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四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四章

作者:陈风笑
    横山区宿舍的门房,是区委宣教部副部长的远房远亲,来这里时间不长,但是见谁都能唠叨两句,老头笑眯眯的挺和善的,按说对这种人,陈太忠不可能牢骚,但是他实在没办法控利自己的怒火:这是大年初一的凌晨啊,少给我找点事会死吗?

    可是这事情他不管还不行:科委的宿舍,一栋单身的筒子楼,着火了!

    他,凌晨两点睡得正香的时候,被电话惊醒的,事实上他对睡眠的要求不,很高,一般不容易着恼,但是今天外外,吴言和钟韵秋都回老家过除夕了,他还说能睡个好觉呢,所以一接电话,难免有一点下床气,然而,听清楚电话内容之后,那一点下床气在瞬间就变成了诣天的怒火,现在火势已经无法控制了,消防车还进不去!

    科委的单身宿舍楼里,有很多都是一家人住在那里,一个小单间里面就,一户人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里面确实还是有单身职工居住的,眼下是除夕,绝大部分单身职工都跑回父母家过年了,更有那一家人同时回老家过年,所以往日热闹的筒子楼里,有将近一半的房间没人,火就是从某个空房间里烧起来的,按后来大家的分析,应该,那房间的玻璃被爆竹炸烂,才零星的纸屑飞了进去,落在了床铺上,除夕夜放炮,热闹的也就,那么一阵,然后放炮的人就越来越少直至大家都去休息,毕竞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这个房间的火应该是在床铺上阴燃的,直到一点四十左右有成为明火着起来,不过那个时候,整个凤凰市怕也没几个人还在放炮了,而偏偏地,这个房间里没人,所以火越烧越大,等到火苗将电线烧的短路之后,悲剧终于生,在一瞬间之内,筒子楼三楼所有房间都开始冒火花,接下来的悲剧,那也就不用再说了,筒子楼原本就年久失修,电线老化线头四处裸露,再加上住在里面的人将杂物乱堆乱放,在很短的时间内,火势就变得无法控制了,当然,这个时候肯定就有人现火情了,于是马上打火警电话,节假日的消防车倒是称职得很,用最快的度赶了过来,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筒子楼附近违章建筑物太多了,这也是正常的,以前科委实在太穷酸了,于是私搭乱建了一点门面房收取租金,又有人随便找点砖头、水泥和石棉瓦之类的砌起小房子,接了电就住了进去,连上下水都不需要,有需求去筒子楼理解决就好了,这一切都源于一个“穷“字,按说大家也都能理解,但是很不幸,这些乱七八糟的建筑物挡住了消防通道一一所谓消防通道,顾名思义就是让消防车能开进去的通道,天底下的事儿才这么凑巧吗?凭良心说,真有,而且还不少,这筒子楼若,私人的酒店什么的,或许消防的人还要管一管,罚款罚得理直气壮不说,还能强调一下消防通道的重要性,很有必要,

    但,这是公家的地方,又是科委这种穷得。丁当乱响的单位,就算有人嘀咕两句,这边苦着脸叫一叫穷,坚决不肯拆,那也就稀里糊徐地了事了,所以消防车来是来了,但是来的车水枪压力不够,这个灭火工作就执行得磕磕绊绊,等到陈太忠赶到的时候,火势才开始减抢救东西,不过再怎么抢救,这财产损失也是可想而知的了,这大冬天的,陈太忠看着一边瑟瑟抖的科委职工和家属,心里这个闹心啊,就别提了,只是看一看周边除了李健,其他的领导还没赶到,一时也不好说什么责任问题,“李主任,先把办公楼的两个会议室打开,不要让大家冻着了”,说话间,文海和邱朝晖也赶到了。戏曼丽、梁志刚和孙小金来得晚一点,腾建华和屈志坚根本就没有出现一腾主任回金乌老家了,屈主任则是带着老婆孩子去海南旅游去了,“接下来怎么处理啊?”梁志刚见火势渐渐地被控制住了,侧头看一看陈太忠,对于离自己不远的文海,就直接无视了,没办法,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大了,重压之下,大家很容易就忘记了单位的一把手是谁,而,直接找实际掌舱人,春节期间的防火防盗工作,历来是就是政府工作中强调的重点,冬季天干物燥风又大,很容易引起火灾造成严重的人员和财产损失,而且这一有大火,领导们肯定是要关心和过问的一一谁不想轻轻松松地过年?

