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二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二章

作者:陈风笑
    耿强听到陈太忠说的那些话,本来就很着急了,等到电估莫名其妙地一挂,感觉就更不对了,抬头看一看自己面前的林莹,苦笑一声,“我说林大小姐,你那个弟弟也太牛了一点吧,他难道不知道,这些界上很多人是惹不得的?黑子都被抓现行了,他还敢跟陈太忠叫板”,“关键是他会不会有事”,林莹的脸上,难掩焦虑之色,她和林立相差两岁,姐弟俩的感情相当好,“我爸在跟张市长吃饭,估计要等一阵才会有消息”,“总是亲生儿子,他不可能不管的吧?”耿主任笑一笑,有气无力的那一种,林海潮家里的情况他还是比较清楚的,老林今年五十三算是年富力强,把权抓得很紧,林家姐弟在集团公司虽然地个极高,但是在管理层中话语权不是很重,有人说这是跟林海潮那三岁的小儿子有关,也有人不这么认为,不过很明显的是,未来的十来八年内,林海潮不可能放弃对海潮集团的掌控,反正私人企业不比官场,不存在什么“七上八下”的说法。

    甚至,林莹眼下展得不错,固然是因为她有一个好老爹,但是更重要的是她有一个手握实权的丈大,在她崛起的过程中,并没有得到林海潮太多的照顾。

    既是如此,林立一心帮李东在凤凰夺取碧涛焦油厂的缘故也很清楚了,他不缺钱,但是在海潮集团里没有他展的舞台,是的,他不想表现得连姐姐都不如,“这个陈太忠也实在太过分了”,林莹听到耿强的劝说,心里并没才因此宽慰了多少,“都知道小立的身份了,一点面子都不给,亏得我还见过他呢”,“林总,你这么说话,就有失公道了”,耿强跟她和项一然的关系都算不错,而且自己也在张州官场混一这是林家传统的地盘,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将陈太忠变成自己的仇家。那个人的能量实在太恐怖了,所以,他不得不指出对方思维的误区,“这不是陈太忠给不给你面子的问题,而是说林立一开始就没给陈太忠面子,抢夺别人的产业也就算了,还敢自己到凤凰去,这是在打人家的脸呢,你知道不知道?”

    “凤凰找的是黑子,小立不过是陪着他去的嘛”,林莹不认可这个说法,通过那俩轶路警察的电话,她倒也知道,自己的弟弟到底做了点什么,“而且搞那个焦油厂的,也是黑子”,“黑子是个什么样的烂人,你不比我清楚?”耿主任不屑地哼一声,“那小子擅长的就是敲诈勒索,要不陈太忠载赃他贩毒呢,肯定这家伙也是吓唬了碧涛的老板,小陈就想一劳永逸地解决了…,你家小小立掺乎这种事情,你说他长个脑袋是干什么用的?为了戴假方便?”

    “陈太忠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林莹倒是没计较耿强的话,“按你的说法,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处”,“你老公也不过才是一个正科,就抓着张州煤炭的运销权”,耿主任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这级别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他只是个市科委的副主任,倒是把省科委的大主任掀翻了,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唉,可惜他不是张州的,要不就好办了”,林莹不无遗憾地叹一口气,又摸起了手机,“我得再跟我爸说一声”,他要是张州的,你爸也未必吃的住他,耿主任嘴皮子动了一下,想这么说来的,不过想到暴走的女性多半都是不可理喻的,终于还是强自按下了这个念头一一我已经暗示得足够多了,难道不是吗?

    他俩在这边怎么商量暂且不提,陈太忠却是因为这个电话,终于下定了决心,好你个林立,被警察捉了现行还牛气冲天,这次哥们儿不折腾得你欲仙欲死绝对不算完这次来凤凰,黑子带的车是一辆加长凯迫拉克和一辆沙漠王,林立却是他那辆招牌的“天g馏岛”的白色路虎越野吉普,吉普车后面挂有备胎一x这次载赃也不用考虑那个黑哥了,听说轮胎藏毒比较时髦一点?

