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二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二章

作者:陈风笑
    张永庆在跟范如霜的斗争中输的一塌糊徐,堂堂的常务副变成了岁组副书记,这件事上范董事长得陈太忠极大的助力,知道点内情的人都明白,要是没有陈家人的反戈一击,范如霜的遭遇还真的就难说了,刘校长并不清楚后来陈太忠还帮临铝跑电解铝的项目,跟范董的系远一般合作伙伴这算是范如霜跑部的臂助之一,她怎么可能让人随便传出去?

    不过,刘校长也无需知道那么多,他只需要知道陈主任在“倒张“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就够了,于是托马厂长帮忙关说,当然,亿也知道马厂长做为临铝的职工,不合适在这种事情上开口相求范董事去听了几句之后,陈太忠有点纳闷,“先别说我帮得上帮不上,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我就奇怪了,这个刘校长不过是副处待遇升副处,张永庆好歹还是个副厅的副书记呢,连这点面子都剩不下吗?还是说,范董连这种小事都看在眼里?”

    “你又不是没听说过‘跟红顶白,四个字”,马厂长笑着答他,,“范董的眼光可不在这么一小片上,不过有人想讨好领导,又有人想J掉小刘……狐假虎威一下嘛。”

    “你们厂子也没多少人嘛,复杂得跟凤凰市的官场都有得一比了,“陈太忠叹一口气,“我还以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要比地方,好一点呢,““别的厂矿不好说,我们临铝还真的比较有人情味儿”,马厂长旦不住了,解释了起来,说句实话,范如霜的眼皮子还真的扫不到这点小事上,而一中的划校长做人比较谨慎又有眼色,在临铝人中口碑也算是不错的,

    要说他是张永庆那一系的,纯粹是胡说,最起码是算不到轶杆里己去。他没命巴结张永庆的弟弟张大庆,也不过是想借此要点钱,把一小的旧楼翻新一下,同时把在图纸上酝酿了多年的新教学楼盖起来一一一年前临铝一中的名声在临河屈一指,眼下是没落了,不过有点重拾年风采的冲动,也很正常吧?

    张永庆也算给他面子,拨了二百万过来,谁想就在旧楼翻新完毕,新楼盖到一半的时候,张副总出事,工程登时就瘫在那儿了,而眼下厂部的意思是,张副总工作调整了,你看这遗留问题“刘你只能二者选其一,要么把剩下的一百五十万拨付到个,要么就是;你为副处长,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站在范如霜一方的角度上来说的话,这么做确实算得上较为公平了,要钱要权随便你选,也不愧马厂长说的那话我们临铝还真的“较有人情味儿,可是站在刘校长的角度上,真的无法满足,在临铝,副处待遇和副处是绝对的分水岭,别的不说,只说这个中层干部大会,副处就能参加,而副处待遇就只能看家……参加和看家,一音之差谬以千里,可,要刘校长选择上进放弃要钱,那也行不通,他只是按惯例兼月教育处副处长,主业还是在一中,别人一说刘某某升了副处了,可眼丁这楼就留了半拉子在这儿训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说要他不兼这个校长?那更好了,只要有空个,就别愁没人愿意上,先不用说其他地方,一中就还有俩副校长,可是他进了教育处做咋没实权的副处只为了“参加,“还不如老实窝在一中享受副处待遇“家“呢,“嘿,挺有意思,“陈太忠听的就是一乐,心说这临铝的人别看是企业,这歪门邪道的点子还不少,眼下这局面看起来是二选一,实贝是堵死了姓刘的上进的路,偏偏还让人说不出什么长短搁给谁怕是也不好意思选择权而放弃拨款吧?要不留半拉子楼在那儿,天天打脸,恶心也能恶心死刘校长,“有时间的话,帮着跟范董说一说吧,“马厂长低声叹一口气,“要是不方便,你跟轶秘书说一声都行,他打个电话就管用”,小轶……那个二十七八的秘书?陈太忠看着刘校长正搬了铝合金自折叠梯过来,打算去擦屋顶的吊灯,这心里也不可能没点感慨。

    小年轻若是能说一句话,就能让四十岁开外的副处待遇不用大老远从临铝赶来,爬上爬下地搞卫生,权力的魅力……可也就在这里了,“这个我可不敢答应你,“陈太忠摇一摇头,心说范如霜送我六七百万的流水单子,也让我勒索陈小马,这百十来万的钱根本不成问题。关键这是人家临铝的事儿,性质不一样,乱伸手犯忌不是?

