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五百零八-九章(书号:760

第一千五百零八-九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酒后驾车当然,真的说要放手,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还有相关一堆事情要处理。刘晓莉的带子,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陈太忠打人的事情,也是要处理的。吴晓芸知道杨明受了她的连累。但是她从小到大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咬牙切齿地不肯干休,“无故打伤了这么多人,我们要去医院体检,要赔偿!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杨局长实在有点受不了这小姑奶奶,悄悄地把她拽到一边,“小小芸啊,你不要折腾了,不就是一集钱吗?杨叔给你出了。行不行?好不容易人家捎罢手的。”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把那个混蛋搞臭”吴晓芸不听他的劝告。她还有自己的道理呢,要不是你胡乱拔枪又没带枪证的话,咱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不是?

    被宠坏了的孩子都是这样。只知有己不知有人,她抱怨的时候,可就忘了人家杨明拔枪也是为了保护她。而事情的起因,也是因为她粗暴无礼的行为口不过,怎么说呢?要说她非常幼稚也不全适,那种家庭出来的孩子。对某些事情还是挺敏感的,所以她并没有忘记安慰杨明一句,杨叔您先忍一忍。等回了天涯,我跟我爸说,弥补您在今天遭受的损失”

    这损失你爸弥补得过来吗?他只是个,常务副省长啊,杨明心里只能苦笑了,这次天南之行真是与大了。就算天涯没人跟自己叫真,暗暗地瞒过去了,可是他在北京的名声也毁得差不多了,丢人啊。

    杨局长刚才将电话打给了苏文馨。还好,北京这帮人阴阳颠倒倒正是活动的时候,苏文馨听说是这种事,一脚就将皮球踢给了南宫毛毛,‘你找南宫吧。我跟陈太忠不熟。”

    南宫一听是陈太忠的买卖也不好说什么,直接将于总的电话给了杨局长,南宫老总知道陈太忠和马小雅的关系,可是小马是于总的人,他要是乱介绍的话。犯忌讳不是?

    说穿了。京城里这帮人赚的就是信息的钱,没事都能给你整出点事情来,更何况这种事呢?外地的凯子。不宰白不宰啊。

    电话打到于总这儿,杨明终于是找到了马小雅,一圈电话打下来,丢人现眼不说,还欠了好多人情”真的是太亏了。

    ‘听杨叔的话,就这么算了吧”杨明咬牙切齿地劝说那任性的女孩。然而吴晓芸真的不肯干休”身为国家干部。他打人还有理了?

    我一定要在他的档案上添一点污点!”

    她这阴毒的想法,理论上是成立的。可是杨局长实在太清楚了,以陈太忠这种挡次的人的能力,改档案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给人家添再多的污点”回头人家随便找个人把那纸一抽,还不是白费劲儿江这都是小儿科了,更有狠的人。直接凭空做档案出来了,普通工人三个月之内升为省厅副厅长的例子没见过吧?还真的有。

    不过,吴晓芸铁下心思认真了。杨明是不劝不好,劝得过分了也不好,两人正嘀咕呢,赵明博所长招呼吴晓芸过去,绷着脸问了。

    ‘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我错了?。吴晓芸做梦也想不到是这种结果,登时就傻眼了,话也尖刻了起来,他打了我,倒是我错了?你的意思是,我再躺到地上让他强*奸一下,就做对了?”

    就你这模样,还指望陈太忠强*奸你?回炉再造一下吧。赵明博心里不屑脸上却是生出点犹豫之色”你的意思是说你有理,是吧?”

    ,那我还没理怎么着d”吴晓芸原本就看赵明博不顺眼,若不是你这个混蛋偏帮,杨叔也不可能那么被动。所以她的话就很呛人,‘打人的有理,挨打的反倒没理了?”

    ,嗯嗯,你说得有理”赵所长笑着点一点头,一指旁边一个类似于微波炉的设备,那设备上还接个管子,‘去,吹一下,吹一下咱们再说其他的。

    ,这个”是什么东西?”吴晓芸看着那设备。眉头皱了起来。

    小测酒精含量的”赵所长笑眯眯地介绍,那笑容看在小吴同学眼里。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了,跟交警队借过来的”当时你不是在开车吗?”

