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五章(书号:760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五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五章(求月票

    ------------

    上页

    上章

    2:45

    “管不管?”陈太忠纵然心情不是很好,也被那帕里这问题问得有点愣,哥们儿我跟她没啥交情啊。“她不是认识湘秀,还认识段天涯什么的?怎么就找到我了呢?”

    “那边也有点背景嘛”那帕里笑一声,答得极其自然,“他们都是社会上混的,眼睛里不揉沙子,要是小汤是你的女人,那出手帮忙肯定应该。现在不是不知道你啥意思吗?”

    “这些人交朋友也太势利了吧?”陈太忠听得有集不满意,大家朋友一场,一般的场面上。也得适当地帮一把手不是?

    说实话,他现在已经有点想不起来那姓汤的女孩儿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了,只是依稀记得女孩儿的腿很细很直,“细脚伶竹的圆规”的模样。

    “不是势利不势利的问题,而是小汤的出身太平常了,除了相貌好看点,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那帕里口气很和善,言语中却煞是无情。“帮她好说,但是这年头愿意无偿做好事的总是不多”以她的条件,激不起别人帮忙的兴趣。”

    你和段天涯对她客气,目的也是让我开心,后来见我不提了,拿不准我跟她的关系,眼下跟我说。也是防备万一的心思,并不是真想帮她。是吧?陈太忠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了,一时间就没了什么兴趣。

    心说我跟汤丽萍连手都没拉过,凭什么管她?

    可是话到嘴边,他居然硬生生地忍住了,没错,小汤走出身素仿。

    身份平常,可我陈家人出身电机厂,那也不是个什么好单位,难道出身平常的人,就该被人小看吗?

    他有了这样的认识,同仇敌忾的心思登时大起,再加上他本来的心情就不是很好,于是笑一声。“本来我没觉得怎么样呢,不过现在倒是有点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人那么大的威风呢?说吧,你说我该去哪儿?”

    他这话的态度非常明确,作的缘故却是解释得模棱两可,别人可以认为是陈家人被人动了奶格,急于找回自家的面子,但是同时,也不能排除陈主任单纯是因为见不得某些人的嚣张我跟汤丽萍没什么。但是跟我陈太忠沾边的人,谁敢不长眼乱伸手。

    不得不承认,陈太忠在官场的这两年里。长进实在是太多了,这含含糊糊的话张嘴就来。颇具领导风范。

    不过,那帕里也没去琢磨他的本意,对那处长来说,很多不需要琢磨的东西,就不要去琢磨,反正只要知道陈太忠要伸手就好办,“那我跟湘香说一声,让她处理?现在两会呢。”

    “两会?切”陈太忠越恼怒了起来,杨明那种草鸡人物都敢拿把破枪乱晃,可见这风头紧也不过是吓唬普通人的,“在什么地方?我去!”

    “在‘水上人家,呢,我跟你一起去吧?”那帕里听到他气儿不顺。笑一声,“我老婆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呢。没事儿。”

    “你就拿我当挡箭牌吧”陈太忠听得好笑,那帕里的老婆他还没见过呢。不过显然,那位应该听过他的大名,“咦?水上人家还在开着吗?”

    在他的印象中,水上人家应该是中天集团的产业,据说那里的消费挡次极高,好多做着明星梦的小女孩在那儿应酬客人。不过花雨公司不是让蒙艺收拾掉了吗?

    “开着呢,整顿了一段时间。现在开业了”那帕里笑着回答他,“不过不是会员制。搞成慢摇吧和k则了。

    说着话两人就汇合到了一起。那帕里将他的车向路边一靠,上了陈太忠的车,“开这车去那个地方不合适,还是你的车方便。”

    汤丽萍的麻烦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跟着湘香去找朋友玩。现在是湘香的朋友的朋友里,有人缠上她了,小汤同学不怎么待见,湘香却是不好跟他们认真计较。

    不样的水上人家在南湖边上,跟运河公园的大石艘饭店有些类似,也是在水再上,不过是个三层的建筑。高不算高占地却不小,外面的装饰也极其奢华。

    陈太忠将车停在湖边的停车场,两人踏上长长的石桥走了过去,岸边的湖水浮着一层深色的泡沫,还有树枝、矿泉水瓶和泡沫塑料什么的。并不是很洁净,直到十米之外才渐渐地干净了些许。

    一进大厅。就有迎宾小姐走过来招呼,陈太忠也不多说,“领我去竹韵厅,找人。”

    竹韵厅在三楼,无须进入乱哄哄的大厅。走一边的楼梯上去即可,两个人拾阶而上,转眼就到了竹韵厅门口,那帕里伸手才待推门,犹豫一下回头看看陈太忠,“还是你来吧,秦波认识你的人少。”

    “我上电视的次数比你多的多呢”陈太忠笑着瞪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猛然间他不想推开这个门了,我这是瞎折腾什么呢?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出头,是精虫上脑吗?