    “我怎么知道?”陈太忠苦笑着摊一摊手,“这种事儿我不熟,没遇到过。”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谁天天遇这倒霎事儿似的,文海听得咳嗽一声,“今天晚上应该是谁轮值?我记的好像是……腾建华吧?”

    “腾建华跟我换了,“邱朝辉不动声色地顶他一句,心说你排的这个表也太那啥了,腾建华每年春节都要在金乌呆三天,去年人家做为个处(科)长,是大年三十的班,今年好歹九个领导,安排得过来了,结果又,腾主任大年三十的班,“那今天就是你的班?”文海沉着脸问了,谁想邱朝晖根本不买他的账,“我在单位呆到十二点半,实在是胃病作了,走的时候我还检查过,老江能给我作证……再说这是宿舍区,归我管吗?”

    “行了,别吵吵了”,陈太忠手一挥,打断了两人的话,要说他心里一点都不怪邱朝辉那是假的,但是文海当着大家的面摆大主任的架子,更是让他不喜,“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把咱们的职工安顿了吧,“一边说着他一边扭头看向戏曼丽,“戏主任,你分管工会的,这个,事情还要你多操一操心,李主任和孙书记协助你,怎么样“有什么要求你可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凶,一一一一一,“忙公来,“旧李健分管服务公司和办公室事务,配合是天经地义的,孙小金是纪检书记,肯定就是要查一查火灾起因,总结一下经验教记什么的,“我没意见,就是一个人,在哪儿过年都行”,戏曼丽到是痛快,反再大家也都知道她离异了,“问题是安置他们得要钱啊,“得给我。

    陈太忠四下看一看,手一指邱朝晖,“老邱,这个钱你的口儿上出了,既然你跟腾建华换班了,你就的负点责,保证满足了大家的要求”,“这么多违章建筑,根本就是历史原因造成的,“邱主任不满意地嘀咕一句,事实上自打他一来,火气就一直不小,想一想也是。凌晨丰二点半才离开,两点半又赶了过来,给谁心里也不会舒服了一一大年三十我跟别人换班,这年头好人还做不得了?

    当然,牢骚是牢骚,该办的事情还是要办的,事实上他也很清楚,这叫花钱买平安,陈主任要他出钱,那就是说把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就行了,所以他的表态也很坚决,“钱好说,不过账已经封了,现在我也只能拿出两三万,谁能借一点给我?长假结束后就还……我打借条”

    ,“等天亮了去合力汽配城借一点吧,“陈太忠马上接话,当然,他不会幼雅到自己拍出钱来,“马总要是有问题的话,让他给我打电话,““那就先把他们安置到新东方吧,“戏曼丽也是个关键时候敢做主的女人,“明天天亮我就去买衣服被褥这些生活用品,过年了……不能让大家冻着和饿着,“新东方大酒店离科委不远,湖西的酒店档次都不算太高,不过好在是新建的,眼下在现场受灾的三十多个人是个几户,也就是说包十几个房间就够了。

    “可是电视和冰箱也烧了”,一边受灾户轻声嘀咕,“陈主任,这个钱……”

    “天灾**,这我有什么办法?”陈太忠哼一声,心说要不是你们以前偷电的时候,将线路扯得乱七八糟的,至于烧成这样吗?想到这个,他一时间都有点认可邱朝辉的自辩了,果然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一一真,自作自受,当然,想可以这么想,陈主任也不愿意弱了自家“爱民如子“的名头,眼下关键是先平息了事态再说,“这样吧,等开春了,单个里找个名义,适当补贴你们一点,“一旁还有人叨叨,然后,孙小金不干了,“陈主任好说话,你们也不能这样吧?你们好歹还是住在单个享受单个的福利呢,那些住在单位外面的呢?不但没福利,遭了这样的火灾也不可能有人管,做人要讲一点良心吧?”

    这话虽然在理,但是在火灾现场这么说,也算是比较尖刻了,不过别书记不但是领导,还是改会的参与者,所以也没人敢回嘴,倒是有人心里暗暗嘀咕:哼,什么纪检书记,根本就是陈主任养的狗,除了会巴结领导还会做什么?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借机生事邱朝晖却是极赞成孙小金的这个规点,而且还说出了陈太忠不想说的话,“孙书记说得不错,火烧成这样,难道你们一点责任都没有?别说你们没及时醒来,楼道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自己心里不清楚?”