    ‘测醉酒驾驶?,吴晓芸明白过来了,脸色也变了,她在金荷花的时候喝酒了,虽然是红酒喝得也不算太多,不过显然,尽管经过了一阵时间的折腾,她又吐了一阵。但是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恐怕还走过不了关。

    她从小就被父亲捧在手里呵护。对社会上很多事并不是很了解但是对醉酒驾驶的后果,她还是相当清楚的,禁不住眉头一皱,你们派出所要处理的是打架斗殴,跟这喝酒不喝酒的,有什么关系呢?”

    杨明在一边不好随便插嘴,不过听到这个回答,心里也是暗暗地点头:小芸倒也不是一无是处,这个切入点找得还是不错的,是的,派出所一般而言,是不管这种事的。虽然交警也是警察,但是一般而言,大家还是各管一摊。

    可是,赵明博既然敢告诉她这东西是‘借来的”自然就有应对的法子,事实上他有意点明,无非是故意想羞辱对方一顿罢了,这个女娃娃真的太让人讨厌了。

    派出所的工作范围,也是你能给我们定义的?”赵所长听引辽话,脸色微微一沉,‘让你吹你就吹。哪儿来的那么多么”

    我就是不吹,你能怎么样?,吴晓芸大声嚷嚷了起来,事实上,这也不是她有意挑起事端,实则是她很明白,这个,小小的派出所固若金汤。杨叔的能力挥不出来”要是换成交警队来测的话,没准会有转机。

    完蛋,杨明心里蓦地就是一沉”卜芸这下说错话了,不过这女孩也实在被骄纵得不成个样子了,他也无意插嘴关说”你就接受一点教币吧。我这也是为你好。

    “就是不吹?”赵明博冷笑一声,向身边那俩警察努一努嘴,“既然她不配合,你俩强制执行测试”

    看着那俩警察站起身向自己走来,吴晓导尖叫一声。“凭什么只测试我。不测试陈太忠?你们这是有意纵容包庇犯罪分子!,‘就是啊”杨明出声帮腔。他可是闻到陈太忠嘴里的酒气了,而且。做为国家干部去金荷花那种地方,肯定是应酬去了,又怎么可能不喝酒?‘都不用测了”卜芸,事情就这么算了,成不成?,“哼”赵所长不屑地哼一声,还没来得及话,吴晓芸又尖声嚷嚷了起来,‘凭什么算了?我不好过也不让她好过!,你确定,陈太忠要测的话。你就测?”赵明博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脸上又泛起了那种颇值得玩味的笑容。

    ‘他先测,我就测!”吴晓芸回答得异常干脆利落。

    “啧啧”赵明博砸巴两下嘴巴,状若甚是为难,最终犹豫一下看向杨明”‘杨局长,这话您听到了,你是不是也这么看?”

    那是小吴的意思,我无权干涉”杨明觉得这厮的眼光有点不对劲。犹豫一下,就皱着眉头出了明哲保身的宣言,‘我不表态。”

    ‘去,把陈主任叫过来”,赵所长乎一挥,吩咐其中一个警察,那神情是要多笃定有多笃定,‘别跟他说是什么事”说完他转头看一看杨明和吴晓芸,笑着点一点头”其实我这人很好说话的。真的,”。

    不多时,陈太忠就被警察领了过来,一听说赵明博要测自己的酒精含量,脸上登时就苦做了一团,为难的砸一砸嘴巴,又警怯地侧头看一个应酬?”

    装吧,你就装吧,赵明博心里暗笑。这馊点子还是你提出来的呢。说你不怕检查,不过,表面上的工作,赵所长还是要做到位的,他不动声色地咳嗽一声,‘应酬归应酬。但是酒后驾车对社会的危害性太大。陈主任你还是配合一下吧。”

    小我喝酒了,不过没有醉酒。大不了罚点钱嘛”陈太忠看起来挺不想吹那个管子”我记得是两百到五百的来的,离开政法委太久了,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还是吹一下吧”赵所长含笑摇头,不过眼神倒是异常坚定,,你吹了别人捎吹,我说的没错吧,杨局长?”