    只是,眼下他身边跟着那帕里呢。就算退缩都不可能了,于是硬着头皮推开了门,不过还好,这一丝犹豫并没有表现出来。

    屋里坐着**个人在唱歌说笑。见门被推开,五六双眼睛就看了过来,陈太忠扫一眼,看到了汤丽萍。抬手冲她招一招,“走吧,时间不早了。”

    下一刻,所有人都看向了他,汤丽并似是有所准备,倒也没感到意外。欠起身开始收拾东西,一边却是有人招呼,“小汤,这么早就走啊?”

    说话的也是个漂亮女人。眉宇间却是说不出的傲气,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陈太忠总觉得似乎在哪儿见过这个女人。

    “让你朋友先回吧”女人话,不远处一个浓眉大眼的小伙也话了。眼睛却是有点直,看起来喝了不少的模样,“大家好不容易出来坐一坐,你说是不汤丽蒋却是笑一笑,也不回答他们的话,拿起手包就开始收拾东西。接着站起来,去一边取挂着的大衣。这时候有人站起来来她,也是个帅气的小伙,“小汤,这种场合你都不知道珍惜?以后还不一定有没有这机会了。”

    陈太‘凶”一心犬真的不想惹事。但是听到这话也确实忍不住了,对方显甲小小。旧划小到“不值得珍惜的人”行列里了。也不知道你们哪儿来的那么好的自我感觉?于是冷冷地哼一声,“珍惜什么?一群土鸡瓦狗,自我感觉倒是好得不得了。”

    “你又算那操葱啊?”帅气的小伙本就有心闹事,见状站起了身子。冲着陈太忠就走了过去。另一个小个子和曾说过话的浓眉大眼也跟着站起身,倒是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还在沙上坐着。刚才就数这厮离的汤丽萍最近。

    陈太忠看都不看这几个一眼,而是打量了那胖子两眼以后,冲一边呆的湘香一招手,“你,也跟我走,有人等你呢。”

    不样的他这一招呼湘香,别人就愣了。在座的这帮人都知道汤丽萍的冉份。无非就是素纺普通工人家的孩子,没啥背景,所以刚才那小伙有说什么“不珍惜眼前”

    可是湘香不一样,眼下在素波电视台也算个二线栏目的主持人,而且据说,她傍上了一个有点权力的男人一听说台长现在对她都算客气。

    来的这个是小汤的朋友。大家当然都敢冒犯,可是敢冲着湘香指手画脚的,大概也是有点底气的了。帅气小伙愣了一下,气势就下去了一点,而且对方的身板比他高大一些,这也让他有点犹豫,“我说这个朋友,自我介绍一下吧?”

    “凭你,也配做我朋友?”陈太忠嘎一声。眼角都不带扫他的,抬手一指湘香,“我说你快点行不行?”

    “陈陈哥,我在办事呢。”湘香有点为难,一指身边的漂亮傲气女人,“跟薛总谈点广告上的事情,也算我的业绩呢。”

    陈太忠对这个似曾相识的女人没什么恶感,这倒不是因为人家漂亮,而是说此人看起来挺傲气,但却是说过话的人中。唯一一个没有拦着汤丽萍离开的人,于是侧头看一下,又面对湘香,“那我给你二十分钟。够用了吧?”

    “喂,我说你到底是谁啊?”最开始说话的浓眉大眼那厮又话了。他挺不满意地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我们同事一起坐一坐。碍你什么事儿了呢?”

    这位也知道湘香在外面有人。但是他可以肯定那人不是凤凰的。所以对陈太忠的口气就不是很好一一你挖的是领导的墙角,小子你知道不道?

    “素波电视台的?”陈太忠皱眉看一眼对方。

    “没错”这位点一点头,“我们一起谈点事情,麻烦你自重一下。成不成?”

    “你给我滚一边去,看在田甜和燕辉的面子上,我懒得理你”陈太忠瞥他一眼,“你们谈事是你们的事,我喊人回家。

    按说,看在那帕里面子上。他是不该对湘香如此无礼的,毕竟人家是在办公事不是?可是,那处长就在旁边等着呢,而且,这个湘香把汤丽萍带到这么一帮人里,也有点不合适不是?

