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六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六章

作者:陈风笑
    林海潮是天南人公认的富,不但名声响亮,而且隐隐有成为一咋)品牌的趋势,省内冷门一点的正厅级干部,在他面前都要采用一种仰视的目光。

    当然,不着调的干部也有一些,总觉得一个商人你牛逼个什么,不过,就在海潮集团不显山不露水的解决掉两个试图乱伸手的实权正处之后,省内够点份量的人就知道了,海潮集团那可不是轻易能动得了的!

    甚至有人传言说,前天南省委常委、素波市委书记蒋世方在天涯省说起林海潮,都是苦笑着摇头,“姓林的厉害着呢,搁在我在天南那阵,也不敢乱招惹”,人人都知道海潮集团是靠贷款起家,目前也是负债经营,只是财务状况良好罢了,但是,真正知道这个集团潜势力才多大的人并不多,而蒋书记人已经离开天南,点评天南的人和事,可信度应该很高,省委常委都不敢随便招惹的人物,危险性也由此可见一斑,这,林海潮的风光之处,然而,其中有一点蹊跷,能关注到的人并不多,林总攀上天南富的位子,怕不也有三四只了,却是始终很低调地蜷缩在张州,低调还好理解一点,毕竞人家是真有钱不是假有钱,无需通过高调来显示自己的财力就像大多政府高官,对下面群众多是和颜悦色,最爱拿腔捏调摆架子的,都是杂佐小吏一般,可,蜷在张州,就有点没道理了,不管怎么说,素波的舞台远大于张州,虽说那儿是你的老家,也是产煤大市,但你想展得强的话,踏足素波简直是必然的,必须承认,这些界上无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有人对这个状况不是很理解,于是就琢磨了一下,不但琢磨本省的富,也琢磨外省的富,于,得出了一个很令人惊讶的结果:大多数省份的富,不但起家不在省城,同时也并不选择在省城展!

    是巧合吗?也许会有人认为是吧,但是林海潮心里却是非常地清楚,他不想在省城展,最起码也是想把大部分精力用在张州,在张州展虽然格局小一点,但是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地方上的势力一旦建立起来,那就是相当稳固的,不像在省会城甫里展,会严重地受到省里领导层的影响,而省里领导名单的变化或者权力的更迭,很容易导致省会城市各种势力的大清洗,而且在省会城市展,不但成本会高于下面地平,需要应付的关节和人也远远多于下面,竞争的激烈程度更不是下面能比得了的,这些都是客规存在的事实,然而,还有一点也很关键,省会城市大势力太多,树大招风这是必然的,万一遇到点什么麻烦,结果真的很难预料,就算未必能因此一蹶不振,但是损失惨重也很正常,林海潮并没有听说过蒋世方的点评,但是他很蒋楚,若是有副省级别的干部想要对海潮集团不利的话,只要能豁得出来,基本上,拼个两败俱伤是没什么问题,当然,他也承认没有哪个副省会脑袋瓜不够用到这种程度,去光膀子跟一个商人叫板,但是他绝对不想冒这个风险,一个省的副省级干部最少也二三十个,富却是只有一个一一你们觉得划不来,我更觉得划不来呢,林总考虑的是打下一个百年不易的江山,而不是靠着一届或者两届领导掠夺横财红火一阵,所以不想去省城展,那简直是必然的,正,因为如此,自打他知道陈太忠背后是蒙艺之后,虽然架子还是拿得稳稳的,心里却是不无警惕,这不会,某些人想借这件事来找碴吧?

    陈太忠、邪建中和林海潮的谈话。并没有用去多长时间,约莫十分钟就搞定了,三人从里间出来的时候。都是笑意盈盈,不过若是仔细看的话,应该能看出林海潮的笑容之中,多少夹杂了一点无奈,“谈完了?”这种场合能说出这种话,非张智慧莫属,张总笑眯眯地站起身子,顺便摸一摸凸起的肚皮,“饿了半天了,小邢快安排开饭吧”,“成啊”,邢建中笑嘻嘻点点头,语气中的轻松,是个人就感觉的到,“刚从素波弄了点特级羔羊肉回来,蔬菜和肉也都是从西马营村收的,保证纯天然无污染,张总你吃了还想再来”,“切,少吹牛吧,我干宾馆二十多年了,什么好东西没吃过?”张总很不屑地反驳,绮老卖老很正常,但他也不是为了反驳而反驳,不过是想化解一下现场的紧张气氛,“味道不好的话,再请我来都不来了。”

    说着话,四个人就向外走去,林家父女和耿强则是走在后面,林莹低声地问了,“爸,谈得怎么样了?能不能放小立出来?”

