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杜毅会给杨晓阳打电话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就算打也不会让别人知道,否则的话,这副科长的个子,也轮不到小吉来坐了,可,小杨跟杜省长的关系,又是在那里明摆着,林海潮就算想打听虚实,得到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是的,这关系经得起考证,至于说杨晓阳跟小吉有点穆隙,会不会配合吉科长的虚张声势,那也,不用怀疑的,陈太忠把业绩算到小杨的头上,那送过去的不止是名声,还有货真价实的人民币一才谁会傻到把钱往外推?

    要不说混官场的就没个简单的呢?小吉平时看起来自由散漫也没什么心眼,可是一旦坐到了副科长的位子上,马上就大不相同了,正像毛遂抱怨平原君没有将他这锥子放到布囊中一般,吉科长也表现出了他才“脱颖而出”的能力,初开始他觉得今天的事情有点蹊跷,所以就拿“项目落到谁头上”

    来试探一句,陈太忠也隐约猜到了他的意思,马上就点了杨晓阳的名,小吉听得心领袖会,于是很配合的点出了小杨的来历一一他既然已经成功上位,自然也愿意多照顾一下杜省长的关系,否则的话,争位子时的小冲突万一转化为积怨,那可就不好了,当然,这种事情也只能生在招商办这种像企业多过像机关的单个,大家的目标还是以赚钱为主,换在其他单位,吉科长这善意没准会被小杨直接无视,甚至不排除引新的怨恨出来的可能性一一姓吉的你是想涧碜我,还是在可怜我?

    总而言之,默契不是一天养成的,陈主任和吉科长流着彼此之间的了解,很随意地聊两句,就向天南省富明明白白地传递出了一个信息:凤凰招商办里藏龙卧虎,不但才蒙老大的关系,也有杜老板的人一一这个草签的意向,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吉科长初上任,也颇有做出一番大事业的心思,不让陈科长谢科长专美于前,不管你林海潮为什么要签这个意向,若是想要翻悔,我先友情提示一下你可能遭遇到的麻烦,林海潮却是早就被接踵而来的信息震得有点麻木了,心说不就是几千万吗,你们没见过钱还是怎么着,用得着这么暗示来暗示去的吗?

    !

    “那就把这个小杨请来认识一下好了”,他微微一笑,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以示他对什么杜省长之类的话题不感兴趣事实也是如此,他找得到人向杜毅递话,杏科长楼去楼真一下,就带着杨晓阳进来了,不过显然,杨晓阳已经得了小吉的暗示,面对大名鼎鼎的海潮集团的掌门人,虽然客气有加,但同时也有几分不卑不亢的味道在里面,等他听说林海潮只是想在凤凰投资,项目却是待定的时候,也是一愣,好一阵才再然看向陈太忠,“陈主任,怎么每次我都是这种活啊?”

    他这么问当然是有原因的,上次想在向阳镇建酒厂的侯健也是带着钱找项目的主儿,眼下又是如此,怪不得要嘀咕一下。

    没融入体制的人这么说话,倒也是正常的,虽然这种场合下实在有点不合适,不过这话听到林海潮耳中,却是带了另外一层意思“一合着这姓杨的家伙做惯这种事了,经常借着跟杜毅的关系做业务?

    似此情况下,林总当然也就不想再多事了,干脆利落地商量了几句之后,就开始着手起草投资意向书,还好,谢向南的管理还有点水平,业务二科的所有电脑里都能找到范本,有针对性地改动一下就可以了,几个人正忙乎呢,泰连成推门进来了,“人都在啊?我明天要回素波,小吉你安排一下…”咦,太忠也在?”

    “过来签个意向,年后执行的“陈太忠笑着答他,却是有意不介绍林海潮给泰主任一一就是他跟荆紫菱解释的那话,化敌为友殊为不易,何必再将此人引见给其他人?嫌人家不会分化自己的阵营吗?

    “哦,欢迎来凤凰投资”,泰连成扫一眼林海潮二人,笑着点一下头,蜻蜓点水一般敷衍味儿十足,接着冲陈太忠招一招手,“太忠,出来一下,问你点儿事情”泰主任想问的是,上次小陈说的“等等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真的想去6海了,可是心里有点舍不得,对新路程又有点畏难小*平日里不好专门去找陈太忠了解,眼下见其在场,心说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再问一问,“等等看的意思就是,…可能会有点变动吧”,面对老板的直接提问,陈太忠实在有点挠头,你不要这么为难人好不好?”嗯,那可能就是机会”,“什么样的变动?”泰连成真的沉不住气了,“是蒙老板跟你说的?”