    第一千五百一个五章汤丽萍的奋斗田甜和燕辉?浓眉大眼一听这话就愣了,田甜现在在省台。但是确实是市台调过去的。而燕辉不但跟田甜关系好,而且做为摄像师,眼皮子也极杂。

    不过他俩应该不认识凤凰人吧?这位琢磨半天,又想起湘香称呼眼前这位是陈哥,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听说过这么个人物,于是也不愿意再说什么,转身去一边打电话去了。

    说话间,汤丽萍就已经收拾好的衣物。走到了陈太忠面前,转身冲屋里在座的人招一招手,“走了啊。大家玩好。”

    “小汤,给大家介绍一下嘛。”坐在沙上的大胖子异于话了。冲陈太忠扬一扬下巴,“这是你什么人啊?”

    “我朋友”汤丽萍淡淡地回答一句,也不说话,挽着陈太忠的胳膊转身走出去,结果一出门才看到那帕里也站在门边,不由得低低地惊呼了一声,“啊?”

    等那帅气小伙追出去的时候,只看到两男一女的背影,犹豫一下才走回去,“杨总,外面还有个男人来的。”

    “湘香主持,这男人是谁啊?”那杨总看着湘香问了,语气中隐隐带着点怨气。“怎么就能牛气到这个程度呢?”

    “一个很厉害的人”湘香淡淡的一笑。“杨总您就别问了,这个人。你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

    她心里也挺恼怒这杨总的。原本今天她是跟薛总谈广告的事情,就拉了广告一部的副主任来交涉,不成想那副主任一听薛总的来头,知道这是位有钱的主儿,于是就把杨总也拉过来了,杨总的买卖做得极大。手边的钱却是不够宽裕,撮合这两位认识一下,既落了人情,又把杨总的广告也敲定了,何乐而不为呢?

    谁想这杨总眼里就只有薛总。别人根本看不上眼,对湘香也是不冷不热的,好死不死的是,湘香带了汤丽落来见识场面,结果杨总一眼就看上小汤了。

    汤丽萍此来。也是想多接触几个有实力的人,然而这杨总不但相貌不佳身材奇丑。最要命的是做派也很低级,听说她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儿。就让他的副总,那帅气的小伙儿私下问她。“杨总想包了你,一年十五万,管吃管住。”

    这就让汤丽萍不高兴了,她是独生女,小时候家境尚可,也是娇纵过的。眼下虽然素仿败落了处境不佳。她也很想踩着别人的肩头往上爬。但是大家初一见面,就说这种话,这是什么个意思把我当作小小姐了吗?

    于是她就捡个机会,悄悄地告诉了湘香,湘香听了之后,觉得自己面子也有点下不来,她知道小汤跟看来,也是想钓个金龟婿什么的,实在不行的话,有看着对眼情投意合的。暂时做一做小三也无所谓穷苦人家的孩子,指靠不上家里,也就只能指靠自己了。

    然而杨总这么做,显然就有小看她的意思了是人就有个,尊严的,老娘的朋友你当作小姐对待,那你背后又是怎么嚼谷老娘的呢?

    遗憾的是,这杨总的买卖做得挺大,湘香虽然悄悄地靠上了那帕i”一口书合适招惹此人,所以眼下也只能不做回答,借此隐隐地不小…不满出来。

    谁想那广告部主任一一浓眉大眼那厮打完电话之后。回来看湘香的眼神就有点不对劲了,“湘香你厉害啊,这种主儿都是你的关系?”

    “只是朋友的朋友”湘香淡淡一笑,心知这厮一定是给燕辉打电话了,燕辉在台里的人缘儿还行,跟这位关系也极好。

    “小王,哪种主几啊?”杨总不满意了,这一帮人里除了汤丽蒋,他最不怕的就是这王主任了。我可是的金主儿呢,“藏藏躲躲的,没脸见人是怎么着?”

    不样的“这个…”王主任看一眼湘香,犹豫了一下,他能确定湘香靠的不是陈太忠,不过,陈太忠必定跟她背后之人关系不错,这话该不该说呢?

    “行了你说吧。反正当面不说。你背后也会说的”湘有白他一眼。这话说得也有点不客气,一边说她一边开始收拾手包,陈太忠给了她二十分钟,也该准备离开了。

    “没啥,就是凤凰的一个雷处,陈太忠。不过这人蒙老大的嫡系。王主任借坡下驴。“部里面挂了号的猛人。”

    “这么年轻的副处?”杨总听得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他可是个知道深浅的主儿,歌厅的灯光虽然昏暗。但是他又没眼花,总不可能把二十岁的年轻人看成三十岁不是?

