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八十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八十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邢建中开窍陈太忠这个动作做得极为隐秘,不过还是被别人看到了眼里,唐亦莹倒还好说,知道事情才蹊跷只当没现了,难得的是荆紫菱也注意到了,小紫菱却是不智那些,侧头去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她的太忠哥都避让,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人物,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而已,穿的是现下比较罕见的中山装,整个人看起来比较呆板肃穆,那人看到院里站了一群人,只是很随意地扫了一眼,就低下头匆匆走向一辆红色的夏利车,打开车门的时候,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盯着自己在看,于是又抬头看向荆紫菱的方向。

    这一眼不要紧,现看自己的是个绝色美女,中年人也愣住了,禁不住又多看两眼,再看看唐亦萝,最终目光停留在了陈太忠的身上,犹豫一下问了,“是…,小陈吗?”

    “嗯?”陈太忠硬着叉皮转头过来,递给他一个灿烂笑容,“呵呵,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阎教授,好久不见了啊。”

    “呵呵,是啊,好久不见,回头我去你的科委找你”,阎教接也不多说,点点头钻进车里,冲他挥一挥手之后,扬长而去,“要项目的教搂?”走进包间之后,荆紫菱讶然地问了,她实在想不出陈太忠为什么要忌惮一个教授一一是项目的经费比较大吧?

    “市委党校的教授,带过我们的培q班,非常严肃严谨的一个人,连干部进修班的考试都反对开卷”,陈太忠笑着回答她,“在这种娱乐场合遇到伽,“你说我这做学生的,是不是该假装看不见为好?”

    当然,他不能说阎谦包了一个女人叫常挂芬,而李凯琳是常挂芬的女儿,两人真要论起来也才半个翁婿关系,如此一来,在天才美少女和唐亦萋在场的时候,他是绝对不合适打招呼的一一言多必失不是?

    “原来是这样的?”荆紫菱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阎教授是衣冠禽兽之类的话题,反倒,看着他若才所思地笑一笑,“怎么我看你俩的样子,会认为有什么隐情呢?”

    “毛病不是?”陈太忠瞪她一眼,心里却是颇为美少女的直觉而惊讶,同时也有点检讨自己的荒唐,果然是人在做天在看啊,哥们儿敢同林海潮和正厅的董祥麟面对面地掐架,见了阎谦却是想下意识地避开一骗人容易骗己难,以后这种亏心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可“…这算是亏心事吗?了不得算是不太检点吧?他正稀里糊徐地琢磨呢,却听到荆紫菱的反驳,“你才有毛病,我是见你俩鬼鬼祟祟的谁也不想见谁,哼…””

    这才是一言惊醒梦中人,下一刻陈太忠就反应过来了,我不想见到阎谦,阎谦更不想见到我呢,人家对羽毛的珍惜程度远胜于我,哥们儿的名声却是已经臭了大街了一一五毒哪个混球想出来的这么恶心的绰号,“紫菱,我给你点了一歌”,唐亦董笑嘻嘻地插话,“《十九岁的最后一天》,怎么样?你换成‘十八岁,就行了,呵呵,“亦董姐,咱俩一起唱吧?”荆紫菱热情出邀请,嘴巴跟抹了蜜一样甜不丝丝的,“其实你看起来也就十**岁”,唐亦壹倒也不拒绝,两人站起身唱了起来,剩下;个男人坐在那里喝啤酒,不经意间,邢建中猛地来了一句,“陈主任,你说我的碧涛那儿也搞这么一个接待场所好不好?”

    “呃”,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缓缓地摇一摇头,他知道对方的目的。不过,他真的不是很赞成这个想法,“有点偏了啊,邢总,就算来昌星的红楼…咳咳,我是说你那儿就是个小山包,没配套设施,形不成规模,没意思”,九九年初,厦门那谁的事情还没作一一虽然很有个别人乙经知道家人时日无多了,但是显然,报纸上没什么眉目出来,而且这件事跟天南没直接的关系,搞那些剧透反倒是要增加不必要的麻烦,“我把接待地点设在幻梦城附近好了,反正都在横山”,邢建中到是没怎么介意他的反驳,只是尴尬的笑一笑,“到时候小姐“”嗯,我是说相关资源不够的时候,不是还可以找石总通融一下?”