    当然,在大家看来,这,邱主任急于撇清,或者丫还想再把文海扯进来陪绑,然而当着这么多领导,谁也不敢出声辩解,陈家人更是心中暗喜,这样一来,他的压力就减轻了许多,而且恶人是别人做了,他依旧是“爱民如子”,于是,在凌晨三点半左右的时候,应急方案敲定,陈太忠趁大家不注意,轻轻拍一拍孙小金的肩膀,“孙书记真是火眼金睛,一说话就点到要害了。”

    “这是太忠你太好说话了,惯出他们毛病来了”,孙小金低声回答他,嘴角泛起一丝的冷笑,“不管遭受到大损失,只要在科委好好干还怕赚不回来?”

    “年前科委的顶替指标,最高涨到了两万,还是有价无市……你就算一分钱不赔他们,他们也不敢乱折腾,谁不想要这个,工作可以直说嘛,年底钱福利的时候,可也没看见他们嫌钱多”,这话真实到**乃至于刺耳的程度,甚至陈太忠自己听得都感觉才点过分,然而,他不能因为个人的感觉而否认客规存在的事实,再说了,人家别书记的出点也是为了让他更好地脱身,他不能就此表什么异议,哥们儿果然是缺乏上个者的思维方式,没有他们那种把下级视若无物的轶石心肠!陈太忠很认真地剖析着自己的心态一一以前我都把不如我的人视作蝼蚁的,现在人情世故增加了,可是心肠反倒是软了,不应该啊,当然,不管陈太忠再怎么胡思乱想,有一个事实他是无法忽视的,孙书记维护他的心态真的是日月可鉴,官场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立场决定一切,人家都站在他这一边了,该如何表态他心里当然清楚得很,既然已经阵营分明了,那就一定不要胡乱伸手伤害同壕,所以他笑着点头,“适当地表示一下还是有必要的,倒是让孙书记你做了恶人,呵呵。

    “总是要有人做恶人的,“孙小金看着他,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当初我来科委就做好了做恶人的打算,这还是太忠你要求的,你说是不,?”

    稀里糊徐之间,大家就忙到了凌晨四点,戏曼丽已经敲开了新东方酒店的大门,订房间的时候身上钱不够,报了一下科委的名号意思是要签单,酒店前台知道现在的科委红火,但还是不敢做主,又匆匆地联系自家的领导,这个乱劲儿,也实在不用提了“然而,这一切还仅仅是开始,等天亮了虽然是大年初一,还是有人上班,大楼是下午的时候,凤凰日报和凤凰电视台从消防那里得到了科委着火的消息,匆匆赶来,想要做出来访,负责接待的肯定是李健,李主任处理此事,倒也是轻车熟路了,一人一张价值伍

    111一“一旧心灼联合市购物卡,“火不大,宿舍着火,也不是办公区,口滇领导比较小心,第一时间就现了,没啥值得报道的”,记者们远远看着熏得黑默默的筒子楼,还有破碎的玻璃,相互之间交换个眼神,心说这火还算小的话,怎么才算大?

    可是大家都知道科委现在的行情,别说从这儿拿红包也不是一次两次,只说那楼太忠也不是个好招惹的,而且人家的接待也不错,这置疑的话就实在说不出口,然而,人都来了,就这么被一句话哄走,似乎也不合适不是?几个记者踌躇一阵,终于是电视台的主待话了,“李主任,我们是想做个春节防火防盗的专题,也没有别的意思……这样吧,片子就不拍了,您把大致的损失跟我们说一下,成不成?”

    “哎呀,这是职工的个人**,我们不好私自泄露嘛”,李健笑一笑,人畜无害的表情让人感到异常亲切,“要是办公楼着火了……呸呸。你看我这嘴巴,反正不太方便跟你们解释”,“其实吧,李主任你可以这么想”,素波日报的记者婉转相劝,倒也不好说是什么目的,“这种危房年久失修,隐患太多,我们可以在媒体上帮你们呼吁一下不是?”