    见他俩这一唱一和的,杨明本能的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不过一时间他也想不到那么多,只是咳嗽了一声,表示这话他听到了。

    ‘告诉你就是酒后驾车,不是醉酒”陈太忠不满意地嘟囔一声,抓起管子狠狠地吹了一口,果不其然。仪器上的黄灯亮了!

    这种型号的测试仪上有五个灯,一个绿灯一个黄灯三个红灯,绿灯表示一切正常,黄灯表示驾驶员是酒后开车,但是酒精含量在许可范围内。属于扣本加罚款的处理方式。

    而红灯的性质就严重了,铁铁的是醉酒驾驶了,那不但要扣本和罚款。还要拘留的,而那三个灯,代表不凤的醉酒程度当然,有人愿意叫真的话,测试仪上也有数牢表示。

    (注酒精能不能双收这是普通人或者杨明这么认为,是书中人物的想法,特此做免责声明)第一千五百零九章么蛾子也是艺术,黄灯?怎么可能是黄灯?。吴晓芸知道了黄灯所代表的含义后,禁不住大声叫了起来,“杨叔叔,你不是说一杯啤酒都能杳出来是酒后驾驶了吗?,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而且这么长时间了,酒精在体内分解了也正常”杨明不动声色地回答,顺便使一个眼色,要她接着去测试,他也不太相信陈太忠那么快就把体内的酒精分解吸收掉了(注)。

    那么,眼下出现这种结果有一种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这个姓赵的副所长在设备上动手脚了,他不想让人改回去,所以就暗示小芸马上也接着吹。

    吴晓芸只是嚣张一点,却不是脑瓜不够用,见状也不等赵明博处理那陈太忠吹过的地方,抓起管子来用手擦拭一下,也是猛地一吹一一个红灯亮起!

    ,怎么会这样?”酒后驾驶和醉酒驾驶,完全是两个概念啊,吴晓芸和杨明登时就愣在了那里。

    醉酒驾驶加寻衅滋事,你留下来吧,行政拘留七天,罚款一千”赵明博冷冷一笑,接着又伸手出来,“把驾驶证交出来”

    ‘我就算醉酒了,怎么能把寻衅滋事算在我头上?”吴晓芸这一下可是慌了,转头看一看杨明。‘杨叔叔,你说是不是?,没错,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但是既然你是红灯人家是黄灯,那就不要…么了,杨明只有苦笑了,有此两可之间的判罚,还就是公m叭断的人是怎么想的了你以为黑哨只存在于足球界吗?

    你这丫头,我就操不完的心!杨局长心里这个”苦涩。实在是没办法说了,刚才让你不要叫真了,你倒是跳腾得挺厉害。现在吃亏了,又知道找你杨叔叔了?

    要是我亲生女儿,看我不大耳光子收拾你!杨明叹一口气,苦着脸看着赵明博,他从没想过自己还会有这么一天,向一个小小的副所长媚笑的一天”赵所长,您看”小吴她不懂事,看在她父亲面子上,饶过她这一次吧?”

    ‘我又不是没给过她机会”赵明博,蔓一声,不再看吴晓芸。很显然。这就是盖棺定论的结果了,当然,按道理说,派出所其他领导或者分局主管领导可以提出异议,但是眼下谁又可能站出来帮一个外省人说话?

    大部分的警察,都只是不想让杨明太被动了”毕竟是一个系统的,至于说那滋事的女孩”却没有一个人会同情一哪怕她是副省长的女儿口事实上,杨明脱身也不是毫无代价的,陈太忠明明白白地表示。

    走人可以,配枪要留下,等天涯省警察厅证明过来,证明这一把枪是杨局你的配枪,然后再还你。

    这就是说不追究杨明‘非法持枪,的责任了,但是同时还不忘记恶心一下人,你既然有胆子在天南搞风搞雨的,那就要做好别人把糗事宣传到你天涯去的心理准备。

    从道理上,这个要求非常正常。你没有带持枪证,那么素波警方绝时有权力质疑这把枪的来路。哪怕你是一市的警察局长。

    当然,杨明走人之后,可以时这个要求不再理会,大不了是一把枪嘛,老子不要了不就完了?诚然,配枪对警察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但是他是局长。确实可以在某些环节上变通一下。

