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五百零一-三章(书号:760

第一千五百零一-三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左右为难年正月初九晚上的二七路派出所,真的太热闹了,让派出所里的一干警员大跌眼镜。

    人多不是什么稀罕事,有时候两个小年轻打架被弄进来之后,都可能呼朋弓伴地招呼一大批人过来,同学,同事小七大姑八大姨的一大堆,反正谁顶用算谁。

    但是这人多官也多的场面,就实在太军见了,已经知道的副处级的领导就有市局的刘局长、分局的周局长和区委组织部的王部长,大所长汪峰也来了。

    而且生争执的这俩也有意思,一个是外地的副处一个更是外省的副厅,真的是要多热闹有多热闹了。

    周局长跟王启斌认识,两人都算是郭宁生的人,一度还关系不错。但是现在王部长跟郭书记翻脸了。两人最近没什么沟通。

    见到刘国栋的时候,周局长就够吃惊的了,再见到王启减,那就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了,于是笑嘻嘻的打个招呼,“王部长,过年这几天没见你帆………你在这儿是?,陕罩节由zu如肌c酬四圳蝶布王部长也微笑着点个头,指一指赵明博又指一指陈太忠。‘刚才在金荷花吃饭呢,我正好认识他俩,这不就跟着过来?,‘哦”,周局长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没地增加了几分警觉。又跟刘国栋打个招呼,站在一边就盘算开了。

    周局长跟利局长关系一般,但却知道剁正平不喜此人,他跟王启斌的关系现在尚未重新定个,但王部长是郭书记的死敌。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然而要命的是。自打郭书记从省纪检委出来之后,虽然嘴里时不时地痛骂王部长,但整体上讲也低调得很。

    更要命的是,眼前这两位支持的是不同的人,这真是一个令人头痛的事情,一时间,周局长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炸开了。

    当然,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不管怎么说,他是领了孙局长的命令来捞人的,削局和刘局对不对眼。那是人民内部矛盾,回头再说也不迟。

    至于说此举会得罪了王启裁。那就顾不得那么多了。虽然王部长是区委常委而他不是我是奉命行事可不是掺乎你跟郭书记的恩怨,这个…,大家都是局内人,你应该理解领导的命令意味着什么。

    小赵,我传达一下领导的意思啊。,周局长不想再细问了。问得越多忌惮也就越多,索性就直接话。‘就要两会了,省城需要保持安定团结的大局,事情不大的,要以稳定为主,明白吗?,。

    赵明博这下可就坐蜡了,虽然他不知道周局长嘴里的领导到底是谁。但是除了剁局长也就只有郭书记了,怕是孙局长的可能还要大一此。

    他已经招惹了刘局长,不可能再去招惹孙局长,否则的话,警察系统将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不的侧头看一眼陈太忠陈主任,我帮你扛这么多了,现在轮也轮到你了吧?

    “咳咳,正是因为要保持安定团结。所以有要追究,非法持枪是妨害公共安全的”,陈太忠清一清嗓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周局长,“这位领导,不知道你嘴里的领导又是指谁?,。

    听他说话的口气奇大,周局长侧头看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话了,‘年轻人,你还是先介绍一下你自己比较好一点吧?,“周局长,来,我跟你说点事。,王启斌招一招手,对他来说。眼下跟郭宁生放对,那就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所以不能看着陈太忠随便糟蹋小小周要不然就是活生生地将此人推到姓郓的那边去了。

    周局长有点迟疑,他就算脑子再不够用,也知道王部长必然要帮这年轻人关说,不过在下一刻,他居然敏锐地在王部长眼中看到了一点东西,那会是」,…怜悯吗?

    不得不承认。警察的眼睛确实比一般人毒很多,看到了这个,他终于拿定主意,还是听一听老王想说点什么吧,毕竟,一个区委组织部长能硬撼区委书记,手里没点牌也是不可能的。

    谨慎的人有福了,两人在一起嘀咕两句之后,周局长二话不说就拿起电话向孙正平汇报,他听说过陈太忠这个人。但是这个,人到底强势到什么地步,却不是他所能了解的。

    孙正平都要睡了。看到的电话号码,心里是颇为不耐烦,抓起来先抱怨了一下,“都告诉你了,交给你全权处理,这个杨局长我不见,………呃,什么?跟他对cha的是陈太忠,…“…哪个陈太忠?,坏菜,周局长一听领导似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心里就不由得一通抱怨,不过已经是这样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是区委的王部长跟我说的,这个人好像有点背景。