    “素头儿,等合适说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告诉你,成不成?”陈太忠只能苦笑了,“我真的不想瞒您,不过,…这今后果太严重啊,对了,这话您就不要跟纯良他们说了”,“啧”,泰连成呆呆地愣在那里,好半天才嘬一下牙花子,那样子是要多失落有多失落了,“太忠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建议?”陈太忠愣一下,眼珠子转一转,最后还是叹一口气,“要我让说吧,那就是跟许省长搞好关系”,加深联系。”

    他想的是蒙艺要走的话,天南的政治格局肯定要为之大变,但是不管怎么变,许绍辉的上升势头都不会变,那么除非新来的省委书记太强势,否则跟许书记叫致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至于说打压,概率就越地小了“一许绍辉能挤掉众多竞争对手,登上蔡莉那个个子,这种背景的人合适去打压吗?

    反正不管怎么说,蒙艺一走,泰连成的上升空间肯定要多出很多。

    这还用你说?就算我想投靠别人,别人也得愿意接收不是?秦连成听得有点毛,小陈啊小陈,我可是啥都跟你说了,你就是死活不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日m嘴?旧不过这愤懑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坏了,这段时间我闹着想走,许绍辉嘴上不说什么,没准心里也会有点想法,万一出现了什么转机,我这岂不是自作聪明,反倒把前程耽误了?

    “太忠你提醒得很是时候”,秦主任笑着点点头,可是这话说完,他的心里还是有点不靠谱,禁不住再次试探,“既然你不方便说,我这么问吧,这个变动对我来说……是好还是坏?”

    “这我说不准,不过,好的可能性很久,…百分之八十的概率吧”,陈太忠摇摇头,“反正跟许家搞好关系有百利而无一害,您说是不是?”

    “这个倒是”,泰连成笑着点点头,心说搞好关系那是肯定的,我的难题,在于该表达怎样的愿望一一是走还是留的问题,不过小陈这么说,也算是给我提了一个醒吧,至于说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这也足以值得一搏了,比6海那边的概率还要高出一点一一可是,我应该相信这个家伙说的话吗?

    要不,还是赌一把好了,想到某些人私下嘀咕的陈太忠“气运旺”的传言,秦连成终于下定了决心,这并不证明他的耳朵根子太软没主见,或者走过于幼稚容易轻信别人,事实上他心里非常清楚,不管是走是留,眼下都到了必须抉择的时候了,若是还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那才是断送前程,很多时候,做出错误的选择并不是最悲惨的事情,最悲惨的是犹豫不决,这不但会让别人看轻你,也容易被人打进“立场不坚定”的分子的行列,同时,宝贵的时间也会因为举棋不定而浪费掉一一官场中最不值钱的是时间,最值钱的也是时间。”年龄是个宝”这话可不是白说的,若干年后,每每想起这一刻的抉择,秦连成还是禁不住庆幸自己在关键时刻选对了道路,而且,庆幸之余也不乏些许的感叹,在官场里跟着大多数人走总是没错的,标新立异绝对要不得一一对陈太忠的气运才研究的人,都绝不吝啬溢美之词,泰主任这也不过是随了一趟大流而已,收获果然颇丰,当然,等事情生之后,他也能理解陈家人为什么坚不吐实了,心里那一点点芥蒂也不知了去向,反到是生出无限感慨来这种消息太忠都敢向我暗示,也不枉我照顾他一场,不过,这些就是后话了,两人谈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甚至连年后的活动都定下来之后,秦连成才很随意地问起来,“怎么今天还有意向要签?多大的项目啊?”