    路虎和沙漠王都被交警队的拖车拖到了横山分局,不过这个加长的凯迪拉克比较难对付,主要是车身太长,最后还是找了一个大号的拖车,才将车拖了回去,回到分局,自然就是各忙各的,此案涉及四方势力而且人数众多,最要命的是,查获的海洛因过了十克,刑法上有规定,十克海洛因就是分水岭,虽然对贩毒罪的认定和量刑,各地多有不同,但是毫无疑问,过十克这红线的话,最差最差也会被认定是“非法持齐毒品”,三年以上的刑期是稳稳的,一不小心被判定为“贩毒”的话,二十年的有期徒刑也正常了,至于说其他的铁路警察、新华社记者和林立等人,一时半会儿摆脱不了嫌疑,也只能呆在分局,“配合”警方办案,还有人在人的身上和车上仔细搜查,看看能不能现其他的毒品,当然,警方办案的手段,远远不止这一点,就在技术科对白粉进行化验的同时,分局从市局禁毒支队申请的两只辑毒犬也被送了过来,这辑毒犬可是好东西来的,来了四下闻一闻,就对着白色路虎吉普狂吠不止,古听和师志远在现场看得登时脸就绿了,事实上,自打知道林立是林海潮的儿子之后,这正副俩局长都很才默契地有意放松对此人的检查,天南富可绝对不是那么好当的,查出问题到是不怕,若是查不出,将来人家秋后算起账来,一个“有意刁难”是轶铁跑不了的,不过眼下看来,事态的展已经出了大家的控制,古局长犹豫一下还没有言,禁毒支队的人已经话了,“备胎有问题”,七手八脚地将备胎卸下来,在备胎架的盖板处现了四个大包装的白粉,看起来七八十克的模样一一陈太忠已经弄明白了,若是说十克是分水岭的话,五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凶“一一一一,尤忧是生死线了,自然会多塞一点进去,…林立是“配合”警方的调查,所以还没被控制了人身自由,目睹这一幕,他再也忍受不住了,“载赃,这绝对是载赃,我要给我家里打电话,我要请律师”,受到这么大的压力,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歇斯底里了,不过别人却是懒得理他,最多也不过是甩来两个不屑的眼神,已经有警察拿来锯子开始锯备胎一一谁知道轮胎里面藏了毒没有呢?

    当然,眼下的林立已经顾不的指责别人破坏自己的原装备胎了,他只能祈祷不要在轮胎内再现什么,如他所愿,轮胎里倒是再没白粉了一一事实上陈家人已经不舍得再浪费了,为了这么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小屁孩,值得吗?

    “行了,先把他控制起来吧”,古局长见没有新的现,抬手一指林立,“小张联系一下凤凰电视台的《都市直通车》,说咱们这儿查获毒品大案”,“我是冤枉的!”林立大喊一声,身子不断地挣动着,他虽然年轻气盛却是不傻,这事儿一旦被捅上电视的话,就算他老爹出头都没用了n一抹家更可能的是遭致别人的落井下石,天南富是很吓人,但是视其为眼中钉或者垂涎海潮集团的人也绝对不会少,

    当然,他的挣扎注定是徒劳的,一边的警察很快地将他错了起来,同时将他身上的物品掏个精光,甚至连皮带和鞋带都被人扯走了一“这倒不是有意羞辱,而是防止意外伤害,王宏伟在不久之后也得到了消息,听说林海潮的儿子涉嫌贩毒被横山分局抓获,古听还请了电视台的记者去,登时大惊失色,“古听这是疯了?抓人就抓人吧,还找电视台的来?”

    当然,王书记不能说古局长做的不对,人家出成绩了,给《都市直通车》提供点素材,根本不需要请示局里,但是,那是林海潮的儿啊,不过,事实的相关因果在下一刻就反应到了他这里,一听说有陈太忠介入,王书记登时哀叹一声,“小陶安排一下,我要去市人民医院做个心脏检查…”,急诊”,“我就奇怪了,陈主任从哪儿搞来的毒品啊?”小陶秘书也很齐点不解,他很清楚,若是没有陈太忠的出现,或者林海潮的儿子真的是贩毒了,但是那厮掺乎了,眼下这件事里绝对是有蹊跷的,“你话还真多”,王书记哪里有心思琢磨这毒品的来源?正经是先把住院手续办了是正经,要不然等各路大佬的电话打来,愁也要愁死他了,然而,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点,几乎就在他做出决定的同时,他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省政法委副书记、秘书长高正美,实在不能不接,“宏伟书记,听说林海潮的儿子现在在凤凰呢?”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夜赴凤凰林海潮本来陪着张州市市长张跃文吃饭呢,就算知道了自己儿子在凤凰出事,也没太放在心上,能出面保林立的人多着呢,陪张市长吃晚饭再处理也不晚,可,听说儿子的车上查出了毒品,马上还要有电视台的来曝光,这下林富是再也坐不住了,“凤凰市这是搞什么呢?纯粹乱弹琴!”