    废话,没背景的敢打杨明的主意吗?孙正平真是有点无语。索性直接打断他的话问了,是不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年轻人,高高大大的?,“没错,没错,就是他”,周局长一听说领导也知道这个人,忙不迭地回答,因为惊喜声音都有点变味儿了,而且,刘局长已经过来保杨明了,他俩是战友。,“哟」」…”孙正平倒抽一口凉气。沉默了一阵才话。”既然是这样。你就不用cha手了。让刘国栋跟他交涉吧,嗯。你对小练客气一点“”,听着手机里传来“螂嘟”的挂断声,周局长欲哭无泪,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剁局长,你一听是陈主任就坚定地让我旁观,可是在来之前。你是要我坚定地维护警察系统的名声,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呢。

    他不动声色地放下电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施施然地走进讯问室。眼睛扫一下找到王书记,冲其微微一笑,又抬手招一招。」Q说这次我可是得指望老王你帮我说话了。

    周局长退缩了!二七路派出所的所长汪峰在一边看到了,心说好险。幸亏我比较稳重,没把王部长和赵明博的关系给捅出去,这官场里果然沉默是金,嗯,今天的大神太多。我看戏就不错,你们爱谁是谁吧。

    他知道置身棋外的重要性,但是有人不知道,眼看着周局长出去一趟之后,就不再坚持己见而是招了王启斌出去,心说今天这事儿荒唐啊。怎么能胳膊肘向外拐呢?

    刘国栋见状,却是知道剁正平也退缩了,当然。至于孙局长是不想招惹陈太忠,还是想撺掇他刘家人跟姓陈的放对,那就不好说了,只是很遗憾,眼下他已经没有退缩的地步了。

    于是刘局长咳嗽一声,指一指屋外的一大堆人,我提个建议,现在既然警力充裕,那就尽快讯问一下这些人,合理地安排警员们的时间。,他这建议提得合情合理,毕竟是大正月的,大家也想早点处理完事情回家………………………………………………………………………………………………。…太忠这一方的人都想到了,这是刘国栋想要借着陈家人特、,情做一点文章,汪峰和赵明博正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答应的时候,年轻的副主任不屑地哼一声,摸出手机走了出去。

    王启斌却是已经猜到小陈的意思了。以那家伙的性子,若是不想答应此事,估计就直接反对了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上,小陈还用得着于是,他不着痕迹地点一点头,赵明博用眼角的余光现了这个动作。于是冲汪峰笑一笑”汪所长,您看」“……”

    “明博,这是你接的警,由你决定好了”,汪所长笑着摇一摇头。

    他才不肯接这烫手山药,心说谁做的孽谁负责,别拉老子垫背。,你想要什么支援的话,尽管说话。”

    ‘那就尽快处理,大家也争取早一点回家休息”,赵明博笑眯眯地回答,不过显然,有人并不认为这话是真的,尽早休息,得了吧,这是大戏才开演呢。

    接下来就是全面开花了。陈太忠也被一个警察拎去问口供,那位也知道眼前这个爷不好惹,态度倒是不错。不过,该问的东西也是一样不落。

    不多时,大致情况就问出了一个差不多,敢情那叫吴晓芸的,是天涯省常务副省长的千金,小吴同学写了青青子衿》的青春校园。由于文风华丽情感细腻,在天涯省大卖,国内各省也多有盗版,可见是极其畅销的。

    该书如此大热,就有影视公司找上门来,希望获得电影小电视改编权之类的,谁想接触之后,现吴同学容貌清纯,虽然不能说美艳绝伦。却也绝对是那种朴实中带有无限韵味的**的类型。于是惊呼文坛又多了一位美女作家。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想得到了。制片人强烈要求女孩做女主角。

    ‘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你的主角了。清纯中略带羞涩,平凡中不失大方,多少男孩儿的梦中情人,根本不需要科班出身,就能完美地诠释出女主角」」”

    吴晓芸扭捏再三,终于应承了下来,不过她略带矜持地提出了一点小各件,‘我现在还在上大学,希望摄制组能考虑一下,把大多数戏放在假期。”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又来人了青舂励志影片《青青子衿》开拍了。男主角请的是一位红得紫的人气偶像帅哥,接下来就要考虑取景的问题了,考虑到吴晓芸是天涯人,又是领导的子女,为了照顾影响,这片子不合适在天涯拍太多镜头。

