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九十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九十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张总的理论

    张永贵的哥哥张广厚书记听说此事之后,对这个建议不甚热心,“过了气的人物,你何必搭理他?大不了这个单子不做了。”

    张书记只是副厅,而老部长身在京城还是副部,按说张书记能搭上京城的高级官员,应该高兴才对——他弟弟白辛苦帮人家打下手都是应该的。

    事实上,这么想的人是错的,这俩虽然存在着级别差距和地方同中央的差异,然而,实权和非实权绝对是两个概念,这俩概念之间的不同足以弥补那点差距了,而且,那厮要到点了,百分之百不可能翻身了,献这个殷勤做什么?

    说得再那啥一点,那个老部长为什么被边缘化了?肯定是惹人了嘛,跟这人走得近一点,没准还会有谁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你说为了一个过气的老头子,可能得罪交通部的实权人物,亏的慌不?

    这也就是张广厚不欲多事,示意自己的老弟,宁可不做单子也不跟那厮合作,换个胆气壮实一点的,没准都敢直接伸手抢老部长的单子——都过了气的主儿了,一边玩儿去。

    张永贵能理解自己哥哥的.想法,可是他实在有点舍不得这即将到手的单子,因为老哥做事比较谨慎,他少有这种赚钱的机会,“哥,人家王市长和陈主任都挺给面子的,我要这么回了,人家心里没准会觉得咱不识抬举啊。”

    张广厚在电话那边沉吟一下,终.于叹一口气,“你要这么想的话,那就由你吧,不过,你多听一听凤凰那边的意见,尤其是科委那个陈主任,我才打听过,那家伙很了不得的。”

    他话里的赏识之意,张永贵听.得明明白白,一时间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可是知道,自己哥哥的眼光是非常高的,老哥居然对邻省低两级的干部产生了忌惮,这个情况可是太罕见了。

    幸亏我没跟那个小陈叫板,张总暗自庆幸,不过想.一想刚才自己居然生出了些许不满,他身上也禁不住冒出了些许的冷汗。

    收了电话走回包间,张永贵就是另一番说辞了,“陈.主任,我哥说了,欢迎你去绕云玩儿,到时候他一定会尽地主之谊的……嗯,这个事,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陈太忠倒也没想到张广厚会是那般说辞,否则.的话,他怕是要直接站起身走人了,眼见对方态度不错,他笑着点点头,“哈哈,张总你这小心得有点过了,张书记那是什么人啊,你就不该为这点小事麻烦他。”

    绕云再是省会,.也跟凤凰无关,张广厚就算高他两级,也不过才是个市委副书记,陈某人连凤凰市委副书记都不怎么看到眼里,怎么会把张广厚当回事?眼下如此说,也不过是“花花轿子人抬人”相互捧场的意思,谁要认真的话可就错了。

    总之,陈太忠是给高胜利打电话了,高厅长对他要求写条子的事情,也没有拒绝,既然不是天南省的事情,他只是负责引见,当然就不存在什么方便不方便一说,至于那两边谈得怎么样,那就是另一说了。

    不过饶是如此,高厅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老部长,老部长一听说凤凰科委居然要cha手海角的高路,气得差一点跳起来,“太过分了吧?他们知道不知道这个方案是谁跑下来的?穷疯了吧,安心赚他们那份钱就怎么了?”

    “倒不是那个意思,老部长你听我解释嘛,”高胜利心里觉得有点腻歪,人要退的时候,有的人就是风轻云淡,有的人却是没命地吵吵,生恐别人小看了去,这老部长显然就是后者。

    你要能早点管住自己的嘴巴,也落不到眼下这一步不是?高厅长心里暗暗地鄙夷,嘴上却是不肯失了分寸,说不得就把凤凰科委的苦衷解释了一下。

    不管怎么说,海角省的人是找上门了,来头也不算小,他高某人的意思就是想撮合一下双方,好做到优势互补,“您要是不认他们,他们去北京,你不要接待不就完了?”

    “海角省的人?”老部长一听说不是天南的人,语气登时为之一变,不过刚才他的话放得太狠,现在实在不好意思转得太快,只能干笑一声,“哦,要是海角的人,倒是能考虑一下,我说小高你做事也不会那么不靠谱的嘛……对了,马上要成高省长了,是吧?呵呵,恭喜啊。”

    “老部长您别开玩笑了,八字都没一撇呢,”高胜利赶紧打个哈哈,他可是知道老部长那性子,根本就是嘴上没把门儿的,这要吵吵出去还了得?