    陈太忠听得就笑,“哈哈,那是林海潮,他让我抓住把柄了,我就敲诈他大几千万,项目还没定下来呢,刚才小吉都晕菜了,奇怪这项目都没确定怎么投资就到了。”

    “哦?怎么回事?”泰连成一听刚才那中年人是天南富林海潮,眼睛登时就是一亮,待听说陈太忠抓楼了对方的把柄,就再也按捺不住那份好奇了,“你给我讲一讲…””,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醋意静静地听陈太忠讲究因果,泰主任登时就是冷冷地一哼,“上礼拜我回素波的时候,还有人托我把林海潮引见给许绍辉呢,结果”,“跟着就是挖咱们招商办引来的高科技企业?哼,欺人太甚,幸亏我刚有没有问他的身份”,“问了也无所谓”,陈太忠说得兴起,少不得微微展露一下凶悍之气,“大不了到时候秦头儿你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让他找我来就行了,我不怕麻烦,呵呵,在他想来,自己跟泰主任近是够近了,说亲可未必有多亲,万一才事的话,人家也未必就不忍心将事情推到自己身上,既然左右是个扛雷了,又何必弄得扭扭捏捏的,这么一说,倒还算是有点担待,也省得领导难做了,当然,他这么爽快,多少也是因为自己无法确切回答秦主任问题,索性在这个话题上出一点格,向领导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一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绝对不含糊,不能随便说的,那也实在是对不住了。

    “切,看你说的”,秦连成猜出了他的心意,不以为意地笑着摇头,他做事还是有几分担当的,“咱们单个抱成团的话,来两个林海潮也不怕,当领导的,我肯定要以身作则”,有这份骨气,倒也不亏哥们儿透露给你一点秘密,秦头这还是年轻才血气,陈太忠心里嘀咕着,转回了业务二科,却现林海潮已经离开了,“咦,人呢?”

    “签了意向就走了啊,他说在横山那边还有点事,也不让我们陪着去”,小吉笑着回答,他正跟杨晓阳说着什么,看着两人一副有说有笑的样子,正科长的心里有点宽慰,总算还好,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儿没有搞出什么内讧来,“还是陈头儿厉害”,杨晓阳凭空落个单子,肯定也要表示一下谢意,“拉来的投资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定下来,回头我要跟您好好地学两招”,跟我学?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心里却是颇不以为然,虽然有“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么一说,不过哥们儿的神韵,又哪里是你能学得来的呢,…晚上荆紫菱的生日,参与者除了陈太忠和邢建中之外,还有小吉和梁志刚,小吉是代表他堂哥吉建新来的一一吉主席那是荆老的学生,梁主任则,荆涛的学生,理论上跟荆紫菱是一辈的,不过就是,“岁数差的大了一点,奇怪的是唐亦董也来了,按天才美少女的说法,这是她的好朋友,搞得陈太忠多少齐点不自在,最起码这两位同时在场的话,他是不好意思随便口花花的,总算还好,大家一开始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为小紫菱祝寿上了,虽然十九岁的生日有点不尴不尬,不过算虚岁的话二十岁,那倒也是个数,接下来大家的谈话目标,就转移到了林海潮身上,不管对陈太忠还是荆紫菱来说,梁主任和吉科长都算不得)u三,八,甘然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解说一遍,当然,关于毒氨入m何现的,那是不能细说,小吉听得感慨颇深,“这林海潮的儿子也太不争气了”,可梁志刚想的却,别的,“太忠,你要是能跟林海潮敲一点赞助来做火炬计划的资金,那不是更好?”

    “啧,忘了,我还真没想到这个。”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拍大腿,心里颇有一点后悔,自打知道林海潮带着人亲自来凤凰,他早早就决定坚决不收林家一分钱,做官就是这样,有的钱能拿有的钱却是坚决不能动“林富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可是私人的钱不能要,帮公家要一点还真是无妨,这种事情生在别人身上是荒谬,但是生在他身上却是再正常不过了,梁主任也,知道他的秉性,有才这么一说,然而,他的后悔劲儿还没过去,就有新的消息传来,是古听打来的电话,横山分局迫手重重压力,已经把林立放了,“收了;十万保证金,林海潮还答应送分局四辆面包车一辆桑塔纳…”,这也是为了更方便我们办案不是?”