    话,不错,但是科委的领导层q就召开了现场会统一了认识,这盖子必须捂住,虽然是宿舍楼,但是传出去总是不好一一科委的正面形象不容破坏,所以,李主任虽然脸上一直挂着微笑,话也说得很婉转,却是坚决地不肯答应对方的要求,说实话,这种接待任务还就是合适李健来做,现在科委别的领导身上,就难免有点领导的架子或者淡淡的傲气了,那几位一看人家这态度,倒也没有坚持要如何如何,兜里揣着卡片转身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电视台的女主持有低声嘀咕一句,“这个,李主任有点过于敏感了吧?宿舍楼着火,又牵扯不到单个,““呵呵,机关干部就是这样啦”日报的那位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话也说得有点阴损,“这种事情被人做文章的话,也难免会涉及到他们头上的帽子和屁股下面的位子,所以要说他们胆子大,那是胆大包天,胆小的时候就是胆小如鼠,“这家伙颇有点段天涯的风范,当面拿钱一转脸就编排别人的不是,不过这倒也不是他对李健或者科委有意见,好多记者都有这个毛病,尤其是大年初一还得跑素材,那素材还不是很配合,搁给谁心里也不会钉服了不,?

    “不至于吧?”那女主持听的有点骇然,她对官场的了解不算太少,但大多还是流于表面,有点接受不了同行的说法,“科委现在不是挺强势的吗?而且……还才陈太忠坐镇不是?”

    “正是他们太红火了,有要低调嘛”,那个看问题就比较全面,也有意替眼前尚算美女的主持扫一扫盲,“眼红他们的,可不是个别人”,这话还真的没说错,初二下午,陈太忠去章尧东家拜年的时候,章书记就提起了此事,初三中午去段卫华家吃饭,段市长也过问了一下,“听说你们科委着火了?严重不?”

    陈太忠听得一时大奇,“严重倒是不算严重,最起码没有人员伤亡,不过“怎么你们全知道了?那火真的不算很大,““为民可不就是宣教部的?”段卫华笑嘻嘻地冲自己的弟弟一扬下巴,“媒体这边他帮着压了一压,要不最少电视上要报导一下的“太忠你还不敬为民一个?”

    “那是那是”,陈太忠忙不迭敬段为民一杯,段部长一口干掉杯中酒之后,才笑着摇一摇头,“你说的还有谁知道了?”

    陈太忠犹豫一下,才苦笑一声,“章了,我总觉得不大点的事情,怎么传得这么快呢?”

    段卫华本来正笑嘻嘻地夹菜呢,听到他这话,手中的筷子微微一滞,又看他一眼,愣了愣神之后,才继续下去手中的动作,初四是陈太忠轮值,正在办公室里闲坐呢,腾建华推门进来了,“陈主任,我要跟你解释一下“……“回来了?坐啊”,陈太忠抬手将电脑上的“‘扫雷”游戏关闭,笑着摆一下手,“没什么要解释的,你连着两个除夕值班,这班排得才问题,再说了,过年不回家什么时候回家?”

    “可是我听说要处分我?”腾建华气呼呼地坐下来,“这没道理的嘛,我跟老邱换了,而且……失火的是宿舍不是?”

    “处分你,这话是谁说的?”陈太忠的眉头跟着就皱了起来,他觉的哪儿有什么不对,“我怎么就没听说呢?不个“不会是市里的意思吧?”

    “人家不让我说”,腾主任倒是实在,直接就拒绝了,“不是市里的意思,好像是文主任的意思,据说乔市长也同意了……我和老邱都要挨处分,““乱弹琴”,陈太忠哼一声,有心作一下吧,想一想文海估计没这个胆子,不经过我就打算处分人?找死不是这种找法,所以,他也就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倒是腾建华不肯交待消息来源,让他颇有一点不爽,不过想一想自己被泰连成逼得左支右绌的时候,也是死咬牙关不松口,心中方始平衡了一点,“老腾你乱想,昨天我见乔市长的时候,没听他说起,老腾你这也是的,左一个,‘好像,又一个‘据说,的,好歹也是个副处了,不要相信这些捕风捉影的事情,“然而,事情的展,却走出乎陈太忠的意料,初六第一天上班,大家还喜气洋洋地相互拜晚年呢,文海就神神秘秘地找到了他,“太忠,这个火灾的影响挺不好的,乔市长的意思呢,是想让老邱和老腾写个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