也得动手嘛,于是跟那奥迫车司机两人又打开后备箱,抱着大包小包的进了三十九号。

    尚彩霞来凤凰是探亲,肯定不可能正式地通知市委市政府,不过撇开王宏伟在凤凰宾馆为她安排住宿不提,只说这么大的动静把人送进市委大院。就足够惊动整个凤凰市了。

    不多时,张智慧就带了厨子跑了过来,撇下了宾馆那边正在准备的两会事宜,为家里张罗饭菜,秦小方等人也打着探望唐姐的旗号来三十九号转一圈。不过,看到尚彩霞不假辞色,也不敢多呆,坐着聊两句之后又匆匆离开了。

    所以中午吃饭,就是六个人。尚彩霞和她的通讯员、唐亦莹、王宏伟、陈太忠和匆匆赶回来的蒙晓艳,再没有旁人了。

    不过张智慧有办法,先开始站在桌边传菜倒酒,偶尔插两句话,表示出了对蒙通老书记的深切怀念。尚彩霞听得几句之后,疑惑地问他是什么人,待得知道眼前这位是蒙老书记提拔起来的,眼下是凤凰宾馆的老总。就招呼他坐下了,“老熟人了。不用这么拘束。

    尚彩霞不是第一次来凤凰,但是前几次不是跟着蒙艺就是有章尧东等领导作陪,根本轮不到张总抒情。不认识此人倒也是正常了。

    饭后,张总安排人收拾碗筷桌椅。那姚姓俩跟大家聊了两句之后,说是赶路太累要午休,一家的女人,三个大老爷们也只好站起身走人。

    临走之际,王书记向尚姐请示一下。下午的车该怎么派,尚彩霞犹豫一下。笑着一指陈太忠,“辛苦一下小陈就行了,听说他会武术呢,小陈你没事吧?”

    我敢有事吗?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笑着摇一摇头,“没事,我跟凤凰的警察系统也挺熟的,万一有什么需要,联系他们也很方便。”

    王宏伟在一边听到这话,情不自禁地打个寒战。第一时间接上了话茬。“我说太忠。关系到尚姐,就没有小事,有需要你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我。

    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许多,没办法,王书记实在是怕了这厮的惹祸能力了,以往的时候没外人,你丫折腾两下我也不当真。可是这种时候你要是敢给我弄么蛾子。别怪我王家人翻脸无情!

    对这样的话,陈太忠当然会含笑点头,只是那笑容里的漫不经心。瞒不过王宏伟的火眼金睛,一时间,政法委书记都有上前拎着他耳朵教育一番的冲动一当然。这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才走出三十九号的门,张智慧就拍着陈太忠的肩膀,眉开眼笑地话了。“太忠。还是你厉害啊,蒙夫人亲口点将,前途真的无量。”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尚彩霞探亲前途无量吗?我要是能跟着去碧空还差不多。陈太忠心里苦笑,不过他还得做出一副谦逊的样子来。“那是我野蛮的名声在外,也就是张总你觉得是夸奖,不信你着宏伟书记的脸,黑得跟包公都有得一比了他怕我惹祸。”

    “你知道就好。王宏伟哼一声。状似甚为不满,不过下一刻他就苦笑一声,抬手拍拍陈太忠的肩膀。“不管遇到啥事,第一重要的是尚姐的安全,第二叭”下面有不开眼的,你别跟他们一般计较,只要你跟我说一声,我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哼,敢情你也知道你下面的人不靠谱?”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哼,有心再说两句怪话,不过转念一想。这种社会风气的形成,也怨不到王宏伟身上,终于是撇一撇嘴。没再说下去。

    看着他开门上车打火,王宏伟和张智慧交换个眼神,眼中都是浓浓的不可思议,最后还是张总走到驾驶室旁。敲一敲车玻璃,“太忠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陈太忠打个磕绊。心说我去哪儿不碍您老人家的事儿吧?于是摇下来车玻璃,“我就是”附近走一走,找个地方眯一阵儿。怎么了?”