    “随便你吧,这种事儿不要问我“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名石红旗,就是传说中的石总了,事实上陈主任心里很明白,经此一事,这个留学生怕是连胆子都要被吓破了,不得不试图搞点收买人心的东西,来保卫自己应有的权益,不过这也正常吧,落后就要挨打嘛,你的思想跟不上国内国际形势的变化,抱着老眼光看问题,那就是不合时宜,陈主任很高兴看到一个技术人才在社交方面的明显成长,荆紫菱跟唐亦莹唱完,又拽着陈太忠唱,《萍聚》啦《相思风雨中》啦什么的,总算还好,陈主任最近的接待任务比较多,唱歌的水平也大有长进,唱个《心太软》居然颇有一点小任同学的味道,结果在他唱完之后,搞得小吉和荆紫菱冲他笑个不停,吉科长居然能怪声怪气地评价一下,“陈主任一直都心太软,这个我最知道了”,“再叨叨我把你调到科委来,折腾不死你”,陈太忠眼睛一瞪,“你小子好歹也是个科长了,怎么就从来没个正经样儿?”

    “科委好啊,那是机关呢”,小吉也不怕他,“陈头的地盘,下面才那么多公司,上升空间也大,我巴不得去呢”,“就你嘴多”,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抬手一指,“去…,陪紫瘦唱个《滚滚红尘》去,你也就会唱这种难度不高的歌”,吉科长斜眼看一下小荆总,心说这可是老板你的码头,跟我对唱算怎么回事?不过领导有令那也由不的他,“呵呵,荆总,陪你唱一祝你生日快乐,赏脸不?”

    长身而立的荆紫菱笑着点点头,在这一点上天才美少女还是比较放的开的,她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才能在跟男人打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入迎的时候保持适当的距离感,既不拒人千里之外又不过f嗓双,以免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相对她的落落大方,唐亦董多少就有点冷漠和傲然了,两人的性格、做派跟年龄截然相反,比如说眼下,唐姐就笑吟吟地看着两人唱歌,却,不跟坐着的这二个说话,她不来招惹陈太忠,陈太忠却是偏偏要撩拨她一下,“唐姐,怎么你看起来有点心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心事?没有”,唐亦董摇摇头,看到邢建中看向自己,她面露微笑,可态度却越地平淡,“我是有点感慨,年轻真好帆”,五个人折腾到十点钟才离开,不过天才美少女玩性不减,居然说要到三十九号休息,其他三个男士也只能“雷得服死它”地先将两人送回去,等到陈太忠回到房间的时候,正琢磨着晚上该不该过去惩罚“小莹莹”一顿,万一被小紫菱现,又该不该“捅人灭口”的时候,设定为震动的手机在茶几上“嗡嗡”地跑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隔壁来的电话,没错,真真正正的“隔壁”,白书记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灯亮了……这是回来了?过来,跟你说一点事儿”,呀呀,以后这回了家,灯都不能随便开了?陈家人一时间很是无语,不过同时心里又有点莫名的欣慰,有人时刻默默盯着自己的窗口,这种自内心的关注,也是做人的一种成功吧?

    哥们儿这一世做人,比上一世成功多了,怀着这种沾沾自喜的心情,陈太忠欣欣然地推开了衣柜一一虽然穿墙更省事一点,不过,那边不,还有钟韵秋在的吗?

    钟韵秋还真的在,吴言坐在书房沙上录挂子,钟秘书却是坐在电脑桌前噼里啪啦地敲着文件,两人时不时地还商量两句。

    “这是把家当作办公室了?”陈太忠悄悄地走了进来,就像一只偷腥的猫一般,一点声音都没有出,吓得吴言手一抖,差点把括子扔出去,抬头悻悻地看他一眼,“我说,你不要这么鬼鬼祟祟的不行吗?”

    “偷情呢,怎么能大声说话?”陈太忠嬉皮笑脸地跟她挤坐在一起,烦手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手向宽松的衣服内一探,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那对小白兔,轻轻地把玩着,“怎么在书房也能看到我那边的灯?”