    “我知道你忌讳什么”,马厂长见他这样子,心领袖会地笑一笑,“也没要你答应,过年你跟范董肯定要联系,方便的话就说一说“忙看,刘校长这不是挺会来事吗?”

    话是这么说,他的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临河铝业根本就是范如靠的独立王国,你知道独立王国是怎么个意思吗?她是一言九鼎的土皇帝,这点小事,以你俩的关系,只要你张得开嘴,她估计问都不问就点头答应了,“嗯嗯”,陈太忠胡乱地点点头,脑子想的却是别的,敢情他刚二想到自己勒索陈小马,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昨天林海潮的事情,一时陌懊悔不已,我不合适以个人名义勒索姓林的,可是可以把他推到范如霜那儿x嘛。就像范董不合适收陈小马的钱,就把那厮推到我这儿一样,这个,情范如霜肯定不介意收下的,由此将思路引开,他甚至现了另一个变通的受贿方式,当然,立原理基本上也是“交换”二字,不过就是我代你受贿,你代我受贿,只要两者之间看起来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双方又彼此信任,那么这个情其实,很好操作的,他想的倒是没错,但是官场中没有必然的联系却又彼此信任的双方,实在是太难找得到了,像他和范如霜之间的信任,只能说是阴差下错和机缘巧合,两人一是国企领导一是地方口贝,还不在同一个地区,而且先期还是对手,后期才转为嚎旧口诈,天下事无巧不成书,但是巧到这个份儿上,也真的不多见。

    当然,陈太忠没心思考虑这个,事实上他经历的巧合实在太多太了,别的官员就算打拼十年,也未必能如他一般,短短两年仕途生涯亨遇到这么多的人和事,他心里的不平衡真的可想而知:啧啧,大好的月会,浪费了,浪费了叶,他这里暗暗捶胸顿足,注意力当然就要适度地分散一下,所以就训怎么在意马厂长的话,老马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有心多说两句吧,时又难以插口就在这个时候,“咚”地一声大响,两人齐齐侧头,却是刘校长从梯子上摔了下来,这铝合金梯子是人字形,本来就是个室内用的轻便玩意儿,好像是马疯子给拿过来的,前些日子陈太忠的房间装修用的就是此物,不过工人们踩来踩去的,梯子就变得稍微有点不稳了,眼下刘校长不小心摔下来,直接将司子扯成“c“型了,“啧啧,怎么回事,摔着没有?”两人忙不迭走上前问候,刘校坐在地上捂着腰抽着冷气,挤眉弄眼地回答,“唯n哈n,没事,好像……扭了一下腰,“陈太忠的客厅铺的是木地板,梯子也不高,按说摔这么一下不要紧,不过人家好歹都是四张的主儿了;身子也有一百五十斤左右,看让架势没准还真的摔出什么毛病了呢,所以,他就劝对方去医院看一看,刘校长倒是挺坚强的,连连摇三说不用,佝偻着腰挪到客厅沙处坐了下来,张爱国赶紧去收拾地上溅的水和砸碎的俩杯子一删至于说崭新的根雕木茶几被划了好大的口子,那也就没办法说了,刘校长吡牙咧嘴地抽了半天凉气,才艰涩地话了,“真不好意思,陈主任,这个茶几,回头我给你重买一个”,“你这是哪儿的话?人没事就最好了,“陈太忠的眉头微微皱一下,转头看着忙碌的张爱国,“我说爱国,刘校长这么大岁数了,你悲么能让他上梯子呢?”

    “本来就是我要上的,“张爱国小心翼翼地回答,心里虽然是委屈,还不敢表露出来,“刘校长说他个头高,能站得低一点“安全,“他有一米六八的个头,在一般人里不算太低,但是跟刘校长那一米七八的个子相比,就差了太多,身材差距加上手臂差距真的不小,“啧,你还有理了”,陈太忠白他一眼,异常恼火他心里确岁不怎么舒服,本来就没打算帮这姓刘的,得,这下人家在自己家里才倒了,想不帮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一边说着,他一边走过去,将刘校长的身子放平,“来,我给你才摩一下,“渍,又要用仙灵之气了……你说这亏的慌不?哥们儿求你给我擦灯了吗?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除夕陈太忠对医术不算太精通,不过那天眼不是白给的,细细检查了下刘校长的腰腿,现确实没什么大问题,倒是胳膊肘撞得肿了起来一木地板都砸出来半个,乒乓球大小的坑呢,被随意按摩两下,刘校长就感觉好多了,他跟马厂长又坐一阵,才到有人6续登门,终于站起身来告辞,今天都除夕了,两人还得往临赶路呢,等这二位离开,陈太忠才跟张爱国叨叨,“爱国你看,我不是说你,以后谁想跟你手里抢活,别给他们机会“那家伙来是求我办事的,你知道不?”

