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三章(书号:760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三章

作者:陈风笑
    一千五百一个二章制度问题事实上,陈太忠听完红星厂办公室主任的抱怨之后,还没有挂电话。就反应过来到底是什么缘故造成的误会:这跟凤凰科委的体制运行有关。

    他心里非常明白,邱朝晖不是一定要拿合同做文章,那只是次要因素。咱军工厂做出的高科技产品好不好,那或者还有个说道,但是做焰火这种东西,质量肯定没问题的。

    邱主任的忌惮在于,这五十万的采购单子,是没上过例会的。虽然事急从权,他可以挨个征求意见。但最多也不过就是变通地敲定单子至于支付货款,那必须过例会,这是没有商量的。

    凤凰科委的名声在外,现在上手的项目虽然极多,但是一般人并不怀疑他们的支付能力,而且通常情况下,五十万以上的项目也都会过例会才进行操作。

    今天的事情。巧就巧在这不但是凤凰科委急需的货物,货主更是要求一手钱一手货,这种事真的太罕见了,就算是撇开科委的口碑不谈x要知道,现在可是买方市场。

    当初科委立这个规矩,还是陈太忠一手推动的,那不仅仅是为了增强例会的份量。也是为了让运作机制变得更透明,更是为了削去文海这大主任的话语权别的行局一把手说了就算,可我们科委不一样,例会才是最高的决策机构!

    当然,这个规定在陈太忠在场的时候,偶尔会形同虚设,但是每次倒会,他不在的时候似乎更多一些,这时候每个,人都是一票,能充分地体现自身存在的价值,所以,每个人都自觉地维护着这个规定如果不算那个被架空的正职的话。

    事实上,这个规矩相关细则的传说,已经流传到了科委之外,别的行局大部分的副职私下也认为,这是公开公正公平的工作流程,真正地体现了民主集中制。

    然而,他们也只有私底下羡慕的份儿,毕竟,并不是每个单位都有个陈太忠的,而每个行局的正职更是非常警慢,坚决制止这股歪风习气可能的蔓延。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弓了这次的风波,是的,邱朝晖椎三阻四甚至不惜动关系扣车,原因就是这个项目没上会。

    当然,这话说给秦波人听,人家能信多少很是个问题,没准对方趁大家不注意一脚油门走人了,既然是如此,倒不如拿一个听起来比较靠谱一点的理由来搪塞。

    “这个情况,我落实一下先,等一等你再联系我”陈太忠认为,自己需要好好地整理思路,所以挂掉了电话,在按“挂断”键的同时,他还能隐隐听到对方在电话里的咆哮。

    这个规则有缺陷!他绝对能肯定这一点,然而,若是因此否定了这个规则,显然就是因噎废食,绝对不是明智的行为,那么,该怎么变通一下才好呢?

    陈太忠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到有什么合适的法子,他不是没有变通的方式,但是毫无疑问,那些方式在实现“变通”目标的同时。也会造成各种可能的漏洞。

    天底下,果然是没有十全个美的制度!陈太忠终于再次深切体会到了这句老话的正确性,制度是人为制定出来的,而天下间事情的展却是近乎自然之道没有哪一种制度能够囊括其全部。

    那就不用改了,他最后还是拿定了主意,意外情况就用意外的手段解决好了,关于制度这东西。最好不要轻易地动摇,否则不但不能很好地维护制度的权威性,同时朝令夕改这种做法,也容易让下面的人无所适从。

    这个道理很浅显,可是真的做出决断。还是费了他一阵功夫。陈某人在外面很操蛋,但是在单个还是很珍惜羽毛的,换句话说那就是,他一定要在单个里树立起“永远正确”的形象哥们儿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经得起大家的质疑。经的起时间的考验的!