    实际上,他就猜到对方必然会答应,老部长现在的影响力一天不如一天了,虽然在交通系统干了大半辈子,海角省也不缺熟人,但是跟他年纪相仿的都退了,要让老部长对那些年轻后生低声求情,那还不如杀了老头算了。

    这个确切答复,也没出了张永贵的算计,他很清楚副部和副厅的差距,但是他更清楚权力在生活中该如何判断,他有一套简单的判断方法——对于那些陌生人,我哥愿意交往的,人家未必会待见我哥,但是我哥不愿意接触的,大多都不会怎么排斥接触我哥。

    眼下级别差距虽然巨大,但却又是证明张总这个理论,确实是百试百灵的:老哥不同意我接触,可我死活想试一试,结果一试正好,人家挺给面子。

    所以,这顿酒的过程中虽然气氛有点变化,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相当圆满的,吃晚饭后,王伟新给张永贵在碧园安排了房间休息,他却是扯住陈太忠,去京华酒店开个套间聊天——京华酒店和碧园相距很近的。

    “听说年前你跟林海潮碰了一碰?”王市长一边让秘书小林帮着冲茶,一边随意地话了,却很是有一点后知后觉,“真是的,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要不我帮你收拾他。”

    你就卖嘴吧,陈太忠也没当回事,姓林的那家伙还真不是你一个副市长降伏得住的,哥们儿收拾他都挺吃劲儿呢。

    当然,心里可以这么想,嘴上确实不能那么说,于是年轻的副主任苦笑一声,“林海潮势力挺大的,说怕我倒是不怕,陪他玩到底都没有问题,但是同时呢,我也不想扯太多人进来,想着王市长你这么忙,就没去打扰你。”

    王伟新当然知道,小陈这么说就是在向自己暗示:好多人都忌惮林海潮,我索性就不指望你们了,怎奈,以王市长的骄傲,还有点受不了这话,“我可不是跟你吹牛,张州那边我还真是有点小办法,军分区司令和三旅旅长跟我都很熟。”

    张州驻扎有一个坦克旅,旅的编号末尾数是三,大家就简称三旅了,这话要是属实,他这么自信倒也是正常,毕竟军队和地方属于两个相对独立的系统,林海潮手再长,也未必能渗透到军队里去。

    “那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笑着答他,心里却是有点不以为然,马后炮谁不会放?我也不可能跟林海潮放对的时候,专门跑到你这儿问问张州有没有关系不是?“下次再跟他掐的时候,一定记得找伟新市长帮忙。”

    “呵呵,你这家伙,嘴皮子就是不肯饶人,”王伟新无奈地笑一笑,很随意地岔开了话题,“对了,蒙晓艳说了没有,让你帮着跑一跑校园网的事情?”

    “跟我说了一下,不是说一期工程两千万吗?”陈太忠回答得也是滴水不漏,只说情况不说自己跑得怎么样,“我帮着你们跑,你们也得该办什么办什么,大家分工不一样,可不是说你们就能歇着了啊。”

    “这个我知道,”王伟新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嘀咕,这个家伙说话也是越来越有水平了,我问你什么呢,你倒扯了一个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项目能下来?”

    他不问进展如何,直接问结果了,陈太忠这下就没办法再回避了,犹豫一下方才答他,“这不太好说,不过不会太久了。”

    到这个时候,他也不能不做表示了,这个项目里他是用了力的,再推来推去的,款项拨下来的话人家都未必要领他的情了——帮人忙图的可不就是个人情吗?

    王伟新找他,主要为的就是这件事,至于说那个张永贵,不过是块敲门砖而已,听到这个回答,笑着点一点头,“那我可就静待你的好消息了。”

    嗯?这人情你落得这么轻松?陈太忠有点微微的不满,没个感谢的话也就算了,连“需要我怎么配合”这话都没有?想到这里,他轻笑一声,“对了,到时候项目下来了,我有几个朋友想要参与一下设备和工程的投标。”

    “这个好说,在我责权范围内的话,那就是你的了,”王伟新就像在一直等着这话一样,一点磕绊都不带打地就点一点头,“场面上多少过得去就行了。”

    这家伙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陈太忠有点明白人家为啥没客气话了,王市长的不客气,正是为了方便他提这种类似要求,要是客客气气的,他提要求还就未必张得开嘴了。

    这也是学问哦。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凤凰科委的工作动员会是定在初十召开的,主要对象就是科委本部的人,以及下属的企业和公司之类的,县区的负责人就不算在内了——过不久还要有个中层干部大会。

    这是人大会之前的会,所以不合适要中层干部来参会,要不然好不容易开了会统一了思想和认识,结果人大一开会,班子调整了,这会岂不是白开了?