    “我已经很认真地拒绝了,他非要上手”,张爱国这心里,是要冤枉有多冤枉了,心说来的这位我又不认识,我要拒绝得狠了,万一那个站在那里说话的马厂长不爽的话。那岂不是又是帮领导你得罪人了?伺候人的活儿,果然是难做啊,“行了行了,下不为例,“陈太忠不耐烦地挥一挥手,蹲下身子帮着他按住对联规着的两头,“胶带胶带,快贴,“我这次都不知道训不该帮他了,害得人家摔一跤,““哼,“张爱国哼一声不做声,将对联贴好之后,终于是忍不住二解释一下,“梯子我一直扶着呢,就是去卫生间换一盆水的工夫,他掉下来了,没准……是苦肉计,““啧”,陈太忠非常不满意地看他一眼,有心狠狠地训这家伙一屯吧,又觉得这个解释似乎也不无道理,论起耍心眼来,谁比得上官场人?

    不过,他显然不能坐视小张同学推却责任,最后还是哼一声,“就你心眼多,以后在我跟前,少胡乱歪嘴……要学会先审视自己的缺点,“正说着呢,张智慧敲门进来了,身后两个人抱着三箱子年货,按训这个时候他是最忙的,根本不可能来陈太忠这儿,不过几天前他不是帮林海潮说了说话吗?

    他这算是欠了小陈的人情,所以就把宾馆里给市里领导的东西拿:

    一点,还亲自上门走一遭一一年轻的副主任这也算是享受上市领导的彳遇了,听到陈太忠在刮自己的侄儿,张总肯定要问一问,听完陈述之后,笑嘻嘻摇一摇头,“摔得好啊,太忠你不要帮那个临铝的”,“你也看出来人家是假摔了?”陈太忠瞥他一眼,阴损话张嘴就来,“那我没反应,他是不是该过来撞一下我的下巴?我痛苦地倒地?”

    他其实不喜欢足球,不过去年刚过去的九八世界杯上,阿根廷的“小毛驴“奥尔特加假摔未果,反倒是因为冲撞守门员范德萨,又“被假摔”了一次而吃了红牌出场,算是挺轰动的笑话,所以他也知亏一点,“你看你这脾气吧,一点就冒火”,张智慧不在意地笑着摇摇头,“他摔了,所以你不帮他办事,这很正常啊“因为你怀疑他不够月重嘛”“呃,陈太忠听得眨巴眨巴眼睛,愣了两秒钟才反应了过来,朴哧一下笑出了声,大拇指也伸了出来,“哈,张总啊张总,佩服,太佩服了……姜是老的辣,这话真的一点都没‘1!”

    勺日,“‘e“呵呵,这点小事都要算老姜的话,那我现在就是野山根了,“事实上,张总的俏皮话也不少,搞酒店的,怎么可能嘴皮子跟不上?

    “我这么说其实跟我本人没关系,现在的领导根本就都是这么看户题的……太忠,不是我说你,你这还是没有做惯领导,你得学会从领垂的角度考虑问题,“陈太忠愣一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接着又苦笑一声,“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是这么回事,我就经常被人这样看,可是这年头,不制事的人才不会犯错误,““啧,看看,这不就对了?”张智慧笑着点头,“同一件事情,训个不同的角度嘛,你不要总把自己看成是小媳妇,媳妇还能熬成婆婆呢”,这是大实话,陈太忠当然认可,可是他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甚至在打扫完家锁门回电机厂的路上,还在琢磨个不停,渍,明白了,最终他还是反应了过来,站在上个者角度这么看问差是没错的,但是给下位者感觉,这样的领导心态就有点操蛋了:做事只里有不犯错误的?