    张跃文跟林海潮的关系极好,打听明白之后也是愤然地一拍桌子,“纯粹胡闹,小立那孩子那么老实,怎么可能贩毒“…欺负到咱张州人头上了,我现在就帮你联系段卫华”,“我跟凤凰政法委的副书记岳磊云有点交情”,林富皱着眉头琢磨一下,“打个电话联系他让他处理一下,您看好不好?”

    “你等一等,我了解一下”,张市长不可能对凤凰市的权力架构了解得很详细,少不得打个电话问一问,有得出了结论,“怕是够呛,政法委书记王宏伟兼着警察局长,你说的这个副书记估计不行”,“那,…难道要我找范晓军?”林海潮也有点头疼,他不,没人可用,而是能用到的人个头都太大,有点大炮打苍蝇的感觉,是的,他在凤凰没什么势力一一太间接的关系他还不愿意找,天南富可也是一种身份呢,“跃文市长您有什么比较合适的关系没有?”

    “两条腿走路吧”,张跃文不可能不管林海潮,犹豫一下才话,“省政法委副书记高正美跟我都是红旗三厂出来的,嗯……段卫华还欠我一点小人情”,既然是这样,王宏伟的哀伤也就不用再提了,才挂了高书记的电话,又接到了段市长的电话,总算还好,眼下的凤凰市,他跟段卫华也算战略合柞伙伴了,有些话说一说也无妨,“卫华市长,这事儿你找我,还不如找你那干女儿,她说话比我顶用”,“你说的是”“倩倩?”段卫华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干女儿是何许人,紧接着就陷入了沉默中,好半天才迟疑地问了,“这件事是陈太忠搞出来的?”

    段市长的思维不至于这么迟钝,不过慢吞吞地说话正是有身份的象征,更何况,提出这个猜测也是要一点勇气的,一旦猜错了,他的面子就没地方搁了一一一个正厅会这么忌惮一个副处,会让人笑掉大牙的,总算是两人关系不错,要不然段卫华连这个猜测都不会说,事实上他也知道,论起对那个副处的感觉,王宏伟比自己还要头疼很多,王书记倒也没有遮着掩着,将自己掌握的事情源源不断地说了一遍,正说着的时候,手机上的“呼叫等待”一直提示个不停,王宏伟百忙之中偷空看一眼,却现上面“孙正平”三个字一闪一闪的n素波警察局局长的电话也跟过来了,段卫华静静地听完因果之后,又是一阵沉默,到最后才冷冷地一哼,“哼,要是这样,那林海潮的儿子就是活该!”

    他欠了张跃文的人情,这个一点都不假,段市长也不是不认账的人。但是林家居然敢打碧涛的心思,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这可是凤凰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口1一个,“填补国内空白”的企业,而且二期工程完工的数,6济效益也不可低估,当然,就算才所抱怨,这个电话他,要回的,于是下一刻,张跃文就得到了确切消息,事实上,段卫华并没有说谁“强买强卖”谁的厂子,也没有讲述那么多因果,没必要,真的太没必要了。很多事情的对错并不是那么简单,正义和邪恶都是相对而言的,执着于这种口舌之争,实在一点意义都没有,官场并不是小学课本一一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目了然,