    好在她又是男主角的粉丝。倒也不怕吃苦,于是摄制组就全国各地风景名胜悠制片方已经说了,资金不是什么问题。

    事实上这部片子并不是什么大制作,除了帅哥的工资较高,大部分的经费就花在外景地的租用和吃住上面了,尤其走进了寒假之后,由于吴同学能抛开繁重的学业,摄制组就连轴转地赶拍,直到正月初一才放假,连除夕都取了过年的夜景。

    等到大年初六一上班,大家接着拍,这次来的目的是素波的永秦山。由于天南省有点名气的影视公司只有中天集团的花雨。现在却是又被吊销了执照。于是就请了几个吃的开的当地人做协调,天南省电视台摄影师段天涯就是其中之一。

    杨明能来,却又是一番因果。那男主角人气太旺,走到哪儿都要可起些轰动,摄制组深感不便,吴晓芸也不喜欢这此纷扰,所以就央杨叔叔帮着协调一下安保问题。

    杨局长出头打招呼,一般地方上都是要给个面子的,谁还没有求谁的时候?这次来天南,因为摄制组在素波只会待几天。杨明也懒得四处找人打电话了。索性直接就跟了过来。反正天涯的两会要靠后一点,而天南还有他十来年没见的老战友刘国栋。

    今天下午的拍摄,是在一家健身馆进行的,吴晓芸同学迟迟进入不了状态无数,等她好不容易有点状态了,男主角又找不到状态了。

    一直拖到接近七点才算完工。随即大家相约来金荷花吃饭。

    由于下午拍摄得不太顺利,吴同学心里的工作压力很大,情绪就不是很好,结果开车出门的时候,见到前面有今天B牌子的车挡路,于是喇叭长鸣,哪怕是见对方都要起步了都不肯松手,终于酿成大事件。

    这都是哪」出跟哪一出啊?负责记录的警察们一碰头,心说因事酿成口角的事咱见得不少,可是能因为这么小的事情,酿成这么严重的后果,真的是太罕见了警察局长都因为非法持枪被抓进来了!

    “一声喇叭酿成的血案”,问吴晓芸的警察放记录的笔,长叹一声…有心说点什么。却是又没那个胆子,眼前这女孩固然是常务副省长的女儿,但是那陈太忠却是横行天南的霸王,剁局长都不想多管,他还能说什么?唉,大家都让一让,何至于走到这一步?,一边说,他一边从手边的纸袋中摸出一个霞头啃了起来,顺手还跟坐在旁边的汪所长让一让,汪所,来个粳头垫垫肚子?”

    小大过年的你就吃这?,。汪峰笑着摆一摆手,他是知道吴晓芸的身份之后才坐过来的,不过听了双方的争执过程也是相当地无语,你说你一个外省人,来了素波还这么牛,你老爹只是副省长不是副总理哎,于是笑着摇摇头。站起了身子。

    “你慢慢吃吧。我再去看看其他人”,汪所长向外走去,笑着打趣一句…却也是心里隐隐对吴晓芸不满的意思,‘小心一个幔头也能!血案哦“”

    吃馊头的这位听到这话,好悬没被噎着,嘴里轻声嘀咕一句,“这领导怎么做的?大过年的…,……会不会说话?小心出门撞鬼。”

    他没有一语成谶。汪所长一出办公室的门。没有碰到鬼。倒是碰到两个美女在对眼。都是一等一的美女。比屋里坐的那个女主角不知道强出多少倍去,而且奇怪的是,这俩人他看着都有点眼熟。

    没想到田大主持这么晚也跑来了。,身穿白色狐皮大氅,个头略高、气质相当高贵的女人笑嘻嘻地看着对方,“你还真的操心那个花花公子啊?,啧,我说这么眼熟呢,汪所长心里明白了,敢情这个穿着雪青色风衣的鹅蛋脸美女,是省电视台的主持人,听说她是」……………政法委田书记的女儿?

    蒋主任开玩笑了”,田甜也笑一笑,淡淡地回答对方,我有同事被带到了这儿,所以我过来。不知道你说的花花公子是谁?”

    “还能是谁呢?陈太忠嘛”蒋主任笑着回答,眼中的表情颇值得玩味。汪所长在一边听着吓了一跳,这女人是谁啊,听起来居然连陈太忠都不放在眼里。

    田甜不欲多跟u;朋一佰,见面前过来一个警察,笑着点点头,“同志,请问旧。省电视台的段天涯在哪里?”