    这跟哥们儿锻炼情商的初衷,好像不大吻合?我要学的是人情世故,而不是怎么去操蛋一一这玩意儿我是天赋神通啊,“其实这是以成败论英雄,倒不是说做领导的就必须操蛋”,他j找到了一个借口,做事就一定要犯错吗?那可也未必,做领导的对下高标准严要求,也是应该的,国家干部一举一动都该慎重,因为他们的举止代表着党和政府的干象,他们的做出的事情也是涉及千家万户,而不是说只对自己负责,岁在太有必要严格要求了,可……也不对啊,想着想着,他又把自己绕回去了,以他为官训年接触到的事情来看,其实那些做下属的,还真的是只对领导负责,关人民群众鸟事?

    看来,想做好上位者,必要的操蛋思维和操蛋逻辑也是该有的!圭于。在桑塔纳驶进电机厂家属院的时候,陈太忠懵懵懂懂地得出了这;一个结论,倒也不知道对是不对,不过,他希望这个结论是错的,因为那样的话他真的就想哭了一一哥们儿微微操蛋一点,就被众仙打的穿越了,却是不见其他人围殴那典操蛋的领和,“除夕夜,陈家依然热闹非凡,这也是不消说的,在大家的眼中,这两年的春节联欢晚会质量在严重下滑,还不如来陈家喝点酒聊一聊天,跟陈家小子边坐边看电视,关于春晚的话题实在不多,陈太忠记得的,也就是厂办李主任在吁《常回家看看》这歌的时候,笑嘻嘻的一指自己,“太忠听见没有?

    这就是说你呢,你得常回家看看,“常回家看看,好让你们有工夫骚扰我?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那是。不过实在没办法,老话说得好。‘忠孝不能两全,不是?单位里的事儿实在太多了亦“”,好歹熬到了零点钟声的敲响,他手里抱着一个大纸箱子走下楼那里全,别人送的爆竹烟花什么的,送这玩意儿的人太多了,除了横让那边房子里有,须弥戒里装了不少,桑塔纳车里还有好几箱呢一一足够开个烟花铺子来卖了。

    楼下大家都在噼里啪啦地放炮。还有几个二踢脚掉下来,在桑塔f车窗户和外壳上炸开,搞得黑一异白一片的,警报器也是呜呜叫个不停,不过陈太忠也没介意,过年不就是图个热闹?只要别人不是专训对准了他的车放,那也无所谓不是?

    倒,他把鞭炮摆到离自己车不远的地方,点了起来,噼里啪啦地“个不停,到最后他都懒得一一点了,直接将没开封的鞭炮整版地扔到里面,所以,院子里虽然放炮的人不少,还就是数他这边热闹,别人是挂一挂地点,他整版整版地扔,数量又多,不多时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过来,隐约中,陈太忠听到有人嘀咕,“陈家这小子居然有钱买这么多炮,看来是贪了不少吧?”又有人反驳,“人家用得着买吗?好歹也是个处长呢,别人送的就放不完”一一这位的话多少还算靠谱一点,当了干部连炮都不能多放了?对这种闲话,他也懒得计较,反正眼下整个中国到处都是鞭炮声,他微微降低一点听力就自动过滤了闲,碎语,心说放完了赶紧回横山区宿舍休息,“陈主任,您这是亲自放炮呢?”有人凑到他耳边,大声问了,陈太忠转头一看,保卫科长郭光亮的脸上,带着极其谄媚的笑容,看你说话这水平吧,陈太忠真的被这厮弄得有点哭笑不得,于是微微地点一点头,不阴不阳地回了一句,“马上就放完了,然后我就‘亲自,睡觉去,“看着桑塔纳车缓慢地启动,穿过众多的烟花爆竹,一路驶出院门,郭光亮悻悻地哼一声,“这小子说话,怎么这么损呢?老陈老实了一三子,就生出这么个东西来?”

    按陈父陈母的意思,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去横山那边的,可是陈太忠现在早野惯了,根本不愿意在电机厂呆着,而且他的理由也挺充分一电机厂这帮人实在太烦了,以前就很烦了,现在听说电动助力车厂才意采购电机,就更烦人了,当然,大家都知道,没人能抢了老陈的单子,不如,“若是认真取一下,估计没多有少总是要有点收获的吧?

    陈太忠来到横山区宿舍的时候,院子里还有几个人在零星地放炮,其中一个是杨新刚的搭档,义井街道办的杜书记,正看着自家十三四兰的小子放二踢脚呢,见他下了车,杜书记又走过来聊了两句,住在宿舍里就是这样,;不多点儿的人相互之间都认识,有什么消息会传得很快,所以,第二天一大早,院子里就有不少人从门房那里知道一一陈老忠半夜骂骂咧咧地出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