    他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事情涉及的人物,“这件事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对张州有点误会”,这个同志爱认真,我的工作不太好做”,张跃文如此巴结林海潮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海潮集团能展到眼下这一步,固然跟林海潮能力群、张州地方上的政府和银行大力支持分不开,同时有一点也是不能忽略一一甚至是起决定作用的:林家在京城有人,不过,听到“陈太忠”三个字,张市长还是禁不住暗暗咋舌,这个名字他可是一点都不陌生,虽然他并不是很清楚此人的头有多么难剃,然而,他做为张州的市长,居然能对凤凰市某个行局的副职的名字有印象,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哎呀,是陈太忠,你儿子可是招惹了一个刺头”,张跃文侧头看一看林海潮,微微叹一口气,“在凤凰市,怕是你搞不过他”,“嗯,“…”林海潮也叹口气,放下手里的电话,“我姑娘也说了,这个姓陈的家伙不好对付,不过,再不好对付,敢欺负到我头上,我跟他也没完!”说到最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决然之色,“现在不是有完没完的问题,关键是先捞你儿子出来”,张跃文听的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什么叫“灭门的县令录皮的太守”?老林你再牛也只是个商人,“万一摘到电视上,麻烦可就大了”,“我现在就去凤凰,对不住了啊张市长”,林海潮苦笑一声站起身来,“这混小子,总是不能让我放心”,“我建火“你还是小心一点”,张跃文真不知道林家怎么跟陈太忠插上了,不过在他想来,对方都敢给林立载赃,冲林海潮下手倒也不是不可能,“去了凤凰先找那个政法委副理的主儿太多”,“这个我知道,可是我不去不放心”,林海潮笑着点点头,心里对这个建议却是不怎么在意,道理很简单,他已经从女儿这里知道儿子去干什么了,很明白人家折腾自己的儿子是有缘故的,但是“他实在不合适跟张市长解释。

    对方的手段异常毒辣不假,可是他林家人此番过去,不过是想搭救自己的儿子,他还就不信那个姓陈的敢动他,当然,话说回来,要是真的动了他那可更好了,事情一旦搞大,他有的是办法去收拾那个小副处于是林富很匆忙地上路了,得知他动身,林莹也跟着赶了过去,同行的还有招商办的耿主任,在路上的时候,林海潮又联系了凤凰市政法委副书记岳磊云,想了解一下这个陈太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谁想,这不打听不要紧,一打听还真的吓了他一大跳,岳书记唠叨陈家人的事迹,足足唠叨了一刻钟,放下电话之后,林富的脸都白了。

    “耿主任,这个陈太忠,居然是蒙艺的人?”沉吟半天他才开口。问向跟自己同坐一车的耿强,语气竟然是异常地艰涩,“蒙老大本来就是凤凰人嘛”耿主任并不以为然,“他哥蒙通以前还当过凤凰的地委书记,陈太忠能搭上他也不意外”,“凤凰的天下正林的党”,林海潮听得就是一叹,“凤凰的官场还真是长久不衰,渍,咱张州就没出过什么像样的人物”,凤凰和正林都算得上是草命老区,建国以来从凤凰这一系走出的干部,很长时间牢牢地把握着天南省政府的权力,而正林一系则走出过两任三届省委书记,这个政治格局只是巧合,但是对天南省官场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九十年代初期像蔡莉就是靠着正林系的老省委书记出头的,陈洁则是靠着凤凰系上位,当然,像黄老、郑飞之流,早早就进京了,不能算在这些本土派,“希望那个陈太忠不要太难说话吧”,林莹听得也是叹一口气,“这家伙真的太不是东西了,这种龌龊手段也能用出来?”

    “我说林莹,你这个心态不但解救不了林立,还容易坏事”,耿强的眉头一皱,颇有点不满意,林海潮也跟着点头,“没错,人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载赃,这就是本事…“这个小畜生就不知道让我省心一点,自打知道陈太忠是省委书记的人之后,林富的心态登时大变,再也不考虑放过不放过陈太忠的问题了,现在他重点琢磨的,是花费多大代价才能救出自己的儿子,就在一行人赶向凤凰的时候,王宏伟书记真是痛苦不堪了,接了刹“正平的电话,又接小姨子和法院刑二庭庭长等亲戚、部下的电话,问的也都是林立的事情,事实上,林海潮和张跃文都非常知道分寸,只是找一两个人打听关说“这种事情惊动太多人并不是什么好事,一来是因为传出去太难听,二来是两人都很清楚,真想办成事的话,找对一个人就够了,没用的人找再多也是白搭,可,林莹不知道这里面的深浅,没命地四下找人,于是王书记终于很痛快地心脏病作,住进人民医院的观察室了,于是接下来,挠头的就是市局副局长刘东凯等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