    “这家伙的胃口…”还不是一般地大”,林海潮郁闷地撇一撇嘴,不动声色地回答,“唉,他只是答应不再专门刁难小立”,说到这里,他又想到了刚才短暂而艰难的谈判,不着痕迹地叹一口气,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那就走了,姓陈的那混蛋根本不提怎么帮我儿子开脱,居然很直接地话了,“想要我原谅林立?好心…给我在凤凰投资一个规模和效益跟碧涛相当的厂子,我就不找他麻烦了”,“这个简单,一个二十万吨的小焦厂就起码要七八千万”,他还记的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并且还顺势反问了,“那我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谁想那厮很不屑地看了自己一眼,那无耻的回答令他现在想起来都恨得牙根儿直痒,“老林你没搞错吧?我答应的是我放过他了,警察会不会放过他,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活动能力了…我又不是警察”,看着对方轻蔑的笑容,林海潮真恨不得一口唾沫吐到那年轻而傲慢的脸上,不过还好,他的忍耐力比他儿子强多了,终于强咬牙关咽下那口鸟气,“我需要确认一下,我在凤凰花上七八千万建个厂子,换取的只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凡以再主任个人不追究我儿子的责任?”旧“你这个‘只是,两个字,用的不是很恰当,说良心话,你这叫人心没尽”,陈家人脸上的傲慢丝毫未减,“现在是咱三个人说话,我也不怕你传出去,…要是我不肯放过他的话,你再找谁都没用,要不,林总你先试一试?”

    陈太忠说这话的时候,信心无比的强大,于是有意无意地散出点气势来,那可是抓了现行了,谁要是敢强行往下压,信不信哥们儿直接摘到天上去?

    “不需要试了,我相信陈主任”,林海潮很痛快地认载,同时还不忘顺势恭维对方一下,他来到凤凰之后的经历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林立贩毒一事尚未定性,而他做为天南富,居然想尽办法都找不到渠道跟儿子沟通,陈主任在凤凰的能力,那是再也不消怀疑的,不过,有点事情他还是要跟对方沟通一下,“那这件事“我推到黑子的下面人身上好不好?”

    “何必是下面人呢?你直接推到李东身上不就完了?”陈太忠瞥一眼身边的邢建中,笑着用胳膊捅一下,“老邢你说是不是啊?”

    邪建中哪里敢接话?只能坐在那里憨憨地笑了,不过他心里是极为赞同这话的,要是能把黑哥判个无期或者死缓就最好了一一让你再欺负老实人,“既然陈主任你是这个意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林海潮笑着点点头,这一次事情,他真是把李东恨到骨头里了,见过能惹祸的,没见过你这么能惹祸的,既然你是想拿我儿子垫背,那我也无须客气了,同时,借着收拾你我还能卖陈太忠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可”陈太忠又怎么愿意领他这个便宜人情?少不得皮笑肉不笑地哼哼两声,“从不从命是林总的事儿,反正我保证李东离不开凤凰,最少也是死于车祸,“你可能还不知道,前不久我还遭遇了一起车祸呢,这话的话茬就未免太硬了一点,说得林海潮都有一点无言以对,不过下一刻他又有一点微微的疑惑一一你自己遭遇了车祸,很值得高兴吗,怎么就这么不加掩饰很快乐地说出来了?

    怀着这个疑问,不久之后,林总就搞清楚了陈家人车祸时的前因后果和背景,禁不住暗暗都抽一口凉气,这家伙还是人吗?对自己都下的了这么重的手?