    文海接到陈太忠的通知,心里是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了,“我也要做检讨?口头表示一下就可以了吧?不需要书面材料吧?”

    “随便写一点吧,”陈太忠不跟他说那么细,心说哥们儿这其实是在帮你呢,你要真不识好歹的话,那也由你,“不过我强调一点,这个事你就不要跟别人说了,大家都不声张,到时候你在会上念一下,也无所谓的吧?”

    “这样啊,”文海觉得这话也在理,反正这检讨就是走个形式,只要大家会前不知道没人吵吵,他也不存在丢脸的问题,写一份倒也不当紧,一把手总是要有个一把手的担当的。

    至于别人会不会拿这个东西做文章——开什么玩笑?检讨是他自己写的,只要遣词造句时注意一点,也不会成为别人攻击他的炮弹。

    若是这检讨无需交到市里的话,开完会之后等风头过了,他就能把这检讨撤走,堂堂一个大主任,就算被架得再空,这点小权力也是有的吧?

    会议本定在初十,也出面邀请了市里的相关领导,不过章尧东指示了一下,就提前到了初九,章书记初十要去素波——是的,他要来参加这个会。

    章尧东要来,那段卫华就不可能来了,凤凰科委是够红火了,但是这种小会也不可能请得党政一把手同时出现。

    事实上,陈太忠都想得到,要不是章书记打算拿火灾做文章的话,估计也不会来参加这种小会,正经是中层干部大会的份量才重,这场会章尧东来了,下一场来的可能性就小很多了。

    前来参加的会议的市领导也不多,除了章书记,就是乔市长,市委办和市政丶府办各来了一个副秘书长,其中市委办那个邓副秘书长还是个副处,连正处都不是。

    会议在凤凰宾馆的小会议室举行,是文海主持的,第一项就是春节期间的火灾问题,邱朝晖拿着检查站起来就念——老邱的脸黑黢黢的,也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接着就是腾建华的检查,腾主任也是站起来念的,两人的态度都挺端正,检查写得也都挺长,挺深刻。

    不过,大家都没心思看他俩的糗样,而是偷偷地观察着章尧东的表情,现在这风声已经传遍了科委,大家都知道要为难这俩副主任的就是记会不会满意。

    章尧东听得倒是极为认真,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除了偶尔端起杯子喝两口茶,基本上就没什么动作。

    好不容易等大家念完了,大家都没想到,文海又站起来了,“生这种事情,做为科委的主要负责人,我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看着他又抽出两张纸念了起来,一时间在场的众人就有点奇怪了,于是就没几个人注意到,章尧东的脸微微地沉了一下——只有陈太忠和乔小树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现了这个情况。

    章尧东确实有点恼火,前两个副主任的检查就已经让他不高兴了,邱朝晖的检查无所谓,那是轮值的副主任,可是人家这换班的副主任用得着写检查吗?

    等文海再一念检查,他心里就更生气了,你们这是要玩“法不责众”吧?三个人在会上做检讨,我处理一个也不合适一下处理三个——毕竟这火灾没造成太大的损失,

    把事态搞大,简单事情复杂化,你们科委这是打算欺负我好说话吗?心里存着这个念头,随着文海逐字逐句地念检查,章书记的脸色也越来越深沉。

    就在文海念完第一页翻到第二页的时候,他终于哼一声cha话了,“行了,这是工作动员会,文主任你正式开始吧。”

    这也亏得是陈太忠在场,他不合适不给蒙老板面前的红人一点面子,要是换一个行局,在这种局面下他说话绝对会更粗暴的,章书记的强势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真有那么强势。

    嗯?文海听得就是一愣,忙不迭收起稿子,坐下来之后,宣布会议正式开始,“……先请章书记为大家讲话。”

    “哗”场下登时掌声雷动,不过章尧东心情不好,自是懒得照顾大家的情绪,很干脆地摆一摆手,“等你们说完我再说,我今天是带着耳朵来的。”

    陈太忠看得心里就是一动,他当然猜出来章尧东为什么心情不好,被下面的单位赤*裸地绑架,谁的心情能舒坦了?