    然而,这么做的后果实在有点不堪设想。这把枪将来出了什么砒漏。就不好收拾了,虽然赵明博未必有那胆子搞出砒漏,虽然杨局长十有**压得住讽漏,但是毫无疑问,被动是难免的。

    说句良心话,想搞臭杨明根本不用这么复杂,赵明博给天涯省警察厅一份传真就行了,要求核实该配枪的主人到底是谁。

    做为警察局长,杨明就算在省厅里到处都是关系,也总有打点不到的地方,自己找人个证明过来。总比被素波的警察把事情捅过去要主动得多,影响面也小得多。

    所以,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陈太忠并不怕对方翻悔,而且他相信。以对方的智商,完全能想到口是心非的后果。

    这个要求真的是难煞杨局长了,心说你都答应放过我了,现在又整出这么一个要求来。嫌我不够丢人现眼的吗?居然要把这件事摘到天涯?,太忠,都已经这样了,没必要的吧?”

    小有必要,很有必要”陈太忠淡淡地回答,提出这么个要求,不仅仅是他气儿还不是很顺的缘故。更有一点,这个证明落到赵明博手里。那也算一道护身符。

    这一次,赵所长为了力挺他,彻底地把刘国栋得罪了,虽然刘局长跟孙局长不怎么对眼。两人对骂也搞的众所周知,但是谁又能保证刘局长哪天不会一下头脑热,给赵明博送一双小鞋穿呢?

    凭良心说,赵明博这次做的事,是很多警察都看不顺眼的,但是警察这个行当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系”帮关系的忙很正常,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没人会翻后账,唯一让人放心不下的,也就是刘国栋那里x而陈主任不可能一直呆在素波。

    当然,陈太忠虽然有这么个忌惮,却是不能明说,说出来不就代表他担心这个吗?这就未免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意思”陈家人强势惯了,绝对不可能表现出来。

    不过,他不表现出来,不代表杨明猜不到,杨局长很痛快地回答,‘太忠你可能还不知道,老刘就是火爆性子,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大家可以当作没有生”

    没有生过?你这才是哄鬼,陈太忠笑一笑,吃了这么大的亏你就这么认了?好吧,就算你说的是实话。但是我也不会相信,“那这枪你就不要了?”

    杨明看到他脸上又带上了笑容,心里没由来地又是一沉,犹豫一下才话,‘证明就不用了吧?我让他们一个传真过来,你看行不行d,事实上,杨局长的持枪证就带在身边,不过他实在怕了陈太忠玩么蛾子的水平了。一只接着一只。自己万一取出枪证来,没准又有什么玩意儿等着自己呢那可是实打实的“非法持枪,的物证了,不像传真件只是个证明性质的东西。

    “啧”陈太忠犹豫一下”s说已经把这厮玩得够惨的了,算了,放他一马吧,于是不情不愿地点点头,‘那你跟赵所长交涉去吧,说实话,”

    行了行了。再听下去我要吐了。杨明笑着点点头,转身找赵明博去了,赵所长倒是好说话,笑眯眯地点一点头,只当刚有的冲突没生一般,‘有个证明就行,杨局您也干这一行的,理解万岁帆”。没这么个,证明的话,我这儿实在没办法收场。,I中中一个止布z口如毗凹m牲愣巴。杨局长心里明镜一样,我找刘国栋这人证就不行,愕人要物证。还不是憋着劲儿要我丢一把人?怎么天南省什么都不出,专出各种混蛋呢?