    当然,这些就是后话了,不过只说眼下,虽然达成了一致的协议,可是林海潮一想到自弓还要孜孜不倦费心费力地去协调,而那今年轻的副主任不过是手头松了一松,就讹诈到了一个亿元左右厂子的投资,心里的憋屈那是可想而知,当然,他并不认为陈太忠在将来有胆子打那个厂子的主意一一事实上他巴不得那厮来打主意,自己这边也好借此作好好地出一口恶气,但,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小了,所以,他的脸色好得了才怪,心里也非常地愤愤不羊:还是当官好啊,可以随便扣帽子,可以随便敲诈人,些许小人情就能卖出天价,商人在这一方面,是真正的先天不足…”,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能人啊有人欢喜有人愁,林海潮不高兴是正常的,而邢建中的兴奋也不难理解,他最担心的就是此事过后,黑哥下黑手报复自己及家人,再眼下,天南省富都打算冲黑哥下手了,他这一劫算是安稳渡过了,不过要论安生,还是要数陈太忠,他只是当着林总的面,给古听打了一个电话而已,说的话好悬再度让林富暴走,“老古,林立的事儿我就不管了啊,你想怎么处理看着办好了,我就强调一点,好好说话的,你可以考虑配合,不好好说话的,那就让他们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陈家人已经过了一道手了,下面人也不能让你们白忙,想怎么勒索就怎么勒索,要是有人敢借此打压你,那么性质就又变了,我照旧会出手!

    这话说得委实有点不讲道理,然而这种可能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最起码林海潮本人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一姓陈的这厮既然撒手,我随便找个人压一压,想必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也扛不住太多的压力吧?

    可,陈太忠怎么能坐视别人欺负古鹏撇开两个人以前的交情不提,只说古局长这次是为他陈家人出手,他就有必要也有义务护得对方周全,在此事上……和因此事衍生出的其他事情上,能善始善终的人,别人才愿意帮你出头,也乐意帮你出头,能考虑到这一点,可见陈家人现在的思维,是越来越缜密,也越来越摸得清官场中人的心思和脉搏了,搁在两年前的话,陈家人怕是只会想到自己,就算能想到别人,多半也会嫌麻烦而甩手不管,似此一般情商的长进,不得不冷人惊叹官场对人的催化能力,“愿赌服输,你不用这么惺惺作态”,林海潮听到这话,心情真的无法平静,于是冷笑一声,“我会才兴趣去刁难一个分局局长?林家人能展到今天这一步,就是因为从来不做那种偷偷摸摸的小人勾当,“要做事先做人,这个道理虽然朴实,但是有现在太多年轻人不懂”,他这话原本是想讽刺一下陈太忠做事太不择手段,忘记了做人的基本道理,谁想被讽刺的那厮哈哈一笑,频频点头,“没错,你林总是不做小偷小摸的勾当,但是你儿子做,要不然我说“大丈大难免妻不贤子不孝,呢?”

    这一记耳光委实响亮的一点,谁想这还没完,家人紧接着又是一记响亮的反手耳光,“没错,确实太多的年轻人不懂做人了””“比如说林立!”

    比口舌之利的话,就算林海潮再活五十三年,怕也不是无良仙人的对手,于是林总也只能悻悻住口,他们三个在悄悄地交流,荆紫菱也好奇心大起,悄悄地拽着陈太忠,“太忠哥,你们到底谈成什么样了,怎么大家都挺高兴的?”

    “大过年的,不高兴难道还哭吗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1,一一一一;际太忠轻笑一声,不过眼见小鼻菱这般好奇,倒也没有恍川,低声地解释了一下双方达成的共识,倒是让天才美少女听得有点微微地吃惊,“把那些毒品全算到黑子头上“这个不容易吧?”

    “事在人为,关键是看什么能力的人做这件事了,黑子想强买碧涛,在别人眼里不是也不可思议吗?但是没我的话,他基本上也就做到了”,陈太忠笑着答她,心说古听本来就是玩法的老手,林海潮又有相当的势力,这两人的力量相结合,拿下一个小小的李东还不简单?

    “那么,那个黑子就死定了吧?”荆紫菱书看得极多,却是没有研读过《刑法》,“死不死的不好说,脱一层皮是一定的”,陈太忠也拿不准事态到底会展到哪一步,“最少最少也是七年,这个绝对没问题”,“那这基本上也算没事了”,荆紫菱听得笑了起来,她虽然经历的事情不多,但是看得书多,也能想到经过若干年监狱生活,那李东再出来的时候,怕是也没胆子这么嚣张了,“对了,你赢的那一千万借给我五百万吧?”

    “那就是随口说一说,还真要他的?”陈太忠耸耸肩膀,“林海潮想搞定这件事,捞出他的儿子,不花个百八十万根本不可能,他破财我就高兴了,何必一定要是我拿?”