    想明白此事,他才给耶朝晖打了一个电话问情况。

    果不其然,邱主任最大的忌讳就是在这个上面,只是苦于无法向对方直言,只得选了这么一个法子,好在他跟交通局的于副局长关系不错。于是那边毫不犹豫地使出了非正常手段,务求不让这几车货跑掉。

    按说交通局这种大局,比科委牛气得不止一点半点,轻易不会做这种过分的事情的,但是局长牛冬生跟陈太忠交称莫逆,于满江本来略有犹豫,一听说是陈太忠挑起的事情,马上毫不含糊地应承了下来邱主任私下猜测,于局长估计还走向牛局长请示了,毕竟牛冬生那强势的名声不是吹出来的。

    “要不下午召开个紧急会议。把例会提拼了?”陈太忠不会推翻规则。那么只能这么活用一下,“我的意见老耶你代表了就行了,今天不是周五了吗?也就是差半天的工夫。”

    科委的例会是周一上午,眼下周五,周六周日休息,还真的只是差半天的工夫。

    “文海倒是这么提了,不过我觉得不太合适”邱朝晖哼一声,这个提议并不重要,关键是看谁提出来的,文主任这么一提议,邱主任立即觉得里面有文章。

    就算姓文的你这一次是帮我了,可是有了这么个开头,以后你以此为例,想提前例会就提前。想推后就推后,那还得了?对不起,我不惯你这毛病,“他要是得了甜头,以后专找你不在的时候开例会,也没啥意思吧?”

    “你这想法也”陈太忠想说“太多心”三个字来的,有我在科委一天。再给文海一个胆子也不敢吧?不过话到嘴边,他终于还是硬生生地改口了,“也,一倒算谨慎,不过,他现在应该没心思琢磨这个吧。他以为火灾的事情就这么完了?”

    “呵呵,他觉出什么不妙了。不过人总是这样,巩固已有的同时,争取那些没得到的”邱朝晖的话说得挺**,听起来像是在说小话事实上关于文海可能的下场。他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隐约知道此事没完,说不得帆帜加大一点诽谤的力度,“反正你一不在。他连走路的时候,以板都要直一点。”

    这才是扯淡,陈太忠无声地笑一笑,心说老邱你以前挺耿直的嘛。我怎么就没现你也这么擅长玩心眼呢?“那行,我知道了,对人家红星厂的人态度好一点,食宿这些都安排一下,档次也要差不多。”

    “得了,别提了,这几个在咱科委折腾呢”邱朝晖叹一口气,嚷嚷得满世界都是,给好多供货商造成了不好的印象,说咱们科委开的是黑心店,现在给他们解释真实原因,他们中不肯相信了”敢情,邱主任本不待再解释的,区区五十万,还值得多计较?怎奈对方折腾得响动实在太大,连科委的职工都私下跑来问究竟,意思是说单位被诋毁,我们也跟着没面子不是?

    说不得,邱朝晖只能叹口气向大家解释没过例会的钱谁敢支付?

    你们跟那几个说一声,一旦过了例会。马上就给遗憾的是,对方会不会取信这话简直是明摆着的。

    “知道了,我试着协调一下吧,你不用管了”陈太忠也跟着叹口气。挂了电话,他没有责备邱朝晖的意思。人家是在维护他推行的制度。最多不过是…”手段卑劣了一点而已。

    维护制度,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琢磨一下,抬手拨通了那帕里的电话,既然红星厂比较认那处,那么还是要委托一下老那的,“那处,红星厂那边”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帕里就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我知道。张主任把状告到我这儿来了,不过我懒的理他,迟付又不是不给,我只负责保证你不是骗子,呵呵,你不用解释。”

    “我,一”陈太忠愣了一下。心说敢情那处长已经受到骚扰了啊。于是干笑两声,“唉,我还说想让你再帮我解释一下苦衷呢,他们的人在我们单位折腾得挺厉害。”

    “呃一”那帕里登时沉默了,前文说了,那处长是个心思极重的人。听陈太忠这么一说,他就觉的刚有的话说得冒昧了,这幸亏是陈太忠,要是别的关系差一点的人,没准认为他那么说是要堵人求情的嘴呢久在单位,他已经养成了谨小慎微的习惯,却是没想到今天又犯错了。

    “这个”我再试一试吧”若是没有刚有的话,那帕里就可以合理地拒缘因为他的面子在红星厂确实也就是那么大,可是有了刚才的话。眼下他再拒绝,那就有了“有意为之”的嫌疑,“不过不敢保证成功。“官场中谨言慎行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陈太忠却是不知道那处长为什么情绪一下低落了起来,‘算了,不方便就算了,咱哥俩谁跟谁呀?”

    不成想,那帕里听到这话。越地决定出手了不管陈太忠是真能体谅,还是心生怨憩,他都有必要再出手了,“呵呵,没事,我找我老爹帮忙,红星厂还是要买军代表的面子的,不是吗?”