    “你就在车里眯着不是挺好?”张总笑嘻嘻地摇一摇头,伸手进去。拧一把车钥匙熄了火,低声说他,“都叫你警卫了,你这态度得端正点不是?。

    “可是”陈太忠犹豫一下,轻声辩解,“她们要午休啊,谁知道睡到几点呢?。

    “睡到几点,你就等到几点嘛,这是工作态度的问题,你不知道?。难得的,张智慧也有板着脸i人的时候事实上他刮人的时候挺多,尤其是对宾馆员工,简直就是野蛮的家长作风,不过陈太忠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脸。

    当然,这是张总的一番苦心,陈太忠再是刺头儿,也不能因为这个翻脸,说不得苦笑一声,“这么来说,我还得非常荣幸地眯在车里?”

    张智慧听得就是一笑,随即脸色一整,声音越地轻了,“多少人想等在这儿都没资格呢”不要那么多怪话,要不然看在别人眼里,你这叫恃宠而骄,知道吗?”

    “嗯嗯”陈太忠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接受了,心里却是在嘀咕。别说尚彩霞了,就是蒙艺在这儿,哥们儿也未必要躺在车里睡觉。这涉及到一个尊严的问题。

    事实上这是警卫的职责,而且对于很多客串的人来说,也跟什么尊严的无关。但是陈家人不这么看问题,虽然他在尽力地融入这个官场了。但是心里始终放不下一丝罗天上仙的优越感来,是的,对他来说确实涉及到了尊严。

    然而,张智慧的警告也不能忽视,所以,就在张总和王书记离开之后。陈太忠打个电话,把自己的通讯员张爱国招呼了过来,“你在桑塔纳车里看着,林肯车给我,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

    其实,上了林肯车他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可是‘工一小b论么说,他这心里就是舒坦了一些。于是开着车在马路旧忖心一阵。找个茶社坐进去,悠闲地喝茶。

    说是悠闲,其实半点都悠闲不起来,上午五个零拉着警报出现在市区。又进了市委大院,这响动太大了,一开始,或者是大家没摸清来的人是谁,又或者大家都知道陈太忠在尚彩霞身边,不方便打电话。没人给陈太忠打电话,可是现在电话就不断了。

    甚至章尧东都从素波打来了电话,要他做好接待工作,有什么情况可以直接联系魏长江,“凤凰是蒙书记的老家,你一定要把家乡日新月异的局面展示出来,把家真最美好的一面展示出来,这是市委交给你的任务,重要的政治任务”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先放一放。”

    这话就再明确不过了,只许亮出好的一面,你小子要是让尚彩霞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这种话,章书记不合适跟王宏伟说。却是绝对合适跟陈太忠说,当然。这也可以看做是他对小陈的信任,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

    其实,章尧东的电话,并没有给陈太忠带来太大的困惑,困惑陈太忠的。是别的电话。红山区的书记王小虎打来了电话,想请尚彩霞去红山看一看水土流失的治理情况,文庙的项大通区长也来了电话,希望尚厅长能考察一下文庙的城市老区欺造工程并做出指示。

    至于金乌的昌县长、童山的邓书记那都是不消提的了,总算还好,人事局高局长跟陈太忠关系一直不行,自打公务员考试之后,人事局跟他的梁子就没化解开,倒是没打电话过来。

    要命的是,吴言和阴平的区委书记新湖生也打了电话过来,吴书记所在的横山区近年展很快。真有些拿得出手的项目一比如说宵家工业园、碧涛焦油厂,那是来个副国级别的领导都绝对有资格安排的。

    靳湖生那里,则是临铝和凤凰密切合作的典型,除了盛小薇的碳素厂、贾总的精细氧化铝厂之外。还有规范化了的采矿行为,也是可以做一做文章的。

    “抢手啊,哥们儿这魅力,真是没的说了”陈太忠挂了湖西的常务副区长肖孟成的电话后,叹一口气,“可是你们为什么不找尚彩霞去公关呢?是她探亲,又不是我探亲。这不是逼着我得罪人吗?”