    “小你是田书记的女儿吧?”汪峰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向对方讨好的机会。于是笑着伸出手去,“我是这儿的所长汪峰,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

    灸鼻布“汪所长你好。,田甜笑着答他,小手同对方轻摇两下缩了回去,表现得和气而不失大方,“我有加完班。接到了同事的电话,就过来看看。,。

    “小哦,搞媒体工作是很辛苦的。”汪所长答非所问地点点头,脸上笑容可掬,‘你要找的人是叫段,段什么来的?,事实上他心里有谱,田书记的女儿。八成是找陈太忠来的。不过女孩子家脸皮薄不好意思说而已,我汪家人还没有耳背失聪到那种程度。

    想到这里,汪所长禁不住在心里再次侥幸一下,幸亏我已经决定看戏了,刚才若是顺着刘局长或者周局长的意思,为难陈太忠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啊。

    “叫段天涯。还有」陈太忠”田甜说起陈主任的时候,嘴里微微地打个磕绊,不过不细听的话也听不出来。

    她确实是接了段天涯的电话赶来的。原本她还有一点犹豫,心说老段那嘴巴没个把边的,只是她给老爹打了一个电话之后,田书记很明白地告诉她,“陈太忠惹的是个警察局长。那家伙太能折腾了,……“已经有人找过我了,我没答应,不过也不好再反着帮忙了。”

    那田甜就只能自己来了,其实她知道,老爹因为戒毒中心的事情。嘴上虽然不说,」s里对陈太忠不无微词,心说我要是卷进去,老爸你总不能看着不管吧?

    “哦,你等等,我帮你”。汪峰笑着点头,又侧头看一眼那姓蒋的女人,冲着田甜低声问,这个,人是谁?”

    “招商办的蒋主任蒋君蓉”,田甜见他行事小心,倒也答得痛快。不过声音却是很低,“她父亲是天涯省委的副书记。”

    “哦”汪峰笑着点点头,心说敢情是为杨明缓颊来的啊,真走过分啊,身为素波人。胳膊肘却是往外拐,不过下…刻他身子一抖,就愣在了那里,眼睛张得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田甜,“你说她是蒋君蓉,蒋世方的女儿?,汪所长本来就算得上是个消息灵通的人物,更何况蒋君蓉那‘素波官场第一美女”的名气极大,也是广大基层干部们绷的对象,他焉有不知道其身份背景的道理?

    怪不得我看她也眼熟呢,汪峰有点明白了,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田大主播清脆的声音”没错,蒋主任的人缘看起来很好。,“田主持,你这是又编排我什么呢?,蒋君蓉微笑着走了过来,我现在可是来做和事老的,你要是不领情,那我就转身走人了」」,……再来的人,可就未必像我这么好说话了。”

    “哦?蒋主任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汪峰不动声色了,语气是淡淡的,礼貌中不失距离鼻,比起对田甜的态度来,那是一今天上一个地下你老爹虽然是副省。不过是外省的,田书记可是正管着我呢。

    是赵市长让我来的,我都不想来”,蒋主任那气质真不是盖的,淡淡的几句话,将自身的优越感表达得淋漓尽致,却偏偏又不温不火,仿佛她天生就应该是那般似的,我见了陈太忠那小子就想生气。”

    她这话里还有别的意思:你们不是觉得陈太忠靠上蕊艺很牛逼吗?

    赵喜才也是蒙艺的人,要不这样,你们赌一把,看蒙老板会支持谁?

    陈太忠和赵喜才不对付的事,只是在很小的范围内传播,这三位当然不可能知情,田甜听得就是一愣,“不是吴晓芸的父亲让你来的?,吴晓芸的父亲不过是个常务副省长。用得动我吗?蒋君蓉心里冷冷一笑,我老爹在天涯省排名第四实际第三。姓吴的才排第十一,也就是杨明这种货色拿他当今宝。

    “吴晓芸的父亲?我很少接触。,蒋主任笑着摇一摇头,“我是天南省的干部,又不是天涯省的干部,我这人一向这样,拿谁的工资。

    听谁的指挥。,。

    她这话有点虚。事实上,吴省长听说女儿在天南出了点小事,已经将电话打到了蒋书记家里,蒋世方对女儿的指示是:‘顺手忙可以帮一帮,不顺手的话。那就不要理她了。”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泪流满面的汪所长杨明能看准吴晓芸没命地巴结,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撇开他渴望上进的因素不谈,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吴省长非常疼爱他这个女儿。