    第一千五百一个三章老那的余热听说是陈太忠的事情,又是迟付两天货款的小事,那老书记怎么可能不尽心尽力地帮忙?他还埋怨儿子呢,“我不是说你,你老爹退是退了。但也能挥点余热,以后这种事直接找我就行,跟小陈唧唧歪歪扯那么多做什么?”

    别他看已经退了好久了,但是做为一个曾经的军人,他在个的时候没有亏待过战友和老长,那么他退了。也有人买账军队不比地方。人走茶凉的现象不是很普遍。尤其是那书记那个时代的军人。

    军队说大挺大,那么多编制那么多军区,但是说小也很小,那怎么搞的,居然找到了兵器工膛集团的关系,真的是有点大材小用。

    当然,凭良心说,也就是此事太小,顺水人情而已,所以别人能做一做,要不然结果是什么也不好说。那老书记毕竟是退了共这个谁都不能否认。

    反正这年头的事情,还真的是一物降一物,老那在短短的半个小时之内就挥出了余热,红星厂厂办的张主任居然打了电话过来,向陈太忠道歉,“陈主任,实在不好意思啊。那个,一我刚有的态度有点粗鲁。还请您见谅了,都是为了工作嘛。”

    “迟付两天没问题吧?”陈太忠若有若无地挤兑对方一下,真是的。都是买方市场了,你们卖东西还这么牛逼,“这也是我们的制度问题。昨天忘了这个猪儿了,不过这种情况也太罕见了,我也道个歉,不好意思啊。

    既然已经尘埃落定,陈家人肯定是要打个电话给那帕里道谢,那处长笑着连说不客气,“对了,上午帮秦科长调了一辆车,她听说你来了。骂了你一顿,说你是白眼狼,呵呵。”

    秦科长?陈太忠琢磨一下才反应过来,“哦,蒙勤勤啊,这家伙真是的,我怎么白眼狼了?是老板见我不顺眼,我当然懒得去他家给他添堵。”

    “要不晚上约她出来坐一坐?”那帕里很热衷此事,现在蒙勤勤办事都知道直接找他,可见他距离目标也是越来越近了当然本書轉載16开xs文學網要趁热打铁,“你一直躲着也不是个事儿嘛。”

    “坐一坐…”那就坐一坐吧”陈太忠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年头骂了省委书记还没事的人也不多。他要是再拿乔就有点过了,,有没有什么比较清净一点的地方?实在不想去金荷花了。”

    清净的地方自然到处都是,离文峰路不远的地方就有一条餐馆林立的街道,虽然大多是普通小店,却也不乏高档的餐厅。

    一个春节没见,蒙勤勤显得越地成熟了,陈太忠一照面就拿出几个盒子来,“这个小的是给你的,那俩是给你父母的,过年太忙“呵呵。这算是拜个晚年吧。”

    盒子里没什么贵重玩意儿,送蒙勤勤的是一块表,这就算比较贵重的了,送尚彩霞的是个手包,至于是什么牌子,陈家人自己也不认识,送蒙艺的就更简单了,童“哼,好像谁稀罕似的”蒙勤勤白他一眼,“你到底跟我老爸说什么了?他一提起来你就一脸的不高兴?”

    “没啥,就是嫌他不照顾你姐姐”陈太忠不想说这事儿,不过既然人家问了,也由不得他不说,少不得细细地解释一番,“反正他都要……要那啥了,还不想法照顾一下?”

    “他也未必能动得了”蒙勤勤显然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眼下虽然还有那帕里在场,但是这位是陈太忠推荐给蒙艺带走的秘书人选,也不用避讳,“你要真想照顾晓艳姐。那索性跟那个荆紫菱吹了算了。”

    “你这不是扯呢?”陈太忠白她一眼。抬手请她点菜,“我照顾她肯定没问题,不过这跟荆紫董根本是两码事,我俩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那处长点吧”蒙勤勤把菜单推给那挂里,那处长推让几下,现对方执意如此,那也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秦科长的目标是陈主任。对吃什么菜并不感兴趣,“我还以为你一直不来。是因为看到我老爸要走了,你这家伙想见风使舵呢。”

    “什么见风使舵?这点子还是我给他出的呢”陈太忠眼睛一瞪,他自认,若不是自己把碧空省的状况提出来。全国这么大几个个省份,蒙老板也未必能第一时间关注到那里。

    时间就是金钱,这话在官场上应该演绎为“时间就是权力”而且那里省长书记一齐动,用“权力真空”都不足以形容,简直可以说是个‘权力处*女地”了,司等情况下。谁先伸手谁就多了一丝机会。

    当然,他提的时候很蒙昧,没想那么多,蒙老板却是受了提醒,开始不动声色地布局,但是这也不能抹杀他的功劳不是?