    然而,他想的不是现在的事情,他是佩服段卫华居然能想出这么个点子,让文海也念检查,当段市长交待此事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这么搞会有如此的效果。

    是的,当时他只是认为,把文海也算进来,会减轻邱朝晖和腾建华的责任,能维护他陈某人对那二位许下的承诺,却没有把章尧东的反应算进去。

    怪不得老段不让我跟别人说文海要做检查的事情呢,这简直是敲了章尧东一闷棍嘛,陈太忠知道,自己又被那个老狐狸利用了,不过他倒是没有因为这个而愤懑,这说明人家段卫华算得准——章书记你要算计别人,就要有被人算计的心理准备。

    人在会场上,看着眼前生的一切,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包括章尧东在内,大家的反应都很正常,但陈太忠却是因此现了段卫华算计的功力,心里真是不得不佩服。

    两天前我跟段卫华坐在市长办公室里说话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到会有这种效果,而人家老段不吭不哈地就把事情生的经过算死了,什么叫领导能力?这就叫领导能力。

    章尧东心里也挺别扭的,等会开到一半的时候,他的秘书在他耳边嘀咕两句,章书记很直接地打断了腾建华关于“星火计划”的言,“行了,临时有点事,不能再呆着了,关于科委今年的工作,我说两句……”

    看着章书记站起身扬长而去,乔小树不动声色地看一眼文海,又看一眼陈太忠,眼中满是疑惑,很显然,乔市长在琢磨:今天这幺蛾子到底是谁整出来的?

    等会议开完之后,大家在凤凰宾馆会餐,几圈酒过后,乔市长跟身边的文海嘀咕了几句,文主任一边说,一边就把眼光转向了在跟大家喝酒的陈太忠。

    得,乔小树又要找我了,陈太忠心里明白着呢,果不其然,没过片刻,乔市长就冲他招一招手,自己也站起了身子,“太忠来,我问你点事情。”

    章尧东一走,两桌人就数乔市长职位高了,见他招呼陈主任坐到一边的沙上低声聊天,大家都是心生羡慕,却是断断不敢上前打扰,只有文海心里有数,时不时地悄悄看那二位一眼,心中也是五味杂陈忐忑不安。

    两人谈了不多一阵,就又坐回了酒桌,这次,细心的人能现陈主任还是那副喜笑宴宴的样子,乔市长的眉宇间却是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愁苦。

    陈太忠当然不可能把段卫华的授意告诉乔小树,只能说这是他临时想出来的,为了平衡那两位副主任的心态。

    乔市长听得心里却是暗暗叫苦,你这临时想的建议,真是把我害惨了,章书记要是认为是我不甘心文海被搞,才来了这么一手,这笔糊涂账岂不是要记到我头上?

    他也没想到陈太忠身后还有人支招——按说这件事跟陈某人的关系并不大,这招数不但有点阴损,也需要极高明的算路,小陈误打误撞的可能性确实非常很大,所以他能做的,也不过就是抱怨一下陈太忠做事不提前跟自己商量。

    还是回头跟章书记解释一下吧,乔小树拿定了主意,不过他本是文人出身,虽然弱势却是相当要面子,一时间就有点苦恼,这种话该怎么跟章尧东说呢?

    还好,这个困惑终于在他下午下班的时候不翼而飞了,因为惹祸的那厮打过来了电话,说是要跟章书记一起吃晚饭,“方便的话,我会跟他解释这是我的意思。”

    陈太忠原本就是敢作敢当的性子,虽然他也明白,官场里不倡导这种风格,然而他这么做也有他自己想法:我不能给乔小树留下什么把柄。

    乔市长能对他逼迫文海做检讨表示不满,下一步就能质疑他的大局感,若是以这件事为借口cha手科委的日常事务,虽然他不怕,却总也闹心不是?

    反正我不说,乔小树也会说的,陈太忠非常清楚这一点,而且章尧东叫他吃饭,估计也要谈到这件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