    吴同学的《青青子衿》能够出书。就是杨局长帮忙操作的,不过这种事情操作起来简单得很,买个书号自己印刷就完了,印一万册也不过三四十万的事情。

    吴晓芸心气很高。一开始就想印个三万五万册的,杨局长听得吓一跳。心说有钱也不是这么个糟践法不是?于是婉转相劝,你看这个。

    多印几版多好?第四版小第五版了,不比你书的扉页上的‘印,好看一点?,遗憾的是,印一万本,这也难卖得很,除了作者自己留了五百本送人之外,剩下的九千五百本上架销售俩月,问津者寥寥无几,最后导致书商纷纷退货。

    退货就退货吧。杨明也不在意,心说这么一大堆书烧了可惜,卖了废纸算了,于是大手一挥送给了自己的侄儿,“找个废品收购站卖了算了。,他这侄儿在上大学,也算个有头脑的”s说这上千斤的废纸,我卖给废品收购站划不来啊,正好他有同学家长在一家小小造纸厂,于是就卖到了那里。不成想这事一来二去的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去。

    吴晓芸同学惊闻噩耗,那是要多受刺激有多受刺激了,堂堂的大有女一个整整星期茶不饮饭不思,折腾得家里鸡飞狗跳,搞得吴省长都私下嘀有了几句,嫌杨明做事不靠谱。杨局长辗转听说之后,心里也不好受。

    聊正好他又听说吴晓芸挺迷恋某男影星,说不得安慰她几句,意思是说等杨叔回头闲了,找找那厮,看看能不能让他跟你合拍一部电影,咱不追星则以。追就要追得跟别人的手段不一样。

    吴晓芸大雷霆,主要也是被同学们背后的嘀咕羞着了,听杨明说有如此办法,心情登时好转,“要不就拍了我的《青青子衿》吧」女主角就是我的影子,我肯定演得好。”

    杨明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应允”s说暑假以后你就上大学了,估计也就没这个心了吧,谁想人家卜吴同学还真把这事当回事了,隔三差五地打个电话,杨局长终于知道,自己不能再缩着脑袋等事态平息了。于是哼哼了他……………………………………………………………………………………………………“…………‘…………”“小之行。这些就是背景,无须再多解释了。可以肯定的是,吴省长非常在意他的女儿,一听说女儿在天南遇到事情了,马上就四话联系人。

    在吴省长看来。自己的女儿被打,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至于说杨明携枪去了外省被人找结,那就是小事了一都是警察系统的。小杨应该能搞得住。

    像孙正平局长。就是吴省长托人找的,严格地说,省厅的簧明辉厅长。吴省长也联系得上,不过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实在不合适惊动外省的警察厅长运作成本有点高。这算是告状呢还是算打脸?

    至于蒋世方那里,其实是吴省长的秘书联系了一下蒋书记的秘书。

    两人嘀咕两句。蒋书记的秘书没敢做主,只是表示可以代一下。

    “蒋书记离开天南很多年了。”

    当然,秘书是不敢瞒着蒋书记做这事的,说不得请示一下领导,果不其然,蒋书记的指示也是如此。”找别人也不合适,联系一下蓉蓉。

    她能办就办,不能办就算,人家敢扣下杨明,绝对不是善磕。”

    于是,蒋君蓉对吴晓芸这一方的情况了解得就比较透彻了。她本来也不愿意多事,心说一个小毛丫头能有多好看,仗着有个…副省的老爹。居然敢寻思演电影?

    她心里是比较排斥演电影这类抛头露面的事情戏子嘛,在以前连下九流都算不上。所以她的心里都有点瞧不起田甜,这也是她屡次挑衅田主持的原因之一。可是听说有个黄毛丫头不但出书,还演电影了,她却是生出了一点妒意来:她可能有我好看吗?真是不知死活。

    不过,能不能cha手,她总要给天涯那边一个答复,于是略略打听一下。蒋主任很惊讶地现,跟杨明放对的居然是陈太忠这生瓜蛋子!