    “切,你就吹牛吧”蒙勤勤白他一眼,心里觉得这话实在太不靠谱。不过她也无意去争瓣,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嗯,既然你不会不管晓艳姐,那也不会不管我吧?”

    “哦,管你?”陈太忠心里有点纳闷,心说就算你不跟着你老爹走,这天南还有谁敢动你不成?你不见蒋君蓉有个副省的老爹,都牛到一塌糊涂了?“呵呵,你这级别…”不是我能照顾得了的吧?”

    “在单位呆着有点烦”蒙勤勤叹口气,小手无意识地把玩着小碗里的勺子,“你说,我出去做生意好不好?”

    陈太忠的嘴抽*动一下,想说点什么却现无从说起,总算还好。那处长已经点完菜,正听着两人白活,听到这话禁不住出声,“秦科。我插一句嘴,这个”“一我觉得不太好。”

    “为什么?”蒙勤勤抬头看他,眼睛张得大大的。

    “你要做生意,也不合适在天南。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太忠的能量是有限的”那帕里侃侃而谈,做为曾经的衙内,他对这方面的研究,并不比高云风少多少,‘你在单位呆得闷。这个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想做点什么,最好还是等老板稳定了,去他那儿展。”

    蒙勤勤沉吟半晌,默默地点点头。那处长话里隐隐有“到时候我若是你老爹的秘书,绝对会尽力照顾你”的意思,不过她并没有听出来。

    倒是对他说的“太忠能力有限”她是不赞成的,于是微微一笑转了话题,“他弱?切,我老爸都说了,现在他跳腾得可厉害了,没人管都吃不了亏。”

    事实上,她老爸的原话并不是这么说的,昨天说到陈太忠的时候,蒙书记有些许的感叹,‘这家伙,我还没走呢,他倒是上蹿下跳地开始布局了,这种折腾能力,整今天南找不到第二个的人了。”

    “呀,我这还能不能有了?”陈大忠尴尬地笑一笑,蒙勤勤的话说得一点都不错,他确实有布局自保的心思包括跟赵喜才划清界限,不过这点小动作居然被蒙老大看在了眼里,这让仙觉得有点不舒服。

    树还没倒,糊孙们倒准备散了?他甚至可以想像得到蒙艺的心情。不管当事人有再多的理由,看到自己阵营里有人开始寻找别的高枝儿,蒙书记也不会高兴了。

    “反正,我做得问心无愧”他沉默半天,才这么回了一句。接着又叹一口气,“老板把眼光注意到我身上,那是有点抬举我了,他该把眼光放得远一点才对。”

    “他只是觉得你过年没去家里转一本書轉載16开xs文學網圈,可惜了我妈送你的那两条烟了。”蒙勤勤笑一笑,“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什么时候回?”

    “明后天吧”陈太忠犹豫一下。点一点头,“要是没有别的事情的话。”

    “那你把唐亦萝捎回去吧”蒙勤勤实在不想叫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为“伯母”眼下也没外人。于是就点名道姓了,“她这两天也要回呢。”

    “唐“一,唐姐去你家了?”陈太忠只觉得后脑有点麻,“我还真不知道她来了。”

    “来好几天了,她不来的话,还没人提你呢”蒙勤勤没注意到他的不安,事实上没人能想到他有那样的胆子,而且,两人不但岁数差了不少,陈家人身边也并不缺少美女。不是吗?‘这两天开会,她也不想呆了。

    “那个凤凰的教育网,你再帮你姐催一催,成不?”陈太忠不想说这个话题,于是想起眼前的蒙勤勤是个不错的传声筒,“开春了啊。”

    蒙勤勤点点头,没再说话,而是拿起了筷子,冲两人示意一下,‘动筷子吧。”

    老蒙还没走,我就开始布局,这么做真的错了吗?直到饭后送蒙勤勤回家之后,陈太忠还在考虑这个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居然生出了点无奈和愤懑,有一种需要泄的冲动。

    正在这时,分手不到五分钟的那处长又打来了电话,“太忠,那个汤丽萍遇到点小麻烦,你的意思是”“管不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