    “去阳台晾衣服来着,正好看见”,吴言顺手将一瓣挂子塞进他的嘴里,“我的秘书正在忙你的事情呢,我不敢用她”,敢情,钟韵秋闲得没事,做了一张表,意思走过年该到那些领导家拜访,根据关系的远近,该挑选什么时候去,又该送一些什么样的礼物,什么时候该陪什么样的亲戚一一简而言之,就是一张行程安排表,第一千四百八十章经营之道吴言也有做计划的习惯,不过在细化和数字量化上,她是远远不如自己的秘书,索性就让钟韵秋帮自己把表也做了,再然后又想一想,“要不咱们帮太忠把表也做了算了”,于,两个人就边说边忙乎,对于陈太忠的关系网,除了他本人之外,怕是整今天南也就数吴书记清楚了,有些拿不准的,钟秘书偶尔也能拾遗补漏,“嗯?什么样的表?”陈太忠听的倒是有点稀罕,顺手拿起旁边的几张纸看起来,却不防白书记在一边嘀咕一句,“喂喂,那是我的…六“咱俩还分谁跟谁?”陈家人大大咧咧地回她一句,却现手中五张纸各有特点,其中两张就,空白的时间表,上面是从除夕到正月十五的时间n凤凰的规矩过了十五才算过了年,其中有一些部分时段已经打上了红字,那是官方活动,比如团拜、慰问军烈属五保户什么的,还有粉红的,是跟家人、朋友团聚的时间。

    另外就是三张名单,一张名单人数比较多,大致都是横山区里差不多够份量的干部,行局部委办的负责人都有,还有一些其他地方的政府工作人员,看名字和级别,也是跟她有些关系的下级部门领导,另一张名单的人就少一些了,其中居然还有宵瑞远和合力楼配城的马疯子,根据上面一些熟悉的人名,这个明显是商业或者其他领域的合作伙伴,嗯……还才党校同学?

    最后一张名单上最有特点,是相关市领导和其他县区、市里行局部委办领导的名字,然后根据关系远近分成是有趣,不过还好,有些人的名字不在上面一一比如章尧东,“这张纸传出去,麻烦会很大的吧?”陈太忠笑嘻嘻扬一扬最后一张名单,“我说白书记,你这不是玩火吗?”

    “大不了过完年之后毁掉”,吴言笑嘻嘻地塞一瓣挂子进嘴里,劈手将那几张纸夺了回去,“还给我,就算大妻之间也得有呢…唉,哪怕传出去,也比因为一时疏忽,莫名其妙地得罪人强很多,不,吗?”

    “这个倒是”,陈太忠听得点一点头,书上写的那些贪官被捉,经常能搜出账本什么的,岂不是跟这个名单类似?做了账本固然是很傻。但,因为没做账本而一时疏忽,导致某些事情因此生意外,那却是更不幸的,“做官还真的很累啊,这个表枷…你怎么想起做它的?”

    “这是小钟去年开春从企业管理课上学来的”,吴言又冲噼里啪啦打字的钟韵秋一努嘴,“那个班半个月的课程,花了她六千呢”…有些东西倒是挺合适秘书工作”,这钟韵秋倒也是个自强不息的主儿,居然自费学习一些东西,陈太忠听得点一点头,下一刻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那张领导的名单上,“这张怎么这么一大片都是备注?”

    “备注就是送礼的方式和档次了,这个我要细细琢磨”,吴言倒是言无不尽,“有些还要根据他们送来的东西做变更,反正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尺,有个分寸问题”,“你经营得还真够苦的”,陈太忠听得大为感慨,心说吴言能走到眼下这一步还真不容易,想一想自己一直瞎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止“一一一一切讥撞,却以为已经掌握了官场中的真谛,但是看看人家这寨…,才知道“苦心孤诣”四个字到底是怎么解释的,好汗颜啊,“以前也没这么细化过,是小钟建议的”,吴言笑一笑,从他腿上站起身来,将几张纸往书架上一塞,就去饮水机旁洗茶冲茶,一边接水还一边扭头看他,“要说苦她比我还苦,亏她能想到这么多,比如说这上面的党校同学……我一般都是很少联系的”“但是你现在懂了”,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心说既然你懂了,怕是就不会放弃了,以前你是以冷艳出名,现在也慢慢地走上钻营之路啊,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吴言也要慢慢地放弃冷漠,失去自己的特色,他的心里就有点微微的不痛快,说不得笑着扯开了话题,“那么多的下层干部,也得一一送礼到你这儿“还真成了‘送过的都记不住,没送的都记得,了,看来传言还真的属实,“这才是瞎扯,谁说我那么喜欢别人送礼?”吴言听得就是轻笑一声,“不瞒你说,我买这一套房子还有装修,自己的钱都不够,还是跟老爸拿了点才凑齐的”,陈太忠也隐约知道,因为家里出了一个区委书记,所以吴言的父母在童山县很受人尊重,据说搞了一个干货海货商店还挺赚钱,“那你搞这个名单,“…不是为了核对?”