    “大手笔啊,这五辆车我本来能要到科委的”,楼太忠挂了电话,悻悚地嘀咕一句,只是很遗憾,这些界上也没有后悔药可卖,事实上,他也颇为林海潮出手的痛快而咋舌,只横山分局就落下这么多好处,其他像市局、检察院那些的方还不知道要吃多少,就遑论私下的交易了一一跟这样的人放对,确实也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不过小吉倒不这么看,“陈主任。这次海潮集团算彻底地载在你手上了,传出去的话,咱招商办也算才面子了,哦…”,梁主任这儿没沾上光,哈哈”,唐亦莹听得却是叹一口气,今天的酒席上,她其实挺低调的,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她才苦笑着摇一摇头,“这年头什么东西都能拿来交易,怪不得这么多人拼命捞钱”,好像你是不食人间烟火似的,陈太忠看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心里却是在暗暗嘀咕,你能有钱赌玉,估摸也不会很清白吧?至于这么叫真吗?

    荆紫菱却是猜出了唐亦董的真正想法,笑着点一点头,“唐姐,这也很正常,每个朝代都是这样,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时候,势力足够大的商人就能左右了官府的意愿,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问题是他们最终不会代表大多数人,掌握了政府机关就可以左右国家政策”,唐亦莹无意识地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白暂的手指尽头,黑色的指甲在包厢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极其扎眼,“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掠夺,而这种掠夺并不公平,“可是我觉得美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那里不也是财团政治吗?”梁志刚知道这位美女是蒙艺的嫂子,然而听到这里他总是觉得不够舒服,就想辩解一下,“大多数人的生活都算得上优越富足”“那是因为全世界都在向它输血,冷战结束以后,美元是唯一的国际货币”,唐亦壹的嘴皮子也相当快,“靠着这个,它掠夺的不是国内大多数人,而是全球性的”,粱志刚还想说什么,谁想她手一竖,微微一笑,“我不想说这个问题了,因为只有假设美元失去国际货币地位的时候,才能解释清楚…,对于不现实的假设,其实没有多少谈论的必要,你不这么认为吗?”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唐亦萤的语气中,居然带着一丝若才若无的傲然,粱主任跟她不熟没觉出什么,陈太忠却是看得有点纳闷,他对这种离题万里的争论并不感兴趣一一美元强势不强势关我鸟事,他再闷的是:我怎么从来没现她也才这么咄咄逼人的一面?

    事实上,唐亦董自己都有点纳闷,今天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在小紫瘦生日酒会散场的时候,她终于反应过来了,我好像是有点嫉妒小荆和太忠的关系,所以……有无意地卖弄一下自己的才情?

    得出这个结论的过程其实很意外,按说酒会结束大家就该回去了,谁想荆紫菱缠着陈太忠要他带自己去唱歌,顺便还邀请唐亦鳖也去,在莫名其妙答应了她的邀请之后,唐家人才现,自己好像有点太在意陈太忠的动向了一一她很少在晚上八点以后还去娱乐场所活动,陈太忠却是乐得奉陪,不过让他郁闷的是,不止是邢建中,连小吉都表示要跟着去玩一玩,毕竞能近距离接触蒙老板的嫂子的机会太少见了,哪怕不求搭上这条线,只说好歹在对方心里留点印象,也是天大的机缘不是?

    事实上梁志刚都想跟着去,只是人家五个人全是年轻男女,他可是奔五张的主儿了,犹豫一下还是告辞离去了,既然是荆紫菱和唐亦莹都在场,陈太忠就不好带人去幻梦城玩了,想一想去帝王宫和金凯利也不合适,索性直接去了牛冬生干女儿的“一品香”那里。

    直到车驶进这个偏僻的小院,天才美少女才讶然地嘀咕一句,“呀,这个地方这么隐秘,谁现的?”

    对她这个问题,别人实在不好接口,几秒钟之后,唐亦董才悠悠地回答,“小陈搞招商引资的,能现这种地方才算称职”,“这是交通局定点招待的地方,牛冬生带我来的”,陈太忠咳嗽一声笑着解释,心说好你个小董莹,回头哥哥慢慢地收拾你,他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看天,“啧,阴天,没准要下雪呢,先进去吧“外面冷”,唐亦董听得脸上就是微微一热,总算还好现在是黑夜,到也没人现她的异样,荆紫菱更是伸手来拽她,“走,亦莹姐”,谁想就在这一刻,小楼内走出一个人来,陈太忠的眉头登时就是一皱,不着痕迹地侧一下身子,将自己的脸藏在了阴影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