    他在这里腹诽不提,一转眼。赵所长悄悄地找到一个警察,‘去门口打字复印店借个喷墨的传真机过来,要快啊。”

    门口打字复印店早关门了,不过里面有下夜的,跟派出所的警察也都惯熟。接到命令的警察有点疑惑,‘咱的传真机没纸了吗?,‘叫你去就去,你问那多干什么?,赵所长瞪他一眼,想了一想还是笑着解释一句,‘传真纸上的东西容易提色,不合适长时间保存,这次要弄个能长久保存的,”

    总之一句话,杨明虽然脱身了,也算是掉了一层皮,而吴晓芸因为不晓事,却是被赵明博宣布要行政拘留。

    “我多交点保,你放人成不成9”杨局长心里实在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了,“赵所长,我一定管住小芸的嘴,不让她再乱说了。”

    ‘这个”年轻人也是该受一点磨练,要不指不定还会捅出什么漏子”赵明博现在拽啦,对着警察局长也敢推心置腹”地交谈了,那态度还挺诚恳,‘杨局您一直护着她也不是个事儿,反正有刘局关照,她在狗留所也受不了多大的委屈。”

    问题是,还可能有陈太忠的“关照,不是?杨明叹一口气,再说了。行政拘留是要上档案的”也就是说,吴晓芸所在的学校会知道,这消息一旦传出去,那小姑奶奶估计要上吊了,他,亨一声,这么着吧”

    交五万。押金条到手我就撕掉怎么样?”

    ‘您这不是逼着我”犯错误吗?”赵明博犹豫一下,眉头紧皱,看起来颇有一点为难。

    “小十万,说定了”杨明站起身来,别看他委屈了半天,那是惹不费陈太忠,对眼前这个小小的副所长。他还是放不到眼里的,‘明天我和刘局长请你喝酒”大家也是不打不成交嘛,呵呵。”

    这就是隐隐的要挟了,可是赵明博还没办法计较,人家可是打着,和解。的幌子说出这话的,于是悻悚地”地嘬一嘬牙花子,‘这酒我也不喝了,明天是个二十四小时班。”

    十万的活动经费到手,汪峰自然也就答应了,然而”他愿意维护杨明,却是一点都不待见吴晓芸。所以汪所长的心里也不无遗憾,小赵你刚才那么狠,现在就不知道多要一点叼真是的,那可是常务副省长的女儿啊。怎么能这么不值钱呢?

    到得凌晨零点半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除了要等天涯的传真。杨明的配枪才能被归还之外。真的没事情了。

    雷蕾和刘晓莉也没走,一直站在派出所门口等消息,见到陈太忠和王启斌笑容满面地走出来,刘记者才轻声问一句,‘什么结果?”

    “没什么结果,就这样了”王部长打着哈欠,他的年纪毕竟大了。熬夜不怎么行了,‘倒是让雷记者和刘记者白忙一场,辛苦了”

    雷蕾不话,一双疑惑的眼睛却是不住在陈太忠身上看来看去,在她的印象中,太忠办事不会白出手的一哪怕是妥协,也要捎带点什么。

    ,唉,人在官场,就要讲妥协的艺术啊”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不过下一刻,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微笑”不过还好,总算恶心了他们一把,哈哈。”

    他的笑声未落。田甜和段天涯走了过来,一旁还有摄制组的什么人。只是大家看到他们四个人很自觉地顺着另一边走了,只有段天涯和田甜走了过来。

    田甜的眼睛,不着痕迹地在雷蕾身上打个转,才转头看向陈太忠,‘好了,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做到,大家这样和和气气的,不是很好吗?,敢情,陈太忠的人情两边卖。又卖给了马小雅,又卖给了田甜。而且要人家报答,田主持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报答的法子来。就要他自己提。

    对方能赶来支持,这让陈太忠有些感激,不禁就想口花花地说两句什么,遗憾的是雷蕾和刘晓莉在场。他犹豫半天,才提了一个茶件。

    ‘上次那个事情,对田书记有点不敬,你跟你老爹说一声,不许再记恨我和祖大哥了。”

    这个条件并不难做到,田主持当时就答应了,眼下见到柚重提一遍,也不过就是道别的絮语。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你把话带到就行了。成不成都不关你的事。”

    田甜也点一下头,张开嘴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不过扫了旁边的雷蕾一眼,终于没再说话,而是抬起手摇一摇,转身走了出去。

    四个人也信步走到门外,将雷蕾和刘晓的送上那辆捷达车之后,王部长才轻叹一声,‘唉,要不是两会,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下雨了”陈太忠觉得有一丝凉意落在自己的脸上,抬头看看天。呵呵,下雨天,开会的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