    “可是……”荆紫菱看了他半天,才悻悻地一跺脚,“今天,腊月二十七,二十七号哎!”

    “哈”,陈太忠猛地一拍脑袋,“我说你怎么想起来借钱了,敢情今天是你生日?得了,你既然来凤凰,这生日我帮你张罗,晚上大家热闹热闹,怎么样?”

    荆紫菱白他一眼,好半天才轻笑一声,“算了,原谅你了,下午去帮我买生日礼物?”

    “下午我要跟老林去办事呢”,陈太忠笑着冲身后指一指,低声解释,“今年最后一个引资项目,下午草签个意向”,他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林海潮想接林立出来,怎么也得表示一下不是?虽然以他的能力,并不在意对方翻悔,可是既然能顺手办了,又何必拖着?

    要知道,陈家人可是大忙人,错过这一阵不办的话,再专门去处理,时间上未免就有点划不来了打轶还是趁热的好,“既然你跟林家说开了,要不要……晚上也叫上他们参加?”荆紫菱眼珠一转,她做事随意性很大,并不介意做点小坏事,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个挺单纯的女孩,总觉得双方已经说开了,何不借着这个机会,彻底地化敌为友呢?

    “你想都不要想”,陈太忠摇一摇头,他不看好这个建议,“才些人的自尊心之强,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地位越高的人越爱记仇,藏个十年八年再爆的都有,指望彻底地化敌为友,“还是不要那么幼稚了”,事实也跟他说得差不多,虽然林海潮答应了,如果处理得当的话,会“好好地喝一顿”,但是中午大家也不过就是碰了三杯酒,至于部总精心准备的菜肴,也没人放在心上,都是食不知味的一副模样,当然,林总肯定不能说“我对商谈结果不甚满意,所以我不喝”,他只是淡淡地解释一下,下午我要跟陈主任去办事,林莹和耿主任要去横山分局,协调林立的事情,所以就是,“真不好意思…“错过今天,再好好地喝吧。”

    这话说得实在太虚伪了一点,甚至大家都听出了林总话里带的一点点不满,不过陈太忠并不介意,这件事里他彻底地占了上风,不让人家泄一下的话,似乎也过于有点小家子气了反正人都是活在今天的,以后再也不喝倒也无妨,

    按说今天都腊月二十七了,招鼻办止羊又有弄过工行总结会,下羊根本不上班都无所谓,只是,业务二科的人听说自家老板居然又搞定一个单子,还是按时坚守在了自己的岗个上,陈太忠跟着林海潮和他的秘书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吉副科长居然认出了来的是天南富,“不会吧,陈头儿,您这拉的是……海潮集团的业务?”

    “我拉的屎?我还撒尿呢”,见办公室里的同事们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陈主任一时心情大好,禁不住开了一个很低俗的玩笑,“好了,这,海潮集团对咱们工作的支持,先签个意向,任务肯定算在年后了,“那可太欢迎了”,吉科长马上安排人冲茶倒水,热情到一塌糊徐,等大家在里间的“科长办公室”就坐的时候,才问了,“陈主任,这个……是个什么项目?”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侧头看一看林海潮,“林总,您要投资的,是个,什么项目来的?”

    小吉听得好悬没晕过去,什么叫能人?陈主任这种才叫真正的能人,拉来的项目是省里富的投资,而且,根本连到底是什么项目都没落实,单子到搞定了,更绝的是,林海潮听到这话也是一愣,犹豫一下才眨巴眨巴眼睛,“嗯,反正没多少钱,七八千万,煤焦铁什么的就行,你们这里什么项目利润高一点?”

    “林总,不带这么玩儿人的啊“小吉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敢情您二位根本没说好啊?”

    “反正是一个意向而已”,林海潮不动声色地来了一句,不过他眼中的那一丝无奈,还是被吉科长看了个真又真敢情,这是陈主任抢来的钱?

    刁、吉的脑子那是一等一的,反应过来之后,信口问一句,“陈主任。这个项目算在谁头上?”

    “算在小杨的业绩里吧”,陈太忠眼珠一转,笑着回答,“送他个,开门红”,“我也这么想”,小吉笑着回答,林海潮听到这个小科长马屁拍得如此**,心里刚生出一丝不屑,立刻被对方的下一句话镇住了,“杜省楼昨f办给,1楼打由话亚他好好干呢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