    当然,真要说得罪人倒也不至于,现在的陈主任已经学会强调自己的无能了,能推的全部都推了“小陈我就是个跑腿的,怎么敢只有吴言这儿,乖是实在推不掉也不可能去推,于是,下午尚彩霞和唐亦鳖商量该去哪儿转一转的时候。陈家人不失时机地插话了,“要玩还是去童山,看企业的话。最值得看的就是宵家的工炬园了。”

    “窗家啊”尚彩霞对这个大名鼎鼎的家族还是很感兴趣的,于是笑着点一点头,“不过不要太兴师动众了,亦莹你的意思呢?”

    唐亦董笑着点一点头,不着痕迹地扫一眼陈太忠,“宵家工业园算是天南一面旗帜了,尤其难得的是。横山那里是今年轻的女区委书记,很能干。”

    “女区委书记?。尚彩霞讶异的重复一句,接着就笑了,“妇女能占半边天嘛,这也没什么稀奇的。小陈你联系一下她,她要是有时间,让她带着大家看一看吧。

    陈家人说不得假巴意思地翻一翻电话本。找到那个自己背都背得下来的号码,还要顶着唐亦董时不时扫来的目光。一本正经地拨号。“你好,请问是吴书记吗?我是科委的陈太忠”尚彩霞去横山的时候,就只有三辆车了。一辆是武警的那辆车。还有就是省委的奥迫和陈太忠的桑塔纳,军区的车已经进了军分区。照她的说法,是在市内转悠,没必要跟辆军车,而且那军车本来也是“顺路。来的。

    到了宵家工业园的时候,吴言已经带着横山的一众干部等在了门口。尤其难得的是,宵瑞远居然也一本正经地站在园区门口。这家伙今年居然很早就跑了过来。

    “欢迎尚厅长莅临指导工作。”吴书记也挺头疼这该怎么称呼。换个助理巡视员来,她来一句省厅领导跳同志或者直接“x助巡”就行了。不过对尚彩霞她可不敢这么说,反正自古就是礼多人不怪,叫厅长就叫吧。

    “你就是吴书记吧?确实是年轻有为”尚彩霞也没在意这称呼,淡淡地看了吴言一眼,心里有点惊讶对方的美貌,不过脸上也没表示出来。“我就是随意地看一看,希望没有影响同志们的正常工作。

    “尚厅长能来,是我们的荣幸”吴书记也没介绍自己身边的举广图、赵学文之类的。直接将宵总点了出来,“这是宵家工业园的董事长。宵瑞远”那些人能跟着就很荣幸了,还想着被介绍?

    尚彩霞矜持地同宵瑞远握一握手。“富总你好,你跟宵天嘉宵老,是怎么称呼?。

    宵瑞远这名字,就是在凤凰叫得响,在天南只能算将就,但是外面说起宵家来,先想到的还是宵家的掌门人宵天嘉,最起码,尚彩霞知道。能在黄老的小院里聊天的,就是宵天嘉,其他人还真差袖点。

    “那是我爷爷,我是宵家的长房长孙”宵瑞远在这种场合。还是比较强调自己的正统的。旋即又是一记马屁拍去,“我曾经有幸,见过蒙书记一面,那是个和蔼不失威严的长者,而且,非常有个人魅力。”

    “又是一今年轻有为的人啊。”尚彩霞禁不住赞叹一声,一边说一边侧头扫一眼吴言,“你不错。小吴也不错,嗯”太忠也不错。

    这一声赞叹,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扫向了站得比较远的那厮,这称呼终是有远有近啊。“太忠。可是比“小陈”近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