    “陈太忠?”薛总听得就是一声惊叫,随即恶狠狠地看向女主持。眼中满是怒火,“湘香你居然认识陈太忠?这广告我不跟你谈了。”

    “薛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湘香一听,停下了收拾手包的手,讶然地看向她,“他是我朋友的朋友。仅仅这样。”

    “没什么,他打过我姐姐”薛总哼一声,俏脸拉得老长,“这种人我惹不起,我躲着走总行的吧?”

    “哦,那就这样吧”湘香也来气了,登时站起了身子。都再三跟你解释了,那只是我朋友的朋友。你惹不起他,拿我撒气?“我要走了。”

    “喂,湘香你等一下”这次是杨总话了,怎奈今天的事情太过扫兴了,女主持也不看这人品低下的老总一眼,转过茶几去穿外套。

    等她离开之后。杨总苦笑着看薛总一眼,“我说薛总,你没小王说。这个姓陈的是蒙老板的关系?我说你是做生意的,何必跟官家斗气呢?”

    眼下可好,事情颠到了。薛总生气了可杨总却是冒汗了,心说我今天居然想包这么样一个女人,一定的平息对方的怒火才行啊,做房地产的。怎么敢得罪政府中人?

    撇开他们在这里说话不提,湘香下去之后,现那三位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犹豫一下,走向自己的车,那帕里从桑塔纳车里出来跟着上了她的富康车,两辆车疾驰而去。

    车里就是各说各话了,不说富康只说桑塔纳,陈太忠开了一阵之后,沉声问了,“他们好像没拦着你离俊我来不来都无所谓的。

    是吧?”

    “那个杨总是搞房地产的,负责我们家那一片的拆迁”汤丽萍淡淡地答他,“他自我感觉太好了。觉的我可欺,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撑一下场子。

    负责素仿的拆迁?陈太忠纵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听到这话还是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房地产公司,居然负责素仿的拆迁?”

    “素仿印染公司,不是素仿本部”汤丽萍回答,敢情素仿红火的时候,周边也很多靠素纺吃饭的分厂或者分公司,现在纷纷成了独立法人。

    她的父母是素仿的工人,但是她的爷爷是印染公司的,在公司宿舍有房子,现在素仿这一片土地越来越热,众多房地产公司不敢打大厂的主意,但是打一打擦边球总还是有胆子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陈太忠绷紧的弦一下就松弛了下来,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想到汤丽芹的第二段话。于是苦笑一声,“我帮你撑一下场子”咱俩还没啥呢,你用我用得倒顺手,他很想说这些界上根本就没什么救世主,我能帮你一时,但总不能帮你一世吧,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对方恬淡到茫然的目光,他居然觉得有点不忍心说出口。

    “其实我不想这么早跟你说的,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你说”汤丽蒋缓缓地开口,眼睛却直视着前方,“我一直在努力地追求幸福,但是那些幸福总是跟我擦肩而过。而别人。太多不如我的人,只是因为家里条件好,或者是有个好工作,就可以高高在上地看着我。他们比我又能强到哪儿去呢?”

    “抱怨是没有用的”听到她这话。陈太忠扫兴的话终于出口,“你努力了,自然会成功,机会是自己争取的,不是别人给的,怨天尤人一点意思都没有。”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努力过?”汤丽萍侧头看他一眼,倒也没有多么激动,“我曾经同时找两份工作,一份专职一份兼职,我只是恨,自己没能力跟别人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两份工作也值得夸口?陈太忠心里生出些不屑来。我听说一个家伙曾经同时四份工作呢,混得可也是很凄凉,不过,考虑到对方是女人,还是年轻漂亮的女孩,这话他倒也不好说出口,于是他笑一笑。“呵呵,确实挺努力的了,也许,机遇就在前面不远等着你呢,行百里者半九十。”

    “呵呵,我现在只想找个有实力的男人嫁了”汤丽蒋苦笑一声。侧头看他一眼,“在家里安心地相夫教子,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打拼,实在是太累了。”

    “我跟你不可能的”陈太忠很干脆地摇一摇头。“我就不是个守家男人。而且很滥情,你还是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去吧。”

    “我知道,一开始我就知道。”汤丽萍笑一笑。笑容里不乏苦涩。“但是这也是我的努力方向。找不到好男人,就找个能帮我的、顺眼的好情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