    “核对是核对,不过不一定要送礼吧?”吴言摇一摇头,“但是上门和不上门总不一样吧?”一边说着,她的眼神一边就冷了下来。

    “上门的,我就在名单上划个勾,像杨新刚小姜世杰、张新华这些人,就算是你的关系,可是他们要走过年不来我这儿走一走,那将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面子我是给他们了,不过他们眼里没我的话…“呵呵,你不会反对我这么做吧?”

    “那肯定不会啦”,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心里却是再次暗暗汗,还好去年过年的时候,我是稀里糊徐地去章尧东家和段具华家拜访过了,要不然岂不是也要被人记住?

    “呵呵,不知道尧东书记上过《企业管理课》没有?”

    这边说着,那边钟韵秋却是已经将字敲完了,喷墨打印机呜呜地响起,不多时几张稿子就出来了,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笑着话,“其实还是吴书记太好说话了,只要有本事的过年不来看都没事,目无领导……长此下去的话,这种风气不可取”,“以前我过年就回童山了”,吴言白她一眼,却是不肯承认自己以前好糊弄,顺手接过她递来的纸,塞给陈太忠,“就这么多了,差不多的领导应该都在上面了”,陈太忠看的却不是领导,而是先看谁应该给自己送有”不看不知道,一看登时吓一跳,“科委中层的名单你都弄到了?厉害帆…不是吧,你把这个湖西招商办的算进来做什么?跟我们市招商办没统属关系的。”

    “他要是不找你,你就把投资的项目拉到咱横山来,难道不对吗?”吴言看着他就笑,“我们白帮你设计表格啊?当然要胳膊肘往里拐啦”,“好了,你自己看着修改就完了……先不说这个了,说一说今天你跟林海潮到底是怎么回事?搞的郭宇都跟我打招呼”,吴书记确实也收到了一些关说,不过她一听事情涉及到陈太忠和分局局长古所,就不管不顾地推掉了,表示她要尊重执法机关的独立性一一甚至,她连事情的缘故都不想打听,不过她这个反应,看在别人眼里也是正常的,现在陈家人在凤凰风头之劲,简直可以说是一时无两,能推得掉的话,谁愿意去招惹?

    “这个林海潮还真是能折腾”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将情况大致地说了一遍,吴言听得一时大怒,“挖我横山的墙角,还敢跟我打招呼?哼,早知道是这样,当时我就顶了他了”,“算了,不说这个了,时间不早,休息吧?”陈家人笑着安慰她,不过触目那密密麻麻的名单,一时也有点头疼,唉,有这么多人要走动亦…事实上,他很快就现,这个名单设计的实在太不完美了一一主要是该找上门的人,计算得太少了,

    比如说吧,在大年三十的下午,陈太忠好不容易抽出空来,说区里宿舍好歹也算新家,应该收拾一下家贴一下对联什么的,他正跟张爱国忙乎呢,结果见他在家,一拨一拨的人赶了过来,除了名单上的,名单外的来得更多,好吧,就算横山劳动局赵局长来得还有点道理市里劳动局局长周无名在大搞劳务输出,过年之后人数还要翻番,赵局长知道此事最开始,陈太忠帮着张罗的,所以这次来,就想借机多要一些名额,可,临河铝业第一中学的刘校长来得就很令人吃惊了,没错,陈太忠认识带着他来的动力分厂马厂长,马小琳更是荆紫菱的好朋友,但是我跟你姓刘没交集啊,刘校长倒是一点都不见外,脱了外套就接起袖子帮着张爱国擦家具,马厂长咳嗽两声,低声解释一下,“老刘想兼了厂里教育处的副处长,太忠你等方便的时候,跟范董事长说一声……按规矩是该轮到他了”,“你没搞错吧?”陈太忠听得匪夷所思,上下打量对方两眼,“马厂长你现在不是跟范董事长挺惯的吗?找我做什么?”

    “渍,这话说来话长了”,马厂长叹口气,“这个老刘以前跟张大庆挺熟,张永庆现在不行了,这不是蜘…”

    怎么我觉得自己也越来越像个干脏活的了呢?陈太忠撇一撇嘴,才心说点什么吧,却现也没什么可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