    咦?这倒是有趣,蒋主任一向不怎么服气陈太忠,虽然现在她也知道了,人家背后靠着的是蒙艺,别人让着她,不过是看在她老爹的那一点香火情上可是越是如此,她心里反倒是越不服气。该不该cha手呢?她正寻思呢,结果接到赵喜有的秘书的电话,说的可也是这事,方秘书说这种事赵市长不合适cha手,不过两会期间稳定大于一切,…卜蒋,你老爹不是天涯省的副书记吗?帮着轮旋一下吧你有出头的理由。

    蒋君蓉想得到。这是赵喜才不欲跟陈太忠碰上,不过她却想不到两人的关系势同水火,心里一琢磨,那我就去一趟吧。

    当然,蒋主任也没有甘为人当盾牌的觉悟。田甜略一问询,她这边倒直接将赵喜才抛出来了…我是奉市长的命令来协调的。

    汪峰一听说又涉及到了赵市长,这脑袋瓜登时又大了一圈,折腾。

    使劲儿折腾吧,我看你们能折腾到什么时候,爷我是铁下心来看笑话了。

    他正琢磨着。还没来得及安排找人。大门外面又进来俩美女…嗯,严格说,其中只有一个是美女,另一个要稍微差一点。

    “您二位是找陈太忠还是找杨明的?,汪所长长叹一声,再也无法掩饰心中那股无力感了”‘要不。就是找吴晓芸的?”

    差一点的女人话了。手里掣出一个来,‘我是《天南商报》的刘晓莉,这是我的证件,…………听人说,你们这儿接了一吓、警察局长涉嫌非法持枪的案子?,“《天南商报》?,汪所长听的匪夷所思”s说这街头小报的记者什么时候也牛逼起来了,居然敢来派出所采访如此敏感的案子?

    可是眼见对方那不卑不立,的神情。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他一时间就有点搞不懂了,皱着眉头考虑一下。才咳嗽一声,用威严的声音回答,“很抱歉,这个案子…,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田甜惊喜地叫了一声,“蕾?你这大晚上的也来了,你们《天南日报》不会采访这种案子的吧?”

    “《天南日报》叼,汪所长听得又是一哆嗦,热泪在眼中打转,好悬就要掉下来了,那是省党报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呢难道说。真走过年赢的钱太多的缘故吗?

    “我是陪着晓莉一起来的”,还好。那美女记者看起来倒是挺好说话。笑眯眯地回答,“甜儿你也知道。上一次晓莉采访戒毒中心的时候。有些过激行动。我不太放心她。”

    雷记者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陈太忠确实是只通知了刘晓莉,可是利晓蓟一听说是这种事情,当然要通知一下雷蕾,一来是涉及到陈太忠。而且大家一起来有个伴,二来就是这种题材,《天南日报》不鼓励普通记者去采访,但是雷蕾到了现场的话,可以积累一手资料,万一用得着的话,也方便及时爆料。

    原来日报的记者不参与!汪所长心里终于长出一口气。然而,下一刻他就被“戒毒中心”四个字震惊了,这个商报的记者,原来是打入精神病院采访的那个?

    怪不得她敢来采访这个案子呢。汪峰心里有点明白了,正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做记者的玩的就是名气,你有一个成功的报道在前,不管是大报还是小报的,以后别人见了你都要礼让三分,从某个角度上讲。刘晓荷这业绩一摆出来,身份比《天南日报》的普通记者也不遑多。

    做为警察系统的一员。汪所长当然知道轰动一时的‘戒毒中心贩毒案,。。由于他身为所长。甚至还听说了一点小道消息。

    当然,不管那小道消息真实与否。反正这刘记者是完好无损地从精神病院出来了,案子也被捅出来了。这就足以说明一个问题刘记者身后有人!

    怪不得商报记者也敢牛逼了。敢情是这一位啊,汪所长再次热泪盈眶。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呢?天啊。杀了我吧,日子没法过了。

    总算还好,一个声音及时出现。甜美得有若天降纶音。”这个案子合适不合适报道,还是两说呢,你们不会不知道吧?,这是蒋君蓉话了,她见来的两位记者胆子居然如此之大,少不得要扫一扫对方的兴,“赵市长说了,稳定大于一切。”

    “小赵市长说得没错”雷蕾却是胆子比较壮,她既然跟着刘晓莉来了。自然是要力挺的,她笑着点一点头,“不过,非法持枪一定是影响稳定的,做为新闻工作者。我可以确定这一点。,“咱们进屋说吧。,汪所长cha话了,鼻音极重,听起来有点像感冒鹏目终于流进鼻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